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佛堂地圖

http://一貫道.taipei/

讓無極聖光,奌亮世間。

佛堂地圖需要道親們的參與。

一貫道心
讀好書
推薦閱讀
<p>無極真言正法</p>

<p>懿旨<br />
序<br />
定靜法傳靈有得.修持莫怠倍清神<br />
順氣周天除百病.恒而不怠壽綿延<br />
氣支管弱嗽難停.煉化龍涎潤露馨<br />
沖煞將教衰入運.真言持誦福星求<br />
智能停滯渾渾噩.最是可憐彼輩人<br />
無病健身恒不怠.延年益壽可堪期<br />
助力往生消解業.真言持誦有奇功<br />
小兒貴氣多磨苦.正法真言福慧生<br />
功德由來多份量.一分付出十分回<br />
福運攸關成敗事.移災避禍力呈祥<br />
一點靈心恒不滅.修持內性苦工夫<br />
人間底事為珍貴.功德長留可永恒<br />
註:本書由懿敕拱衡堂扶鸞著作 歡迎翻印 廣種福田<br />
  <br />
  懿 旨<br />
本堂副主席觀音菩薩登台<br />
聖示:無極懿旨頒賜本堂,無上殊榮,宜誠肅恭接。<br />
欽差大臣麻姑仙姑 降<br />
詩曰:洪慈眷顧母心縈。重任於今畀拱衡。<br />
   無極真言神秘法。大千世界沐恩宏。<br />
聖示:無極懿旨,神人俯伏。<br />
  欽奉<br />
無極天母至尊懿旨曰:<br />
母居無極,眷念原兒,日倚門閭而望眼欲穿。思爾靈兒沈墜苦海,戀棧紅塵色相,漫言返回無極,母子團圓,即是人身,亦已迭受夙世業障牽纏,冤孽紛擾,不得安寧。 娘實悲嘆縈念,不忍坐視靈兒掙扎於三塗五苦之中。今懿敕拱衡堂體 娘心意而設堂,勸化靈兒早悟正覺,勤修大道,以冀龍華會上大慶團圓。乃敕懿旨一道,准賜無極至寶真言秘法之簡易修持,可袪凡塵冤孽夙業之邪煞病殃及健身固元之鍊氣,題其顏曰:「無極真言正法」。命由濟公佛為主著仙師,勇筆王生奇謀為主著正鸞,每月逢三日著書,為期五個月完書。並為恤念懿敕拱衡堂推展道務之艱辛,經濟之缺乏,特准授權懿敕拱衡堂主席關卿,輕者立即決行, 娘本愛子心懷,可予賜准。願爾神人用命體娘慈意,書成之日,論功昇賞。懿旨勿忽,叩首謝恩。<br />
天運 戊辰 年 元 月 十三 日<br />
 <br />
南天文衡聖帝關降序<br />
  天母至尊無極老母之慈愛,充斥天上人間,凡塵鸞門之降訓中,時時可見慈母之盼望靈兒早歸,並迭以躬親往返天凡,不辭勞苦,以冀原靈受教而早修正覺,母恩廣佈無所不在也。若有人小受啟迪,致力修持向善,母心則喜慰,倍予加勉並准賜方便之恩澤。<br />
  今,豐原懿敕拱衡堂,奉 懿旨開著之「無極真言正法」,更是 老母為恐原靈浮沈紅塵,迭受五濁三苦,七情六欲等惡障所纏擾,而寶貴人身受襲,致不能健固靈(真)體(假)以修大道。乃准將無極之真言秘法降賜人間。憶無極正法中,有簡易修持,對人身之健壯,靈修根元之深固,大有助益。仙家亦珍如至寶,時時操練也。<br />
  本書之降著倍顯母心之愛子,頒賜懿旨准有賞例,可謂前所未有,母之洪慈表露無遺,至此,無以復加矣!甚願世人,得此千載難逢機緣宜把握,鼎力襄贊使是書流通廣佈,則母心喜慰,亦世人之幸。值著書之初,吾榮幸數語以為序。<br />
南天文衡聖帝 關序於懿敕拱衡堂<br />
天運 戊辰 年 元 月 廿三 日<br />
 <br />
定靜法傳靈有得.修持莫怠倍清神<br />
濟佛 降戊辰年二月初三日<br />
詩曰:手搖破扇入鸞堂。足踏芒鞋步履揚。<br />
   貌似不羈心慎重。真言正法澤流長。<br />
聖示:哈!哈!吾濟顛恭承 皇母懿旨,藉懿敕拱衡堂開著無極至寶之「無極真言正法」。勇筆何在?還不上前答話。<br />
勇筆:恭迎師尊佛駕。師尊甚逍遙啊?<br />
師尊:逍遙我本來。難道不應該?<br />
勇筆:師尊遊戲人間,點釋禪機,誰人不曉,誰人不敬?未知師尊有何開示?<br />
師尊:開著「無極真言正法」,乃 皇母慈悲,傳渡原兒無極至寶之真言秘法簡易修持。並為借重爾乃「通天靈筆」,道根深重,作現身說法之示範。故吾佛所著每篇,你均須先作習練示範,以備將來道務大展之際應用。<br />
勇筆:感謝 皇母慈恩及 師尊開示,弟子定當全力以赴。恭請 師尊開述。<br />
師尊:雙掌微翻作托天,兩足分立要彎膝。口中唸:凝意收心神氣歛,萬魔不入唯一志,急急如律令。持續一刻鐘。<br />
勇筆:(照作)…。師尊啊!您這是開玩笑,又不是當兵罰半蹲。<br />
師尊:哈!哈!這是給你個警告,要專心一志,別又心神放蕩了。<br />
勇筆:師尊明鑒。弟子如今可是戰戰兢兢的才會上當,若是以前,弟子可不會上這洋當的,您說是不是?<br />
師尊:好了,吾佛先傳「定心靜法」,你且專心記住,照吾佛形態而作。<br />
迷蒙由映像,(眼微閉,頭微仰)<br />
萬象唯一心,(雙手合十護胸)<br />
塵寰且自在,(身往下沈作靜坐準備)<br />
歛氣丹田深。(完成靜坐形態)<br />
靜坐一刻未見定靜,加持真言曰:<br />
無上無相,執著我心,天神地祇,<br />
永護我身,歛神持志,進入太清。<br />
勇筆:請教師尊,這種「定靜心法」,有何作用,須如何實行?<br />
師尊:作用乃在紊亂中求得寧靜,這個定靜心法不似別的靜坐般,須有護法或者特定地點,隨時隨地,只要你覺得心靈紊亂,就地可以實行,久持時日,可助靈心定靜,可少邪煞入侵,妙用無窮;而加持真言亦可定靜之前默誦三遍。好了,本篇就此結束,吾佛下次驗收。<br />
 <br />
順氣周天除百病.恒而不怠壽綿延<br />
濟佛 降戊辰年二月十三日<br />
詩曰:子時靈氣助人身。吐納運行莫畏辛。<br />
   去穢昇清怡且樂。謂和三寶可存真。<br />
聖示:吾佛今日臨堂已見勇筆習練「定靜心法」頗有幾分火候,故不驗收。且再著述:順氣心法。勇筆準備好示範。立姿,深吸徐吐餘氣三分,反覆三次。再行盤坐,雙手交叉掌抵足心湧泉穴。一刻鐘後,掌心輕揉湧泉穴,亦一刻鐘,之後連吐三氣,再行深吸一氣。最後吸氣約十秒鐘即可,此為順氣之法。但切記若於子時習練,效果最佳。<br />
勇筆:請問師尊。是先立姿再行盤坐,而不能完全盤坐有無關係?掌抵足心,再輕揉湧泉是各一刻鐘,合計半小時?另外深吸徐吐餘氣三分如何拿捏得準?又為何是子時最佳?請開示。<br />
師尊:哈!哈!好個連珠炮,勇筆啊!你這可是無極急氣法?剛好相得益彰。<br />
勇筆:師尊恕罪,弟子性急了點,是以不明之處,均一股腦兒的發問,祈開示。<br />
師尊:你是性急了一點,吾佛明白。是要先作立姿的動作,再盤坐,沒辦法完全盤坐也沒關係;全部過程是半小時沒錯。而餘氣三分就要靠自己口中感覺,當然不一定有標準,主要在須有口中餘氣。而子時乃天地小周天之始,靈氣最旺,若能於此時練習可吸取天地靈氣之助。<br />
勇筆:多謝師尊開示,弟子明白。<br />
師尊:哈!哈!吾佛去也。你且多用心,免得白費吾佛一番唇舌之解釋。<br />
勇筆:弟子遵命。恭送師尊。<br />
 <br />
沖煞將教衰入運.真言持誦福星求<br />
濟佛 降戊辰年三月初三日<br />
詩曰:月日時辰煞有沖。年頭起運厄年終。<br />
   真言持誦驅妖魅。保你平安福日隆。<br />
聖示:阿彌陀佛!老衲來矣!<br />
勇筆:恭迎師尊。<br />
師尊:哈!哈!免禮。汝咳嗽如何?老衲所傳妙法效用如何?<br />
勇筆:弟子凡體凡心,並因開堂之初,諸事待辦,間有善信大德臨堂。是以故,尚無進展,奈之何如!<br />
師尊:汝也客氣,無極金鸞,豈是凡體凡心?為道操勞,老衲深知,無妨,老衲身上處處有仙丹,要不要來一粒。<br />
勇筆:(伸舌頭、扮鬼臉)弟子看過電影了,師尊的身上仙丹,就是身垢加上唾液,敬謝不敏。還是師尊手上的「破骨扇」來兩下,弟子就感恩不盡了。<br />
師尊:哈哈哈!老衲身上仙丹別人求都求不到,你竟然拒絕?不過你倒識貨,這把破扇敲你兩下,什麼妖魔鬼怪,病災禍星、陰煞祟精都跑光了。好,老衲就敲你個不識抬舉。(這罷就真敲下去)<br />
勇筆:弟子是賤骨頭,越打越輕鬆,這下可是百病淨光,快樂似神仙了。師尊:廢話不說了。今日老衲有一道符錄及五句真言傳述,如果能心誠意正,並普發善愿而行,則凡有犯煞受祟,可輕易解除。你仔細聽好:<br />
明明天與地,宇宙本宏寬,<br />
恩怨由心結,牽纏不得完,功德送你行,律敕!符。<br />
勇筆:請問師尊,您說的這五句真言,其用意是要讓煞祟了悟,而其中末後一句功德送你行,律敕!符。請開示。<br />
師尊:大凡人生總有時日月與本命相沖的時候,所謂沖,也就是那些陰濁惡氣的凝精,藉著天運循環,而找尋生人本命最弱的時刻干擾,也有藉著物事干擾,如土煞即是。而沖犯連帶就影響到人體的健康,或與天運正常契合的時機,就會行入衰厄之運。諸此不一而定,真言默誦,也是啟悟他們能夠明悟天地寬廣不要任意結怨,冤冤牽纏何時了,何不由受沖犯之人造些功德,使其帶福離去,律敕!是用符語,助符靈威,藉此讓沖犯遠離。若單純用符力迫使他們,則彼此造怨更深,加上功德,也就是祥和圓滿解決了。所以,符是動力,功德是助力,缺一難得圓滿和諧。<br />
勇筆:經師尊這一解說,這張符弟子又得多準備了,免得到時又供不應求。<br />
 <br />
智能停滯渾渾噩.最是可憐彼輩人<br />
濟佛 降戊辰年三月十三日<br />
詩曰:智慧無開易入迷。渾渾噩噩感悽悽。<br />
   何須怨嘆勤持咒。妙法真言助爾儕。<br />
聖示:吟罷詩詞踏入堂,吾老衲,哈!哈!咦?勇筆何事愁眉不展!<br />
勇筆:恭迎師尊,弟子一臉苦相,掃了師尊清興,但是心結難開,師尊原諒。<br />
師尊:說來聽聽,老衲見多識廣給建議。<br />
勇筆:弟子覺得,道務不展,拱衡道脈無以推行,因為,無書可送。<br />
師尊:你不是每月一期刊,還有一本貴堂主席的靈應錄嗎?看你還送出不少。<br />
勇筆:期刊與「拔度化冤可救苦」是送出不少,但僅單行本,弟子憂心的就是這點,總不能直翻版。<br />
師尊:現在不是正著作兩部嗎?<br />
勇筆:是啊!可是照進度算,至少也要等到十月才有新書可送,這麼一來,道務普化不是就要停滯,不能大力推動了。<br />
師尊:哦!你是嫌老衲進度太慢了!如果太快,你的經費又要從那裏來?<br />
勇筆:所以,快慢不得,弟子才憂心啊!不過,只要能提前進度,弟子可以先出版,初版限於經費,不過可以再版。<br />
師尊:那好,只要你不怕經費拮据,老衲就趕進度了。現在,老衲傳述「增智慧」真言正法。人之智慧高低,大都受縳於夙世慧根,福慧薄,不止運多波折,且靈智亦差。而人統開於「寅」,故每於寅時,或半對之申時,以陰陽水服之,然後持誦真言:<br />
智珠藏胸壑,黯然不得現,我今誦真言,祈賜開靈絡;<br />
眼見是真,耳聞是實,思理分明,<br />
入我腦海,慧朗神清;<br />
普以赤誠心,啟度玲瓏心。<br />
照法持誦,每日不輟,三月有應。<br />
勇筆:請問師尊,何謂陰陽水?<br />
師尊:就是熱開水與冷開水的混合。<br />
勇筆:多謝師尊開示。是否再繼續著書?<br />
師尊:你可真性急,稍待,再續著。<br />
 <br />
無病健身恒不怠.延年益壽可堪期<br />
濟佛 降戊辰年三月十三日<br />
詩曰:未雨綢繆免後憂。漫言勇壯似頭牛。<br />
   病床好漢如熊狗。老衲諄諄勸爾儔。<br />
聖示:勇筆啊!老衲累了,還不倒杯水?<br />
勇筆:師尊常年遊戲人間,怎麼會累?莫非開弟子玩笑。我們還是趕著書吧!<br />
師尊:嗨!嗨!勇筆啊!你可真沒良心哪!老衲一進門來,你就擺著一張苦瓜似的臉,連催著要著書,一篇作完又趕著下一篇,老衲允了你,累了卻討不到一杯水來喝?你這是部門子尊師重道?  <br />
勇筆:師尊恕罪!弟子有奉茶啊!每臨著書前,弟子均另備茶果,更何況師尊聖體,豈會勞累,是以弟子以為開玩笑?<br />
師尊:哼!你以為老衲是鋼筋鐵骨,不會累,又不是你<br />
這隻金鸞會飛不走路。<br />
勇筆:嘻!嘻!師尊本來就是銅澆鐵灌的大羅漢嘛!弟子禽類,那敢相比?<br />
師尊:哈!哈!倒也是,老衲真跟你計較起來,異日還要請你多提攜一下,朝遊東海,暮宿西嶽,也免苦了兩條老腿。好了,不廢話,老衲藉題發揮,在正題之前,相關的打些諢科,也比較容易引起閱者的興趣及注意。老衲都喊累,而世人竟日為名利奔波更會累,也有緣子為道務奔波,凡體更會累。所以,今日特別要傳授健身法。<br />
勇筆:弟子說嘛!師尊怎會累,原來是要來個驚人的開頭,那就恭請師尊開示。<br />
師尊:人吃五穀雜糧,生老病死苦在所難免。有時候看起來是很健壯,但是沒多久時間,就百病沓至,衰朽不堪了。因而在平素尚稱健康的時候,就應該特別注意健康,因為,健康才有精神去注意它的變化,否則,等到病魔侵擾時,你就必須付出全部精力去對抗它了。現在老衲就開始傳述,健身法。時間最好在早晨六點,室外,晚間十點室內。<br />
勇筆:師尊所示時間,有無特殊意義?<br />
師尊:有。早晨六點左右,是天地間最清淨的時候,而室外更有清新的空氣,有助人體。晚間十點,正是正常作息,萬籟欲寂的時候,但卻是寒露亦降,所以在室內。不論室內與室外,步驟相同;深吸一口氣,五秒鐘,吐氣,反覆動作三次。雙手平抬,五指箕開,十指慢慢曲收至握拳,再雙拳互抵於頸後。再深吸一口氣,不吐氣,雙腳作原地快跑,約略一分鐘;吐氣,再深吸一口氣,雙腳再作原地慢跑,約略一分鐘;然後再吐出廢氣。最後,重覆最先前的三次深吸氣,吐氣,全部過程完成。<br />
勇筆:請問師尊,這個益處在那裏?<br />
師尊:這是一種藉著運動,以及吸取清新的空氣,來為體內各部器官作洗滌的健身法。如果平素能夠持恒而練,必然可以使百病不能侵擾,而健壯凡體。<br />
 <br />
助力往生消解業.真言持誦有奇功<br />
濟佛 降戊辰年三月廿三日<br />
詩曰:百載光陰轉眼過。無常一到奈如何。<br />
  &nbsp;且記真言持誦力。轉業輪迴免苦磨。<br />
聖示:老衲眼見人生最苦者,莫如生離死別也,而死別尤甚於生離。只見一片白色,強遏聲調不敢嚎啕的飲泣,最是傷人心神,聞者莫不為之心酸也。<br />
勇筆:確實悽慘,但是人生定數,筵開百桌,亦有人散之時,如之奈何?<br />
師尊:雖然難免;但人生是一種過程,人死並不代表終結,尚有另一個空間等待著你,善惡的定讞,並不是蓋棺論定。<br />
勇筆:是的。師尊是否有所開示對世人的啟悟,給予醍醐灌頂?<br />
師尊:老衲常見世人,眼見親人之將亡,而無能為力,心甚惻然。雖然凡體之壽元,非人力可回,一旦氣斷,回生無望本為必然。但人之悲非止於此,天人永隔之際,尚有為亡者擔憂往生何方?善者升天堂,惡者墜地府。幽幽深獄,其苦難名,亦為生者悲傷之因素也。<br />
勇筆:師尊之意,要如何助亡者解脫地獄之苦,可升天堂。<br />
師尊:人之生,本乃受業所磨,再受後天情欲所牽,業上加業,此業力束縳靈體不能升天,而直墜幽幽地府。除非在生一則消業,再則修善功德,靈體始免受業力牽纏,但能有如此了悟者少,偏多造罪。另有者,造業過重,或冤業牽纏激烈,至臨終時,凡體受創過深,不能安祥而去,垂死掙扎,倍令人不忍睹。老衲所欲傳述者,即乃:脫業除罪轉移真言。在人之將死之際,凡有不能安祥而去,或是助其一臂之力,往生天堂及福地,此真言之力闕偉也。<br />
勇筆:真有這麼好?那真是師尊慈悲,從此地府門可羅雀,而天堂路上可熱鬧。<br />
師尊:你且慢高興,當然不是這麼容易,老衲先傳述真言再作解釋:<br />
業從何處生?乃由智慧起。智開行激烈,慧現巧心多。<br />
業從何處滅?亦由智慧消。智開明道理,慧現悟覺明。<br />
於今凡體敗,一縷靈性明。重新作排解,脫業莫牽纏。<br />
勇筆:師尊之意,是以此真言解業,助將亡者往生天堂?<br />
師尊:助解業是不錯。這個真言,如果能夠有許多個平素精修善德的人,在其身前持誦,愿力更大;將可使業力暫緩牽纏,而安然歸空。不過,這個真言卻只是暫時轉移業力的牽纏而已。如果在身邊的陽人,能夠為他發個善愿,如助道功德,救濟功德,放生功德,建廟印書功德等,那麼將完全解除將亡者的業債,而安然歸升天堂。因為,真言的力量可以迫使業力離身,再加上助誦真言者的功德將完全解除。可是發愿者切宜注意,代發善愿若無實踐則他人的業債反將纏身。<br />
 <br />
小兒貴氣多磨苦.正法真言福慧生<br />
濟佛 降戊辰年三月廿三日<br />
詩曰:小兒貴氣幼多磨。父母憂心又奈何。<br />
   安鎮元辰無外擾。他年成器定無訛。<br />
聖示:曾有世之為人父母者,嘗覺小兒難撫養,或有夜啼不止,晝夜顛倒,多病不健等等皆是。動則求諸相士是何因。不外為:沖土然,犯本命,剋刑關等。實則未全是也。<br />
勇筆:然則師尊認為如何?小兒難養,比比皆是。而天下父母心,幼兒可謂寶,傷在兒身,疼在娘心,如有法可治,可是功德無量而為恩波廣澤之舉矣!<br />
師尊:不用調文。老衲既有如是言,當有如是法。不過,仍須闡明其中原由,以啟悟世人。<br />
勇筆:尚請師尊開示。<br />
師尊:小兒之難養,前述原因,當亦有關。但另有一種,世人均少發現,乃此小兒之先天本命,本貴氣;乃由其前世帶功德成福慧而轉世。或因討債而轉世來成骨肉緣。如此,幼兒時期均多劫難,前者乃先完劫難,及長則福運風順。討債者,則拖磨父母,以完業債。若是如此情形,不加細察,誤以剋刑關,犯本命之法而治之,不但無效益,反多損害小兒之貴命也。<br />
勇筆:然則如何分別小兒乃貴命,或犯本命,及剋刑關等。<br />
師尊:若以仙佛聖示當無差錯,人間相士,亦有精研命理,由後天命再加神通,亦有可斷小兒先後天命者。唯須慎重者,切莫亂信江湖術言,免招損財之災,婦女輩,尤以慎防之。<br />
勇筆:既如此,尚請師尊開示,自己來,如何幫助貴命小孩之法。<br />
師尊:可以。不論小兒之難撫養,或夜啼不止,或晝夜顛倒,或多病不壯等,只要未至危急狀況,可準備一面小圓鏡,上書其本命生辰及姓名,再加上以下四句真言:<br />
底事驚擾,凡塵渺小,百難呈祥。元辰燦耀。<br />
勇筆:這樣可以了。<br />
師尊:不,於子時將鏡放置於其睡床下,七日取出,將此鏡埋土三尺下,則大功告成。<br />
勇筆:其意何在?此乃「瑤池正法」藏神,則可使其神華免受外來干擾,而安然渡此幼兒時期。唯行此法尚宜查出此兒本命五行之所忌,而注意慎防,蓋五行關乃天地造化之妙,較難免除也。<br />
師尊:這,師尊可是給弟子找差事幹了,弟子可會忙不過來啊!<br />
勇筆:此話怎說?<br />
勇筆:要查人之本命五行所忌,非仙佛難辦,那麼本堂善信將紛紛呈上稟單叩查,弟子可得受了。<br />
師尊:這樣你才是功德無量啊!<br />
勇筆:功德無量倒不敢當,弟子有得瞧,師尊啊!您可得多幫忙。<br />
師尊:哈!哈!那你就多呼請老納了,最好來幾瓶上等女兒紅,老衲不請自來。去也!去!<br />
勇筆:弟子恭送師尊。<br />
 <br />
功德由來多份量.一分付出十分回<br />
濟佛 降戊辰年四月初三日<br />
詩曰:酒蟲作怪我來臨。口腹偏饞禍患深。<br />
   勸爾修持緣子輩。莫輕嚐試悔於今。<br />
聖示:哈!哈!勇筆,你果然當真為老衲準備如許好酒?<br />
勇筆:師尊笑納,今日正好有善信為本堂所列位之「昊天紫綬靈修位」靈修士呈供,準備幾瓶好酒敬祀,弟子不善飲,只好借花獻佛,轉敬師尊了。 <br />
師尊:哈……。好個借花獻佛,老衲生受了。不過,這也只是世俗訛傳,所謂:酒肉穿腸過,佛在心頭坐。這是那個渾球講的話,酒肉一入喉,罪過已生,那來的穿腸過。不過,佛在心頭坐,倒是至理名言,此乃普勸世人,心頭須靈明,敬天地神佛之存在,猶如時時在心頭也。老衲在世遊戲風塵之舉,當時佛門高僧俱已指斥老衲為佛門敗類,焉可以:酒肉穿腸過,佛在心頭坐。之語來推卸,是以故,普勸修子們,酒為亂性之源,肉為殺業之始,切莫輕易嚐試,徒造罪業。<br />
勇筆:師尊感嘆,誠為至理,只不過著書怎麼辦?<br />
師尊:勇筆啊!你當初怎不去從商,倒是把好手-三句不離本行。<br />
勇筆:師尊恕罪,弟子肩上扛著「拱衡道脈」,這重擔,幾乎壓垮了弟子,不時時以此自勵自惕,弟子怕手軟腳浮的扛它不住。<br />
師尊:玩笑話!老衲不是故意尋你開心。反而,佩服你,在這種情景下,你獨自一個人把「拱衡道脈」發揚得很好。老衲倒是可惜了那兩位你一再求貴堂主席所派下的副堂主,大好良機,扶助「拱衡道脈」興盛的現成功勛,不能好好把握。<br />
勇筆:那是弟子才德未備,未足服人,這是弟子的錯。<br />
師尊:別沮喪,道脈之將興,自有賢才輔助,你且拭目以待。好了,你說著書怎辦?老衲今夜有感而發,乃是要傳述:解殺業。<br />
勇筆:解殺業?這倒是,殺業牽纏最為可怕!不過,解殺業,弟子也可以教別人,只要發個清口愿不是可以有助解殺業嗎?<br />
師尊:哦!那倒也是。老衲卻要請教一下,如果他不能清口呢?而這種清口愿,如果沒有相當大的決心,豈是容易作到?<br />
勇筆:師尊的意思是不須清口而可解殺業,那可是肉食者的福音。<br />
師尊:先別高興。實行起來也不是那麼簡單。首先,必須擇一天赦吉日,再備置香案,持誦如下真言:<br />
天生萬物養黎民,靈有高低,殺業怨生瞋。<br />
你既輪迴劫,我助往生辰。<br />
千刀萬割,劫難重重,假體為用,<br />
護法隨從,真言持誦,爾我相容。<br />
三十六天,七十二地,正氣所鐘,<br />
騰騰殺業,何時可無蹤,願祝從此化成龍。<br />
天赦日,置香案,持誦真言萬遍,願解殺業冤。<br />
就是這樣大功告成。<br />
勇筆:(咋舌)老天!這可是真難啊!一天萬遍真言,行嗎?<br />
師尊:你何不試試?殺業牽纏誠可怕,不解冤,你就受苦果了。<br />
勇筆:有沒有更簡單的?<br />
師尊:有。天赦日,置香案,發放生愿,亦可解殺業牽纏。<br />
勇筆:放生愿如何發?<br />
師尊:那要看殺業多重,也要看誠心的程度。殺業重,放生愿就要大,殺業不重,當然可以小。<br />
 <br />
福運攸關成敗事.移災避禍力呈祥<br />
濟佛 降戊辰年四月初三日<br />
詩曰:人生乖舛苦磨深。波折重重禍患侵。<br />
   求福雖無天定律。還須自己善存心。<br />
聖示:悲哉!老納遊戲人間之際,常見頗多世人受苦磨所累,或事業不順,或家庭不和,或多病災禍,如此人間,形容謂之苦海,實不為過也。<br />
勇筆:師尊感慨斯言,諒必有以啟示世人,避免此等苦海人生。<br />
師尊:有。唯修也。<br />
勇筆:修道?修善?修功德?奈何世人均多不修。俗俚<br />
之語:老不修!可見世人對「修」之一字,其中含意,頗不明白,及勸修之困難。師尊慈悲,天心至仁,想必除修之外,尚有明路可循。<br />
師尊:你好像很慈悲,一付悲天憫人的心懷!<br />
勇筆:不敢當。弟子只是盡一個聖門弟子,獻身辦道者的立場,懇求師尊為天下蒼生開示。<br />
師尊:很好。有此話,足見你道根之深重,為天下蒼生請命,本是獻身辦道者所應具備的胸襟。今日老衲也正是要傳述一則:求福真言及正法。<br />
勇筆:求福!對了,人生是因果輪迴報的場所,福,卻是可以避重就輕的扭轉果報定律。只是,這個福,怎麼求?<br />
師尊:很簡單,準備一個七寸高紙人,形狀以童男或童女。<br />
勇筆:是童男或童女的狀況,要如何分別?<br />
師尊:男者求福以童男,女者求福以童女。上書生辰日月於正面,背面則書三字:開天罡。然後供奉於神桌上,或自設香案俱可。早辰時,晚亥時,虔誠持誦以下真言各百遍:<br />
天地玄冥,穢氣充盈,何者為濁,何者為清。<br />
元辰本命,隨運而行,運衰暗晦,福旺光明。<br />
契引轉力,壯我機緣,無怨歛恨,法雨三千。<br />
以上這十二句真言早晚持誦百遍,持恒不輟,五十日後,將紙人望東而焚化,必得感應錫福。當然,最好在這期間行功立德,則感應愈速愈大。因為真言正法得到功德的助力,將更發揮極大力量。<br />
勇筆:請問師尊,行持本則真言正法,有什麼特殊條件沒有?比如說是否可代別人求?以及有沒有特定什麼人才可求?<br />
師尊:有。求福必須自己求,所謂自求多福是也。而什麼都可以求,不過有個原則,求福,不能因為造下滔天大罪才要來求,另外求福得到感應以後,就要從此眾善奉行,如再造罪業,果報就更嚴重了。<br />
勇筆:感謝師尊開示。<br />
 <br />
一點靈心恒不滅.修持內性苦工夫<br />
濟佛 降戊辰年四月十三日<br />
詩曰:修持內性必持恒。一點靈心信可憑。<br />
   日久工夫勤累積。假體收圓玉府登。<br />
聖示:老衲日遊八荒四海,迭見道門修子之苦行修持,甚為感動。但亦因而頗為感慨,一味苦修,似欲練心志,苦筋骨,磨體膚,但竟未能得全功。修子不知癥結何在,甚而退志者,不在少數,殊為可惜也。<br />
勇筆:師尊所言甚是。弟子開辦聖事十幾廿年來,與道門同修日有晤談,言語間,頗多針對此點,有所不能釋懷。今日師尊提起,正好請教,敬請開示。<br />
師尊:老衲所謂俗世修子之內性修持,乃因在突破難關之際,產生許多困擾,故就針此闡述。一般修持,應重內果外功,而當今道脈蓬勃發展,助道緣子之行功立德均有德業可觀之現象,故無須贅言。但在重於內性方面修持之道門修子,最常見之現象有三。<br />
勇筆:尚請師尊一一詳述開示。<br />
師尊:其一,日常行為之修養。此本為基礎,行不正,心必邪,心有所偏矣!一般修子均多疏忽。<br />
勇筆:是也,是也。日常間,最易看出個人修持之深淺。因為,平常無特殊場合之警惕,一些不良嗜好及習慣,常在無意間流露。<br />
師尊:其二,道理之研悟。頗多修子對於此點甚難突破,其關鍵乃在靈慧之心未開,是故有所執,而不能登更上一層之境界。<br />
勇筆:道理之研悟!乃攸關於個人學識之深淺,這是無可厚非啊!<br />
師尊:非也!學識之深淺,及對文句之體認,有所關連而已,而「理」之析解,絕非學識可左右。你不見有許多白丁之文盲,雖不識文字,但對道理之了悟,卻是非常徹底,嘗有精闢之立論,如此豈是學識為關鍵耶?<br />
勇筆:師尊說得是。其三呢?<br />
師尊:其三,欲望的控制。這是內性修持的最大,也是最重的一道考關,突破此關,道程順坦。<br />
勇筆:常見的「天人交戰」這一句成語,是否就是這一關的寫照?<br />
師尊:說得好。欲望,不止於俗世的名利愛恨及恩怨情仇。相反的避開這些,進入道門,在道程的欲望,更是可怕。<br />
勇筆:有這種事?師尊的意思是指不包括人間欲望,難道是指修道過程渴望得到某種快速捷徑,或者是高人一等的境界?<br />
師尊:好靈慧!就是這種欲望。常見道門修子,到處去尋求一些神通,反而走火入魔,招陰纏煞,弄得道門中人反似凶神惡煞,世俗之人目之為瘋子了。<br />
勇筆:神通!神通!有什麼好處呢?未入其境,不知其苦。眼通,連陰魂冤鬼都看得見,你不是要擔驚受怕嗎?耳通,就像抓隻百靈鳥在耳邊,吱吱喳喳吵個不停,又好什麼好?宿命、他心,雖然較有助益,卻非易事,也多困擾,知道了別人困難,幫是不幫呢?幫!作得到嗎?又從何幫起呢?不幫!於心難安。而神足,漏盡兩神通,卻是神仙境界,想都別想了。唉!道欲可怕啊!<br />
師尊:六大神通,眼耳兩通是基礎工夫,也容易招陰纏煞,益處不多。修子不明其理,以為有助道程,實則反多道考。因而,道欲之控制,最為重要了。<br />
勇筆:這是「聖」,那麼「凡」的欲望,對內性修持的阻礙呢?<br />
師尊:凡心。內性的修持,較偏向於「出世」的修法。所以,凡心必須斷,當然,不用到斷絕的地步,只是不要神牽魂縈就好。<br />
勇筆:師尊加上後面這句話,也才合人情。國法不外人情,修道總也該有人情。斷,是指不要受其牽累道程,不是要斷絕,否則就有點沒有「人」味了。<br />
師尊:少俏皮話。這是如今「大道」普降凡塵人間,否則,你想修道,還真是要有點沒「人」味才成呢?<br />
勇筆:這就是,「時代變遷法亦遷」的明證啊!哦!對了,師尊這一番開示下來,倒險些忘了,該怎樣來幫助內性修持,突破這些難關,再深進另一層境界呢?<br />
師尊:老衲這一篇所要傳述的,就是簡易的修持內性。當然,也就是真言加上正法,持恒而不怠,就可以發覺到,你的靈性倍加光明,內果更深一層。<br />
勇筆:那還請師尊詳述開示。<br />
師尊:首先傳述真言如下:<br />
三昧真火,煉恨化怨,五神內歛,<br />
順氣脈胳,泥丸胎神,穩固華蓋,<br />
東方甲乙木,南方丙丁火,西方庚辛金,<br />
北方壬癸水,中方戊己土,五行齊運化,去蕪永存菁。<br />
日精月華,啟我靈修,天地群英,助我靈慧。<br />
苦海凡塵愛欲貪嗔,<br />
萬穢氛散,不復沈淪,陰魔祟弄,慧眼開明,<br />
執欲著相,慧心請萌,道德新篇,永佈新聲,<br />
請鑒赤誠,護法蒼生,氣曜太清。<br />
這些真言謹記持誦,每日卯辰之交及戌亥之交,勤為持誦,恒而不怠,有潛移默化之功,內性耀然光彩,可破難關,順進道程。<br />
勇筆:有期限嗎?<br />
師尊:沒有,愈勤愈進愈深。</p>

<p>人間底事為珍貴.功德長留可永恒<br />
濟佛 降戊辰年四月廿三日<br />
詩曰:天母慈悲賜著書。真言正法信無虛。<br />
   渡迷救苦仙家願。寄望黎民復性初。<br />
聖示:勇筆啊!你為何事沈思?<br />
勇筆:請教師尊,弟子發覺到本書中每一篇傳述的真言正法,幾乎都要加上造功德,那這些真言正法本身並不能單獨發生效益囉?<br />
師尊:笨哦!功德人人會造,可是效果呢?卻未必人人一樣。這就如你本來就缺些什麼東西,比如說冤欠,你欠人多少,就要還多少,問題是你不知道欠誰。又如某一個東西有缺陷,或者未能完成,所缺少的那樣東西必須將它找出來,就可以施工加以完成。這個施工,也就是真言正法的功用了。你有所虧欠,要將它彌平,就比如有凹進去的地方,如果沒有東西,能夠填平它嗎?真言正法是動力,而功德就是材料,這樣才能完成一件物品。<br />
勇筆:原來如此。那麼有功德,不必再加上真言正法也可以了?<br />
師尊:當然是如此,可是造功德首先要去「道場」造立,真言正法就是免除這道手續。另外,真言正法的真正效益在於本身就有力量,之所以要加上功德,那是求圓滿,求力量發揮到極至。當然也有不造功德而求感應,可是,為了普化道務之所需,以助道功德求得更大感應,更快。<br />
勇筆:師尊是指,不要造立功德,以正法加持誦真言,仍得感應?<br />
師尊:當然。<br />
勇筆:那如果先求感應,再造立功德方式呢?<br />
師尊:求真言正法先感應,這也可以,這就是預支。那麼,等你得到感應,要還愿時,就會比你先行造立功德要重多了。<br />
勇筆:是要加利息?<br />
師尊:不能說利息。因為你求感應得到感應,那本來不是你的,所以你必須有「德」以回報,當然也就該回報,且應較大於施。而這個德,當然可以不必局限於造立功德,善德、仁德俱可。以德作回報 上天仙佛的感應;因為這個感應的結果,可能是從別人處轉移過來,你須多付一個補償的代價。比如說,你求子、求壽或求福,可是你子息斷,福壽已盡,那麼就必須從那些造孽削福壽斷子息者轉移過來給你,無形中與那人結成一個怨因,當然,這不是你蓄意所造,可以不負冤怨債,可是這卻是個起因,就會影響到累世的福命。所以,老衲才要有所求真言正法感應者,先修立功德;因為你先立下善功德,就可以仁善之德,上格 天心作轉移,不必刻意強求,這也是先後修立功德之利弊所在。<br />
勇筆:就好像你沒出一樣東西,而與人合夥創事業,成功了,那些出財物的人一定要分較多比率的道理一樣囉!<br />
師尊:也差不多這意思了。<br />
勇筆:感謝師尊開示。<br />
師尊:吁!好了,總算解釋明白。對了,你要求提早完書,貴堂關主席所訂繳書日期已近,這一篇就算完結篇。你好自為之,老衲爾後有暇,再來看你。<br />
勇筆:感謝師尊關愛,更敬謝師尊成全,弟子深沐佛恩,只是聚短別長,但願師尊常駐錫佛駕,弟子也好盡一番心意。<br />
師尊:咦!你以前乾乾脆脆,怎麼現在婆婆媽媽了,無極蟠桃園見。</p>

修煉經訣 無極真言正法

建立日期 2014-02-05 09:59:53

無極真言正法

懿旨

定靜法傳靈有得.修持莫怠倍清神
順氣周天除百病.恒而不怠壽綿延
氣支管弱嗽難停.煉化龍涎潤露馨
沖煞將教衰入運.真言持誦福星求
智能停滯渾渾噩.最是可憐彼輩人
無病健身恒不怠.延年益壽可堪期
助力往生消解業.真言持誦有奇功
小兒貴氣多磨苦.正法真言福慧生
功德由來多份量.一分付出十分回
福運攸關成敗事.移災避禍力呈祥
一點靈心恒不滅.修持內性苦工夫
人間底事為珍貴.功德長留可永恒
註:本書由懿敕拱衡堂扶鸞著作 歡迎翻印 廣種福田
  
  懿 旨
本堂副主席觀音菩薩登台
聖示:無極懿旨頒賜本堂,無上殊榮,宜誠肅恭接。
欽差大臣麻姑仙姑 降
詩曰:洪慈眷顧母心縈。重任於今畀拱衡。
   無極真言神秘法。大千世界沐恩宏。
聖示:無極懿旨,神人俯伏。
  欽奉
無極天母至尊懿旨曰:
母居無極,眷念原兒,日倚門閭而望眼欲穿。思爾靈兒沈墜苦海,戀棧紅塵色相,漫言返回無極,母子團圓,即是人身,亦已迭受夙世業障牽纏,冤孽紛擾,不得安寧。 娘實悲嘆縈念,不忍坐視靈兒掙扎於三塗五苦之中。今懿敕拱衡堂體 娘心意而設堂,勸化靈兒早悟正覺,勤修大道,以冀龍華會上大慶團圓。乃敕懿旨一道,准賜無極至寶真言秘法之簡易修持,可袪凡塵冤孽夙業之邪煞病殃及健身固元之鍊氣,題其顏曰:「無極真言正法」。命由濟公佛為主著仙師,勇筆王生奇謀為主著正鸞,每月逢三日著書,為期五個月完書。並為恤念懿敕拱衡堂推展道務之艱辛,經濟之缺乏,特准授權懿敕拱衡堂主席關卿,輕者立即決行, 娘本愛子心懷,可予賜准。願爾神人用命體娘慈意,書成之日,論功昇賞。懿旨勿忽,叩首謝恩。
天運 戊辰 年 元 月 十三 日
 
南天文衡聖帝關降序
  天母至尊無極老母之慈愛,充斥天上人間,凡塵鸞門之降訓中,時時可見慈母之盼望靈兒早歸,並迭以躬親往返天凡,不辭勞苦,以冀原靈受教而早修正覺,母恩廣佈無所不在也。若有人小受啟迪,致力修持向善,母心則喜慰,倍予加勉並准賜方便之恩澤。
  今,豐原懿敕拱衡堂,奉 懿旨開著之「無極真言正法」,更是 老母為恐原靈浮沈紅塵,迭受五濁三苦,七情六欲等惡障所纏擾,而寶貴人身受襲,致不能健固靈(真)體(假)以修大道。乃准將無極之真言秘法降賜人間。憶無極正法中,有簡易修持,對人身之健壯,靈修根元之深固,大有助益。仙家亦珍如至寶,時時操練也。
  本書之降著倍顯母心之愛子,頒賜懿旨准有賞例,可謂前所未有,母之洪慈表露無遺,至此,無以復加矣!甚願世人,得此千載難逢機緣宜把握,鼎力襄贊使是書流通廣佈,則母心喜慰,亦世人之幸。值著書之初,吾榮幸數語以為序。
南天文衡聖帝 關序於懿敕拱衡堂
天運 戊辰 年 元 月 廿三 日
 
定靜法傳靈有得.修持莫怠倍清神
濟佛 降戊辰年二月初三日
詩曰:手搖破扇入鸞堂。足踏芒鞋步履揚。
   貌似不羈心慎重。真言正法澤流長。
聖示:哈!哈!吾濟顛恭承 皇母懿旨,藉懿敕拱衡堂開著無極至寶之「無極真言正法」。勇筆何在?還不上前答話。
勇筆:恭迎師尊佛駕。師尊甚逍遙啊?
師尊:逍遙我本來。難道不應該?
勇筆:師尊遊戲人間,點釋禪機,誰人不曉,誰人不敬?未知師尊有何開示?
師尊:開著「無極真言正法」,乃 皇母慈悲,傳渡原兒無極至寶之真言秘法簡易修持。並為借重爾乃「通天靈筆」,道根深重,作現身說法之示範。故吾佛所著每篇,你均須先作習練示範,以備將來道務大展之際應用。
勇筆:感謝 皇母慈恩及 師尊開示,弟子定當全力以赴。恭請 師尊開述。
師尊:雙掌微翻作托天,兩足分立要彎膝。口中唸:凝意收心神氣歛,萬魔不入唯一志,急急如律令。持續一刻鐘。
勇筆:(照作)…。師尊啊!您這是開玩笑,又不是當兵罰半蹲。
師尊:哈!哈!這是給你個警告,要專心一志,別又心神放蕩了。
勇筆:師尊明鑒。弟子如今可是戰戰兢兢的才會上當,若是以前,弟子可不會上這洋當的,您說是不是?
師尊:好了,吾佛先傳「定心靜法」,你且專心記住,照吾佛形態而作。
迷蒙由映像,(眼微閉,頭微仰)
萬象唯一心,(雙手合十護胸)
塵寰且自在,(身往下沈作靜坐準備)
歛氣丹田深。(完成靜坐形態)
靜坐一刻未見定靜,加持真言曰:
無上無相,執著我心,天神地祇,
永護我身,歛神持志,進入太清。
勇筆:請教師尊,這種「定靜心法」,有何作用,須如何實行?
師尊:作用乃在紊亂中求得寧靜,這個定靜心法不似別的靜坐般,須有護法或者特定地點,隨時隨地,只要你覺得心靈紊亂,就地可以實行,久持時日,可助靈心定靜,可少邪煞入侵,妙用無窮;而加持真言亦可定靜之前默誦三遍。好了,本篇就此結束,吾佛下次驗收。
 
順氣周天除百病.恒而不怠壽綿延
濟佛 降戊辰年二月十三日
詩曰:子時靈氣助人身。吐納運行莫畏辛。
   去穢昇清怡且樂。謂和三寶可存真。
聖示:吾佛今日臨堂已見勇筆習練「定靜心法」頗有幾分火候,故不驗收。且再著述:順氣心法。勇筆準備好示範。立姿,深吸徐吐餘氣三分,反覆三次。再行盤坐,雙手交叉掌抵足心湧泉穴。一刻鐘後,掌心輕揉湧泉穴,亦一刻鐘,之後連吐三氣,再行深吸一氣。最後吸氣約十秒鐘即可,此為順氣之法。但切記若於子時習練,效果最佳。
勇筆:請問師尊。是先立姿再行盤坐,而不能完全盤坐有無關係?掌抵足心,再輕揉湧泉是各一刻鐘,合計半小時?另外深吸徐吐餘氣三分如何拿捏得準?又為何是子時最佳?請開示。
師尊:哈!哈!好個連珠炮,勇筆啊!你這可是無極急氣法?剛好相得益彰。
勇筆:師尊恕罪,弟子性急了點,是以不明之處,均一股腦兒的發問,祈開示。
師尊:你是性急了一點,吾佛明白。是要先作立姿的動作,再盤坐,沒辦法完全盤坐也沒關係;全部過程是半小時沒錯。而餘氣三分就要靠自己口中感覺,當然不一定有標準,主要在須有口中餘氣。而子時乃天地小周天之始,靈氣最旺,若能於此時練習可吸取天地靈氣之助。
勇筆:多謝師尊開示,弟子明白。
師尊:哈!哈!吾佛去也。你且多用心,免得白費吾佛一番唇舌之解釋。
勇筆:弟子遵命。恭送師尊。
 
沖煞將教衰入運.真言持誦福星求
濟佛 降戊辰年三月初三日
詩曰:月日時辰煞有沖。年頭起運厄年終。
   真言持誦驅妖魅。保你平安福日隆。
聖示:阿彌陀佛!老衲來矣!
勇筆:恭迎師尊。
師尊:哈!哈!免禮。汝咳嗽如何?老衲所傳妙法效用如何?
勇筆:弟子凡體凡心,並因開堂之初,諸事待辦,間有善信大德臨堂。是以故,尚無進展,奈之何如!
師尊:汝也客氣,無極金鸞,豈是凡體凡心?為道操勞,老衲深知,無妨,老衲身上處處有仙丹,要不要來一粒。
勇筆:(伸舌頭、扮鬼臉)弟子看過電影了,師尊的身上仙丹,就是身垢加上唾液,敬謝不敏。還是師尊手上的「破骨扇」來兩下,弟子就感恩不盡了。
師尊:哈哈哈!老衲身上仙丹別人求都求不到,你竟然拒絕?不過你倒識貨,這把破扇敲你兩下,什麼妖魔鬼怪,病災禍星、陰煞祟精都跑光了。好,老衲就敲你個不識抬舉。(這罷就真敲下去)
勇筆:弟子是賤骨頭,越打越輕鬆,這下可是百病淨光,快樂似神仙了。師尊:廢話不說了。今日老衲有一道符錄及五句真言傳述,如果能心誠意正,並普發善愿而行,則凡有犯煞受祟,可輕易解除。你仔細聽好:
明明天與地,宇宙本宏寬,
恩怨由心結,牽纏不得完,功德送你行,律敕!符。
勇筆:請問師尊,您說的這五句真言,其用意是要讓煞祟了悟,而其中末後一句功德送你行,律敕!符。請開示。
師尊:大凡人生總有時日月與本命相沖的時候,所謂沖,也就是那些陰濁惡氣的凝精,藉著天運循環,而找尋生人本命最弱的時刻干擾,也有藉著物事干擾,如土煞即是。而沖犯連帶就影響到人體的健康,或與天運正常契合的時機,就會行入衰厄之運。諸此不一而定,真言默誦,也是啟悟他們能夠明悟天地寬廣不要任意結怨,冤冤牽纏何時了,何不由受沖犯之人造些功德,使其帶福離去,律敕!是用符語,助符靈威,藉此讓沖犯遠離。若單純用符力迫使他們,則彼此造怨更深,加上功德,也就是祥和圓滿解決了。所以,符是動力,功德是助力,缺一難得圓滿和諧。
勇筆:經師尊這一解說,這張符弟子又得多準備了,免得到時又供不應求。
 
智能停滯渾渾噩.最是可憐彼輩人
濟佛 降戊辰年三月十三日
詩曰:智慧無開易入迷。渾渾噩噩感悽悽。
   何須怨嘆勤持咒。妙法真言助爾儕。
聖示:吟罷詩詞踏入堂,吾老衲,哈!哈!咦?勇筆何事愁眉不展!
勇筆:恭迎師尊,弟子一臉苦相,掃了師尊清興,但是心結難開,師尊原諒。
師尊:說來聽聽,老衲見多識廣給建議。
勇筆:弟子覺得,道務不展,拱衡道脈無以推行,因為,無書可送。
師尊:你不是每月一期刊,還有一本貴堂主席的靈應錄嗎?看你還送出不少。
勇筆:期刊與「拔度化冤可救苦」是送出不少,但僅單行本,弟子憂心的就是這點,總不能直翻版。
師尊:現在不是正著作兩部嗎?
勇筆:是啊!可是照進度算,至少也要等到十月才有新書可送,這麼一來,道務普化不是就要停滯,不能大力推動了。
師尊:哦!你是嫌老衲進度太慢了!如果太快,你的經費又要從那裏來?
勇筆:所以,快慢不得,弟子才憂心啊!不過,只要能提前進度,弟子可以先出版,初版限於經費,不過可以再版。
師尊:那好,只要你不怕經費拮据,老衲就趕進度了。現在,老衲傳述「增智慧」真言正法。人之智慧高低,大都受縳於夙世慧根,福慧薄,不止運多波折,且靈智亦差。而人統開於「寅」,故每於寅時,或半對之申時,以陰陽水服之,然後持誦真言:
智珠藏胸壑,黯然不得現,我今誦真言,祈賜開靈絡;
眼見是真,耳聞是實,思理分明,
入我腦海,慧朗神清;
普以赤誠心,啟度玲瓏心。
照法持誦,每日不輟,三月有應。
勇筆:請問師尊,何謂陰陽水?
師尊:就是熱開水與冷開水的混合。
勇筆:多謝師尊開示。是否再繼續著書?
師尊:你可真性急,稍待,再續著。
 
無病健身恒不怠.延年益壽可堪期
濟佛 降戊辰年三月十三日
詩曰:未雨綢繆免後憂。漫言勇壯似頭牛。
   病床好漢如熊狗。老衲諄諄勸爾儔。
聖示:勇筆啊!老衲累了,還不倒杯水?
勇筆:師尊常年遊戲人間,怎麼會累?莫非開弟子玩笑。我們還是趕著書吧!
師尊:嗨!嗨!勇筆啊!你可真沒良心哪!老衲一進門來,你就擺著一張苦瓜似的臉,連催著要著書,一篇作完又趕著下一篇,老衲允了你,累了卻討不到一杯水來喝?你這是部門子尊師重道?  
勇筆:師尊恕罪!弟子有奉茶啊!每臨著書前,弟子均另備茶果,更何況師尊聖體,豈會勞累,是以弟子以為開玩笑?
師尊:哼!你以為老衲是鋼筋鐵骨,不會累,又不是你
這隻金鸞會飛不走路。
勇筆:嘻!嘻!師尊本來就是銅澆鐵灌的大羅漢嘛!弟子禽類,那敢相比?
師尊:哈!哈!倒也是,老衲真跟你計較起來,異日還要請你多提攜一下,朝遊東海,暮宿西嶽,也免苦了兩條老腿。好了,不廢話,老衲藉題發揮,在正題之前,相關的打些諢科,也比較容易引起閱者的興趣及注意。老衲都喊累,而世人竟日為名利奔波更會累,也有緣子為道務奔波,凡體更會累。所以,今日特別要傳授健身法。
勇筆:弟子說嘛!師尊怎會累,原來是要來個驚人的開頭,那就恭請師尊開示。
師尊:人吃五穀雜糧,生老病死苦在所難免。有時候看起來是很健壯,但是沒多久時間,就百病沓至,衰朽不堪了。因而在平素尚稱健康的時候,就應該特別注意健康,因為,健康才有精神去注意它的變化,否則,等到病魔侵擾時,你就必須付出全部精力去對抗它了。現在老衲就開始傳述,健身法。時間最好在早晨六點,室外,晚間十點室內。
勇筆:師尊所示時間,有無特殊意義?
師尊:有。早晨六點左右,是天地間最清淨的時候,而室外更有清新的空氣,有助人體。晚間十點,正是正常作息,萬籟欲寂的時候,但卻是寒露亦降,所以在室內。不論室內與室外,步驟相同;深吸一口氣,五秒鐘,吐氣,反覆動作三次。雙手平抬,五指箕開,十指慢慢曲收至握拳,再雙拳互抵於頸後。再深吸一口氣,不吐氣,雙腳作原地快跑,約略一分鐘;吐氣,再深吸一口氣,雙腳再作原地慢跑,約略一分鐘;然後再吐出廢氣。最後,重覆最先前的三次深吸氣,吐氣,全部過程完成。
勇筆:請問師尊,這個益處在那裏?
師尊:這是一種藉著運動,以及吸取清新的空氣,來為體內各部器官作洗滌的健身法。如果平素能夠持恒而練,必然可以使百病不能侵擾,而健壯凡體。
 
助力往生消解業.真言持誦有奇功
濟佛 降戊辰年三月廿三日
詩曰:百載光陰轉眼過。無常一到奈如何。
   且記真言持誦力。轉業輪迴免苦磨。
聖示:老衲眼見人生最苦者,莫如生離死別也,而死別尤甚於生離。只見一片白色,強遏聲調不敢嚎啕的飲泣,最是傷人心神,聞者莫不為之心酸也。
勇筆:確實悽慘,但是人生定數,筵開百桌,亦有人散之時,如之奈何?
師尊:雖然難免;但人生是一種過程,人死並不代表終結,尚有另一個空間等待著你,善惡的定讞,並不是蓋棺論定。
勇筆:是的。師尊是否有所開示對世人的啟悟,給予醍醐灌頂?
師尊:老衲常見世人,眼見親人之將亡,而無能為力,心甚惻然。雖然凡體之壽元,非人力可回,一旦氣斷,回生無望本為必然。但人之悲非止於此,天人永隔之際,尚有為亡者擔憂往生何方?善者升天堂,惡者墜地府。幽幽深獄,其苦難名,亦為生者悲傷之因素也。
勇筆:師尊之意,要如何助亡者解脫地獄之苦,可升天堂。
師尊:人之生,本乃受業所磨,再受後天情欲所牽,業上加業,此業力束縳靈體不能升天,而直墜幽幽地府。除非在生一則消業,再則修善功德,靈體始免受業力牽纏,但能有如此了悟者少,偏多造罪。另有者,造業過重,或冤業牽纏激烈,至臨終時,凡體受創過深,不能安祥而去,垂死掙扎,倍令人不忍睹。老衲所欲傳述者,即乃:脫業除罪轉移真言。在人之將死之際,凡有不能安祥而去,或是助其一臂之力,往生天堂及福地,此真言之力闕偉也。
勇筆:真有這麼好?那真是師尊慈悲,從此地府門可羅雀,而天堂路上可熱鬧。
師尊:你且慢高興,當然不是這麼容易,老衲先傳述真言再作解釋:
業從何處生?乃由智慧起。智開行激烈,慧現巧心多。
業從何處滅?亦由智慧消。智開明道理,慧現悟覺明。
於今凡體敗,一縷靈性明。重新作排解,脫業莫牽纏。
勇筆:師尊之意,是以此真言解業,助將亡者往生天堂?
師尊:助解業是不錯。這個真言,如果能夠有許多個平素精修善德的人,在其身前持誦,愿力更大;將可使業力暫緩牽纏,而安然歸空。不過,這個真言卻只是暫時轉移業力的牽纏而已。如果在身邊的陽人,能夠為他發個善愿,如助道功德,救濟功德,放生功德,建廟印書功德等,那麼將完全解除將亡者的業債,而安然歸升天堂。因為,真言的力量可以迫使業力離身,再加上助誦真言者的功德將完全解除。可是發愿者切宜注意,代發善愿若無實踐則他人的業債反將纏身。
 
小兒貴氣多磨苦.正法真言福慧生
濟佛 降戊辰年三月廿三日
詩曰:小兒貴氣幼多磨。父母憂心又奈何。
   安鎮元辰無外擾。他年成器定無訛。
聖示:曾有世之為人父母者,嘗覺小兒難撫養,或有夜啼不止,晝夜顛倒,多病不健等等皆是。動則求諸相士是何因。不外為:沖土然,犯本命,剋刑關等。實則未全是也。
勇筆:然則師尊認為如何?小兒難養,比比皆是。而天下父母心,幼兒可謂寶,傷在兒身,疼在娘心,如有法可治,可是功德無量而為恩波廣澤之舉矣!
師尊:不用調文。老衲既有如是言,當有如是法。不過,仍須闡明其中原由,以啟悟世人。
勇筆:尚請師尊開示。
師尊:小兒之難養,前述原因,當亦有關。但另有一種,世人均少發現,乃此小兒之先天本命,本貴氣;乃由其前世帶功德成福慧而轉世。或因討債而轉世來成骨肉緣。如此,幼兒時期均多劫難,前者乃先完劫難,及長則福運風順。討債者,則拖磨父母,以完業債。若是如此情形,不加細察,誤以剋刑關,犯本命之法而治之,不但無效益,反多損害小兒之貴命也。
勇筆:然則如何分別小兒乃貴命,或犯本命,及剋刑關等。
師尊:若以仙佛聖示當無差錯,人間相士,亦有精研命理,由後天命再加神通,亦有可斷小兒先後天命者。唯須慎重者,切莫亂信江湖術言,免招損財之災,婦女輩,尤以慎防之。
勇筆:既如此,尚請師尊開示,自己來,如何幫助貴命小孩之法。
師尊:可以。不論小兒之難撫養,或夜啼不止,或晝夜顛倒,或多病不壯等,只要未至危急狀況,可準備一面小圓鏡,上書其本命生辰及姓名,再加上以下四句真言:
底事驚擾,凡塵渺小,百難呈祥。元辰燦耀。
勇筆:這樣可以了。
師尊:不,於子時將鏡放置於其睡床下,七日取出,將此鏡埋土三尺下,則大功告成。
勇筆:其意何在?此乃「瑤池正法」藏神,則可使其神華免受外來干擾,而安然渡此幼兒時期。唯行此法尚宜查出此兒本命五行之所忌,而注意慎防,蓋五行關乃天地造化之妙,較難免除也。
師尊:這,師尊可是給弟子找差事幹了,弟子可會忙不過來啊!
勇筆:此話怎說?
勇筆:要查人之本命五行所忌,非仙佛難辦,那麼本堂善信將紛紛呈上稟單叩查,弟子可得受了。
師尊:這樣你才是功德無量啊!
勇筆:功德無量倒不敢當,弟子有得瞧,師尊啊!您可得多幫忙。
師尊:哈!哈!那你就多呼請老納了,最好來幾瓶上等女兒紅,老衲不請自來。去也!去!
勇筆:弟子恭送師尊。
 
功德由來多份量.一分付出十分回
濟佛 降戊辰年四月初三日
詩曰:酒蟲作怪我來臨。口腹偏饞禍患深。
   勸爾修持緣子輩。莫輕嚐試悔於今。
聖示:哈!哈!勇筆,你果然當真為老衲準備如許好酒?
勇筆:師尊笑納,今日正好有善信為本堂所列位之「昊天紫綬靈修位」靈修士呈供,準備幾瓶好酒敬祀,弟子不善飲,只好借花獻佛,轉敬師尊了。 
師尊:哈……。好個借花獻佛,老衲生受了。不過,這也只是世俗訛傳,所謂:酒肉穿腸過,佛在心頭坐。這是那個渾球講的話,酒肉一入喉,罪過已生,那來的穿腸過。不過,佛在心頭坐,倒是至理名言,此乃普勸世人,心頭須靈明,敬天地神佛之存在,猶如時時在心頭也。老衲在世遊戲風塵之舉,當時佛門高僧俱已指斥老衲為佛門敗類,焉可以:酒肉穿腸過,佛在心頭坐。之語來推卸,是以故,普勸修子們,酒為亂性之源,肉為殺業之始,切莫輕易嚐試,徒造罪業。
勇筆:師尊感嘆,誠為至理,只不過著書怎麼辦?
師尊:勇筆啊!你當初怎不去從商,倒是把好手-三句不離本行。
勇筆:師尊恕罪,弟子肩上扛著「拱衡道脈」,這重擔,幾乎壓垮了弟子,不時時以此自勵自惕,弟子怕手軟腳浮的扛它不住。
師尊:玩笑話!老衲不是故意尋你開心。反而,佩服你,在這種情景下,你獨自一個人把「拱衡道脈」發揚得很好。老衲倒是可惜了那兩位你一再求貴堂主席所派下的副堂主,大好良機,扶助「拱衡道脈」興盛的現成功勛,不能好好把握。
勇筆:那是弟子才德未備,未足服人,這是弟子的錯。
師尊:別沮喪,道脈之將興,自有賢才輔助,你且拭目以待。好了,你說著書怎辦?老衲今夜有感而發,乃是要傳述:解殺業。
勇筆:解殺業?這倒是,殺業牽纏最為可怕!不過,解殺業,弟子也可以教別人,只要發個清口愿不是可以有助解殺業嗎?
師尊:哦!那倒也是。老衲卻要請教一下,如果他不能清口呢?而這種清口愿,如果沒有相當大的決心,豈是容易作到?
勇筆:師尊的意思是不須清口而可解殺業,那可是肉食者的福音。
師尊:先別高興。實行起來也不是那麼簡單。首先,必須擇一天赦吉日,再備置香案,持誦如下真言:
天生萬物養黎民,靈有高低,殺業怨生瞋。
你既輪迴劫,我助往生辰。
千刀萬割,劫難重重,假體為用,
護法隨從,真言持誦,爾我相容。
三十六天,七十二地,正氣所鐘,
騰騰殺業,何時可無蹤,願祝從此化成龍。
天赦日,置香案,持誦真言萬遍,願解殺業冤。
就是這樣大功告成。
勇筆:(咋舌)老天!這可是真難啊!一天萬遍真言,行嗎?
師尊:你何不試試?殺業牽纏誠可怕,不解冤,你就受苦果了。
勇筆:有沒有更簡單的?
師尊:有。天赦日,置香案,發放生愿,亦可解殺業牽纏。
勇筆:放生愿如何發?
師尊:那要看殺業多重,也要看誠心的程度。殺業重,放生愿就要大,殺業不重,當然可以小。
 
福運攸關成敗事.移災避禍力呈祥
濟佛 降戊辰年四月初三日
詩曰:人生乖舛苦磨深。波折重重禍患侵。
   求福雖無天定律。還須自己善存心。
聖示:悲哉!老納遊戲人間之際,常見頗多世人受苦磨所累,或事業不順,或家庭不和,或多病災禍,如此人間,形容謂之苦海,實不為過也。
勇筆:師尊感慨斯言,諒必有以啟示世人,避免此等苦海人生。
師尊:有。唯修也。
勇筆:修道?修善?修功德?奈何世人均多不修。俗俚
之語:老不修!可見世人對「修」之一字,其中含意,頗不明白,及勸修之困難。師尊慈悲,天心至仁,想必除修之外,尚有明路可循。
師尊:你好像很慈悲,一付悲天憫人的心懷!
勇筆:不敢當。弟子只是盡一個聖門弟子,獻身辦道者的立場,懇求師尊為天下蒼生開示。
師尊:很好。有此話,足見你道根之深重,為天下蒼生請命,本是獻身辦道者所應具備的胸襟。今日老衲也正是要傳述一則:求福真言及正法。
勇筆:求福!對了,人生是因果輪迴報的場所,福,卻是可以避重就輕的扭轉果報定律。只是,這個福,怎麼求?
師尊:很簡單,準備一個七寸高紙人,形狀以童男或童女。
勇筆:是童男或童女的狀況,要如何分別?
師尊:男者求福以童男,女者求福以童女。上書生辰日月於正面,背面則書三字:開天罡。然後供奉於神桌上,或自設香案俱可。早辰時,晚亥時,虔誠持誦以下真言各百遍:
天地玄冥,穢氣充盈,何者為濁,何者為清。
元辰本命,隨運而行,運衰暗晦,福旺光明。
契引轉力,壯我機緣,無怨歛恨,法雨三千。
以上這十二句真言早晚持誦百遍,持恒不輟,五十日後,將紙人望東而焚化,必得感應錫福。當然,最好在這期間行功立德,則感應愈速愈大。因為真言正法得到功德的助力,將更發揮極大力量。
勇筆:請問師尊,行持本則真言正法,有什麼特殊條件沒有?比如說是否可代別人求?以及有沒有特定什麼人才可求?
師尊:有。求福必須自己求,所謂自求多福是也。而什麼都可以求,不過有個原則,求福,不能因為造下滔天大罪才要來求,另外求福得到感應以後,就要從此眾善奉行,如再造罪業,果報就更嚴重了。
勇筆:感謝師尊開示。
 
一點靈心恒不滅.修持內性苦工夫
濟佛 降戊辰年四月十三日
詩曰:修持內性必持恒。一點靈心信可憑。
   日久工夫勤累積。假體收圓玉府登。
聖示:老衲日遊八荒四海,迭見道門修子之苦行修持,甚為感動。但亦因而頗為感慨,一味苦修,似欲練心志,苦筋骨,磨體膚,但竟未能得全功。修子不知癥結何在,甚而退志者,不在少數,殊為可惜也。
勇筆:師尊所言甚是。弟子開辦聖事十幾廿年來,與道門同修日有晤談,言語間,頗多針對此點,有所不能釋懷。今日師尊提起,正好請教,敬請開示。
師尊:老衲所謂俗世修子之內性修持,乃因在突破難關之際,產生許多困擾,故就針此闡述。一般修持,應重內果外功,而當今道脈蓬勃發展,助道緣子之行功立德均有德業可觀之現象,故無須贅言。但在重於內性方面修持之道門修子,最常見之現象有三。
勇筆:尚請師尊一一詳述開示。
師尊:其一,日常行為之修養。此本為基礎,行不正,心必邪,心有所偏矣!一般修子均多疏忽。
勇筆:是也,是也。日常間,最易看出個人修持之深淺。因為,平常無特殊場合之警惕,一些不良嗜好及習慣,常在無意間流露。
師尊:其二,道理之研悟。頗多修子對於此點甚難突破,其關鍵乃在靈慧之心未開,是故有所執,而不能登更上一層之境界。
勇筆:道理之研悟!乃攸關於個人學識之深淺,這是無可厚非啊!
師尊:非也!學識之深淺,及對文句之體認,有所關連而已,而「理」之析解,絕非學識可左右。你不見有許多白丁之文盲,雖不識文字,但對道理之了悟,卻是非常徹底,嘗有精闢之立論,如此豈是學識為關鍵耶?
勇筆:師尊說得是。其三呢?
師尊:其三,欲望的控制。這是內性修持的最大,也是最重的一道考關,突破此關,道程順坦。
勇筆:常見的「天人交戰」這一句成語,是否就是這一關的寫照?
師尊:說得好。欲望,不止於俗世的名利愛恨及恩怨情仇。相反的避開這些,進入道門,在道程的欲望,更是可怕。
勇筆:有這種事?師尊的意思是指不包括人間欲望,難道是指修道過程渴望得到某種快速捷徑,或者是高人一等的境界?
師尊:好靈慧!就是這種欲望。常見道門修子,到處去尋求一些神通,反而走火入魔,招陰纏煞,弄得道門中人反似凶神惡煞,世俗之人目之為瘋子了。
勇筆:神通!神通!有什麼好處呢?未入其境,不知其苦。眼通,連陰魂冤鬼都看得見,你不是要擔驚受怕嗎?耳通,就像抓隻百靈鳥在耳邊,吱吱喳喳吵個不停,又好什麼好?宿命、他心,雖然較有助益,卻非易事,也多困擾,知道了別人困難,幫是不幫呢?幫!作得到嗎?又從何幫起呢?不幫!於心難安。而神足,漏盡兩神通,卻是神仙境界,想都別想了。唉!道欲可怕啊!
師尊:六大神通,眼耳兩通是基礎工夫,也容易招陰纏煞,益處不多。修子不明其理,以為有助道程,實則反多道考。因而,道欲之控制,最為重要了。
勇筆:這是「聖」,那麼「凡」的欲望,對內性修持的阻礙呢?
師尊:凡心。內性的修持,較偏向於「出世」的修法。所以,凡心必須斷,當然,不用到斷絕的地步,只是不要神牽魂縈就好。
勇筆:師尊加上後面這句話,也才合人情。國法不外人情,修道總也該有人情。斷,是指不要受其牽累道程,不是要斷絕,否則就有點沒有「人」味了。
師尊:少俏皮話。這是如今「大道」普降凡塵人間,否則,你想修道,還真是要有點沒「人」味才成呢?
勇筆:這就是,「時代變遷法亦遷」的明證啊!哦!對了,師尊這一番開示下來,倒險些忘了,該怎樣來幫助內性修持,突破這些難關,再深進另一層境界呢?
師尊:老衲這一篇所要傳述的,就是簡易的修持內性。當然,也就是真言加上正法,持恒而不怠,就可以發覺到,你的靈性倍加光明,內果更深一層。
勇筆:那還請師尊詳述開示。
師尊:首先傳述真言如下:
三昧真火,煉恨化怨,五神內歛,
順氣脈胳,泥丸胎神,穩固華蓋,
東方甲乙木,南方丙丁火,西方庚辛金,
北方壬癸水,中方戊己土,五行齊運化,去蕪永存菁。
日精月華,啟我靈修,天地群英,助我靈慧。
苦海凡塵愛欲貪嗔,
萬穢氛散,不復沈淪,陰魔祟弄,慧眼開明,
執欲著相,慧心請萌,道德新篇,永佈新聲,
請鑒赤誠,護法蒼生,氣曜太清。
這些真言謹記持誦,每日卯辰之交及戌亥之交,勤為持誦,恒而不怠,有潛移默化之功,內性耀然光彩,可破難關,順進道程。
勇筆:有期限嗎?
師尊:沒有,愈勤愈進愈深。

人間底事為珍貴.功德長留可永恒
濟佛 降戊辰年四月廿三日
詩曰:天母慈悲賜著書。真言正法信無虛。
   渡迷救苦仙家願。寄望黎民復性初。
聖示:勇筆啊!你為何事沈思?
勇筆:請教師尊,弟子發覺到本書中每一篇傳述的真言正法,幾乎都要加上造功德,那這些真言正法本身並不能單獨發生效益囉?
師尊:笨哦!功德人人會造,可是效果呢?卻未必人人一樣。這就如你本來就缺些什麼東西,比如說冤欠,你欠人多少,就要還多少,問題是你不知道欠誰。又如某一個東西有缺陷,或者未能完成,所缺少的那樣東西必須將它找出來,就可以施工加以完成。這個施工,也就是真言正法的功用了。你有所虧欠,要將它彌平,就比如有凹進去的地方,如果沒有東西,能夠填平它嗎?真言正法是動力,而功德就是材料,這樣才能完成一件物品。
勇筆:原來如此。那麼有功德,不必再加上真言正法也可以了?
師尊:當然是如此,可是造功德首先要去「道場」造立,真言正法就是免除這道手續。另外,真言正法的真正效益在於本身就有力量,之所以要加上功德,那是求圓滿,求力量發揮到極至。當然也有不造功德而求感應,可是,為了普化道務之所需,以助道功德求得更大感應,更快。
勇筆:師尊是指,不要造立功德,以正法加持誦真言,仍得感應?
師尊:當然。
勇筆:那如果先求感應,再造立功德方式呢?
師尊:求真言正法先感應,這也可以,這就是預支。那麼,等你得到感應,要還愿時,就會比你先行造立功德要重多了。
勇筆:是要加利息?
師尊:不能說利息。因為你求感應得到感應,那本來不是你的,所以你必須有「德」以回報,當然也就該回報,且應較大於施。而這個德,當然可以不必局限於造立功德,善德、仁德俱可。以德作回報 上天仙佛的感應;因為這個感應的結果,可能是從別人處轉移過來,你須多付一個補償的代價。比如說,你求子、求壽或求福,可是你子息斷,福壽已盡,那麼就必須從那些造孽削福壽斷子息者轉移過來給你,無形中與那人結成一個怨因,當然,這不是你蓄意所造,可以不負冤怨債,可是這卻是個起因,就會影響到累世的福命。所以,老衲才要有所求真言正法感應者,先修立功德;因為你先立下善功德,就可以仁善之德,上格 天心作轉移,不必刻意強求,這也是先後修立功德之利弊所在。
勇筆:就好像你沒出一樣東西,而與人合夥創事業,成功了,那些出財物的人一定要分較多比率的道理一樣囉!
師尊:也差不多這意思了。
勇筆:感謝師尊開示。
師尊:吁!好了,總算解釋明白。對了,你要求提早完書,貴堂關主席所訂繳書日期已近,這一篇就算完結篇。你好自為之,老衲爾後有暇,再來看你。
勇筆:感謝師尊關愛,更敬謝師尊成全,弟子深沐佛恩,只是聚短別長,但願師尊常駐錫佛駕,弟子也好盡一番心意。
師尊:咦!你以前乾乾脆脆,怎麼現在婆婆媽媽了,無極蟠桃園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