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佛堂地圖

http://一貫道.taipei/

讓無極聖光,奌亮世間。

佛堂地圖需要道親們的參與。

一貫道心
讀好書
推薦閱讀
<p>呂祖醒心真經</p>

<p>醒心真經原序<br />
庚自甫齔。就外傳。受孔孟書。迄今五十有餘載。雖未能一一力行。亦未敢稍軼其外。凡佛老二家言。屏不一覽。蓋恐浸淫於異端之說。或有悖於聖教也。今歲春孟。客有與庚次男啟元交者。其室人病劇。遍禱於神不效。而知庚家故藏正一真符。可致諸仙。乃亟請於庚。欲得真仙一問。庚素不信符籙事。為其術近師巫。故雖得此符。祇束置高閣。從未一試。因堅辭之。而客之請益力。庚不得已。為齋戒三日。二月甲申朔。設壇。如法焚符。凝神注想。良久乩若有神附者。判云。一日子至。壇中為之肅然。客因整冠叩問。乩遂運轉如飛。視盤沙中字。則右軍體。絶妙草書也。語意元妙。一時未能遽測。乃錄之楮。以俟後騐。次日里中好事者聞之。紛然各以事來試。事率默禱。人無聞者。仙不為少拒。隨問隨答。乩運如前。畧不停滯。握者手為之疲。所答語率用韻。非詩即詞。各中事情。毫不寬泛。間或摘發隱事。令人肌骨為竦。因共相驚訝。以為此仙非等閒者。乃就一日二字推之。知為呂祖降乩也。然尚未敢遽定。他日書符。誤填祖諱。仙忽降詩云。即使友朋亦喚號。如何漫把我名書。由是益知為呂祖無疑。越數日。呂祖降鸞曰。吾奉上帝勅命。救人度世。今觀近世以來。人情匈匈。陷溺紛紛。深可憐憫。我有醒心真經一卷。久欲覺世。今當為汝等宣之。庚等因屏息拭目。隨乩記錄。錄完。伏讀一過。義深慮遠。道宏教正。醇乎如孔孟之言。蓋約聖賢經傳之旨而成篇。與儒家語。毫無剌謬。而世態物情。櫽括殆盡。燭照無逃。雖通天之犀。照膽之鏡。不是過也。竊謂其言直出感應篇陰隲文之上。可與五經四子書相表裏。噫。呂祖之心。其即孔孟之心也歟。夫孔孟當日栖栖皇皇。席不暇煖。欲以其道。善當世之天下。乃竟不可得。於是退而考定六經。序述道德。著書以垂教。蓋欲萬世之人心。同歸於善也。然惟吾儒有此志識。竊料神仙家。皆獨善其身者。而今呂祖。獨欲垂此經。以兼善萬世之天下。誰謂呂祖之心。不同孔孟耶。庚同學 諸 君子。多好善者。一見此經。咸欣然捐貲。請付剞劂。因亟梓以行。四 方 君子。慎勿視為異教之說。而不之察也。<br />
康熙丁亥二月辛亥太倉顧周庚敬序</p>

<p>呂祖醒心真經<br />
  醒心開經偈<br />
禍福無因。惟人自取。吉凶休咎。非天所與。<br />
善惡之報。不爽錙黍。改過自新。天曹獎許。</p>

<p>呂祖醒心真經<br />
爾時無上仙師雲遊空中。見有黑氣障蔽。紅光潛消。知天下之人。為善者少。作惡者多。輪迴六道。旋轉四生。未有窮盡。而若輩作惡之人。不知不覺。冥頑不靈。晨鐘報曉。遂起慾心。暮夜不休。無非私意。<br />
私慾不絕。惡端日起。不忠於君。不孝於親。不敬於師。不信於友。<br />
私其妻子。傷其手足。慢其尊長。薄其親戚。同室操戈。負恩反噬。<br />
殘忍殺命。昏劣蔑理。倚勢凌弱。結黨暴寡。造計害人。唆訟漁利。<br />
縱役縱僕。殃民肆虐。機械變詐。作為不法。欺謀孤嫠。侮弄老穉。<br />
取不義之財。淫非己之色。奪人之產。坑人之貲。擠人之危。困人之窮。壞人之名。敗人之功。阻人之善。抑人之才。傾人爵位。損人財物。<br />
破人姻親。間人骨肉。搆人爭鬥。誣人過失。談人閨閫。辱人婦女。<br />
謗人技術。截人生路。發人陰事。負人重托。背約違誓。翻雲覆雨。<br />
謗人為非。助人作惡。好人所惡。惡人所好。言不忠信。行不端正。<br />
曲直違心。毀譽隨意。訕謗聖賢。褻瀆神明。仇敵正人。狎暱匪類。<br />
身居下流。甘為汙賤。玷辱祖先。貽憂父母。行險徼倖。苟免無恥。<br />
貪得無厭。知過不改。怙終遂非。聞諫加怒。耽樂賭博。迷戀花柳。<br />
好勇鬥狠。酗酒詈罵。聚談穢褻。妄興劇戲。耗難得財。作無益事。<br />
不惜物力。不重五穀。殘毀經書。拋棄字紙。居不學業。動不循禮。<br />
知德不酬。忘本不憶。敗廢祖產。暴露亡柩。臨喪不慎。致祭不誠。<br />
制中生子。亡忌舉樂。居室不和。教子不嚴。待下不恕。撫幼不慈。<br />
治家無法。貽謀不善。嫁娶不時。致生淫佚。分撥不均。致生爭鬥。<br />
奢儉違宜。事失體制。當為不為。營求分外。見富妄圖。見貴艷慕。<br />
失足不悟。濡首不止。飾貌盜名。違道干譽。喪己徇人。矯情絕物。<br />
觀理不清。聽言不察。知人不明。交友不擇。接待不恭。出話不謹。<br />
處分不當。當局不慎。小忿不懲。遠患不慮。立志不高。居心不一。<br />
古訓不遵。師傳不習。省過不勤。檢身不力。負慚大廷。獨欺暗室。<br />
種種過惡不可枚舉。<br />
又見縉紳大夫。則患得患失。逢迎固寵。賄賂公行。治安莫講。不憂國事。不念民瘼。損下益上。酷刑濫罰。聚斂有才。聽訟無術。見利不興。見害不革。好爵是縻。實曠厥職。文人學士則荒廢經傳。奔競功名。矜才炫能。誇己忌人。又或造作淫書。蠱惑士女。捏成野史淆亂是非。流害無窮作孽莫大。庸夫俗子則胸無點墨。目不識丁。輒冠儒冠服儒服。徒思蠅營狗苟。不知返本窮源。稍得寸進。面貌昂然。篾視小民。傲睨先輦。遇單寒。則掉頭不顧。見顯達。則搖尾乞憐。刻剝窮人。錙銖必較。守財慳吝。見義不為。不度才。不量力。強不知以為知。假不能以為能。附會斯文。胡謅滿紙。見人著作。妄肆譏評。區區斗筲。言之可恥。少年子弟。則製美而衣。擇腴而食。悠忽終年。嬉遊竟日。不知稼穡艱難。不念寸陰堪惜。老大無成。傷嗟何及。農工商賈。則漲五穀以入市。雜贗物以取利。貴物賤買。低貨高賣。價不隨值。錢不即給。秤戥斗尺。不公不平。出輕入重。出小入大。欺謾愚穉。凌壓孱弱。造作不固。效力不勤。暗設魘魅。浪費工料。損人損物。天之所怒。藝術九流。則學業未精。便思行世。輕視死生。妄談禍福。小則傷人財誤人事。大則隕人命絕人祀。豈惟人怨。且有天刑。吏胥隸役。則婪贓作弊。舞文弄法。增減事情。出入人罪。縱奸陷善。罔上行私。錢糧恣其侵漁。詞訟任其起滅。炙詐編氓。凌辱士子。此等之人。永墮地獄。仙佛不度。廝養奴僕。則食人之食。不思忠人之事。居人之宅。不知感人之恩。當面趨承。背後訕笑。明中効力。暗侵財。心不安於貧家。每禮失於孱主。既已委身奉事。又復蓄念他圖。犬馬不如。神人共憤。婦人女子。則本性陰柔。見多偏隘。每為餱啟釁。常因長舌興殃。非無禮於舅姑。即失和於妯娌。非苛虐其子婦。即妒忌其媵妾。傾女君以邀寵。凌夫子而自專。骨肉成仇。親姻不睦。罔知四德。寧曉三從。至有帷薄不修。淫奔可醜。既玷本宗。又辱夫族。決江河之水。難洗其羞。廻日月之光。不照其穢。更有身為牙媼。口習誑言。誤人婚姻。將拙配巧。誘人子女。畧良為賤。喜為引線之針。最壞名閨之節。一淪地獄。永失人身。僧尼道士。則不解經典。不守戒律。淫慾未絶。葷酒莫除。借端化財。實圖餔啜。勸人禮懺。徒為金錢。方便不聞。慈悲安在。建醮則天神絶響。作會則男女混雜。何曾見性明心。未見葆精煉炁。勞逾白屋。濁倍紅塵。孽豈易消。罪應加等。是諸人等。所作過惡。習與性成。毫不自悔。所以黑氣凝結。聚而不散。昏昏然如霧障天。逐逐然如魔附物。自古及今。茫茫苦海。無時得度。而若輩漠然安之。群然趨之。陷溺日深。可為隕涕。若夫為善之家。百不得一。或資生無產。不能自振。或同志無人。不知自奮。或阻於時勢。廢焉不前。或抑於流俗。喪其所守。或勉強為善。而志實不堅。或中心向善。而力有不足。或一時從善。不能淑其終身。或一己好善。不能化其眷屬。或始念甚誠。中道改轍。或力行不怠。偶爾蕩心。或功夫未到。妄想非分。或造詣將深。忽求效驗。如是為善。即為入惡根苗。所以善氣上達。方起即伏。無上仙師雖復憐憫。無可奈何。可勝浩歎。今爾等。若欲消除黑氣。大發紅光。須聽偈言。<br />
香火何時滅。滅了又重燃。入於大海中。百千億萬年。<br />
生老病死苦。終身被牽纏。因緣念上起。念上起因緣。<br />
夢覺即無夢。泡影亦虛懸。電光石火中。埋沒許英賢。<br />
那見杰出者。不是活神仙。<br />
偈畢。願爾等大眾。生生世世。在在處處。永不起貪得心。瞋怨心。殺傷陷害心。忤逆凌犯心。奸淫偷竊心。占奪爭鬥心。欺蔑侮弄心。奸詐誆騙心。嫉妒毀謗心。諂媚趨附心。驕矜傲慢心。慳吝苟簡心。奢靡逸樂心。妄想分外心。求謀鑽剌心。眷戀富貴心。憂愁貧賤心。計較得喪心。分別爾我心。炫耀名譽心。遮蓋過失心。瞞昧自欺心。膠執自是心。疑惑猶豫心。懊悔改變心。畏難退縮心。安逸自在心。苟且小就心。責效旦夕心。如是等心。各各猛省。務使方寸之中。空空洞洞一物不交。一私不受。如皓月當空。萬境澄徹。如明鏡照人。鬚眉畢視。更如慧劍在身。可以水斷蛟龍。陸剸犀象。斯為夢醒。不在大夢。又常起怖懼心。慚愧心。歡喜心。決斷心。勇猛精進心。堅固耐久心。凡此等心。須以大智慧照之。大精神赴之。大力量任之。斯能無微不燭。無堅不破。無難不成。身混塵俗。志氣清明。與天地合其撰。與鬼神合其德。何有於仙。何有於凡。何凡之非仙。何仙之非天。道化一理。天人一家。黑氣消滅。紅光燭天。是謂大醒。永不入夢。夫其有黑氣紅光者何以故。人之有身。如天地之有五行。五行別為五色。五色之中。紅為暢滿。黑為滯塞。人之心。一於惡。則胸中壅塞。不能流通。故生黑氣。一於善。則仰不愧天。俯不怍人。胸懷浩蕩。暢美快足。故生紅光。夫人之良心。未盡滅絕。雖在奸惡。言及善事。亦必面從。其面從者。由其善根未泯。其終不為善者。由其習惡既久。心靈蔽塞。不知為善之樂。不知為不善之害。謂天地鬼神於我無見。於我無聞。夫天地鬼神豈真無見。豈真無聞。人自不見。人自不聞。昏昏冥冥。恣其所為。詎知天地鬼神。默伺微窺。洞若觀火。善不可掩。惡不可藏。殃慶殊途。報應如響。自古及今。未之或爽。易曰。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所謂積者。或以月計。或以歲計。或以世計。蓋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漸也。積其善。可以一世。可以十世。可以百世。可以千萬世。可以無有盡世。積其惡。輕或可以二世。重則不能一世。吾觀普天之下。有積德礪行。半生轗軻。時至事起。一朝榮顯者。又有簞瓢樂道。終身窮餓。百年之後。究與蘭蕙齊芳。日月爭光者。又有盡瘁事國。殺身成仁。名既留於身後。福亦降於子孫。報或顯於來世。祿必享於天曹者。又有富貴之家。偶行不義。福消孽積。罰及後人者。又有衣冠之子。未聞大道。身多疵病。受累無窮者。又有蚩蚩之輩。不知三尺。敢作非為。輒罹法網者。又有凶暴之徒。橫行無忌。罪惡貫盈。身家破壞者。是非天道不齊。皆由其家積善積不善。自所召致。不足疑怪。蓋天道人事。默相符合。不爽亳髮。亙古如斯。於今為烈。智者知而信之。則可以寡過。可以致祥。愚者不信。則禍不旋踵。人苟欲除殃積慶。務須遵守吾教。大醒自心。勿許一念游移。勿許一時間斷。久久自然黑氣全消。紅光繚繞。不獨一身榮昌。子孫亦獲吉慶。不獨一家康泰。一里盡得消殃。但吾教玄玄。玄之又玄。識得玄玄。神仙有傳。不識玄玄。徒事談玄。謂之瀆仙。罪亦彌天。謹守吾法。慎毋略焉。愚蒙比比。願爾先覺。更以覺世。功亦齊仙。面是背非。報應必顯。尚其勉旃。大眾寂靜。諦聽偈言。道德無終亦無始。善則福臻惡禍至。若能滌慮並洗心。從前作孽皆堪恕。我今大開方便門。願引愚蒙同入道。勿謂不覺與不知。天曹日日關心竅。<br />
&nbsp;<br />
呂祖親示奉行規條果報<br />
一凡讀是經者。務於每日清晨。盥漱焚香。洗心滌慮。志誠朗誦此經一遍。<br />
&nbsp; 然後料理諸事。不得束置高閣。<br />
一持誦之後。務須潛心玩味。身體力行。每夜省察一日所為。有何罪惡。<br />
&nbsp; 久久行之。自然功多過少。慶集殃消。不得口誦身違。虛應故事。<br />
一是經為救世度人之經。有能刻板流傳者。自身榮昌。子孫吉慶。<br />
&nbsp; 有能刷印廣施者。救諸苦厄。凡事如心。有能奉行不倦。有功無過者。<br />
&nbsp; 不論人等即成仙佛。有祕藏毀謗。見不奉行者。殃及一身。禍流後代。慎之。慎之。</p>

<p>呂祖醒心真經 終</p>

<p>&nbsp;</p>

經律寶鑑 呂祖醒心真經

建立日期 2014-02-20 14:10:27

呂祖醒心真經

醒心真經原序
庚自甫齔。就外傳。受孔孟書。迄今五十有餘載。雖未能一一力行。亦未敢稍軼其外。凡佛老二家言。屏不一覽。蓋恐浸淫於異端之說。或有悖於聖教也。今歲春孟。客有與庚次男啟元交者。其室人病劇。遍禱於神不效。而知庚家故藏正一真符。可致諸仙。乃亟請於庚。欲得真仙一問。庚素不信符籙事。為其術近師巫。故雖得此符。祇束置高閣。從未一試。因堅辭之。而客之請益力。庚不得已。為齋戒三日。二月甲申朔。設壇。如法焚符。凝神注想。良久乩若有神附者。判云。一日子至。壇中為之肅然。客因整冠叩問。乩遂運轉如飛。視盤沙中字。則右軍體。絶妙草書也。語意元妙。一時未能遽測。乃錄之楮。以俟後騐。次日里中好事者聞之。紛然各以事來試。事率默禱。人無聞者。仙不為少拒。隨問隨答。乩運如前。畧不停滯。握者手為之疲。所答語率用韻。非詩即詞。各中事情。毫不寬泛。間或摘發隱事。令人肌骨為竦。因共相驚訝。以為此仙非等閒者。乃就一日二字推之。知為呂祖降乩也。然尚未敢遽定。他日書符。誤填祖諱。仙忽降詩云。即使友朋亦喚號。如何漫把我名書。由是益知為呂祖無疑。越數日。呂祖降鸞曰。吾奉上帝勅命。救人度世。今觀近世以來。人情匈匈。陷溺紛紛。深可憐憫。我有醒心真經一卷。久欲覺世。今當為汝等宣之。庚等因屏息拭目。隨乩記錄。錄完。伏讀一過。義深慮遠。道宏教正。醇乎如孔孟之言。蓋約聖賢經傳之旨而成篇。與儒家語。毫無剌謬。而世態物情。櫽括殆盡。燭照無逃。雖通天之犀。照膽之鏡。不是過也。竊謂其言直出感應篇陰隲文之上。可與五經四子書相表裏。噫。呂祖之心。其即孔孟之心也歟。夫孔孟當日栖栖皇皇。席不暇煖。欲以其道。善當世之天下。乃竟不可得。於是退而考定六經。序述道德。著書以垂教。蓋欲萬世之人心。同歸於善也。然惟吾儒有此志識。竊料神仙家。皆獨善其身者。而今呂祖。獨欲垂此經。以兼善萬世之天下。誰謂呂祖之心。不同孔孟耶。庚同學 諸 君子。多好善者。一見此經。咸欣然捐貲。請付剞劂。因亟梓以行。四 方 君子。慎勿視為異教之說。而不之察也。
康熙丁亥二月辛亥太倉顧周庚敬序

呂祖醒心真經
  醒心開經偈
禍福無因。惟人自取。吉凶休咎。非天所與。
善惡之報。不爽錙黍。改過自新。天曹獎許。

呂祖醒心真經
爾時無上仙師雲遊空中。見有黑氣障蔽。紅光潛消。知天下之人。為善者少。作惡者多。輪迴六道。旋轉四生。未有窮盡。而若輩作惡之人。不知不覺。冥頑不靈。晨鐘報曉。遂起慾心。暮夜不休。無非私意。
私慾不絕。惡端日起。不忠於君。不孝於親。不敬於師。不信於友。
私其妻子。傷其手足。慢其尊長。薄其親戚。同室操戈。負恩反噬。
殘忍殺命。昏劣蔑理。倚勢凌弱。結黨暴寡。造計害人。唆訟漁利。
縱役縱僕。殃民肆虐。機械變詐。作為不法。欺謀孤嫠。侮弄老穉。
取不義之財。淫非己之色。奪人之產。坑人之貲。擠人之危。困人之窮。壞人之名。敗人之功。阻人之善。抑人之才。傾人爵位。損人財物。
破人姻親。間人骨肉。搆人爭鬥。誣人過失。談人閨閫。辱人婦女。
謗人技術。截人生路。發人陰事。負人重托。背約違誓。翻雲覆雨。
謗人為非。助人作惡。好人所惡。惡人所好。言不忠信。行不端正。
曲直違心。毀譽隨意。訕謗聖賢。褻瀆神明。仇敵正人。狎暱匪類。
身居下流。甘為汙賤。玷辱祖先。貽憂父母。行險徼倖。苟免無恥。
貪得無厭。知過不改。怙終遂非。聞諫加怒。耽樂賭博。迷戀花柳。
好勇鬥狠。酗酒詈罵。聚談穢褻。妄興劇戲。耗難得財。作無益事。
不惜物力。不重五穀。殘毀經書。拋棄字紙。居不學業。動不循禮。
知德不酬。忘本不憶。敗廢祖產。暴露亡柩。臨喪不慎。致祭不誠。
制中生子。亡忌舉樂。居室不和。教子不嚴。待下不恕。撫幼不慈。
治家無法。貽謀不善。嫁娶不時。致生淫佚。分撥不均。致生爭鬥。
奢儉違宜。事失體制。當為不為。營求分外。見富妄圖。見貴艷慕。
失足不悟。濡首不止。飾貌盜名。違道干譽。喪己徇人。矯情絕物。
觀理不清。聽言不察。知人不明。交友不擇。接待不恭。出話不謹。
處分不當。當局不慎。小忿不懲。遠患不慮。立志不高。居心不一。
古訓不遵。師傳不習。省過不勤。檢身不力。負慚大廷。獨欺暗室。
種種過惡不可枚舉。
又見縉紳大夫。則患得患失。逢迎固寵。賄賂公行。治安莫講。不憂國事。不念民瘼。損下益上。酷刑濫罰。聚斂有才。聽訟無術。見利不興。見害不革。好爵是縻。實曠厥職。文人學士則荒廢經傳。奔競功名。矜才炫能。誇己忌人。又或造作淫書。蠱惑士女。捏成野史淆亂是非。流害無窮作孽莫大。庸夫俗子則胸無點墨。目不識丁。輒冠儒冠服儒服。徒思蠅營狗苟。不知返本窮源。稍得寸進。面貌昂然。篾視小民。傲睨先輦。遇單寒。則掉頭不顧。見顯達。則搖尾乞憐。刻剝窮人。錙銖必較。守財慳吝。見義不為。不度才。不量力。強不知以為知。假不能以為能。附會斯文。胡謅滿紙。見人著作。妄肆譏評。區區斗筲。言之可恥。少年子弟。則製美而衣。擇腴而食。悠忽終年。嬉遊竟日。不知稼穡艱難。不念寸陰堪惜。老大無成。傷嗟何及。農工商賈。則漲五穀以入市。雜贗物以取利。貴物賤買。低貨高賣。價不隨值。錢不即給。秤戥斗尺。不公不平。出輕入重。出小入大。欺謾愚穉。凌壓孱弱。造作不固。效力不勤。暗設魘魅。浪費工料。損人損物。天之所怒。藝術九流。則學業未精。便思行世。輕視死生。妄談禍福。小則傷人財誤人事。大則隕人命絕人祀。豈惟人怨。且有天刑。吏胥隸役。則婪贓作弊。舞文弄法。增減事情。出入人罪。縱奸陷善。罔上行私。錢糧恣其侵漁。詞訟任其起滅。炙詐編氓。凌辱士子。此等之人。永墮地獄。仙佛不度。廝養奴僕。則食人之食。不思忠人之事。居人之宅。不知感人之恩。當面趨承。背後訕笑。明中効力。暗侵財。心不安於貧家。每禮失於孱主。既已委身奉事。又復蓄念他圖。犬馬不如。神人共憤。婦人女子。則本性陰柔。見多偏隘。每為餱啟釁。常因長舌興殃。非無禮於舅姑。即失和於妯娌。非苛虐其子婦。即妒忌其媵妾。傾女君以邀寵。凌夫子而自專。骨肉成仇。親姻不睦。罔知四德。寧曉三從。至有帷薄不修。淫奔可醜。既玷本宗。又辱夫族。決江河之水。難洗其羞。廻日月之光。不照其穢。更有身為牙媼。口習誑言。誤人婚姻。將拙配巧。誘人子女。畧良為賤。喜為引線之針。最壞名閨之節。一淪地獄。永失人身。僧尼道士。則不解經典。不守戒律。淫慾未絶。葷酒莫除。借端化財。實圖餔啜。勸人禮懺。徒為金錢。方便不聞。慈悲安在。建醮則天神絶響。作會則男女混雜。何曾見性明心。未見葆精煉炁。勞逾白屋。濁倍紅塵。孽豈易消。罪應加等。是諸人等。所作過惡。習與性成。毫不自悔。所以黑氣凝結。聚而不散。昏昏然如霧障天。逐逐然如魔附物。自古及今。茫茫苦海。無時得度。而若輩漠然安之。群然趨之。陷溺日深。可為隕涕。若夫為善之家。百不得一。或資生無產。不能自振。或同志無人。不知自奮。或阻於時勢。廢焉不前。或抑於流俗。喪其所守。或勉強為善。而志實不堅。或中心向善。而力有不足。或一時從善。不能淑其終身。或一己好善。不能化其眷屬。或始念甚誠。中道改轍。或力行不怠。偶爾蕩心。或功夫未到。妄想非分。或造詣將深。忽求效驗。如是為善。即為入惡根苗。所以善氣上達。方起即伏。無上仙師雖復憐憫。無可奈何。可勝浩歎。今爾等。若欲消除黑氣。大發紅光。須聽偈言。
香火何時滅。滅了又重燃。入於大海中。百千億萬年。
生老病死苦。終身被牽纏。因緣念上起。念上起因緣。
夢覺即無夢。泡影亦虛懸。電光石火中。埋沒許英賢。
那見杰出者。不是活神仙。
偈畢。願爾等大眾。生生世世。在在處處。永不起貪得心。瞋怨心。殺傷陷害心。忤逆凌犯心。奸淫偷竊心。占奪爭鬥心。欺蔑侮弄心。奸詐誆騙心。嫉妒毀謗心。諂媚趨附心。驕矜傲慢心。慳吝苟簡心。奢靡逸樂心。妄想分外心。求謀鑽剌心。眷戀富貴心。憂愁貧賤心。計較得喪心。分別爾我心。炫耀名譽心。遮蓋過失心。瞞昧自欺心。膠執自是心。疑惑猶豫心。懊悔改變心。畏難退縮心。安逸自在心。苟且小就心。責效旦夕心。如是等心。各各猛省。務使方寸之中。空空洞洞一物不交。一私不受。如皓月當空。萬境澄徹。如明鏡照人。鬚眉畢視。更如慧劍在身。可以水斷蛟龍。陸剸犀象。斯為夢醒。不在大夢。又常起怖懼心。慚愧心。歡喜心。決斷心。勇猛精進心。堅固耐久心。凡此等心。須以大智慧照之。大精神赴之。大力量任之。斯能無微不燭。無堅不破。無難不成。身混塵俗。志氣清明。與天地合其撰。與鬼神合其德。何有於仙。何有於凡。何凡之非仙。何仙之非天。道化一理。天人一家。黑氣消滅。紅光燭天。是謂大醒。永不入夢。夫其有黑氣紅光者何以故。人之有身。如天地之有五行。五行別為五色。五色之中。紅為暢滿。黑為滯塞。人之心。一於惡。則胸中壅塞。不能流通。故生黑氣。一於善。則仰不愧天。俯不怍人。胸懷浩蕩。暢美快足。故生紅光。夫人之良心。未盡滅絕。雖在奸惡。言及善事。亦必面從。其面從者。由其善根未泯。其終不為善者。由其習惡既久。心靈蔽塞。不知為善之樂。不知為不善之害。謂天地鬼神於我無見。於我無聞。夫天地鬼神豈真無見。豈真無聞。人自不見。人自不聞。昏昏冥冥。恣其所為。詎知天地鬼神。默伺微窺。洞若觀火。善不可掩。惡不可藏。殃慶殊途。報應如響。自古及今。未之或爽。易曰。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所謂積者。或以月計。或以歲計。或以世計。蓋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漸也。積其善。可以一世。可以十世。可以百世。可以千萬世。可以無有盡世。積其惡。輕或可以二世。重則不能一世。吾觀普天之下。有積德礪行。半生轗軻。時至事起。一朝榮顯者。又有簞瓢樂道。終身窮餓。百年之後。究與蘭蕙齊芳。日月爭光者。又有盡瘁事國。殺身成仁。名既留於身後。福亦降於子孫。報或顯於來世。祿必享於天曹者。又有富貴之家。偶行不義。福消孽積。罰及後人者。又有衣冠之子。未聞大道。身多疵病。受累無窮者。又有蚩蚩之輩。不知三尺。敢作非為。輒罹法網者。又有凶暴之徒。橫行無忌。罪惡貫盈。身家破壞者。是非天道不齊。皆由其家積善積不善。自所召致。不足疑怪。蓋天道人事。默相符合。不爽亳髮。亙古如斯。於今為烈。智者知而信之。則可以寡過。可以致祥。愚者不信。則禍不旋踵。人苟欲除殃積慶。務須遵守吾教。大醒自心。勿許一念游移。勿許一時間斷。久久自然黑氣全消。紅光繚繞。不獨一身榮昌。子孫亦獲吉慶。不獨一家康泰。一里盡得消殃。但吾教玄玄。玄之又玄。識得玄玄。神仙有傳。不識玄玄。徒事談玄。謂之瀆仙。罪亦彌天。謹守吾法。慎毋略焉。愚蒙比比。願爾先覺。更以覺世。功亦齊仙。面是背非。報應必顯。尚其勉旃。大眾寂靜。諦聽偈言。道德無終亦無始。善則福臻惡禍至。若能滌慮並洗心。從前作孽皆堪恕。我今大開方便門。願引愚蒙同入道。勿謂不覺與不知。天曹日日關心竅。
 
呂祖親示奉行規條果報
一凡讀是經者。務於每日清晨。盥漱焚香。洗心滌慮。志誠朗誦此經一遍。
  然後料理諸事。不得束置高閣。
一持誦之後。務須潛心玩味。身體力行。每夜省察一日所為。有何罪惡。
  久久行之。自然功多過少。慶集殃消。不得口誦身違。虛應故事。
一是經為救世度人之經。有能刻板流傳者。自身榮昌。子孫吉慶。
  有能刷印廣施者。救諸苦厄。凡事如心。有能奉行不倦。有功無過者。
  不論人等即成仙佛。有祕藏毀謗。見不奉行者。殃及一身。禍流後代。慎之。慎之。

呂祖醒心真經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