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佛堂地圖

http://一貫道.taipei/

讓無極聖光,奌亮世間。

佛堂地圖需要道親們的參與。

一貫道心
讀好書

觀世音傳 (239)
推薦閱讀
<p>洞真太微黃書天帝君石景金陽素經</p>

<p>太帝招魂衆文<br />
  《金陽素經》曰:夫欲長生神仙,宜知胎息之道,是求生之寶也,還年返白,延壽不老。常以夜半之後生氣之時,正平坐東向,冥目閉氣,氣極則止,常能為之,百病萬害不干,羣精魍魎莫敢犯試矣。   <br />
至平旦日初出時,輒正向之,微以鼻取日精服之,須移時則止,令人有少童之容,面有華色,永無皺斑也。<br />
  服氣令人不飢,服日精之法令人不老,閉氣胎息長年無極,常存兆二十四神令兆無病,病竊呼神名祝之,須臾之頓愈也。<br />
《金陽經》曰:常念心中出赤氣,上行通喉嚨,以意閉之於泥丸,為之不止,三尸自去,長生久視,司命刻名,著不死之紫籙也。   <br />
子欲升龍入斗,常服九臺符,則與太一相見,不知服九臺符,則天門閉不開也,服之萬神天仙皆來降子之室,白日飛登太微之宮,可總制仙官也。   <br />
太微天帝曰:上清石景之符十八首,及太帝招魂一篇,上清之祕文,本出乎上清之瓊閣,後封乎崑崙之山,金堂玉戶之內,萬年一開。昔太微天帝君受之於玄圃仙伯,遂得飛行上清,是錫天帝之位也,適意所欲,朝禮金闕,策御雲龍矣。諸欲學道者不得此符,必不成也,徒勞於山藪,不免卒敗於魔試。欲服之者,以雌黃墨書符,勿以丹書之也,以紙書燒服之,亦可作尺二梧桐,外內皆有字,必疾升天。勿妄泄,非賢不傳。奉而述之,制總羣精,呼陰召陽,所欲立至。泄漏不遵科約,殃及七世,可不慎哉,可不慎哉。<br />
  服東嶽之符,則神文開出上清,雲輿迎子,逆知萬事。五嶽同法,先東嶽,以次服之。及十八謁符印文,具寫之紫素,先存置筒中,以正月奏之名山,常以奏畢,置大石間,莫令人知也。子以黃土七升作泥泥上。竟,因祝之曰:   <br />
戴佩太微石景黃文,今謹寫一通,以還仙君,使我登虛,運無駕雲,仙靈侍衛,與真為羣。畢。五嶽悉如此法,則名山石室神仙之文,為子露出,神芝奇草自然而見也。   <br />
子欲作金陽其印具燒文,子服印俱燒而吞之,忽然自與神通。服印之法,以墨書之,吞一印,隨為程,以印封符,其相成,子服符。常先食服之,符入當寒熱視益明,須臾之間,當有白衣玉童,或是書生,服正立子前,勿警也,須臾自消去矣。當存之三十日,子身自然輕舉,上士能騰入清虛,游宴上清,中士能舉形百丈,下士十丈。<br />
  子服十八符,皆見印衣人也,是子誠篤,衛符玉童玉女見兆真形也。欲服符,先絕五葷血食房室,勿履污穢,百日乃幽居無人之室,勿與俗人誼譁共處,則其道成也。   <br />
子服石景金陽符者,尤禁污慢惡行,當修身念道,齋靜精專為先,兆能修此道,可以升仙,與天真相友,得與衆仙交通,則訶召神靈,降致金丹芝草也,坐致行廚,龍車羽蓋,靈童玉女,天下衆精,皆來走使,無問不知,無求不得。   <br />
天地別符可以辟兵萬里,天下賊人有謀之者反受其殃,有舉五兵向之者皆還自傷。亦可封,亦可燒服,亦可著竹杖中,以尺二筒,書符素長九寸,廣四寸,置符筒中,以繫臂,男左女右。祕之祕之,自非錄名太極玉簡之子,不得與相遇。得帶之者,浮遊四方,厭伏萬灾,世人佩之,享福延年,子孫繁昌,道士得之,飛行上清,有之者降福,修之者升虛也。<br />
  子欲升入太微,當服無上靈符,則入太一元皇中矣。子欲朝禮天帝,上紫宮,當服太上靈符。<br />
  子欲見太上道君,當服明堂符。   <br />
子欲入五嶽,令其山大神及諸仙人皆來侍衛者,當各服其嶽符也。   <br />
子欲入元關中,當服元先符,即見元先君矣。   <br />
子欲服從仙官見百二十神者,當服萬神符,即見諸仙君矣。   <br />
子欲降見太清九神人,當服天門符,即見太清君矣。   <br />
子欲上天入淵,飛行八素,縱橫隱匿,唯意所之,當服太微天帝石景別符,則天地鬼神不拘留子也。</p>

<p>舉仙人之印 奉神靈之印 可以御輩之印<br />
斗衡之印 元皇之印 萬神之印<br />
天地神丹印 九皇之印 萬仙之印<br />
可以入天門印 萬神不忤印 與仙同印<br />
真人斗門之印 無敢問之印 馳入太清印<br />
驅斗宮印 萬神避之印 受爵之印<br />
元先之印 乘龍升仙印 發太清印<br />
雲車之印 倉元皇之印 乘龍之印<br />
陽光之印 斗君之印 天迎之印<br />
天帝奉生印 乾門以開印 奉節之印<br />
萬神夾已印 百獸失炁印 天使行威印<br />
制萬神印 皆從已印 千二百形印<br />
使持稱官印 使令之印 衆同別印<br />
九迴君秩印 神章所下印 甚急之印<br />
黃老之印 元先之印 可令却邪印<br />
天火以行印 寒溫之印 冬夏自然印<br />
洞靈太一奉上之印 八異以得之印 幸不逆仙印<br />
元始萬神之印 萬方受之印 萬凶除之印<br />
  太微天帝君曰:天門符者,上來第四是也。子若修服之者,先燒香於左右,玉童玉女各四十人,衛之有經之者,禮拜崇敬,盛以黃錦之蘊,勿令玉童玉女糾子之過也,可不勗哉。受此文者,用黃地錦四十尺,黃金七兩,臨授,師與弟子對齋七日,或四日,然後而盟告也。若帶此文及存服者,皆以金陽石景之大祝也。   <br />
《金陽經》曰:每存服帶佩之時,叩齒三十六通,嚥液三十六過,臨目而微祝曰:   <br />
太微天帝,紫宮靈尊,玄空太真,為帝之先,其道廣大,其化自然,真理潛通,流布無間,精入明堂,保胎益魂,朱山再開,奉迎靈元,左採日華,右掇月根,流火萬丈,金羅碧裙,腰帶天錄,首巾華冠,賜某登虛,飛行上清,乞願升仙,役使萬神,天靈地祇,莫敢不臣,萬向皆會,福德如山,瓊響遐振,惡魔滅煙。</p>

<p>  右太帝招魂符,以雞嗚時北向燒香吞之,以攝魂神者也。服符畢,微祝曰:<br />
  太帝耀明,和攝魂庭,三魂七魄,鎮守故形,神安體全,得以長生,百疾消散,五藏康寧,使我飛仙,策駕雲軿,赤子扶胥,得氣之精,覆我紫蓋,導從草靈。畢叩齒三通,咽液三過。服符之後心中常當存祝此法,具百神,不相失之訣,祕而行之。   <br />
按九華真妃曰:太微黃書本有八卷,真人昔於赤城山中,以《八籙交帶真文》授許遠遊,明君所有者是也。君所以未飛騰上清,驂駕雲龍,正由不睹覩石景八素之篇第,今以相授,都有十八符并經序,按而修之,策龍步玄,舉形階漸矣。可祕而寶之,太微石景之黃文,故非黃赤之小術,累相鑒誡矣。未蕩於胸心,君素行既彰,且玉體已標高運,味玄咀真,呼引景懼,凝靜六神,搜別八明,委順靈根,保鍊三度,養液和魂,假使衝風繁激,將不能伐我之正性也。絕諷勃藹,焉能迴己清淳邪。爾乃空中自吟,虛心待神,營攝百絕,棲澄至真,當使憂累靡干於玄宅,哀念莫擾於絳津也。淡泊眇觀,顧景共歡,於是至樂自鏗鉉聞於兩耳,雲傲虎彈乎空軒也。口挹香風,眼接三雲,帶佩金陽,制御羣凶,俯仰四運,自得成真,視眇所灌,皆已合神矣。夫真人之得真,每從是而獲耳,不真而強真,亦於此而顛蹷也。復使愆痾填籍,憂哀塞抱,經營常累,隱惜小道,和適羣聽,求心裕老,忽發哀音乎。永夕長悼死歿,以悲逝心,精慼神離,三魂隕氣,邪運空間,魄告魍魎,棄我虛陳,造遘百祟,何可握生道以奔於死房,已陶靈風,方踐死室,擲已吉象,投之凶穢乎?名聞高勝而故猶豫,屢覩明科而未釋疑。遂羅污上章,使臭晨隱書,四極擊鼓,三官尋矛,誓云何而忘太初焉。於是神虎奮爪,毒龍放牙,八方誠廣,曷處而逃身。告謝之後,方悟清遼之可羨,言者之不虛,且哀聲亂真,干作正炁,明君胡不常處福鄉,於此振衣而歸室乎?今以石景金陽文相付,行令盡覩八卷之首也。</p>

修煉經訣 洞真太微黃書天帝君石景金陽素經

建立日期 2014-02-05 09:41:06

洞真太微黃書天帝君石景金陽素經

太帝招魂衆文
  《金陽素經》曰:夫欲長生神仙,宜知胎息之道,是求生之寶也,還年返白,延壽不老。常以夜半之後生氣之時,正平坐東向,冥目閉氣,氣極則止,常能為之,百病萬害不干,羣精魍魎莫敢犯試矣。   
至平旦日初出時,輒正向之,微以鼻取日精服之,須移時則止,令人有少童之容,面有華色,永無皺斑也。
  服氣令人不飢,服日精之法令人不老,閉氣胎息長年無極,常存兆二十四神令兆無病,病竊呼神名祝之,須臾之頓愈也。
《金陽經》曰:常念心中出赤氣,上行通喉嚨,以意閉之於泥丸,為之不止,三尸自去,長生久視,司命刻名,著不死之紫籙也。   
子欲升龍入斗,常服九臺符,則與太一相見,不知服九臺符,則天門閉不開也,服之萬神天仙皆來降子之室,白日飛登太微之宮,可總制仙官也。   
太微天帝曰:上清石景之符十八首,及太帝招魂一篇,上清之祕文,本出乎上清之瓊閣,後封乎崑崙之山,金堂玉戶之內,萬年一開。昔太微天帝君受之於玄圃仙伯,遂得飛行上清,是錫天帝之位也,適意所欲,朝禮金闕,策御雲龍矣。諸欲學道者不得此符,必不成也,徒勞於山藪,不免卒敗於魔試。欲服之者,以雌黃墨書符,勿以丹書之也,以紙書燒服之,亦可作尺二梧桐,外內皆有字,必疾升天。勿妄泄,非賢不傳。奉而述之,制總羣精,呼陰召陽,所欲立至。泄漏不遵科約,殃及七世,可不慎哉,可不慎哉。
  服東嶽之符,則神文開出上清,雲輿迎子,逆知萬事。五嶽同法,先東嶽,以次服之。及十八謁符印文,具寫之紫素,先存置筒中,以正月奏之名山,常以奏畢,置大石間,莫令人知也。子以黃土七升作泥泥上。竟,因祝之曰:   
戴佩太微石景黃文,今謹寫一通,以還仙君,使我登虛,運無駕雲,仙靈侍衛,與真為羣。畢。五嶽悉如此法,則名山石室神仙之文,為子露出,神芝奇草自然而見也。   
子欲作金陽其印具燒文,子服印俱燒而吞之,忽然自與神通。服印之法,以墨書之,吞一印,隨為程,以印封符,其相成,子服符。常先食服之,符入當寒熱視益明,須臾之間,當有白衣玉童,或是書生,服正立子前,勿警也,須臾自消去矣。當存之三十日,子身自然輕舉,上士能騰入清虛,游宴上清,中士能舉形百丈,下士十丈。
  子服十八符,皆見印衣人也,是子誠篤,衛符玉童玉女見兆真形也。欲服符,先絕五葷血食房室,勿履污穢,百日乃幽居無人之室,勿與俗人誼譁共處,則其道成也。   
子服石景金陽符者,尤禁污慢惡行,當修身念道,齋靜精專為先,兆能修此道,可以升仙,與天真相友,得與衆仙交通,則訶召神靈,降致金丹芝草也,坐致行廚,龍車羽蓋,靈童玉女,天下衆精,皆來走使,無問不知,無求不得。   
天地別符可以辟兵萬里,天下賊人有謀之者反受其殃,有舉五兵向之者皆還自傷。亦可封,亦可燒服,亦可著竹杖中,以尺二筒,書符素長九寸,廣四寸,置符筒中,以繫臂,男左女右。祕之祕之,自非錄名太極玉簡之子,不得與相遇。得帶之者,浮遊四方,厭伏萬灾,世人佩之,享福延年,子孫繁昌,道士得之,飛行上清,有之者降福,修之者升虛也。
  子欲升入太微,當服無上靈符,則入太一元皇中矣。子欲朝禮天帝,上紫宮,當服太上靈符。
  子欲見太上道君,當服明堂符。   
子欲入五嶽,令其山大神及諸仙人皆來侍衛者,當各服其嶽符也。   
子欲入元關中,當服元先符,即見元先君矣。   
子欲服從仙官見百二十神者,當服萬神符,即見諸仙君矣。   
子欲降見太清九神人,當服天門符,即見太清君矣。   
子欲上天入淵,飛行八素,縱橫隱匿,唯意所之,當服太微天帝石景別符,則天地鬼神不拘留子也。

舉仙人之印 奉神靈之印 可以御輩之印
斗衡之印 元皇之印 萬神之印
天地神丹印 九皇之印 萬仙之印
可以入天門印 萬神不忤印 與仙同印
真人斗門之印 無敢問之印 馳入太清印
驅斗宮印 萬神避之印 受爵之印
元先之印 乘龍升仙印 發太清印
雲車之印 倉元皇之印 乘龍之印
陽光之印 斗君之印 天迎之印
天帝奉生印 乾門以開印 奉節之印
萬神夾已印 百獸失炁印 天使行威印
制萬神印 皆從已印 千二百形印
使持稱官印 使令之印 衆同別印
九迴君秩印 神章所下印 甚急之印
黃老之印 元先之印 可令却邪印
天火以行印 寒溫之印 冬夏自然印
洞靈太一奉上之印 八異以得之印 幸不逆仙印
元始萬神之印 萬方受之印 萬凶除之印
  太微天帝君曰:天門符者,上來第四是也。子若修服之者,先燒香於左右,玉童玉女各四十人,衛之有經之者,禮拜崇敬,盛以黃錦之蘊,勿令玉童玉女糾子之過也,可不勗哉。受此文者,用黃地錦四十尺,黃金七兩,臨授,師與弟子對齋七日,或四日,然後而盟告也。若帶此文及存服者,皆以金陽石景之大祝也。   
《金陽經》曰:每存服帶佩之時,叩齒三十六通,嚥液三十六過,臨目而微祝曰:   
太微天帝,紫宮靈尊,玄空太真,為帝之先,其道廣大,其化自然,真理潛通,流布無間,精入明堂,保胎益魂,朱山再開,奉迎靈元,左採日華,右掇月根,流火萬丈,金羅碧裙,腰帶天錄,首巾華冠,賜某登虛,飛行上清,乞願升仙,役使萬神,天靈地祇,莫敢不臣,萬向皆會,福德如山,瓊響遐振,惡魔滅煙。

  右太帝招魂符,以雞嗚時北向燒香吞之,以攝魂神者也。服符畢,微祝曰:
  太帝耀明,和攝魂庭,三魂七魄,鎮守故形,神安體全,得以長生,百疾消散,五藏康寧,使我飛仙,策駕雲軿,赤子扶胥,得氣之精,覆我紫蓋,導從草靈。畢叩齒三通,咽液三過。服符之後心中常當存祝此法,具百神,不相失之訣,祕而行之。   
按九華真妃曰:太微黃書本有八卷,真人昔於赤城山中,以《八籙交帶真文》授許遠遊,明君所有者是也。君所以未飛騰上清,驂駕雲龍,正由不睹覩石景八素之篇第,今以相授,都有十八符并經序,按而修之,策龍步玄,舉形階漸矣。可祕而寶之,太微石景之黃文,故非黃赤之小術,累相鑒誡矣。未蕩於胸心,君素行既彰,且玉體已標高運,味玄咀真,呼引景懼,凝靜六神,搜別八明,委順靈根,保鍊三度,養液和魂,假使衝風繁激,將不能伐我之正性也。絕諷勃藹,焉能迴己清淳邪。爾乃空中自吟,虛心待神,營攝百絕,棲澄至真,當使憂累靡干於玄宅,哀念莫擾於絳津也。淡泊眇觀,顧景共歡,於是至樂自鏗鉉聞於兩耳,雲傲虎彈乎空軒也。口挹香風,眼接三雲,帶佩金陽,制御羣凶,俯仰四運,自得成真,視眇所灌,皆已合神矣。夫真人之得真,每從是而獲耳,不真而強真,亦於此而顛蹷也。復使愆痾填籍,憂哀塞抱,經營常累,隱惜小道,和適羣聽,求心裕老,忽發哀音乎。永夕長悼死歿,以悲逝心,精慼神離,三魂隕氣,邪運空間,魄告魍魎,棄我虛陳,造遘百祟,何可握生道以奔於死房,已陶靈風,方踐死室,擲已吉象,投之凶穢乎?名聞高勝而故猶豫,屢覩明科而未釋疑。遂羅污上章,使臭晨隱書,四極擊鼓,三官尋矛,誓云何而忘太初焉。於是神虎奮爪,毒龍放牙,八方誠廣,曷處而逃身。告謝之後,方悟清遼之可羨,言者之不虛,且哀聲亂真,干作正炁,明君胡不常處福鄉,於此振衣而歸室乎?今以石景金陽文相付,行令盡覩八卷之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