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佛堂地圖

http://一貫道.taipei/

讓無極聖光,奌亮世間。

佛堂地圖需要道親們的參與。

一貫道心
讀好書
推薦閱讀
<p>天榜掛號地府除名--龍天表之殊勝<br />
許傳營講師講述<br />
今天後學來講天堂、地獄、龍天表在地府的作用,及龍天表在地府用過之後將再送回天庭,而我們的名字將放在天庭的何處呢?待會兒後學會詳細的講解。<br />
後學小時候住在嘉義,家中非常貧困,直到八歲,都還不會向父母要錢。後學小時候身體不好,在後學出生的時候,母親餵奶給我吃,我都不吃。只會一直哭,後來沒辦法,只好以米漿餵我(宿命慧根不能葷食)。當時後學的父母覺得這個小孩子不好養,只好把我送到嬸母那兒去(嬸母開設鸞堂,並持齋多年)交給嬸母管教。當時嬸母並沒有子嗣,所以對我疼愛有加。經過八年,直到後學要讀書之時,父母親才將我帶回家。回家之後,與鄰居小孩在一起玩,才發現為什麼他們可以玩紙牌,玩彈珠?我想與他們玩,但是我沒錢,買不起紙牌、彈珠,也不曉得要向父母親要錢。回家告訴父母親鄰居小朋友都在玩紙牌,父母不忍,於是給了我一角,而我並不知道要如何使用這一角,還反問父母:「這個要作什麼?」由此可知,後學在八歲的時候還很單純,從未向父母要過一角或是五分。<br />
在後學小時候,有一次生了病,母親用嬰兒車將我送到嘉義國華街的仁德醫院,醫生用一個很大的針筒幫我打針,後學很害怕,一直哭,直到針打完為止。拿了藥,母親又用嬰兒車帶我回家,在半路上,忽然在西北角,出現了七彩雲,中間站著福祿壽三位仙佛,兩旁是雲寶童子,手中各拿著一把很大的芭蕉扇,一直朝後學而來。後學小時候曾看過歌仔戲,心想為何有人在半空中演歌仔戲呢?當祂們愈靠近時又有一股香味,陣陣的傳過來,讓我覺得好香哦!福祿壽三仙一直降到我面前,一直看著後學,而雲寶童子在兩旁,哈哈大笑。我也不知道祂們是什麼,只一直看著祂們,後來祂們才漸漸飄遠。<br />
自從聞過那陣檀香之後,我整個人覺得非常的清爽。母親將我帶回家後,我就從嬰兒車上跳起來,母親說:「你人不舒服,怎麼起來了呢?」<br />
我連忙問:「阿母,你剛才有沒有看到,有三尊老公仔標,演戲的人會騰雲駕霧,好厲害哦!」<br />
母親說:「沒有啊!我只聞到一陣香味而已,什麼也沒看到。」我說:「有啦!」<br />
有一次清明節,我第一次與父親去掃墓,我家的祖墓在嘉義蘭潭。清明節有許多人都會去掃墓,我看到墓碑一具一具的很好奇,又看到有些人在割草、有些人在拜拜。<br />
父親說:「這是人死之後埋在這兒。」<br />
後學說:「人會死?」<br />
父親說:「會啊!人生病或是年紀大了就會死,而死了之後就要埋在這兒。」<br />
後學又說:「大家都會死喔?」<br />
父親說:「對啊!」<br />
我又說:「那我為何還沒死?」<br />
父親說:「你又不老,怎麼會死。」<br />
我說:「爸爸,那你為何還沒死?」<br />
父親說:「我身體還很健壯,當然還沒死。」<br />
我又問:「那以後母親,及我的兄弟姊妹都會死喔!」<br />
父親說:「人有生就有死!今天帶你來拜祖母,你祖母就埋在這兒。八年來都是我自己一個人,今天才第一次帶你來。」<br />
我說:「今天天氣這麼熱,那死人躺在地下不會覺得熱嗎?」<br />
父親說:「死都死了,哪會感到熱。」<br />
我又問:「他們死了,難道他們的家人不會感到傷心嗎?」<br />
父親說:「會啊!」<br />
我問:「那母親和父親死了,他們一家人就無法享受天倫之樂。」<br />
父親說:「對啊!」<br />
我心想:我若死了,父親一定會很傷心,人為何一定要死?為何不能一直活下去呢?父親帶我進入墓園時,我不敢進去,因為我踏著地,腳底會癢,而且還認為踩到那凸出的地方,死人的腸會流出來,因此我不敢跟著父親進入墓園。<br />
那時我告訴父親:「我現在要把自己的身體照顧得很強壯,等我長大後,我要用鋤頭把這些死人一個一個挖出來,問問他們,你為何要死?你不要死,你回家享受天倫之樂。」從此之後,我的心經常感到傷痛。本來不知生死是何物?但是從墓園回來之後,知道人都要經過死亡,回家之後,我就不敢出去,母親覺得很奇怪,問我說:「你平時不是很愛玩嗎?為何現在都不出去了呢?」<br />
我回答說:「我怕我出去玩,若是妳不小心死了,我都不知該如何?」<br />
自那時開始,我心中常想到生死的問題。人為何要死?為什麼不能繼續活著?怎樣才能不會死呢?心中一直找不到答案。從此以後,我的個性就變得很孤癖(從此就有一種悲天憫人的胸襟)。有一天,我在睡覺,睡到半夜,突然爬起來,變成一個小孩子,我看到我自己躺在床上,心想那不是我嗎?身體稍微一動,竟然穿牆而過,我覺得很有趣也很害怕,以為我已經死了。又有一次,我在半夜又醒過來,走到外面去,在外面看到很多人,有人提著頭在走、有人抱著腳、有人拿著手,看到非常多這種人。我就一直走,竟然走到一間廟裡頭,原來那就是嘉義的城隍廟。裡面有許多的神,有城隍爺、太子爺、陰兵、陰將,因為我小時候在鸞堂中長大,看到神像很自然的就會禮拜,我就跪下低著頭,虔心的禮拜。忽然聽到有人說:「施主啊!施主啊!你的功德比我大,我禁不住你這樣的禮拜。」我抬頭一看,哇!所有的神像都站起來了!連兩旁陰兵陰將都站起來,只聽到祂們手中鐵鍊的聲音,鈴…非常大聲。原來是後面的城隍爺在說話,我一害怕,腳都發軟了,只好用爬的出去。但後面有陰兵陰將及眾神,而外面又有兩尊好高好大的神,一尊黑面長鬍子,手中拿著一節一節的鞭;一尊是金面的,手中拿著一支劍,朝著我迎面而來。我一看,祂們的腳好大,若是被踩到,準死無疑。可是腳已發軟,走不動了,祂們兩人走到我的面前,向我行禮,但我非常害怕,只好硬爬出來,爬出去之後,就醒起來了,原來我還在我家的床上(靈魂出竅)。<br />
一大早我起床,打開門一看,這些都是我昨晚走過的路,可是為什麼都沒人?昨晚那麼多人都到哪兒去了呢?我沿著昨夜走過的路,一直走到一間城隍廟,進去一看!原來昨晚的兩尊是門神啊!進到裡面,照例要向城隍爺行禮,當我雙手合十,正要拜時,忽然想到,我昨晚用兩手拜城隍,祂說我的功德比祂大,那我就用單掌拜好了(那時是小孩的想法)。後來我走進後殿,後面有十八羅漢,還有許多的洞天,那時看到十八羅漢感到非常莊嚴,心想,若是把羅漢請下來,而我站到祂們的洞內,那該有多好!忽然有眉毛很長的一個人對我笑,待我仔細看時,祂又不見了。原來祂盤腳坐在洞內,回去之後我就學祂的模樣,想靜時就靜坐,想睡時就睡覺。<br />
有一天晚上,忽然之間我又爬起來,走了出去。走了很遠之後,看到前面有座黑橋,我彎下身一看,河裡很黑,伸手不見五指,那座橋已年久失修,我心裡正在猶豫著,到底要不要過橋呢!忽然,有一個人身穿袈裟,手拿著一支杖(地藏王菩薩),祂並未跟我說話,只是用手指著橋,而我就慢慢走過黑橋,當我回頭看時,那個修行人已經不見了。過了橋,看到很多田,還有田間小路,我沿著田間小路一直走,不知走了多久,有一個溪谷,看到一群老伯伯在那聊天,因為我不知道身在何處,就問老伯伯:「這是哪裡?」老伯伯說:「你怎麼能來這呢?你陽氣好重。」我說:「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呢?」老伯伯說:「這就是陰陽界。」我心想,那我不就死了。一想到此,我心裡害伯,放聲大哭。老伯伯說:「這裡你也無法回去。」我又說:「那前面是哪裡?」他說:「前面是地府鬼門關。」我一看,前面有一座好大的城。在陽間,我們都認為鬼門關有貪吃鬼、餓死鬼,要等到農曆七月才能出來討食。但在鬼門關來來往往的鬼好多,不只在農曆七月才開鬼門關,而是日夜都開著。我心想,既然來了,就看一看再說。來到鬼門關,看到有很多鬼出入,而牛頭馬面、七爺八爺用鏈子栓著將鬼背進去,而進來的人都是腳鏈、手鏈鎖著,夜叉在後面用叉子或棍子,打著叫那些人進去;也有人被狗追咬著進去;也有人被牛的角撞進去。那時看到好多人,也有人用走著進去;也有人用驕抬進去,我心想別人進去,我也要進去。忽然有一個人走?X來,問我? G「你要幹什麼?」我說:「我看別人進去我也要進去。」他說:「施主你還沒死,陽氣這麼重,怎麼會來這兒呢?」我說:「他們可以進去,為什麼我不可以進去?」他又說:「這是鬼門關,不是玩耍的地方,你進去之後就不能出陰陽界。」<br />
這時,有一個身穿判官衣服的人,手持朱砂筆及簿子走了出來。他說:「星君,奉十殿閻君之命,有請。」我說:「我不是星君,我姓許。」判官說:「星君啊!十殿閻君有請。」有一群人請我進去。我看到剛才那些過鬼門關的人,有人告訴他們休息一會兒,然後開始發牌子,某某人黑牌、某某人黃牌。拿紅牌的人,身上發出紅氣,拿黑牌的人,身上則發出黑氣…。那些人分開之後,不遠處有好多的房子,紅牌的人就去紅房子,黑牌的人就去黑房子。拿黑牌的人,一個個都愁眉苦臉,鬼卒說:「你們在陽間做盡壞事,經過十殿,你們就有苦吃啦!」拿紅牌的人滿面笑容,鬼卒對他們很好,因為他們在陽間做了許多善事。而拿黃牌的,是皈依唸佛的人,屋子後面有仙佛在講經,他們想聽什麼經就可以去聽什麼經。有的人,頭上有一點一點白白的,好像是水蒸氣。我問:「那是什麼?」他們說:「那是他們在世時,受過明師一指點,但是卻不知修行,無功無德也無過,所以來到這兒,都是水蒸氣,無法結成一片白光。」我又說:「那他們來這做什麼?」他們說:「這不必經過十殿,直接到地藏王菩薩那兒。」後來,我跟著他們往第一殿的方向走去。那條路一邊是懸崖,一邊是峭壁,只可供兩人並肩而行,我和判官沿著山路一直走。忽然聽到很多人大喊「救命!」我抬頭一看,前面有一個很大的空地,有些鬼卒拿著叉子一直跑,而一些被鐵鏈、腳鏈綁著的犯人就趕緊跑,跑得慢的人,被鬼差用叉子叉著一一往下丟,下面都是銅蛇鐵狗,被丟下之人,被銅蛇鐵狗咬得直叫,判官說這叫「銅蛇鐵狗地獄」。忽然有一群鬼魂,拿著手鏈、腳鏈,被鬼差追著,準備要逃獄。我告訴判官:「慘啦!這條路只能兩人並肩走,而前面有幾百個人往我們的方向跑來,稍有不慎,我們兩人就會掉到銅蛇鐵狗地獄去,我們趕快走吧!」話才說完,那群人已來到面前了。<br />
那群人見到判官,趕緊下跪。判官說:「你們犯罪,還…。」那些人一直叫「救命啊!救命啊!」我說:「你們為何叫救命?」他們說:「我們這次被抓回去,不止受這些刑而已,我們還要受割舌地獄、割心地獄…,我們這次是提起很大勇氣才跑出來,你要救救我們啊!」我說:「我自身難保,怎麼救你們?」我問判官:「這是怎麼回事?」判官說:「這是人死後的靈魂,這些人在世的時候,不好好的做人,有的賣娼、有的開賭館、有的搶劫殺人,都在銅蛇鐵狗地獄受刑,今天不知何故跑了出來,一旦被抓回去穩死無疑。」我心想,以前我曾經說過:「以後長大要將他們從墳墓中一個個抓起來,讓他們回家享受天倫之樂。而現在他們在我的面前求我,若我無法救他們,那…。」我說:「我今天若能救你們,我現在就跳到銅蛇鐵狗地獄。」當我往銅蛇鐵狗地獄跳下去的時候,忽然一朵白色的蓮花浮現出來,而那群犯人看到那朵蓮花,紛紛跳到蓮花上去,那朵白色蓮花發出七彩豪光,封住銅蛇鐵狗地獄,轟一聲全都不見,此時四周恢復平靜。鬼差直喊:「完了!完了!」我說:「怎麼啦!」判官回答說:「今天他們讓犯人逃出銅蛇鐵狗地獄,他們(指鬼差)要受苦刑。」我說:「不然我讓閻君審判好啦!那些犯人跑去哪兒啦?」判官:「他們已經去投胎了!」我說:「不然你們將我丟下去好啦!」於是我就跟著他們到第一殿秦廣王那兒去。當時秦廣王正在辦案,夜叉稟告秦廣王:「犯人逃跑了。」忽然一個鬼卒將一個犯人丟到地上,本來空無一物的地上,卻出現一個油鍋,而犯人一掉到油鍋馬上就焦了。我看到這一幕,感到非常害怕。我走進去之後,秦廣王說:「現在停止刑罰。」接著又問:「從以前至今,從未發生犯人跑出銅蛇鐵狗地獄事件,為何今日會發生?」<br />
鬼卒說:「因為他們拼命跑,加上遇到這位施主,他們跪下求他,沒想到他就往銅蛇鐵狗地獄跳下去,此時竟浮現一朵白蓮花,而那些犯人,見到白色蓮花現出七彩豪光,紛紛往裡跳,一下子就不見了。」我問秦廣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因為我小時候曾發願,我只是想讓他們再復活,能夠與他們的家人團聚,可是我做不到,所以我才會往銅蛇鐵狗地獄跳,這都是我的錯,您不要怪他們。」<br />
秦廣王說:「這莫非是天意,我會奏明玉皇大帝。」忽然,秦廣王對我說:「你在這裡坐一會兒。」旋即召來鬼差說:「陽間某人,陽壽已盡。黑白無常、七爺八爺速將人抓來。」我問:「我可以跟去嗎?」秦廣王說:「可以。」<br />
我和七爺八爺隨即出發。他們在台中一直轉,因為那時剛好是晚上七、八點,那地方有許多人在一起聊天,聽到了鐵鍊聲,紛紛躲起來。忽然七爺八爺到一間瓦房之前停了下來,他倆站在屋外不動,我覺得納悶,走到屋內一看,一位老婆婆躺在床上,他的兒子在床前唸經給阿婆聽。<br />
七爺站著不動,八爺問:「為什麼不去抓人?」<br />
七爺說:「那個人在那兒唸的是彌勒真經,而且他的頭上有一點光。閻羅王曾說過,唸經的人是善人,而且那人頭上有光,表示經法師點過。要等他唸完才能抓人。我們一直等,等到時間超過了,才空手返回地府。」<br />
秦廣王問說:「人抓回來了嗎?」<br />
七爺八爺回答說:「沒有。因為那個人的兒子在唸彌勒真經,您不是說過,凡是在唸經或在講道理的及頭上有光的人,都不能抓,我若抓豈不是犯了天條嗎?」<br />
秦廣王說:「那明天再去抓!」我隨即要求能夠跟隨,直到辦完案為止。隔日,七爺八爺又來到那戶人家門前,因為昨日鐵鏈聲很大,左右鄰居都知道該戶人家有事將發生,一至傍晚,鄰人紛紛走避。而那位阿婆的兒子想,我母親正在生病,難道…。結果七爺八爺還是在門口站著不動,原來阿婆的兒子又在唸彌勒真經,還是不能抓。秦廣王又問:「抓回來了嗎?」七爺八爺回答:「沒有。」秦廣王說:「為什麼不抓?」七爺八爺說:「因為他的兒子在唸彌勒真經。」此時我很好奇,就問秦廣王:「為何唸彌勒真經的人,他的頭上有一點小的白光即不能抓?」秦廣王說:「這是有原因的,在陽間有一個法師,凡是受法師指點的,即可天堂掛號、地府除名。」我不相信,一定要弄明白。第三天,我又跟去了!<br />
這日台中有位法師忽然想起阿婆的兒子很久沒來佛堂,究竟是為何?詢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是母親生病了,而且最近鄰人常聽到鐵鏈聲,可能是地府要來抓人,他怕母親發生不幸,故一直守在母親身邊。法師知道後,即帶了許多人來阿婆家中講道理。而七爺八爺正要來抓人,沒想到在幾百公尺外即停住不動了。原來那些人的善氣太強,連七爺八爺也不敢太靠近。第三次七爺八爺又空手而返。隔日,法師即派人去接阿婆來佛堂求道,七爺八爺不知道,還在等秦廣王下令抓人。秦廣王說:「今日這個人已經得了道,能夠地府除名天堂掛號,不必再來地府受刑。」此時我的心中忽然乍現光明,知道在陽間有法師可以傳道,得了道之後,就可以超出三界輪迴。<br />
又一次,閻羅王正在辦案,忽然三官大帝派人駕到,閻羅王即出去迎接。來人拿著一張龍天表,讀著龍天表的內容。我們在凡間看到龍天表是小小的一張,可是在地府的龍天表有好幾間房子大,閻羅王接表之後,即叫文、武判官將生死簿拿過來,接著龍天表內之名字,將其姓名自生死簿中刪除。生死簿是用竹子做的,好似山一樣的大。我很懷疑,問閻羅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br />
閻羅王說:「稍等一下,等我畫好。」畫好之後,又發了一道令到地府,除了十惡不赦、殺人放火的人之外,只要其子孫在生死簿去名之人,從今天起都免在地府受苦刑。所謂「一子得道九玄七祖盡沾光,一子成道九玄七祖盡超生。」因為他們的子孫已經求了道,所以他們可以沾光。閻羅王將那些求道之人的祖先,全部召集到閻羅殿上,親自向他們道賀,並告訴他們:「從今以後你們不必在十殿中受苦刑,因為你們的子孫得了道,道是上天老母所降,上渡河漢星斗,中渡人間善信,下渡地府幽冥。今天你們的子孫得了道,你們不用在地府受刑了,一人發一朵白蓮花,自現在起,你們可以到地藏王菩薩那兒聽經。」<br />
地藏王菩薩那兒有一個講經堂,那兒可分三級亡靈。第三等級的是子孫得了道,龍天表由三官大帝派人送至地府,名字在生死簿上刪除,九玄七祖不必在地府受刑,而且每人身上戴朵白蓮花,都來到地藏王菩薩的聽經所,聽地藏王講經說法,但是沒椅子可坐。求了道之後,認真的修行一年半載,你的九玄七祖即可進入地府第二級亡靈處。若是在世子孫持齋或是開設佛堂,成了壇主,九玄七祖即可進入地府第一級亡靈,由地藏王菩薩親自講經說法。我到了地藏王菩薩的講經堂時,看到一些人老是頭低低的,我感到很奇怪,就問他們說:「你們來此應該高興啊,為何頭低低的呢?」他們說:「我們本來也是很高興,子孫在陽間能夠得了道,受明師指點,但是,他們修了幾年之後,變成老油條,我感到不好意思,頭才會低低的。」<br />
我問他們:「為何不向子孫們託夢?」他們說:「不行!我們託夢五分鐘,須用好多的功德換來,萬一他們不知曉,我豈不是白費苦心,而且我已經無功無德,怎可輕易用功德去換呢?」我告訴他們,我一定會將地府中三級亡靈的消息傳佈出去。但是閻羅王並不讓我知道,在陽間何處有法師(指點傳師)可傳道。我以為法師一定是出家人才有,所以找遍嘉義一帶,都找不到道。<br />
一日,我又出去找道。我從嘉義到關仔嶺,經過千草埔到了大仙寺,即問寺內的僧人說:「你們有沒有道?」他們回答說:「稻子(台語)即是道。」我說:「不是啦!我是要問法師幫人一指點之後,可以天堂掛號地府除名的『道』啦!」我一直待到天黑才回家,裡面的和尚一直留我下來,說:「天黑了,山路難走,難道你不怕嗎?」我說:「不怕,你們的山神會保護我。」說完之後我就下山了,結果看到夕陽西下的景緻,原來他們的護法神都出來了,直到離開關仔嶺,那片光才消失。我就這樣到處尋找「道」、尋找法師…。<br />
十八年之後,我當完兵回來,在新亞做事,經常在全省義診。一日,在夢中忽然見到十八個天人抬著四層樓的房子。我即問:「這是什麼?」他們回答:「這是冤欠。」我又問:「是什麼人的冤欠這麼重啊!」<br />
他們說:「這是你的冤欠。」我連忙說:「不是!不是!我一生都在持齋,又沒做十惡不赦的事,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冤欠?」他們說:「這是您幫人家擔的。」我說:「既然是我的冤欠,我自己擔好了。」他們說:「你擔不動的,老母下旨要將你這些冤欠擔回去。」之後我就醒了。<br />
一日,友人找我去斗六看病,七月初二即去斗六,那日剛好是颱風天,我加完班到達斗六已經是一點多鐘了。記得當天是七虎隊打棒球,即告訴友人,凌晨五點鐘要叫我起來看棒球。<br />
睡著之後,不知不覺又變成一個小孩子,身繫彩帶,這時才發覺靈魂又出竅了。從床上起來,每一步都有一朵蓮花,經過一個大海,又經過一遍黃金地,旁邊是奇花異草,忽然到了一個大殿,有六個小童在那兒掃地,他們見到我即說:「師兄你回來了!」<br />
我說:「你們是什麼人?」<br />
他們說:「你才下去一個多鐘頭,回來就忘了我們啦!」<br />
我說:「我不知道為何會來到這兒。」<br />
他們告訴我:「真君在裡面,祂要見你。」<br />
我走進去,裡面好大,兩旁站了許多神,中間有三盞佛燈,正中央坐著一個人,全身發出一片白光。<br />
我問:「您是誰?為何我會來此?」<br />
祂說:「我今天非常高興!」隨即哈哈大笑,我也跟著哈哈大笑。<br />
祂又說:「我是太陽真君。」之後,我就醒來了。<br />
民國六十八年七月初三日颱風天,風雨交加無法去義診。友人說帶我去一個地方,我的點傳師即稟報老前人,老前人答應之後,才開始辦道。當點傳師拿著龍天表時,問我說:「你知道這張表嗎?」我說:「知道,這張就是地府的龍天表。地府好大一張,為何在人間這麼小呢?」隨即跪下,誠心求了道。當佛燈一點時,本來風雨交加,忽然出了好大的太陽,黑雲全不見了。點道時,我一看林點傳師,竟變成了濟公老師,來到我面前,在頭上點了一下,忽然一道光射出,又將它提起來,連濟公老師也不見。直到三寶講完,天氣又是風雨交加。求道之後某日,我出外替人看病,因為太累了,所以睡著了。忽然來了一位仙佛,叫我起來,拿了一件道袍、一雙草鞋叫我穿上。我一看道袍太大了,實在不習慣。他又拿了一座七層玲瓏塔給我,玲瓏塔戴上,一下子我的人忽然變得好高,道袍也變得剛剛好,我隨即跟著觀世音菩薩,用好快的速度,兩旁的風景都看不清…。來到了九九紫陽關,外面有許多人在排隊。<br />
我問觀世音菩薩:「他們在做什麼?」<br />
觀世音菩薩說:「他們在核對三寶。」<br />
求道之後,三寶若是忘記了,就不能過此九九紫陽關。觀世音菩薩和我過了九九紫陽關,從南天門進入之後,天庭有一百廿四個天獄,裡面有一個懺悔鏡,修道之後在陽間做了壞事,懺悔鏡一照,全部顯現出來。進去之後,看到許多樓閣好漂亮,我邊走邊看,有許多人進出。觀世音菩薩說:「若是你在這裡經過三天三夜還不能覺悟,你的三世因果即還給你,若是能覺悟,即算過關。」在九九紫陽關,若是色關過不了,即須在那兒修煉;還有賭關,一進去有許多賭具,若是無賭念,即算過關。經過三天三夜之後,即可過蜂王天獄,若是無雜念,可輕易過關;若是雜念一起,蜂王即會過來叮你,這就是在煉我們的性。所以在九九紫陽關煉修道人的性。<br />
過了九九紫陽關,看到一座大殿,龍柱上是真龍在行走,門上匾額寫著「無極宮」。無極宮好大,觀世音菩薩帶我進去,裡面有好多人在吃飯,他們吃的是仙桃,仙桃入口即無,味道非常香,中央有一個人坐在龍頭椅上,手拿著龍頭拐,我都看不清楚祂的模樣,祂的光好亮,祂坐在那兒一直哭。<br />
我問:「這個人為什麼一直哭?」此時觀世音菩薩向祂頂禮,我也連忙向祂頂禮。觀世音菩薩說:「這位是生天生地生我們靈性的無極老母啊!」禮拜完畢,我看到有人在吃仙桃也想吃。觀世音菩薩說:「要吃就跟老母說。」我隨即說:「老母我要吃仙桃。」老母即叫人拿了一杯瓊漿玉液給我,喝下去之後,整個人變得好清爽。<br />
我就說:「再來一杯!」<br />
觀世音菩薩說:「你怎麼如此貪心?」<br />
我說:「不管,我就是要喝!」<br />
此時有幾個童子抱了一壺給我,我連忙倒了一杯,一喝下去,即說:「我不要喝!我不要喝!」因為裡面酸甜苦澀、百味雜陳,好難喝哦!<br />
觀世音菩薩說:「不可以不喝!」<br />
即叫人抓住我的手腳,捏著我的鼻子用灌的。我一直哭,忽然看到一個孩子臉,肚子大大的人,身穿一件戰甲,一直哈哈大笑,我也跟著祂哈哈大笑,原來祂就是「彌勒祖師」。老母說:「你不曾來過這,參觀過後再回去吧!」觀世音菩薩即帶我四處參觀,之後才回去。<br />
又走到一個地方,那兒都是雲霧,連觀世音菩薩也看不見。觀世音菩薩說:「你的眼睛當然是看不見。」就在我眼睛中點了幾滴水,我的視野大放光明,看見人家在演戲,青龍在前,鳳在後面,又有麒麟,也有仙女散花實在是好美!<br />
我向觀世音菩薩說:「我早就該來這裡看了。」<br />
觀世音菩薩說:「要看這個,三曹普渡之後,要開龍華大會,每個人都可以來此吃仙桃,以後萬仙萬佛萬菩薩都可以來此。」後來又來到一個地方,剛要進去,一打開原來是天堂的功德殿,那個牌子好大啊!有的牌子有一點光,有的很亮,有的半暗半明,有的有一點一點黑黑的斑點。<br />
我問觀世音菩薩:「這是什麼?為什麼只有一點光?」<br />
觀世音菩薩說:「這是某某人在陽間,得了道卻沒有修。」<br />
我又問:「那一點黑黑的是什麼?」<br />
觀世音菩薩說:「那是在陽間得了道之後,又做了壞事,做一件惡事即點一點黑點,以後回天之後再來算。」<br />
我又說:「那半暗半明的又是什麼?」<br />
觀世音菩說:「這是求道好幾年了,還不知持齋開設佛堂。」<br />
「那好亮的又是什麼呢?」我問。<br />
觀世音菩薩說:「那些就是開了佛堂,且虔心修道,以後都得菩薩果。」今天在陽間得了道,受了明師一指點,可以天堂掛號地府除名,以後我們在天庭開龍華大會,就可以看到我們的牌子,希望各位前賢都能誠心向道,少殺生,多行功德,以後我們的牌子就會閃閃發光。今天後學參參差差的講到這兒!</p>

<p>&nbsp;</p>

一貫經典 龍天表之殊勝

建立日期 2014-01-26 20:23:28

天榜掛號地府除名--龍天表之殊勝
許傳營講師講述
今天後學來講天堂、地獄、龍天表在地府的作用,及龍天表在地府用過之後將再送回天庭,而我們的名字將放在天庭的何處呢?待會兒後學會詳細的講解。
後學小時候住在嘉義,家中非常貧困,直到八歲,都還不會向父母要錢。後學小時候身體不好,在後學出生的時候,母親餵奶給我吃,我都不吃。只會一直哭,後來沒辦法,只好以米漿餵我(宿命慧根不能葷食)。當時後學的父母覺得這個小孩子不好養,只好把我送到嬸母那兒去(嬸母開設鸞堂,並持齋多年)交給嬸母管教。當時嬸母並沒有子嗣,所以對我疼愛有加。經過八年,直到後學要讀書之時,父母親才將我帶回家。回家之後,與鄰居小孩在一起玩,才發現為什麼他們可以玩紙牌,玩彈珠?我想與他們玩,但是我沒錢,買不起紙牌、彈珠,也不曉得要向父母親要錢。回家告訴父母親鄰居小朋友都在玩紙牌,父母不忍,於是給了我一角,而我並不知道要如何使用這一角,還反問父母:「這個要作什麼?」由此可知,後學在八歲的時候還很單純,從未向父母要過一角或是五分。
在後學小時候,有一次生了病,母親用嬰兒車將我送到嘉義國華街的仁德醫院,醫生用一個很大的針筒幫我打針,後學很害怕,一直哭,直到針打完為止。拿了藥,母親又用嬰兒車帶我回家,在半路上,忽然在西北角,出現了七彩雲,中間站著福祿壽三位仙佛,兩旁是雲寶童子,手中各拿著一把很大的芭蕉扇,一直朝後學而來。後學小時候曾看過歌仔戲,心想為何有人在半空中演歌仔戲呢?當祂們愈靠近時又有一股香味,陣陣的傳過來,讓我覺得好香哦!福祿壽三仙一直降到我面前,一直看著後學,而雲寶童子在兩旁,哈哈大笑。我也不知道祂們是什麼,只一直看著祂們,後來祂們才漸漸飄遠。
自從聞過那陣檀香之後,我整個人覺得非常的清爽。母親將我帶回家後,我就從嬰兒車上跳起來,母親說:「你人不舒服,怎麼起來了呢?」
我連忙問:「阿母,你剛才有沒有看到,有三尊老公仔標,演戲的人會騰雲駕霧,好厲害哦!」
母親說:「沒有啊!我只聞到一陣香味而已,什麼也沒看到。」我說:「有啦!」
有一次清明節,我第一次與父親去掃墓,我家的祖墓在嘉義蘭潭。清明節有許多人都會去掃墓,我看到墓碑一具一具的很好奇,又看到有些人在割草、有些人在拜拜。
父親說:「這是人死之後埋在這兒。」
後學說:「人會死?」
父親說:「會啊!人生病或是年紀大了就會死,而死了之後就要埋在這兒。」
後學又說:「大家都會死喔?」
父親說:「對啊!」
我又說:「那我為何還沒死?」
父親說:「你又不老,怎麼會死。」
我說:「爸爸,那你為何還沒死?」
父親說:「我身體還很健壯,當然還沒死。」
我又問:「那以後母親,及我的兄弟姊妹都會死喔!」
父親說:「人有生就有死!今天帶你來拜祖母,你祖母就埋在這兒。八年來都是我自己一個人,今天才第一次帶你來。」
我說:「今天天氣這麼熱,那死人躺在地下不會覺得熱嗎?」
父親說:「死都死了,哪會感到熱。」
我又問:「他們死了,難道他們的家人不會感到傷心嗎?」
父親說:「會啊!」
我問:「那母親和父親死了,他們一家人就無法享受天倫之樂。」
父親說:「對啊!」
我心想:我若死了,父親一定會很傷心,人為何一定要死?為何不能一直活下去呢?父親帶我進入墓園時,我不敢進去,因為我踏著地,腳底會癢,而且還認為踩到那凸出的地方,死人的腸會流出來,因此我不敢跟著父親進入墓園。
那時我告訴父親:「我現在要把自己的身體照顧得很強壯,等我長大後,我要用鋤頭把這些死人一個一個挖出來,問問他們,你為何要死?你不要死,你回家享受天倫之樂。」從此之後,我的心經常感到傷痛。本來不知生死是何物?但是從墓園回來之後,知道人都要經過死亡,回家之後,我就不敢出去,母親覺得很奇怪,問我說:「你平時不是很愛玩嗎?為何現在都不出去了呢?」
我回答說:「我怕我出去玩,若是妳不小心死了,我都不知該如何?」
自那時開始,我心中常想到生死的問題。人為何要死?為什麼不能繼續活著?怎樣才能不會死呢?心中一直找不到答案。從此以後,我的個性就變得很孤癖(從此就有一種悲天憫人的胸襟)。有一天,我在睡覺,睡到半夜,突然爬起來,變成一個小孩子,我看到我自己躺在床上,心想那不是我嗎?身體稍微一動,竟然穿牆而過,我覺得很有趣也很害怕,以為我已經死了。又有一次,我在半夜又醒過來,走到外面去,在外面看到很多人,有人提著頭在走、有人抱著腳、有人拿著手,看到非常多這種人。我就一直走,竟然走到一間廟裡頭,原來那就是嘉義的城隍廟。裡面有許多的神,有城隍爺、太子爺、陰兵、陰將,因為我小時候在鸞堂中長大,看到神像很自然的就會禮拜,我就跪下低著頭,虔心的禮拜。忽然聽到有人說:「施主啊!施主啊!你的功德比我大,我禁不住你這樣的禮拜。」我抬頭一看,哇!所有的神像都站起來了!連兩旁陰兵陰將都站起來,只聽到祂們手中鐵鍊的聲音,鈴…非常大聲。原來是後面的城隍爺在說話,我一害怕,腳都發軟了,只好用爬的出去。但後面有陰兵陰將及眾神,而外面又有兩尊好高好大的神,一尊黑面長鬍子,手中拿著一節一節的鞭;一尊是金面的,手中拿著一支劍,朝著我迎面而來。我一看,祂們的腳好大,若是被踩到,準死無疑。可是腳已發軟,走不動了,祂們兩人走到我的面前,向我行禮,但我非常害怕,只好硬爬出來,爬出去之後,就醒起來了,原來我還在我家的床上(靈魂出竅)。
一大早我起床,打開門一看,這些都是我昨晚走過的路,可是為什麼都沒人?昨晚那麼多人都到哪兒去了呢?我沿著昨夜走過的路,一直走到一間城隍廟,進去一看!原來昨晚的兩尊是門神啊!進到裡面,照例要向城隍爺行禮,當我雙手合十,正要拜時,忽然想到,我昨晚用兩手拜城隍,祂說我的功德比祂大,那我就用單掌拜好了(那時是小孩的想法)。後來我走進後殿,後面有十八羅漢,還有許多的洞天,那時看到十八羅漢感到非常莊嚴,心想,若是把羅漢請下來,而我站到祂們的洞內,那該有多好!忽然有眉毛很長的一個人對我笑,待我仔細看時,祂又不見了。原來祂盤腳坐在洞內,回去之後我就學祂的模樣,想靜時就靜坐,想睡時就睡覺。
有一天晚上,忽然之間我又爬起來,走了出去。走了很遠之後,看到前面有座黑橋,我彎下身一看,河裡很黑,伸手不見五指,那座橋已年久失修,我心裡正在猶豫著,到底要不要過橋呢!忽然,有一個人身穿袈裟,手拿著一支杖(地藏王菩薩),祂並未跟我說話,只是用手指著橋,而我就慢慢走過黑橋,當我回頭看時,那個修行人已經不見了。過了橋,看到很多田,還有田間小路,我沿著田間小路一直走,不知走了多久,有一個溪谷,看到一群老伯伯在那聊天,因為我不知道身在何處,就問老伯伯:「這是哪裡?」老伯伯說:「你怎麼能來這呢?你陽氣好重。」我說:「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呢?」老伯伯說:「這就是陰陽界。」我心想,那我不就死了。一想到此,我心裡害伯,放聲大哭。老伯伯說:「這裡你也無法回去。」我又說:「那前面是哪裡?」他說:「前面是地府鬼門關。」我一看,前面有一座好大的城。在陽間,我們都認為鬼門關有貪吃鬼、餓死鬼,要等到農曆七月才能出來討食。但在鬼門關來來往往的鬼好多,不只在農曆七月才開鬼門關,而是日夜都開著。我心想,既然來了,就看一看再說。來到鬼門關,看到有很多鬼出入,而牛頭馬面、七爺八爺用鏈子栓著將鬼背進去,而進來的人都是腳鏈、手鏈鎖著,夜叉在後面用叉子或棍子,打著叫那些人進去;也有人被狗追咬著進去;也有人被牛的角撞進去。那時看到好多人,也有人用走著進去;也有人用驕抬進去,我心想別人進去,我也要進去。忽然有一個人走?X來,問我? G「你要幹什麼?」我說:「我看別人進去我也要進去。」他說:「施主你還沒死,陽氣這麼重,怎麼會來這兒呢?」我說:「他們可以進去,為什麼我不可以進去?」他又說:「這是鬼門關,不是玩耍的地方,你進去之後就不能出陰陽界。」
這時,有一個身穿判官衣服的人,手持朱砂筆及簿子走了出來。他說:「星君,奉十殿閻君之命,有請。」我說:「我不是星君,我姓許。」判官說:「星君啊!十殿閻君有請。」有一群人請我進去。我看到剛才那些過鬼門關的人,有人告訴他們休息一會兒,然後開始發牌子,某某人黑牌、某某人黃牌。拿紅牌的人,身上發出紅氣,拿黑牌的人,身上則發出黑氣…。那些人分開之後,不遠處有好多的房子,紅牌的人就去紅房子,黑牌的人就去黑房子。拿黑牌的人,一個個都愁眉苦臉,鬼卒說:「你們在陽間做盡壞事,經過十殿,你們就有苦吃啦!」拿紅牌的人滿面笑容,鬼卒對他們很好,因為他們在陽間做了許多善事。而拿黃牌的,是皈依唸佛的人,屋子後面有仙佛在講經,他們想聽什麼經就可以去聽什麼經。有的人,頭上有一點一點白白的,好像是水蒸氣。我問:「那是什麼?」他們說:「那是他們在世時,受過明師一指點,但是卻不知修行,無功無德也無過,所以來到這兒,都是水蒸氣,無法結成一片白光。」我又說:「那他們來這做什麼?」他們說:「這不必經過十殿,直接到地藏王菩薩那兒。」後來,我跟著他們往第一殿的方向走去。那條路一邊是懸崖,一邊是峭壁,只可供兩人並肩而行,我和判官沿著山路一直走。忽然聽到很多人大喊「救命!」我抬頭一看,前面有一個很大的空地,有些鬼卒拿著叉子一直跑,而一些被鐵鏈、腳鏈綁著的犯人就趕緊跑,跑得慢的人,被鬼差用叉子叉著一一往下丟,下面都是銅蛇鐵狗,被丟下之人,被銅蛇鐵狗咬得直叫,判官說這叫「銅蛇鐵狗地獄」。忽然有一群鬼魂,拿著手鏈、腳鏈,被鬼差追著,準備要逃獄。我告訴判官:「慘啦!這條路只能兩人並肩走,而前面有幾百個人往我們的方向跑來,稍有不慎,我們兩人就會掉到銅蛇鐵狗地獄去,我們趕快走吧!」話才說完,那群人已來到面前了。
那群人見到判官,趕緊下跪。判官說:「你們犯罪,還…。」那些人一直叫「救命啊!救命啊!」我說:「你們為何叫救命?」他們說:「我們這次被抓回去,不止受這些刑而已,我們還要受割舌地獄、割心地獄…,我們這次是提起很大勇氣才跑出來,你要救救我們啊!」我說:「我自身難保,怎麼救你們?」我問判官:「這是怎麼回事?」判官說:「這是人死後的靈魂,這些人在世的時候,不好好的做人,有的賣娼、有的開賭館、有的搶劫殺人,都在銅蛇鐵狗地獄受刑,今天不知何故跑了出來,一旦被抓回去穩死無疑。」我心想,以前我曾經說過:「以後長大要將他們從墳墓中一個個抓起來,讓他們回家享受天倫之樂。而現在他們在我的面前求我,若我無法救他們,那…。」我說:「我今天若能救你們,我現在就跳到銅蛇鐵狗地獄。」當我往銅蛇鐵狗地獄跳下去的時候,忽然一朵白色的蓮花浮現出來,而那群犯人看到那朵蓮花,紛紛跳到蓮花上去,那朵白色蓮花發出七彩豪光,封住銅蛇鐵狗地獄,轟一聲全都不見,此時四周恢復平靜。鬼差直喊:「完了!完了!」我說:「怎麼啦!」判官回答說:「今天他們讓犯人逃出銅蛇鐵狗地獄,他們(指鬼差)要受苦刑。」我說:「不然我讓閻君審判好啦!那些犯人跑去哪兒啦?」判官:「他們已經去投胎了!」我說:「不然你們將我丟下去好啦!」於是我就跟著他們到第一殿秦廣王那兒去。當時秦廣王正在辦案,夜叉稟告秦廣王:「犯人逃跑了。」忽然一個鬼卒將一個犯人丟到地上,本來空無一物的地上,卻出現一個油鍋,而犯人一掉到油鍋馬上就焦了。我看到這一幕,感到非常害怕。我走進去之後,秦廣王說:「現在停止刑罰。」接著又問:「從以前至今,從未發生犯人跑出銅蛇鐵狗地獄事件,為何今日會發生?」
鬼卒說:「因為他們拼命跑,加上遇到這位施主,他們跪下求他,沒想到他就往銅蛇鐵狗地獄跳下去,此時竟浮現一朵白蓮花,而那些犯人,見到白色蓮花現出七彩豪光,紛紛往裡跳,一下子就不見了。」我問秦廣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因為我小時候曾發願,我只是想讓他們再復活,能夠與他們的家人團聚,可是我做不到,所以我才會往銅蛇鐵狗地獄跳,這都是我的錯,您不要怪他們。」
秦廣王說:「這莫非是天意,我會奏明玉皇大帝。」忽然,秦廣王對我說:「你在這裡坐一會兒。」旋即召來鬼差說:「陽間某人,陽壽已盡。黑白無常、七爺八爺速將人抓來。」我問:「我可以跟去嗎?」秦廣王說:「可以。」
我和七爺八爺隨即出發。他們在台中一直轉,因為那時剛好是晚上七、八點,那地方有許多人在一起聊天,聽到了鐵鍊聲,紛紛躲起來。忽然七爺八爺到一間瓦房之前停了下來,他倆站在屋外不動,我覺得納悶,走到屋內一看,一位老婆婆躺在床上,他的兒子在床前唸經給阿婆聽。
七爺站著不動,八爺問:「為什麼不去抓人?」
七爺說:「那個人在那兒唸的是彌勒真經,而且他的頭上有一點光。閻羅王曾說過,唸經的人是善人,而且那人頭上有光,表示經法師點過。要等他唸完才能抓人。我們一直等,等到時間超過了,才空手返回地府。」
秦廣王問說:「人抓回來了嗎?」
七爺八爺回答說:「沒有。因為那個人的兒子在唸彌勒真經,您不是說過,凡是在唸經或在講道理的及頭上有光的人,都不能抓,我若抓豈不是犯了天條嗎?」
秦廣王說:「那明天再去抓!」我隨即要求能夠跟隨,直到辦完案為止。隔日,七爺八爺又來到那戶人家門前,因為昨日鐵鏈聲很大,左右鄰居都知道該戶人家有事將發生,一至傍晚,鄰人紛紛走避。而那位阿婆的兒子想,我母親正在生病,難道…。結果七爺八爺還是在門口站著不動,原來阿婆的兒子又在唸彌勒真經,還是不能抓。秦廣王又問:「抓回來了嗎?」七爺八爺回答:「沒有。」秦廣王說:「為什麼不抓?」七爺八爺說:「因為他的兒子在唸彌勒真經。」此時我很好奇,就問秦廣王:「為何唸彌勒真經的人,他的頭上有一點小的白光即不能抓?」秦廣王說:「這是有原因的,在陽間有一個法師,凡是受法師指點的,即可天堂掛號、地府除名。」我不相信,一定要弄明白。第三天,我又跟去了!
這日台中有位法師忽然想起阿婆的兒子很久沒來佛堂,究竟是為何?詢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是母親生病了,而且最近鄰人常聽到鐵鏈聲,可能是地府要來抓人,他怕母親發生不幸,故一直守在母親身邊。法師知道後,即帶了許多人來阿婆家中講道理。而七爺八爺正要來抓人,沒想到在幾百公尺外即停住不動了。原來那些人的善氣太強,連七爺八爺也不敢太靠近。第三次七爺八爺又空手而返。隔日,法師即派人去接阿婆來佛堂求道,七爺八爺不知道,還在等秦廣王下令抓人。秦廣王說:「今日這個人已經得了道,能夠地府除名天堂掛號,不必再來地府受刑。」此時我的心中忽然乍現光明,知道在陽間有法師可以傳道,得了道之後,就可以超出三界輪迴。
又一次,閻羅王正在辦案,忽然三官大帝派人駕到,閻羅王即出去迎接。來人拿著一張龍天表,讀著龍天表的內容。我們在凡間看到龍天表是小小的一張,可是在地府的龍天表有好幾間房子大,閻羅王接表之後,即叫文、武判官將生死簿拿過來,接著龍天表內之名字,將其姓名自生死簿中刪除。生死簿是用竹子做的,好似山一樣的大。我很懷疑,問閻羅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閻羅王說:「稍等一下,等我畫好。」畫好之後,又發了一道令到地府,除了十惡不赦、殺人放火的人之外,只要其子孫在生死簿去名之人,從今天起都免在地府受苦刑。所謂「一子得道九玄七祖盡沾光,一子成道九玄七祖盡超生。」因為他們的子孫已經求了道,所以他們可以沾光。閻羅王將那些求道之人的祖先,全部召集到閻羅殿上,親自向他們道賀,並告訴他們:「從今以後你們不必在十殿中受苦刑,因為你們的子孫得了道,道是上天老母所降,上渡河漢星斗,中渡人間善信,下渡地府幽冥。今天你們的子孫得了道,你們不用在地府受刑了,一人發一朵白蓮花,自現在起,你們可以到地藏王菩薩那兒聽經。」
地藏王菩薩那兒有一個講經堂,那兒可分三級亡靈。第三等級的是子孫得了道,龍天表由三官大帝派人送至地府,名字在生死簿上刪除,九玄七祖不必在地府受刑,而且每人身上戴朵白蓮花,都來到地藏王菩薩的聽經所,聽地藏王講經說法,但是沒椅子可坐。求了道之後,認真的修行一年半載,你的九玄七祖即可進入地府第二級亡靈處。若是在世子孫持齋或是開設佛堂,成了壇主,九玄七祖即可進入地府第一級亡靈,由地藏王菩薩親自講經說法。我到了地藏王菩薩的講經堂時,看到一些人老是頭低低的,我感到很奇怪,就問他們說:「你們來此應該高興啊,為何頭低低的呢?」他們說:「我們本來也是很高興,子孫在陽間能夠得了道,受明師指點,但是,他們修了幾年之後,變成老油條,我感到不好意思,頭才會低低的。」
我問他們:「為何不向子孫們託夢?」他們說:「不行!我們託夢五分鐘,須用好多的功德換來,萬一他們不知曉,我豈不是白費苦心,而且我已經無功無德,怎可輕易用功德去換呢?」我告訴他們,我一定會將地府中三級亡靈的消息傳佈出去。但是閻羅王並不讓我知道,在陽間何處有法師(指點傳師)可傳道。我以為法師一定是出家人才有,所以找遍嘉義一帶,都找不到道。
一日,我又出去找道。我從嘉義到關仔嶺,經過千草埔到了大仙寺,即問寺內的僧人說:「你們有沒有道?」他們回答說:「稻子(台語)即是道。」我說:「不是啦!我是要問法師幫人一指點之後,可以天堂掛號地府除名的『道』啦!」我一直待到天黑才回家,裡面的和尚一直留我下來,說:「天黑了,山路難走,難道你不怕嗎?」我說:「不怕,你們的山神會保護我。」說完之後我就下山了,結果看到夕陽西下的景緻,原來他們的護法神都出來了,直到離開關仔嶺,那片光才消失。我就這樣到處尋找「道」、尋找法師…。
十八年之後,我當完兵回來,在新亞做事,經常在全省義診。一日,在夢中忽然見到十八個天人抬著四層樓的房子。我即問:「這是什麼?」他們回答:「這是冤欠。」我又問:「是什麼人的冤欠這麼重啊!」
他們說:「這是你的冤欠。」我連忙說:「不是!不是!我一生都在持齋,又沒做十惡不赦的事,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冤欠?」他們說:「這是您幫人家擔的。」我說:「既然是我的冤欠,我自己擔好了。」他們說:「你擔不動的,老母下旨要將你這些冤欠擔回去。」之後我就醒了。
一日,友人找我去斗六看病,七月初二即去斗六,那日剛好是颱風天,我加完班到達斗六已經是一點多鐘了。記得當天是七虎隊打棒球,即告訴友人,凌晨五點鐘要叫我起來看棒球。
睡著之後,不知不覺又變成一個小孩子,身繫彩帶,這時才發覺靈魂又出竅了。從床上起來,每一步都有一朵蓮花,經過一個大海,又經過一遍黃金地,旁邊是奇花異草,忽然到了一個大殿,有六個小童在那兒掃地,他們見到我即說:「師兄你回來了!」
我說:「你們是什麼人?」
他們說:「你才下去一個多鐘頭,回來就忘了我們啦!」
我說:「我不知道為何會來到這兒。」
他們告訴我:「真君在裡面,祂要見你。」
我走進去,裡面好大,兩旁站了許多神,中間有三盞佛燈,正中央坐著一個人,全身發出一片白光。
我問:「您是誰?為何我會來此?」
祂說:「我今天非常高興!」隨即哈哈大笑,我也跟著哈哈大笑。
祂又說:「我是太陽真君。」之後,我就醒來了。
民國六十八年七月初三日颱風天,風雨交加無法去義診。友人說帶我去一個地方,我的點傳師即稟報老前人,老前人答應之後,才開始辦道。當點傳師拿著龍天表時,問我說:「你知道這張表嗎?」我說:「知道,這張就是地府的龍天表。地府好大一張,為何在人間這麼小呢?」隨即跪下,誠心求了道。當佛燈一點時,本來風雨交加,忽然出了好大的太陽,黑雲全不見了。點道時,我一看林點傳師,竟變成了濟公老師,來到我面前,在頭上點了一下,忽然一道光射出,又將它提起來,連濟公老師也不見。直到三寶講完,天氣又是風雨交加。求道之後某日,我出外替人看病,因為太累了,所以睡著了。忽然來了一位仙佛,叫我起來,拿了一件道袍、一雙草鞋叫我穿上。我一看道袍太大了,實在不習慣。他又拿了一座七層玲瓏塔給我,玲瓏塔戴上,一下子我的人忽然變得好高,道袍也變得剛剛好,我隨即跟著觀世音菩薩,用好快的速度,兩旁的風景都看不清…。來到了九九紫陽關,外面有許多人在排隊。
我問觀世音菩薩:「他們在做什麼?」
觀世音菩薩說:「他們在核對三寶。」
求道之後,三寶若是忘記了,就不能過此九九紫陽關。觀世音菩薩和我過了九九紫陽關,從南天門進入之後,天庭有一百廿四個天獄,裡面有一個懺悔鏡,修道之後在陽間做了壞事,懺悔鏡一照,全部顯現出來。進去之後,看到許多樓閣好漂亮,我邊走邊看,有許多人進出。觀世音菩薩說:「若是你在這裡經過三天三夜還不能覺悟,你的三世因果即還給你,若是能覺悟,即算過關。」在九九紫陽關,若是色關過不了,即須在那兒修煉;還有賭關,一進去有許多賭具,若是無賭念,即算過關。經過三天三夜之後,即可過蜂王天獄,若是無雜念,可輕易過關;若是雜念一起,蜂王即會過來叮你,這就是在煉我們的性。所以在九九紫陽關煉修道人的性。
過了九九紫陽關,看到一座大殿,龍柱上是真龍在行走,門上匾額寫著「無極宮」。無極宮好大,觀世音菩薩帶我進去,裡面有好多人在吃飯,他們吃的是仙桃,仙桃入口即無,味道非常香,中央有一個人坐在龍頭椅上,手拿著龍頭拐,我都看不清楚祂的模樣,祂的光好亮,祂坐在那兒一直哭。
我問:「這個人為什麼一直哭?」此時觀世音菩薩向祂頂禮,我也連忙向祂頂禮。觀世音菩薩說:「這位是生天生地生我們靈性的無極老母啊!」禮拜完畢,我看到有人在吃仙桃也想吃。觀世音菩薩說:「要吃就跟老母說。」我隨即說:「老母我要吃仙桃。」老母即叫人拿了一杯瓊漿玉液給我,喝下去之後,整個人變得好清爽。
我就說:「再來一杯!」
觀世音菩薩說:「你怎麼如此貪心?」
我說:「不管,我就是要喝!」
此時有幾個童子抱了一壺給我,我連忙倒了一杯,一喝下去,即說:「我不要喝!我不要喝!」因為裡面酸甜苦澀、百味雜陳,好難喝哦!
觀世音菩薩說:「不可以不喝!」
即叫人抓住我的手腳,捏著我的鼻子用灌的。我一直哭,忽然看到一個孩子臉,肚子大大的人,身穿一件戰甲,一直哈哈大笑,我也跟著祂哈哈大笑,原來祂就是「彌勒祖師」。老母說:「你不曾來過這,參觀過後再回去吧!」觀世音菩薩即帶我四處參觀,之後才回去。
又走到一個地方,那兒都是雲霧,連觀世音菩薩也看不見。觀世音菩薩說:「你的眼睛當然是看不見。」就在我眼睛中點了幾滴水,我的視野大放光明,看見人家在演戲,青龍在前,鳳在後面,又有麒麟,也有仙女散花實在是好美!
我向觀世音菩薩說:「我早就該來這裡看了。」
觀世音菩薩說:「要看這個,三曹普渡之後,要開龍華大會,每個人都可以來此吃仙桃,以後萬仙萬佛萬菩薩都可以來此。」後來又來到一個地方,剛要進去,一打開原來是天堂的功德殿,那個牌子好大啊!有的牌子有一點光,有的很亮,有的半暗半明,有的有一點一點黑黑的斑點。
我問觀世音菩薩:「這是什麼?為什麼只有一點光?」
觀世音菩薩說:「這是某某人在陽間,得了道卻沒有修。」
我又問:「那一點黑黑的是什麼?」
觀世音菩薩說:「那是在陽間得了道之後,又做了壞事,做一件惡事即點一點黑點,以後回天之後再來算。」
我又說:「那半暗半明的又是什麼?」
觀世音菩說:「這是求道好幾年了,還不知持齋開設佛堂。」
「那好亮的又是什麼呢?」我問。
觀世音菩薩說:「那些就是開了佛堂,且虔心修道,以後都得菩薩果。」今天在陽間得了道,受了明師一指點,可以天堂掛號地府除名,以後我們在天庭開龍華大會,就可以看到我們的牌子,希望各位前賢都能誠心向道,少殺生,多行功德,以後我們的牌子就會閃閃發光。今天後學參參差差的講到這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