我們的佛堂地圖

http://一貫道.taipei/

讓無極聖光,奌亮世間。

佛堂地圖需要道親們的參與。

一貫道心
讀好書
推薦閱讀
<p>~大丹直指<br />
邱處機<br />
&nbsp;<br />
一、論三寶三要<br />
修煉有三寶三要。<br />
三寶者,精、氣、神也。精,先天一點元陽也;氣,人身未生之初祖氣也;神即性,天所賦也。此三品上藥,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化道,三寶之旨也。<br />
&nbsp;三要者,一曰鼎爐,異名雖多,而玄關一竅,實鼎爐也;二曰藥物,異名亦多,而先天一氣,實藥物也;三曰火候,名亦甚多,而元神妙用,實火候也。<br />
&nbsp;</p>

<p>二、論三關三田<br />
&nbsp;夫背後尾閭、夾脊、玉枕,謂之三關,屬督脈,為陽;前面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謂之三田,屬任脈,為陰。此陰陽升降之路,自背後督脈上來,即屬子,自前面任脈下去,即屬午,子午抽添,所謂周天火候是也。<br />
先說三關:<br />
&nbsp;尾閭關在背後夾脊下,脊骨盡頭處,其關通內腎之竅。直上至背後對內腎處,謂之夾脊雙關。又上至腦後,謂之玉枕關。三關通起一條髓路,號曰漕溪,又曰黃河,乃陽氣上升之路。<br />
再論三田:<br />
&nbsp;泥丸謂之上丹田,其穴在兩眉正中入內三寸之地,方圓一寸二分,虛間一穴,乃藏神之所。心下三寸六分,名曰土釜,黃庭宮也,乃中丹田,方圓一寸二分,亦虛間一穴,乃藏氣之所,煉丹之鼎。<br />
&nbsp;直下與臍門相對過處,約有三寸六分,故曰「天上三十六,地下三十六。」自天至地八萬四千里,自心至腎八寸四分,天心三寸六分,地腎三寸六分,中丹田一寸二分,非八寸四分而何。<br />
臍之後,腎之前,名曰偃月爐,又曰氣海。<br />
稍下一寸三分,名曰華池,又曰下丹田,方圓一寸二分,亦是虛間之穴,乃藏精之所、采藥之處。此處有兩竅,向上一竅通內腎,直下一竅通尾閭,中間乃無中生有之竅,強名曰玄關,直一之氣產生之時,玄關自開。<br />
&nbsp;</p>

<p>三、論奇經八脈<br />
&nbsp;八脈者,沖脈在風府穴下,督脈在臍後,任脈在臍前,帶脈在腰間,陰蹺脈在尾閭前陰囊下,陽蹺脈在尾閭後二節,陰維脈在頂前一寸三分,陽維脈在頂後一寸三分。凡人有此八脈,俱屬陰神,閉而不開,惟神仙以陽氣衝開,故能得道。八脈者,先天大道之根,一氣之祖。<br />
&nbsp;采之惟在陰蹺為先,此脈才動,諸脈皆通。次督、任、沖三脈,總為經脈造化之源。而陰蹺一脈,上通泥丸,下通湧泉。<br />
&nbsp;倘能知此,使真氣聚散,皆從此關竅,則天門常開,地戶永閉,尻脈周流於一身,貫通上下,和氣自然上朝,陽長陰消,所謂「天根月窟閑來往,三十六宮都是春」。<br />
&nbsp;得之者身體輕健,容衰返壯,昏昏默默,如醉如癡,此其驗也。<br />
&nbsp;</p>

<p>四、論坎離水火<br />
&nbsp;當人未生之時,一點初凝,總是混沌性命。<br />
&nbsp;三月而玄牝立,臍如瓜蒂,兒在胎中,隨母呼吸。<br />
既生而剪去臍帶,天翻地覆,則一點真陽,凝聚於臍中。<br />
乾變為離,坤變為坎,故神出氣移,遂不復守胎中息。息不守則心火屬離,如汞欲飛,又加以思虛念想,益不與腎水相接。<br />
腎水屬坎,如鉛欲沉,又加情動失固,益不與心火相接。<br />
腎自腎,心自心,水火各居,是任其升沉,坎離不得顛倒矣。不但不能生丹,而且生疾病耳,焉有生理。<br />
又論胎息,呼不得神宰,一息不全,吸不得神宰,亦一息不全。<br />
使息息歸根,以接先天元氣,神入氣中,氣包神外,如胎兒在母腹中呼吸一般,即為胎息。蓋呼吸者氣也,神者心也,以神馭氣,以氣留形,以神馭氣而成道,即以火煉藥而成丹也。<br />
&nbsp;</p>

<p>五、論呼吸<br />
&nbsp;訣曰:氣是添年藥,心為使氣神;能知神氣祖,便是得仙人。<br />
蓋呼吸所從起者也,呼為父母元氣,吸為天地正氣。<br />
&nbsp;令氣合形,神合氣,則命在我矣。凡人不知收藏呼吸之地,強閉出入,與死靜者無異。又或任其出入,則元氣隨呼氣而出,反為天地所奪。&nbsp;是以有抽添之說,使氣之呼吸至於根蒂。<br />
吸自外而內,呼之亦入內,吸則來於子宮玉洞,呼則直上昆侖巔頂,呼吸旋為一氣,成為胎息。<br />
&nbsp;雖然,一氣如何至此?蓋呼吸久,但覺有一吸至於內,久之而並不覺氣急,猶子在母腹時,即為胎息也。<br />
&nbsp;但凡人只知吸之在內 , 不知呼之亦在內,知之則可奪天地之正氣矣,而後方謂之「添年藥」。<br />
&nbsp;</p>

<p>六、論玄竅<br />
&nbsp;又曰:汝欲內呼吸,汝當得其一,則萬事畢。<br />
&nbsp;一之為物 , 有兩竅 , 兩竅又止一竅。<br />
此一竅也,無內外,無邊際,中有乾坤理五氣、合百神,此根蒂之處、結胎之所,性命始於此,精氣神俱生於此。<br />
&nbsp;及吾生身受氣之初,父母精氣相交之頃,流注一線之路,其中似有一管相通,故曰無孔笛,沒口人吹也。<br />
&nbsp;有此管,然後生腎,生諸臟腑,一身經脈,皆從此生,又曰總持門,曰三關要路。<br />
&nbsp;在母腹時,吸至此竅,合天降,呼從此竅,合地升,又名為龜鼻頭,惟此一竅,乃內呼吸之根蒂,先天元氣實游於此,天地正氣實從此入。<br />
&nbsp;人以命門為玄,腎堂為牝,此處立基,謬之千里矣。不知玄牝乃天地之根,在西南坤地,臍後腎前,而又非臍下一寸三分,亦非兩腎間之空竅。此乃真竅,能得而知。上通泥丸,下透湧泉,中接心腎,內虛而直,不可形求,不可意取。先天真種實藏于此,通天地,通神聖,得則生矣,失則死矣,「真人之息以踵」者此也。<br />
&nbsp;此天仙下手處,舍此而下,酆都九幽者也。<br />
&nbsp;</p>

<p>七、論塞兌垂簾<br />
&nbsp;塞兌者,口開神氣散,故塞之也。垂簾者,眼全開神漏,全閉神昏,惟垂簾微啟耳。兩眼之中即天根,即所謂性命關也。<br />
&nbsp;其根生於眼,眼屬心,心生造化,自屬玄之又玄者,仙家謂之玄牝之門。<br />
心腎內日月,交接於內,兩眼外日月,交接於外,攢簇水火而不散,氣自調矣。<br />
&nbsp;</p>

<p>八、論回光調息<br />
&nbsp;欲明回光調息,須知觀音常之妙用。<br />
&nbsp;觀音堂者何?觀屬眼,音屬耳,眼屬心,耳屬腎,心腎相接處,為觀音堂,主持一身神氣者也。<br />
&nbsp;其法自兩眼角收心一處,收到兩眼中間,以一身心神,盡收此處,所謂「乾坤大地一起收來」是也。心定之後,自此用眼下看鼻尖,直下看到臍下。<br />
&nbsp;眼常在此處,寂然不動,任鼻呼吸,調息綿綿,若存若亡。不假工夫,則真息自調,「息不由於鼻外,思維止於身中」。正謂此耳。<br />
&nbsp;又曰「蟾光終日照西川,即此便是藥之根。」蟾光即眼光也,西川即臍下坤地也。<br />
&nbsp;如此回光於臍下,以調真息,是神入氣穴。<br />
&nbsp;回光日久,腎中一點真陽,上與心神相合,則心息相依 ( 內息者氣也 ) ,心息相依則水火既濟。<br />
&nbsp;回光調息工夫,遇靜即行,不拘子午,十二時中皆可為。<br />
&nbsp;即行功時,意失便收來,所謂「放去收來總是伊」。<br />
&nbsp;是工用久,心內自悟,五賊先去,五賊乃眼耳鼻口意。<br />
&nbsp;眼不外視而內照,則魂在肝而不從眼漏;耳不聞聲而返聽,則精在腎而不從耳漏;鼻不嗅味而調息,則魄在肺而不從鼻漏;口不開言而塞兌,則念在脾而不從口漏;意不妄想而默守,則神在心而不從意漏。如此精神魂魄意,攢簇在坤位,則獨修無漏矣。<br />
&nbsp;</p>

<p>九、論採藥<br />
&nbsp;藥者何物,吾身元氣是也。<br />
&nbsp;元氣行乎氣血之中,而耳能聽,目能視,手能持,足能行。然而人之生,元氣生之也,所以強名其氣曰「命」,而心有神,強名曰「性」,神氣交,性命合,故曰「雙修」,工夫只在一「雙」字,心火上炎,腎水下漏,便不雙也,故修性兼修命也。<br />
&nbsp;雙修之道無他,不過取腎中之氣,以合心中之神耳。<br />
採氣之訣:脊骨二十一節,自下而上,七節之旁,兩腎居之。天一生水,夜子時後,一陽初生,身中元氣,從尾閭穴,自下而上,卻行到腎。兩腎中間有一竅,正七節之中,元氣從此而出,衝動陽關。<br />
&nbsp;所以人睡到半夜子時之後,外腎陽舉。陽不自舉,內腎竅中之氣發出而外腎舉也。<br />
&nbsp;當其內腎陽氣將到外腎之時,不妨披衣起坐,垂目閉口,調息綿綿,存想兩腎中間,若有氣從此出,此氣即謂之鉛,為水中金也,又名白虎。夜夜行工,坐更餘方睡。<br />
&nbsp;腎絡連心,下動上應,一月之間,覺兩腎中間氣動而出,只因起坐,寂然不動之中,複以色情采之,欲罷不能,欲解不釋,此氣不得順而下行,乃逆而上行。丹道只在一「逆」字,順於凡母則成胎,逆受靈母則成丹。<br />
&nbsp;外腎不舉,便是陽氣不行之驗。不采之采,是名為采,而所謂煉精化氣者也。<br />
&nbsp;又人吃五穀諸味,濁化為渣,清化為津,津又化為陰精,陰精不煉,便作怪想淫欲。<br />
&nbsp;只用丹田自然之風,吹動其中真火,火在下而水在上,水得火蒸,自然化氣而上騰,蒸透一身關竅,是為煉陰精而化真氣也。<br />
&nbsp;</p>

<p>十、論交媾<br />
&nbsp;既覺腎水上升,便以心氣下降。<br />
&nbsp;心氣謂之汞,以其木生火也,又名青龍。<br />
&nbsp;心氣下降,則水火迎合,心腎二氣,自然交媾,即身中夫婦也。<br />
&nbsp;以意為媒,用意勾引,意即中央土也,又曰戊己土。<br />
&nbsp;所謂交媾,只心腎二氣,迴圈於心下腎上之間,玄門指為洞房。<br />
&nbsp;迴圈百遍,交媾數足,自然落于黃庭 ( 下丹田 ) 相迎。<br />
&nbsp;無夜不交媾,夜夜落黃庭,則夜夜元氣凝聚。<br />
&nbsp;常人以之延壽,玄門以之修煉,皆借此氣為丹頭也。</p>

<p>&nbsp;<br />
十一、論河車<br />
&nbsp;元氣積聚丹田,上無路可通,只得下穿尾閭,由尾閭而夾脊、而玉枕、而泥丸,則背後氣通也。<br />
&nbsp;前降之氣,愈引後升之氣,上而複下,下而複上,玄門所謂「河車運轉」、「夾脊雙關透頂門,修行徑路此為尊」者也,總之是任督二脈通。任起中極之下,上至咽喉,屬陰脈之海,督起少腹以下,至上鵲橋,屬陽脈之海,二脈通,則百脈皆通。<br />
&nbsp;又曰「皆在心內運天經」,「天經」即二脈也,「晝夜存之可長生」也。<br />
&nbsp;運轉之後,複落黃庭,自覺黃庭內有氣存焉,以心常常照顧,所謂心息相依,又謂凝神入氣穴者此也。行住坐臥,照顧不移,神氣自凝,一氣既歸中,鼻中氣自微,所謂「調息要調真息息」者此也。</p>

<p><br />
十二、論采真陽之氣<br />
&nbsp;丹道當夜氣之未失,但凝神聚氣,端坐片時,少焉神氣歸根,自然無中生有,漸凝漸聚,生出一團陽氣。<br />
&nbsp;聞至人調息養性之訣,無非精氣通身,煉一身之陰氣而已。<br />
&nbsp;若於寂然不動之中,複有動機,即如法采之,此時更加觀照而凝神,以助火工。<br />
&nbsp;即不必三個月時候,或靜坐時,或睡醒時,覺腹中有沖和之氣,升撞不定,此真陽之氣動也。<br />
&nbsp;即用微意,采此真陽之氣,引到頂上正路中,所謂「倒行逆施,以能升頂」者此也。<br />
&nbsp;複自頂上引至腹中,又自腹中引入尾閭關。<br />
&nbsp;前後數回,片晌工夫,一得永得,其氣常自周流矣。<br />
&nbsp;</p>

<p>十三、論合日月真氣<br />
又曰:能奪天地之真氣,可以長生。法可早晨于高處,向日靜坐,存想太陽包羅吾身,連身化為太陽。無思無欲,混混沌沌,天地之氣漸漸歸於吾身。<br />
亦可二六時中只向日,如日在東,眼則向東,日在西,眼則向西。總是吾身與太陽相抱,輪轉不息,方能得之。<br />
合月之氣亦然。<br />
&nbsp;</p>

<p>十四、論接天地之氣<br />
&nbsp;然凝一之久,又複周流迴圈不已。<br />
&nbsp;鼻息之氣接天地之氣,天地之氣從鼻入,接著腎中之祖氣,與之混合一運。<br />
&nbsp;此人之氣而漸與天地合,以為後來煉氣化神張本,補益吾鑿喪之真氣,所謂“竹破以竹補”也。<br />
&nbsp;又以此融化凡精,而生真氣,真氣已足,自然化神,充滿一身內外。<br />
&nbsp;</p>

<p>十五、論得丹<br />
如欲得丹,必須棄世大靜,小靜三日,中靜五日,大靜七日。<br />
靜中自然生動,所謂「人死自活」,此時全仗道友護持之力。<br />
「混沌鴻蒙,牝牡相從」,鴻蒙者一氣未分時也,相從者陰陽混於中而不相離也。<br />
當其未離也,神凝氣聚,混融為一,內不覺一身,外不覺宇宙,與道為一,萬慮俱遣,溟溟滓滓,不可得而名,強名曰「太乙含真氣」,又名曰「先天一氣」,為金丹之母。<br />
今人不知大道之祖,或指真鉛為先天,或指天一生水為先天,或指兩腎中間靈明處為先天,皆非大道之先天也。<br />
又曰「採鴻蒙未判之氣,奪龍虎始媾之精。」閉入黃房,煉成至寶,寂然不動,則心與天通而造化可奪。<br />
又曰「不向腎中求造化,卻於心裏覓工夫。」<br />
&nbsp;<br />
勤而行之,可與鍾呂並駕矣。</p>

<p>&nbsp;</p>

修煉經訣 大丹直指

建立日期 2014-02-04 17:03:19

~大丹直指
邱處機
 
一、論三寶三要
修煉有三寶三要。
三寶者,精、氣、神也。精,先天一點元陽也;氣,人身未生之初祖氣也;神即性,天所賦也。此三品上藥,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化道,三寶之旨也。
 三要者,一曰鼎爐,異名雖多,而玄關一竅,實鼎爐也;二曰藥物,異名亦多,而先天一氣,實藥物也;三曰火候,名亦甚多,而元神妙用,實火候也。
 

二、論三關三田
 夫背後尾閭、夾脊、玉枕,謂之三關,屬督脈,為陽;前面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謂之三田,屬任脈,為陰。此陰陽升降之路,自背後督脈上來,即屬子,自前面任脈下去,即屬午,子午抽添,所謂周天火候是也。
先說三關:
 尾閭關在背後夾脊下,脊骨盡頭處,其關通內腎之竅。直上至背後對內腎處,謂之夾脊雙關。又上至腦後,謂之玉枕關。三關通起一條髓路,號曰漕溪,又曰黃河,乃陽氣上升之路。
再論三田:
 泥丸謂之上丹田,其穴在兩眉正中入內三寸之地,方圓一寸二分,虛間一穴,乃藏神之所。心下三寸六分,名曰土釜,黃庭宮也,乃中丹田,方圓一寸二分,亦虛間一穴,乃藏氣之所,煉丹之鼎。
 直下與臍門相對過處,約有三寸六分,故曰「天上三十六,地下三十六。」自天至地八萬四千里,自心至腎八寸四分,天心三寸六分,地腎三寸六分,中丹田一寸二分,非八寸四分而何。
臍之後,腎之前,名曰偃月爐,又曰氣海。
稍下一寸三分,名曰華池,又曰下丹田,方圓一寸二分,亦是虛間之穴,乃藏精之所、采藥之處。此處有兩竅,向上一竅通內腎,直下一竅通尾閭,中間乃無中生有之竅,強名曰玄關,直一之氣產生之時,玄關自開。
 

三、論奇經八脈
 八脈者,沖脈在風府穴下,督脈在臍後,任脈在臍前,帶脈在腰間,陰蹺脈在尾閭前陰囊下,陽蹺脈在尾閭後二節,陰維脈在頂前一寸三分,陽維脈在頂後一寸三分。凡人有此八脈,俱屬陰神,閉而不開,惟神仙以陽氣衝開,故能得道。八脈者,先天大道之根,一氣之祖。
 采之惟在陰蹺為先,此脈才動,諸脈皆通。次督、任、沖三脈,總為經脈造化之源。而陰蹺一脈,上通泥丸,下通湧泉。
 倘能知此,使真氣聚散,皆從此關竅,則天門常開,地戶永閉,尻脈周流於一身,貫通上下,和氣自然上朝,陽長陰消,所謂「天根月窟閑來往,三十六宮都是春」。
 得之者身體輕健,容衰返壯,昏昏默默,如醉如癡,此其驗也。
 

四、論坎離水火
 當人未生之時,一點初凝,總是混沌性命。
 三月而玄牝立,臍如瓜蒂,兒在胎中,隨母呼吸。
既生而剪去臍帶,天翻地覆,則一點真陽,凝聚於臍中。
乾變為離,坤變為坎,故神出氣移,遂不復守胎中息。息不守則心火屬離,如汞欲飛,又加以思虛念想,益不與腎水相接。
腎水屬坎,如鉛欲沉,又加情動失固,益不與心火相接。
腎自腎,心自心,水火各居,是任其升沉,坎離不得顛倒矣。不但不能生丹,而且生疾病耳,焉有生理。
又論胎息,呼不得神宰,一息不全,吸不得神宰,亦一息不全。
使息息歸根,以接先天元氣,神入氣中,氣包神外,如胎兒在母腹中呼吸一般,即為胎息。蓋呼吸者氣也,神者心也,以神馭氣,以氣留形,以神馭氣而成道,即以火煉藥而成丹也。
 

五、論呼吸
 訣曰:氣是添年藥,心為使氣神;能知神氣祖,便是得仙人。
蓋呼吸所從起者也,呼為父母元氣,吸為天地正氣。
 令氣合形,神合氣,則命在我矣。凡人不知收藏呼吸之地,強閉出入,與死靜者無異。又或任其出入,則元氣隨呼氣而出,反為天地所奪。 是以有抽添之說,使氣之呼吸至於根蒂。
吸自外而內,呼之亦入內,吸則來於子宮玉洞,呼則直上昆侖巔頂,呼吸旋為一氣,成為胎息。
 雖然,一氣如何至此?蓋呼吸久,但覺有一吸至於內,久之而並不覺氣急,猶子在母腹時,即為胎息也。
 但凡人只知吸之在內 , 不知呼之亦在內,知之則可奪天地之正氣矣,而後方謂之「添年藥」。
 

六、論玄竅
 又曰:汝欲內呼吸,汝當得其一,則萬事畢。
 一之為物 , 有兩竅 , 兩竅又止一竅。
此一竅也,無內外,無邊際,中有乾坤理五氣、合百神,此根蒂之處、結胎之所,性命始於此,精氣神俱生於此。
 及吾生身受氣之初,父母精氣相交之頃,流注一線之路,其中似有一管相通,故曰無孔笛,沒口人吹也。
 有此管,然後生腎,生諸臟腑,一身經脈,皆從此生,又曰總持門,曰三關要路。
 在母腹時,吸至此竅,合天降,呼從此竅,合地升,又名為龜鼻頭,惟此一竅,乃內呼吸之根蒂,先天元氣實游於此,天地正氣實從此入。
 人以命門為玄,腎堂為牝,此處立基,謬之千里矣。不知玄牝乃天地之根,在西南坤地,臍後腎前,而又非臍下一寸三分,亦非兩腎間之空竅。此乃真竅,能得而知。上通泥丸,下透湧泉,中接心腎,內虛而直,不可形求,不可意取。先天真種實藏于此,通天地,通神聖,得則生矣,失則死矣,「真人之息以踵」者此也。
 此天仙下手處,舍此而下,酆都九幽者也。
 

七、論塞兌垂簾
 塞兌者,口開神氣散,故塞之也。垂簾者,眼全開神漏,全閉神昏,惟垂簾微啟耳。兩眼之中即天根,即所謂性命關也。
 其根生於眼,眼屬心,心生造化,自屬玄之又玄者,仙家謂之玄牝之門。
心腎內日月,交接於內,兩眼外日月,交接於外,攢簇水火而不散,氣自調矣。
 

八、論回光調息
 欲明回光調息,須知觀音常之妙用。
 觀音堂者何?觀屬眼,音屬耳,眼屬心,耳屬腎,心腎相接處,為觀音堂,主持一身神氣者也。
 其法自兩眼角收心一處,收到兩眼中間,以一身心神,盡收此處,所謂「乾坤大地一起收來」是也。心定之後,自此用眼下看鼻尖,直下看到臍下。
 眼常在此處,寂然不動,任鼻呼吸,調息綿綿,若存若亡。不假工夫,則真息自調,「息不由於鼻外,思維止於身中」。正謂此耳。
 又曰「蟾光終日照西川,即此便是藥之根。」蟾光即眼光也,西川即臍下坤地也。
 如此回光於臍下,以調真息,是神入氣穴。
 回光日久,腎中一點真陽,上與心神相合,則心息相依 ( 內息者氣也 ) ,心息相依則水火既濟。
 回光調息工夫,遇靜即行,不拘子午,十二時中皆可為。
 即行功時,意失便收來,所謂「放去收來總是伊」。
 是工用久,心內自悟,五賊先去,五賊乃眼耳鼻口意。
 眼不外視而內照,則魂在肝而不從眼漏;耳不聞聲而返聽,則精在腎而不從耳漏;鼻不嗅味而調息,則魄在肺而不從鼻漏;口不開言而塞兌,則念在脾而不從口漏;意不妄想而默守,則神在心而不從意漏。如此精神魂魄意,攢簇在坤位,則獨修無漏矣。
 

九、論採藥
 藥者何物,吾身元氣是也。
 元氣行乎氣血之中,而耳能聽,目能視,手能持,足能行。然而人之生,元氣生之也,所以強名其氣曰「命」,而心有神,強名曰「性」,神氣交,性命合,故曰「雙修」,工夫只在一「雙」字,心火上炎,腎水下漏,便不雙也,故修性兼修命也。
 雙修之道無他,不過取腎中之氣,以合心中之神耳。
採氣之訣:脊骨二十一節,自下而上,七節之旁,兩腎居之。天一生水,夜子時後,一陽初生,身中元氣,從尾閭穴,自下而上,卻行到腎。兩腎中間有一竅,正七節之中,元氣從此而出,衝動陽關。
 所以人睡到半夜子時之後,外腎陽舉。陽不自舉,內腎竅中之氣發出而外腎舉也。
 當其內腎陽氣將到外腎之時,不妨披衣起坐,垂目閉口,調息綿綿,存想兩腎中間,若有氣從此出,此氣即謂之鉛,為水中金也,又名白虎。夜夜行工,坐更餘方睡。
 腎絡連心,下動上應,一月之間,覺兩腎中間氣動而出,只因起坐,寂然不動之中,複以色情采之,欲罷不能,欲解不釋,此氣不得順而下行,乃逆而上行。丹道只在一「逆」字,順於凡母則成胎,逆受靈母則成丹。
 外腎不舉,便是陽氣不行之驗。不采之采,是名為采,而所謂煉精化氣者也。
 又人吃五穀諸味,濁化為渣,清化為津,津又化為陰精,陰精不煉,便作怪想淫欲。
 只用丹田自然之風,吹動其中真火,火在下而水在上,水得火蒸,自然化氣而上騰,蒸透一身關竅,是為煉陰精而化真氣也。
 

十、論交媾
 既覺腎水上升,便以心氣下降。
 心氣謂之汞,以其木生火也,又名青龍。
 心氣下降,則水火迎合,心腎二氣,自然交媾,即身中夫婦也。
 以意為媒,用意勾引,意即中央土也,又曰戊己土。
 所謂交媾,只心腎二氣,迴圈於心下腎上之間,玄門指為洞房。
 迴圈百遍,交媾數足,自然落于黃庭 ( 下丹田 ) 相迎。
 無夜不交媾,夜夜落黃庭,則夜夜元氣凝聚。
 常人以之延壽,玄門以之修煉,皆借此氣為丹頭也。

 
十一、論河車
 元氣積聚丹田,上無路可通,只得下穿尾閭,由尾閭而夾脊、而玉枕、而泥丸,則背後氣通也。
 前降之氣,愈引後升之氣,上而複下,下而複上,玄門所謂「河車運轉」、「夾脊雙關透頂門,修行徑路此為尊」者也,總之是任督二脈通。任起中極之下,上至咽喉,屬陰脈之海,督起少腹以下,至上鵲橋,屬陽脈之海,二脈通,則百脈皆通。
 又曰「皆在心內運天經」,「天經」即二脈也,「晝夜存之可長生」也。
 運轉之後,複落黃庭,自覺黃庭內有氣存焉,以心常常照顧,所謂心息相依,又謂凝神入氣穴者此也。行住坐臥,照顧不移,神氣自凝,一氣既歸中,鼻中氣自微,所謂「調息要調真息息」者此也。


十二、論采真陽之氣
 丹道當夜氣之未失,但凝神聚氣,端坐片時,少焉神氣歸根,自然無中生有,漸凝漸聚,生出一團陽氣。
 聞至人調息養性之訣,無非精氣通身,煉一身之陰氣而已。
 若於寂然不動之中,複有動機,即如法采之,此時更加觀照而凝神,以助火工。
 即不必三個月時候,或靜坐時,或睡醒時,覺腹中有沖和之氣,升撞不定,此真陽之氣動也。
 即用微意,采此真陽之氣,引到頂上正路中,所謂「倒行逆施,以能升頂」者此也。
 複自頂上引至腹中,又自腹中引入尾閭關。
 前後數回,片晌工夫,一得永得,其氣常自周流矣。
 

十三、論合日月真氣
又曰:能奪天地之真氣,可以長生。法可早晨于高處,向日靜坐,存想太陽包羅吾身,連身化為太陽。無思無欲,混混沌沌,天地之氣漸漸歸於吾身。
亦可二六時中只向日,如日在東,眼則向東,日在西,眼則向西。總是吾身與太陽相抱,輪轉不息,方能得之。
合月之氣亦然。
 

十四、論接天地之氣
 然凝一之久,又複周流迴圈不已。
 鼻息之氣接天地之氣,天地之氣從鼻入,接著腎中之祖氣,與之混合一運。
 此人之氣而漸與天地合,以為後來煉氣化神張本,補益吾鑿喪之真氣,所謂“竹破以竹補”也。
 又以此融化凡精,而生真氣,真氣已足,自然化神,充滿一身內外。
 

十五、論得丹
如欲得丹,必須棄世大靜,小靜三日,中靜五日,大靜七日。
靜中自然生動,所謂「人死自活」,此時全仗道友護持之力。
「混沌鴻蒙,牝牡相從」,鴻蒙者一氣未分時也,相從者陰陽混於中而不相離也。
當其未離也,神凝氣聚,混融為一,內不覺一身,外不覺宇宙,與道為一,萬慮俱遣,溟溟滓滓,不可得而名,強名曰「太乙含真氣」,又名曰「先天一氣」,為金丹之母。
今人不知大道之祖,或指真鉛為先天,或指天一生水為先天,或指兩腎中間靈明處為先天,皆非大道之先天也。
又曰「採鴻蒙未判之氣,奪龍虎始媾之精。」閉入黃房,煉成至寶,寂然不動,則心與天通而造化可奪。
又曰「不向腎中求造化,卻於心裏覓工夫。」
 
勤而行之,可與鍾呂並駕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