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佛堂地圖

http://一貫道.taipei/

讓無極聖光,奌亮世間。

佛堂地圖需要道親們的參與。

一貫道心
讀好書
推薦閱讀
<p>道術築基</p>

<p>道教內丹修 煉的起步便為築基,如同修房建閣,必先奠基,基礎穩定,結構紮實,然後才能 豎柱立梁,砌磚蓋瓦。《天仙正理直論》說:「修仙而始曰築基。築基者,漸漸積累,增益 之義。基者,修煉陽神之本根,安神定息之處所也。基必先築者,蓋謂陽神,即元神之所成 就,純全而顯靈者,常依精氣而為用。精氣旺,則神亦旺,而法力大。精氣耗,則神亦耗而 弱,此理之所以如是也。欲得元神長住而長靈覺,亦必精氣長住,而長為有基也。自基未築 之先,元神逐境外馳,則元氣散,元氣敗,基愈壞矣,所以不足為基。且精逐之於交感,年 深歲久,戀戀愛恨,一旦欲令不漏,而且還氣,得乎炁此無基也。氣之散於呼吸,息出息入 ,勤勤無已,一旦欲令不息,而且化神,得乎炁此無基也。神之擾於思慮,時遞時遷,茫茫 接物,一旦欲令長定,而且還虛,得乎炁此無基也。古人皆言以精煉精,以氣煉氣,以神煉 神者,正欲為此用也。是以必用精、氣、神三寶合煉,精補其精,氣補其氣,神補其神,築 而成基。唯能合一則成基,不能合一則精、氣、神不能長旺,而基不可成。乃基築成,精則 固矣,氣則還矣,永為堅固不壞之基,而長生不死。」可見,築基實為修復身體、益補精氣 神的功法。 有時築基亦稱為煉己築基,其實煉己和築基是同一個道理,築基不在煉己之外,煉己即在築 基之中,二者屬於同一個意思。道教認為人從嬰兒長大成人,精炁神皆有所 虧損,故須經築基功夫,「煉神,調炁,養精,達到三全才可以進入百日關 」。見《龍門丹訣》。可見築基是一切修煉的基礎,如同人們建房子打地基 一樣,非常重要,基礎越好,層次越高,進步速度愈快。築基的方法有止念、入靜、聚性、 回光、獨立、調息、吐納、咽津、導引等等,其輔助方法還有煉法入道,即「居靜正坐,閉 目冥心,定息住炁,手兜外腎,搓臍下,舉二足等方法,而道則無所不包, 無所不通,不泥於伎藝之能,治疾病之功。」見《西山群仙會真記•修法入道》。 可見築基可以達到靜養身心,調和陰陽,祛病健康,延年益壽之功效。</p>

<p>第一章 鐘呂派的築基方法<br />
  鐘呂派的築基方法是:一存想,二內觀,三坐忘。 存想內容有:男、龍、火、天、云、鶴、日、馬、煙、霞、車、駕、花、氣,此為陽升之象 ;女、虎、水、地、雨、龜、月、牛、泉、泥、船、葉,此為陰降之象;青龍、白虎、朱雀 、玄武,此為神靈之象;五嶽、四海、三島、金男、玉女、河車、重樓,此為自然之象。 鐘離權認為起初陰陽交合時可想,「九皇真人引一朱衣小兒上升,九皇真母引一皂女下降, 相見於黃屋之前。有一黃衣老嫗接引,如人間夫婦之禮,盡時歡悅。女子下降,兒子上升, 如人間分離之事。既畢,黃嫗抱一物,形若朱橘,下拋入黃屋,以金器盛留。然此而者,是 乾索於坤,其陽復還本位,以陽負陰而還本鄉。是此女者,是坤索乾,其陰復還本位,以陰 抱陽而會本鄉。是曰坎離相交,而匹配陰陽之想也。若以炎炎火中,見一黑虎而上升。滔滔 浪裡,見一赤龍而下降。二獸相逢,交戰在樓閣之前。朱門大啟,煙焰之中,有王者指 顧。大火焚天,而上有萬丈波濤,火起復落,煙焰滿於天地。龍虎一盤一,而入於金器之 中。下入黃屋之間,似置在籠櫃之中。」這其實存想的是龍虎交媾而成黃芽,簡單地說就是 存想的腎水上升,心火下降,水火既濟而成金丹的情景。接著還要存想金液還丹而既濟,肘 後飛金晶而大河車,還丹、煉形而至朝元。朝元之後,不復存想,而為內觀。 內觀之法,是為陰陽變換之法,仙凡改易之時。修煉之人必須居住幽靜之室,晝夜端拱,識 認陽神,趕逐陰鬼。達摩面壁九年,方超內院;世尊冥心六載,始出凡籠,說的就是這個道 理。 修煉之人,平日清靜而守瀟灑,寂寞已久,功到滿足,容易被樓台珠翠、女樂笙簧、珍羞異饌、異草奇花所迷惑,進而不知自身內院,誤作真境,所以要行坐忘之 功,不因意生像、因 像生境,除祛三屍七魄、九蟲六賊,脫質而煉仙。</p>

<p>第二章 南派的築基方法<br />
  南派的築基下手功夫可用打坐,採取雙盤與單盤,雙手自然下放至下丹田,以之溫 養。然後 用收心、存心、內視、入靜、調神、調息和調精七個步驟完成築基修煉。 收心,是下手時除斷雜念的一種方法。因為剛開始做功夫時,難免雜念叢生,心馳於外,所 以要收心。具體做法為:「於一念妄生之際,思平日心不得靜者,此為梗耳,急舍之。久久 純熟。夫妄念莫大於喜怒,怒裡回思則不怒,喜中知抑則平喜,種種皆然,久而自靜。」 見張伯端《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捲上《口訣》。就是說妄念一產 生,立即用心制止,便會喜而不喜,怒而不怒。這不僅是築基的先決條件,而且是打坐入靜 的要訣。張伯端說:「豈獨坐時然炁平日提百萬強兵,但事至則理,退則休,亦可為靜之本 。以此靜心應接事物,誰云誤事炁實自靈耳。故曰:以事煉心,情無他。鏡能察形,不差毫 發,形去而鏡自鏡。蓋事至而應之。事去而心自心也」。說明修煉如 此,待人接物亦應如此。做到此,「心不留事,一靜可期。此便是覓靜底路。有詩曰:得路 欲歸休問遠,看看信步莫煩心,云收將放金烏見,一點靈光眼內明。」見張伯端《 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捲上《口訣中口訣》。 存心,是收好心後的穩心工夫。存心之前,必須先止念。原因是「念之生也,感物而動,爾 覺定中覺目有所睹,則神役於目矣」。做法是「急收內聽,其他皆然」。如此便可以養性, 「養性之始,見不存則無所養,無所養則終乎不見矣。存心實自收心始。所謂收神者,蓋收 心之餘,用耳行之,至久見如不見,聞如不聞,形心相忘,合乎至道,則元性彰露而元氣生 矣」。見張伯端《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捲上《下手工夫》。 內視,是一種使心繼續保持靜定的方法。人心好靜,而欲牽之。張伯端解釋說:「心之所以 不能靜者,不可純謂之心。蓋神亦役心,心亦役神,二者交相役,而慾念生焉。心求靜,必 先制眼,眼者神遊之宅也,神遊於眼而役於心。故抑之於眼,而使之歸於心,則心靜而神亦 靜矣。」見張伯端《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捲上《口訣中口訣》。 就是說靜坐之時,又目微閉,內視於心,思想集中,萬慮皆空。至於雙目微閉的理由,《 胎息經》曰:「天之神發於日,人之神發於目,目之所至,心亦至焉。」由此,內丹修煉打 坐時,凝神定息,舌柱上顎,心目內注,俯視丹田,很快便能入靜。 入靜,是經過上述工夫後自然而然形成的結果。其狀態是:「心惟靜則不外馳,心惟靜則和 ,心惟靜則清。」此時使要考慮運煉精、炁、神問題,「精、炁 、神之所以為用者,心靜極則生動也,非平昔之所謂動也,用精、炁、 神於內之動也。精固精,炁固炁,神亦可謂性之基也。何也 炁蓋心靜則神全,神全則性現」見張伯端《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捲上《 心為君論》。調神,是入靜平穩後調和、調配元神的工夫。張伯端認為必須內視、內聽、內嗅。原因是: 「兩目為役神之宅,顧瞻視矚,神常不得離之。兩耳為送神之地,蓋百里之音聞於耳,而神 隨之而又去。兩鼻為勞神之位,隨之而辨之者誰炁神也。使耳目口鼻皆如眉,則神豈不安而 全之。夫如是,則不為後天也,亦不勞修煉也。大抵忘於目則神歸於鼎而燭於內,蓋綿綿若 存之時,目垂而下顧也;忘於耳則神歸於鼎而聞於內,蓋綿綿若存之時,耳內聽於下也;忘 於鼻則神歸於鼎而吸於內,蓋真息既定之時,氣歸無海之理。合而言之,俱忘而俱歸於鼎而 合於內矣。」見張伯端《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捲上《神為主論》。 也就是說,通過內視、內聽、內嗅等內煉,調神定息,使神歸鼎內。 調息,是上述工夫的輔助工夫。整個築基過程中,調整好呼吸,至關重要。張伯端說:「靜 定之際,先行閉息之道。閉息者,夫人之一息,一息未際,而一息續之。今則一息既生,而 抑後息,後息受抑,故續之緩緩焉,久而息定。抑息千萬不可動心,動心則逐於息,息未止 而心已動矣。」見張伯端《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捲上《下手工夫》。 說明人的心若沉著事物,便心散亂無定。故要用心息相依之法,拴住鬆弛之心,由 精入細,息調心定,終使心靜而神存其真。 調精,是築基的最後一步工夫,也是煉精化炁前的關鍵工夫。整個築基工夫 ,重在培補精、炁、神三寶,神調息調,則精亦調。精為炁 、神之基礎,所以必須首先調之補之。至於其方法,張伯端說:「竹破須將竹補宜,覆雛當 用子為之(或抱雞當用卵為之),萬般非類徒勞力,爭似真鉛全聖機。」參見張振國 《〈悟真篇〉導讀•悟真篇•絕句詩六十四首》其八,宗教文化出版社,2001年2月。 就是說,以己之神,補己之神;以己之氣,補己之炁;以己之精,補己 之精,方合天地造化之聖機。但是補精調精,不能獨而為之,還必須精、炁 合煉。張伯端說:「莫把孤陰為有陽(或陽裡陰精質不剛),獨修一物轉羸。勞形按影皆非道,服氣餐霞總是枉。舉世漫求鉛汞伏,何時得見龍虎降炁勸君窮取生身 處,返本還原是藥 王。」參見張振國《悟真篇〉導讀•悟真篇•七言四韻十六首》其九,宗教文化 出版社,2001年2月。指明精、炁、神必須合煉。《玉清金笥青華秘 文金寶內煉丹訣》卷中《青娥在我》「真鉛則元炁矣,精炁 神亦先有胚胎在其中矣,火足氣充,則元精元炁元神盡合而為一,故嬰兒產 矣。」「嬰兒」便是「藥物」。此時築基工夫完成,修煉者達到精滿、氣足、神旺的狀態, 下一步便可以轉入煉精化炁階段了。</p>

<p>第三章 北派的築基方法<br />
  北派功夫主張清修,強調清靜不二法門,因而其築基方法亦在「虛無」二字。打坐之 時,「 忘情忘形,委志虛無,一念不生,靜中至寂」,自然「天光自發,不內不外之間,若有一物 或明或隱,乃玄珠成象。」見王重陽《五篇靈文》。北派功法認為,神依形 生,一點先天在人身中,個個不無,人人本有,只因世人迷真順情,情境既熟愛河,流浪欲 海波深,如有覺悟之人,得遇真師指點先天一炁,便會「藥從外來,依形而生」。 修煉之人,若能「委志虛無,寂然常照,身心無為,而神炁自然有所為,猶天地無為,而萬物自然化育」。這是因為:「靜極之時,神抱於氣, 氣結精凝,結成一粒金丹,永在丹田之內」 。簡單地講,北派的築基功夫不採取內觀、存想、閉息、導引等任何方法,只在於一個「靜」 ,認為「靜極生動」,自然會進入煉精化炁階段。</p>

<p>第四章 東派的築方法<br />
  東派的築基方法用先天無極圖來形容,稱「五行不到,父母未生,真空本體,清靜圓 明」。 看來東派築基強調的是清靜澄神,認為「先天混元真乙之炁為生天生地生人 生物之根,方其未有動機,故溟滓無光,聲臭俱泯,謂之無極。在人則至靜無感,寂然不動 者當之。而佛氏所謂真空,儒者所謂未發,亦不外是。《老子》云:常無慾,以觀其妙。《 易•繫辭》云:聖人以此洗心退藏於密。《圓覺經》云:惟取極靜,由靜力故永斷煩惱,竟 究成就,不起於坐便入涅般。三教聖人同一宗旨,但作用不同,故有三者之別耳」 見陸西星《金丹大旨圖》。。這就是三教聖人在入手時都強調洗心入靜,摒除凡世 的一切慾望與煩惱,從而達到一個混沌無我的狀態,以至靜而生動,動而產元炁 。</p>

<p>第五章 西派的築基方法<br />
  西派的築基功法比較繁瑣,在下手之前要先開關,開關後才能進入築基煉己,並且築 基還分 為小築基和大築基。小築基中還配合外煉己功夫,大築基中還配合內煉己功夫。 西派功法最初亦採取打坐為入手法,只不過時間選擇在深夜。李涵虛認為:「深夜打坐,清 靜自然……夜來氣清,息調神往。」見李涵虛《道竅談》。。一般是:五更 天時盤坐,坐到巳時(9:00—11:00)起來,坐時不忘不助,若忘若存,寂寂惺惺,圓圓明 明。 打坐進入狀態後,便可開關。所謂開關,為開關展竅。中年學道者,只要凝神有法,調息有 度,陰蹺氣萌,攝入鼎內,勿忘勿助。後天氣生,再調再烹,真機自動,乘其動而引,不必 著力開,而關自開;不必著力展,而竅自展。真氣一升於泥丸,於是河車之路可通。全憑自 然而然。乘乍動而又靜之際,微微起火,逼尾閭,逆流天谷。自然煉精化氣,灌注三宮。以 後復得外來妙藥,擒制吾身之真氣,令其交絕,同落於黃庭之間,結為朱橘,是為內丹。 展開關竅後,便進入小築基。攝元陽而入內鼎,有胎自己綿綿,然後生後天之藥,而行玉煉 之功。此時要配合外煉己,萬象皆空,一塵不染,即古人對境忘情之旨。 小築基後,進入大築基。養靈珠而生外鉛,金水溶溶,勤行周天之妙,而完盡性之功。此時 要配合內煉己,河車之事,玉液之功,即《參同契》「內以養己」之內容。 至於河車之功,在築基中十分重要。自築基以來,金鼎充足後,調內息,凝內神。神息相依 ,風火交合,忽然而靈芽吐萌,氣機生動,即起河車以煉之,使之自下往後,由督脈進,逆 流天谷,而返中宮,此得藥當行之事也。……其妙在意守於內,神馭於外。神守內庭,只貴 凝,而不貴運,運則必用意,周天之妙,外運逸,而內掌勞,故內掌必以意擋之。……真意 居中,調遣呼吸,以內應外。詳細做法為:「運氣開關,所以開關築基,得藥結丹也。其中 次敘,從虛空中涵養真息為始。收心調息,閉目存神。靜之又靜,清而又清。一切放下,全 體皆忘。混混沌沌,杳杳冥冥。功夫到此,如天之有冬,萬物芸芸,各返其根。如日之有夜 ,亥漏沉沉,各息其心。此無知、無識時也。誰曉得無知、無識之際,才有一陽來得,恰如 冬之生春,夜之向曙。驀地一驚,無煙似有煙,無氣似有氣,由下丹田薰至心闕,使人如夢 初醒。初醒之候,名曰活子時。急起第一河車,采此運行,遲則無形之氣變為有形。此氣也 ,名壬鉛,名後天,又名陽火,故曰子時進陽火。何為進陽火,學人把初醒之心,陡地撥轉 ,移過下鵲橋,即天罡前一位。誓願不傳之真訣也。此心名曰天地之心,又名妙心,又名元 神,又名真意,又名玄關發現。移至尾閭,守而不亂。霎時間真氣溫溫,從尾閭骨尖兩孔中 ,透過腰脊,升至玉枕,鑽入泥丸。古仙云:『夾脊雙關透頂門,修行路徑此為尊。』即此 。愚人不知運氣,便要舌舐上顎,以承甘露。籲!可笑亦可憐也。皆不得師之過也。須知運 氣一道,只可引氣入喉。《黃庭經》曰:『服食玄氣以長生』,因此陽火之氣紫黑色,名曰 玄氣耳。服食之法,須要口訣,乃能送入氣管。否則走入食管。否則走入食喉,從何處立得 丹基炁須把這陽氣送下氣喉,至於玄膺,乃化為甘露之水。《黃庭》曰:『玄膺氣管受精符 』,此之謂也。玄膺名玄雍,又名玄壅,言人之氣到此壅塞也。俗人不知玄妙,氣至泥丸, 就想他化為神水,如吞茶湯一般。吾恐氣管一滴,便叫汝咳而不休矣。蓋水者有形之物,安 能入得氣管炁安能入得氣管炁故《黃庭》曰:『出清入玄二氣煥,子若遇之升天漢。』猶言清 氣出於丹田,玄氣入於玄膺,二氣轉換云爾。氣化為水,灑濯心宮,仍落於虛無竅內。寶之 裕之,是為築基。築基既久,積累益深,乃有一個時候,照常靜坐。忽於丹田中突出一物, 有聲如雷之響,有色如星電之光,是為後天中先天藥。即按第一車運之,至於泥丸,始化為 液,餌而服之,方得玉液丹頭。此得藥結丹之始也。」見李涵虛《道竅談•三車秘旨》。</p>

<p>第六章 中派的築基方法<br />
  中派的築基方法有二種,第一是李道純致中和法;第二是黃元吉和閔小艮的中黃直透 法。 李道純強調築基首先要致中和,認為「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 執厥中」見《尚書》。人若能致中和於一身,「本然之體虛而靈,靜而覺, 動而正,故能應天下無窮之變也。老君曰: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即子思所謂致中和」 同上。。這就是說下手之時心必須常清常靜。 其次要委順,即委身寂然,委心洞然,委世混然,委事自然;順天命,順天道,順天時,順天理。因為身順天命,故能應人;心順天道,故能應物;世順天時,故能 應變;事順天理, 故能應機。由此可以達到常應常靜,常清靜矣。 其三要照妄。照心常靜,動則應萬變,雖動本體常靜。妄心常動,靜則起萬念,雖靜本體常 動。所以要滅妄心,不滅照心。妄心為人心,照心為道心。道心惟微,謂微妙而難見也。人 心惟危,謂危殆而不安也。二者處於動靜之間,所以要執厥中(致中和),使照心常存,妄心 不動,以此而成道。做好上述工夫,便可以安爐立鼎了。 黃元吉強調築基之初,打坐之時,先凝神,繼而調息,至神凝之時,不必有浩然正氣,至大 至剛,充塞天地,只要心無煩惱,意無牽掛,覺得心如空器,一點不有,意若冰融,片念不 生,身體聳立,恍如山嶽靜鎮,不動不搖。</p>

<p>第七章 三丰派的築基方法<br />
  三丰派認為築基是初功,在於寂滅情緣,掃除雜念。稱「人心既除,則天心來復;人 欲既淨 ,則天理常存」。其入手功夫仍是打坐, 打坐之中,最重要的是凝神調息,以暇以整,勿助勿忘,功夫即會日長。因為凝神調息在於 心平氣和。心平則神凝,氣和則息調。心平,平字最妙。心不起波之謂平,心執其中之謂平 。平即在此中,心在此中,乃不起波。 每日先靜一時,待身心都安定了,氣息都平和了,始將雙目微閉,垂簾觀照心下腎上一寸三 分之間,不即不離,勿忘勿助。萬念俱泯,一靈獨存,謂之正念。 於此念中,活活潑潑。於彼氣中,悠悠揚揚。呼之至上,上不衝心。吸之至下,下不沖腎。 一闔一辟,一來一往,行之一七、二七,自然漸漸兩腎火蒸,丹田氣暖。息不用調而自調, 氣不用煉而自煉。氣息既和,自然於上、中、下不出不入,無來無去,是為胎、是為神息、 是為真橐龠、真鼎爐、是為歸根覆命、是為玄牝之門、天地之根。氣到此時,如花放蕊,如 胎方胞,自然真氣燻蒸營衛,由尾閭穿夾脊,升上泥丸,下鵲橋,過重樓,至絳宮而落於中 丹田,是為河車初動。但值得注意的是氣至而神未全,並非真動。其實內丹功夫,亦有小三候:積靜累氣為初候,開關展竅為中候,築基煉己為三候。下手於 初候求之,大抵清心寡慾,先閉外三寶,養其內三寶而已。此中最關鍵的凝神調息,調息凝 神。這八個字就是下手功夫,須一片做去,分層次而不斷乃可。所謂凝神,就是收己清靜之 心而入其內。心未清時,眼勿亂閉。先要自勸自勉,勸得回來,清涼恬淡,始行收入氣穴, 乃曰凝神。凝起了神,然後如坐高山而視眾山眾水,如燃天燈而照九幽九昧,所謂凝神於虛 ,即此。調息不難,心神一靜,隨息自然,我只守其自然,加以神光下照,即調息。調息者 ,調度陰蹺之息,與吾心中之氣相會於氣穴中。心止於臍下曰凝神,氣歸於臍下曰調息。神 息相依,守其清靜自然曰勿忘;順其清靜自然曰勿助。勿助勿忘,以默以柔,息活潑而心自 在,即用鑽字訣,以虛空為藏心之所,以昏默為息神之鄉。三番兩次,澄之又澄。忽然神息 相忘,神氣融合,不覺恍然陽生,如痴如醉。可謂真消息,實乃玄關發現。 三丰派還認為神要真神,方算先天。所謂真神,真念是他,真心是他,真意是他。如何辯真 偽,訣曰:玄關火發,杳冥沖醒,一靈獨覺;一靈從規中起;定中生慧,一意斡旋;微茫之 中,心光發現。修心即是存心。煉性即是養性。存心右便城郭堅固,不使房屋倒塌,即是築 基。所以大凡打坐須將神抱住氣,意繫住息,在丹田中婉轉悠揚,聚而不散,則內藏之氣與 外來之氣交結於丹田。日充月盛,達乎四肢,流乎百脈,撞開夾脊、雙關而上游於泥丸,旋 復降下絳宮而下丹田,神氣相守,息息相依,河車之路通矣。功夫到此,築基之效已得一半 了,總是要勤虛修煉。 調息須以後天呼吸尋真人呼吸之處,古云:後天呼吸起微風,引起真人呼吸功。然而調動後 天呼吸,必須任他自調,方能調得起先天呼吸。我唯致虛守靜而已,真息一動,玄關不遠矣 。照此進功,築基可翹足而至,不必要百日。這裡最根本原理在於養性,澆培鄞鄂,使內藥成全,也就是煉己。心朗朗,性安安 ,情慾不干,無思無慮,心與性內外坦然,不煩不惱,此修心煉性之效,也就通常所說的內 丹。「潛心於淵,神不外游。心牽於事,火動於中。火動於中,必搖其精。心靜則息自調, 靜久則心自定。死心以養氣,息機以純心。精、氣、神內三寶,耳、目、口為外三寶。常使 內三寶不逐物而游,外三寶不透中而擾。呼吸綿綿,深入丹田。使呼吸為夫婦,神氣為子母 。子母、夫婦聚而不離,故心不外馳,意不外想,神不外游,精不妄動,常燻蒸於四肢。 同上。 所以《繫辭》云:「窮理、盡性,以至於命」,這是道家修煉的層次,一步接一步的工夫。 何謂窮理,讀真函,訪真訣,觀造化,參河洛。趁清閒而保氣,守精神以築基。一面窮理, 一面盡性,乃有不壞之形軀,以圖不死之妙。性者內也,命者外也。以內接外,合而為一, 則大道可成。以至於三字,明明有將性立命,後天返先天口訣在內,訣曰:「初打坐,學參 禪,這個消息在玄關。秘秘綿綿調呼吸,一阿一阿鼎內剪。性要悟,命要傳,休將火候當等 閒。閉目觀心守本命,清淨無為是根源。百日內,見應驗,坎中一點往上翻。黃婆期間為媒 妁,嬰兒姹女兩團圓。美不盡,尋誰言?渾身上下氣衝天。這個消息誰知道?啞子做夢不能 言。」 </p>

<p>第八章 伍柳派的築基方法<br />
  伍柳派在築基之前強調先煉己。所謂煉己,是煉人的本性而成真。所煉之者,眼逐於 色而煉 之不睹;耳逐於聲而煉之不聞。平常日用,必當如是先煉,則己念伏降,而性真純靜。得真 性者,即是佛與仙,築基而基成。 伍沖虛認為「修仙而始築基」。所謂 築基,築為漸漸的意思,基為修煉陽神之根本,安神、安息之所。基要先築好,也就是說陽 神之所成就,神才會顯靈,這就要依靠精炁而為用。簡單地說就是「息定還 精炁,謂之築基。息定精還,謂之精成不漏。若有漏,則不能為胎神之基。 無漏,則身可久生而為伏炁胎神之法界也」。「煉腎中真陽之元精,謂之築基。陽精煉得不漏而返成 炁,漸修漸補,得元炁足,如童子之完體,方是築基成者。」 。 柳華陽認為築基之始,必須「忠、孝、仁、義,五戒全淨,然後有所望焉。」「下功之時,處於靜室。坐則忘形,迴光返照,以性入 於命宮。靜極生動,情來歸性」。 築基的根本目的是煉陽精,產陽神。伍沖虛認為:「神原屬陰,精炁屬陽。 依陽精真炁,則能成陽神。不依陽精真炁,則不能成陽神, 止為陰神而已。精炁旺,而法力大。精炁耗,則神亦耗,而 靈光弱。此理之所以如是也。欲得元神常住而常靈覺,亦必精炁常住而長有 基地也,自基未築之先,元神逐境外馳,則元炁散,元精敗,基愈壞矣。 要使元精不敗不漏,就要掌握「洩漏修煉之法,教人再入胞胎,重造我之性命。將我之神 炁入於此竅之內,合而為一,以成真種。如父母之精炁入於此 竅內,合而為一,以成胎孕,其理一也」。 事實上,人的元精容易「逐於交感,年深日久,戀戀愛恨,一旦欲令不漏而且還炁 ,得乎炁氣之散於呼吸,息出息入,勤勤不已,一旦欲令不息,而且化神,得乎炁神 之攝於思慮,時遞刻遷,茫茫不已,一旦欲令長定,而且還虛,得乎炁此皆無基也,是以必 用精炁神三寶合煉,精補其精,炁補其炁, 神補其神,築而基成。唯能合一,則成基,不能合一,而不成基。所謂打成一片,正為此而 言也。 等到基礎築成,精自然固,炁自然還,就可以驗證到人仙之果。並且「為出 欲界,升色界之基者,以此。為十月神定者之基,由此。而九十月不昏者,有此基也。十月 神不外馳,而入大定者,有此基也。所以煉炁而炁即定,絕 無呼吸一息。煉神而神即虛,而不昏迷一睡。此所謂陽神之有基也。基成由於陽精無漏,而 名漏盡通。無基者,即無漏盡通也,一陰靈之性,五通之果。五通者,陰神之神通也。若陽 神,則有六通,多漏盡通也。六通者,天眼通、天耳通、神境通、宿命通、他心通、漏盡通 。此一通,為陽神之所多。余五通,陰神司。同上。</p>

<p>&nbsp;</p>

修煉經訣 道術築基

建立日期 2014-02-10 20:19:05

道術築基

道教內丹修 煉的起步便為築基,如同修房建閣,必先奠基,基礎穩定,結構紮實,然後才能 豎柱立梁,砌磚蓋瓦。《天仙正理直論》說:「修仙而始曰築基。築基者,漸漸積累,增益 之義。基者,修煉陽神之本根,安神定息之處所也。基必先築者,蓋謂陽神,即元神之所成 就,純全而顯靈者,常依精氣而為用。精氣旺,則神亦旺,而法力大。精氣耗,則神亦耗而 弱,此理之所以如是也。欲得元神長住而長靈覺,亦必精氣長住,而長為有基也。自基未築 之先,元神逐境外馳,則元氣散,元氣敗,基愈壞矣,所以不足為基。且精逐之於交感,年 深歲久,戀戀愛恨,一旦欲令不漏,而且還氣,得乎炁此無基也。氣之散於呼吸,息出息入 ,勤勤無已,一旦欲令不息,而且化神,得乎炁此無基也。神之擾於思慮,時遞時遷,茫茫 接物,一旦欲令長定,而且還虛,得乎炁此無基也。古人皆言以精煉精,以氣煉氣,以神煉 神者,正欲為此用也。是以必用精、氣、神三寶合煉,精補其精,氣補其氣,神補其神,築 而成基。唯能合一則成基,不能合一則精、氣、神不能長旺,而基不可成。乃基築成,精則 固矣,氣則還矣,永為堅固不壞之基,而長生不死。」可見,築基實為修復身體、益補精氣 神的功法。 有時築基亦稱為煉己築基,其實煉己和築基是同一個道理,築基不在煉己之外,煉己即在築 基之中,二者屬於同一個意思。道教認為人從嬰兒長大成人,精炁神皆有所 虧損,故須經築基功夫,「煉神,調炁,養精,達到三全才可以進入百日關 」。見《龍門丹訣》。可見築基是一切修煉的基礎,如同人們建房子打地基 一樣,非常重要,基礎越好,層次越高,進步速度愈快。築基的方法有止念、入靜、聚性、 回光、獨立、調息、吐納、咽津、導引等等,其輔助方法還有煉法入道,即「居靜正坐,閉 目冥心,定息住炁,手兜外腎,搓臍下,舉二足等方法,而道則無所不包, 無所不通,不泥於伎藝之能,治疾病之功。」見《西山群仙會真記•修法入道》。 可見築基可以達到靜養身心,調和陰陽,祛病健康,延年益壽之功效。

第一章 鐘呂派的築基方法
  鐘呂派的築基方法是:一存想,二內觀,三坐忘。 存想內容有:男、龍、火、天、云、鶴、日、馬、煙、霞、車、駕、花、氣,此為陽升之象 ;女、虎、水、地、雨、龜、月、牛、泉、泥、船、葉,此為陰降之象;青龍、白虎、朱雀 、玄武,此為神靈之象;五嶽、四海、三島、金男、玉女、河車、重樓,此為自然之象。 鐘離權認為起初陰陽交合時可想,「九皇真人引一朱衣小兒上升,九皇真母引一皂女下降, 相見於黃屋之前。有一黃衣老嫗接引,如人間夫婦之禮,盡時歡悅。女子下降,兒子上升, 如人間分離之事。既畢,黃嫗抱一物,形若朱橘,下拋入黃屋,以金器盛留。然此而者,是 乾索於坤,其陽復還本位,以陽負陰而還本鄉。是此女者,是坤索乾,其陰復還本位,以陰 抱陽而會本鄉。是曰坎離相交,而匹配陰陽之想也。若以炎炎火中,見一黑虎而上升。滔滔 浪裡,見一赤龍而下降。二獸相逢,交戰在樓閣之前。朱門大啟,煙焰之中,有王者指 顧。大火焚天,而上有萬丈波濤,火起復落,煙焰滿於天地。龍虎一盤一,而入於金器之 中。下入黃屋之間,似置在籠櫃之中。」這其實存想的是龍虎交媾而成黃芽,簡單地說就是 存想的腎水上升,心火下降,水火既濟而成金丹的情景。接著還要存想金液還丹而既濟,肘 後飛金晶而大河車,還丹、煉形而至朝元。朝元之後,不復存想,而為內觀。 內觀之法,是為陰陽變換之法,仙凡改易之時。修煉之人必須居住幽靜之室,晝夜端拱,識 認陽神,趕逐陰鬼。達摩面壁九年,方超內院;世尊冥心六載,始出凡籠,說的就是這個道 理。 修煉之人,平日清靜而守瀟灑,寂寞已久,功到滿足,容易被樓台珠翠、女樂笙簧、珍羞異饌、異草奇花所迷惑,進而不知自身內院,誤作真境,所以要行坐忘之 功,不因意生像、因 像生境,除祛三屍七魄、九蟲六賊,脫質而煉仙。

第二章 南派的築基方法
  南派的築基下手功夫可用打坐,採取雙盤與單盤,雙手自然下放至下丹田,以之溫 養。然後 用收心、存心、內視、入靜、調神、調息和調精七個步驟完成築基修煉。 收心,是下手時除斷雜念的一種方法。因為剛開始做功夫時,難免雜念叢生,心馳於外,所 以要收心。具體做法為:「於一念妄生之際,思平日心不得靜者,此為梗耳,急舍之。久久 純熟。夫妄念莫大於喜怒,怒裡回思則不怒,喜中知抑則平喜,種種皆然,久而自靜。」 見張伯端《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捲上《口訣》。就是說妄念一產 生,立即用心制止,便會喜而不喜,怒而不怒。這不僅是築基的先決條件,而且是打坐入靜 的要訣。張伯端說:「豈獨坐時然炁平日提百萬強兵,但事至則理,退則休,亦可為靜之本 。以此靜心應接事物,誰云誤事炁實自靈耳。故曰:以事煉心,情無他。鏡能察形,不差毫 發,形去而鏡自鏡。蓋事至而應之。事去而心自心也」。說明修煉如 此,待人接物亦應如此。做到此,「心不留事,一靜可期。此便是覓靜底路。有詩曰:得路 欲歸休問遠,看看信步莫煩心,云收將放金烏見,一點靈光眼內明。」見張伯端《 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捲上《口訣中口訣》。 存心,是收好心後的穩心工夫。存心之前,必須先止念。原因是「念之生也,感物而動,爾 覺定中覺目有所睹,則神役於目矣」。做法是「急收內聽,其他皆然」。如此便可以養性, 「養性之始,見不存則無所養,無所養則終乎不見矣。存心實自收心始。所謂收神者,蓋收 心之餘,用耳行之,至久見如不見,聞如不聞,形心相忘,合乎至道,則元性彰露而元氣生 矣」。見張伯端《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捲上《下手工夫》。 內視,是一種使心繼續保持靜定的方法。人心好靜,而欲牽之。張伯端解釋說:「心之所以 不能靜者,不可純謂之心。蓋神亦役心,心亦役神,二者交相役,而慾念生焉。心求靜,必 先制眼,眼者神遊之宅也,神遊於眼而役於心。故抑之於眼,而使之歸於心,則心靜而神亦 靜矣。」見張伯端《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捲上《口訣中口訣》。 就是說靜坐之時,又目微閉,內視於心,思想集中,萬慮皆空。至於雙目微閉的理由,《 胎息經》曰:「天之神發於日,人之神發於目,目之所至,心亦至焉。」由此,內丹修煉打 坐時,凝神定息,舌柱上顎,心目內注,俯視丹田,很快便能入靜。 入靜,是經過上述工夫後自然而然形成的結果。其狀態是:「心惟靜則不外馳,心惟靜則和 ,心惟靜則清。」此時使要考慮運煉精、炁、神問題,「精、炁 、神之所以為用者,心靜極則生動也,非平昔之所謂動也,用精、炁、 神於內之動也。精固精,炁固炁,神亦可謂性之基也。何也 炁蓋心靜則神全,神全則性現」見張伯端《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捲上《 心為君論》。調神,是入靜平穩後調和、調配元神的工夫。張伯端認為必須內視、內聽、內嗅。原因是: 「兩目為役神之宅,顧瞻視矚,神常不得離之。兩耳為送神之地,蓋百里之音聞於耳,而神 隨之而又去。兩鼻為勞神之位,隨之而辨之者誰炁神也。使耳目口鼻皆如眉,則神豈不安而 全之。夫如是,則不為後天也,亦不勞修煉也。大抵忘於目則神歸於鼎而燭於內,蓋綿綿若 存之時,目垂而下顧也;忘於耳則神歸於鼎而聞於內,蓋綿綿若存之時,耳內聽於下也;忘 於鼻則神歸於鼎而吸於內,蓋真息既定之時,氣歸無海之理。合而言之,俱忘而俱歸於鼎而 合於內矣。」見張伯端《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捲上《神為主論》。 也就是說,通過內視、內聽、內嗅等內煉,調神定息,使神歸鼎內。 調息,是上述工夫的輔助工夫。整個築基過程中,調整好呼吸,至關重要。張伯端說:「靜 定之際,先行閉息之道。閉息者,夫人之一息,一息未際,而一息續之。今則一息既生,而 抑後息,後息受抑,故續之緩緩焉,久而息定。抑息千萬不可動心,動心則逐於息,息未止 而心已動矣。」見張伯端《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捲上《下手工夫》。 說明人的心若沉著事物,便心散亂無定。故要用心息相依之法,拴住鬆弛之心,由 精入細,息調心定,終使心靜而神存其真。 調精,是築基的最後一步工夫,也是煉精化炁前的關鍵工夫。整個築基工夫 ,重在培補精、炁、神三寶,神調息調,則精亦調。精為炁 、神之基礎,所以必須首先調之補之。至於其方法,張伯端說:「竹破須將竹補宜,覆雛當 用子為之(或抱雞當用卵為之),萬般非類徒勞力,爭似真鉛全聖機。」參見張振國 《〈悟真篇〉導讀•悟真篇•絕句詩六十四首》其八,宗教文化出版社,2001年2月。 就是說,以己之神,補己之神;以己之氣,補己之炁;以己之精,補己 之精,方合天地造化之聖機。但是補精調精,不能獨而為之,還必須精、炁 合煉。張伯端說:「莫把孤陰為有陽(或陽裡陰精質不剛),獨修一物轉羸。勞形按影皆非道,服氣餐霞總是枉。舉世漫求鉛汞伏,何時得見龍虎降炁勸君窮取生身 處,返本還原是藥 王。」參見張振國《悟真篇〉導讀•悟真篇•七言四韻十六首》其九,宗教文化 出版社,2001年2月。指明精、炁、神必須合煉。《玉清金笥青華秘 文金寶內煉丹訣》卷中《青娥在我》「真鉛則元炁矣,精炁 神亦先有胚胎在其中矣,火足氣充,則元精元炁元神盡合而為一,故嬰兒產 矣。」「嬰兒」便是「藥物」。此時築基工夫完成,修煉者達到精滿、氣足、神旺的狀態, 下一步便可以轉入煉精化炁階段了。

第三章 北派的築基方法
  北派功夫主張清修,強調清靜不二法門,因而其築基方法亦在「虛無」二字。打坐之 時,「 忘情忘形,委志虛無,一念不生,靜中至寂」,自然「天光自發,不內不外之間,若有一物 或明或隱,乃玄珠成象。」見王重陽《五篇靈文》。北派功法認為,神依形 生,一點先天在人身中,個個不無,人人本有,只因世人迷真順情,情境既熟愛河,流浪欲 海波深,如有覺悟之人,得遇真師指點先天一炁,便會「藥從外來,依形而生」。 修煉之人,若能「委志虛無,寂然常照,身心無為,而神炁自然有所為,猶天地無為,而萬物自然化育」。這是因為:「靜極之時,神抱於氣, 氣結精凝,結成一粒金丹,永在丹田之內」 。簡單地講,北派的築基功夫不採取內觀、存想、閉息、導引等任何方法,只在於一個「靜」 ,認為「靜極生動」,自然會進入煉精化炁階段。

第四章 東派的築方法
  東派的築基方法用先天無極圖來形容,稱「五行不到,父母未生,真空本體,清靜圓 明」。 看來東派築基強調的是清靜澄神,認為「先天混元真乙之炁為生天生地生人 生物之根,方其未有動機,故溟滓無光,聲臭俱泯,謂之無極。在人則至靜無感,寂然不動 者當之。而佛氏所謂真空,儒者所謂未發,亦不外是。《老子》云:常無慾,以觀其妙。《 易•繫辭》云:聖人以此洗心退藏於密。《圓覺經》云:惟取極靜,由靜力故永斷煩惱,竟 究成就,不起於坐便入涅般。三教聖人同一宗旨,但作用不同,故有三者之別耳」 見陸西星《金丹大旨圖》。。這就是三教聖人在入手時都強調洗心入靜,摒除凡世 的一切慾望與煩惱,從而達到一個混沌無我的狀態,以至靜而生動,動而產元炁 。

第五章 西派的築基方法
  西派的築基功法比較繁瑣,在下手之前要先開關,開關後才能進入築基煉己,並且築 基還分 為小築基和大築基。小築基中還配合外煉己功夫,大築基中還配合內煉己功夫。 西派功法最初亦採取打坐為入手法,只不過時間選擇在深夜。李涵虛認為:「深夜打坐,清 靜自然……夜來氣清,息調神往。」見李涵虛《道竅談》。。一般是:五更 天時盤坐,坐到巳時(9:00—11:00)起來,坐時不忘不助,若忘若存,寂寂惺惺,圓圓明 明。 打坐進入狀態後,便可開關。所謂開關,為開關展竅。中年學道者,只要凝神有法,調息有 度,陰蹺氣萌,攝入鼎內,勿忘勿助。後天氣生,再調再烹,真機自動,乘其動而引,不必 著力開,而關自開;不必著力展,而竅自展。真氣一升於泥丸,於是河車之路可通。全憑自 然而然。乘乍動而又靜之際,微微起火,逼尾閭,逆流天谷。自然煉精化氣,灌注三宮。以 後復得外來妙藥,擒制吾身之真氣,令其交絕,同落於黃庭之間,結為朱橘,是為內丹。 展開關竅後,便進入小築基。攝元陽而入內鼎,有胎自己綿綿,然後生後天之藥,而行玉煉 之功。此時要配合外煉己,萬象皆空,一塵不染,即古人對境忘情之旨。 小築基後,進入大築基。養靈珠而生外鉛,金水溶溶,勤行周天之妙,而完盡性之功。此時 要配合內煉己,河車之事,玉液之功,即《參同契》「內以養己」之內容。 至於河車之功,在築基中十分重要。自築基以來,金鼎充足後,調內息,凝內神。神息相依 ,風火交合,忽然而靈芽吐萌,氣機生動,即起河車以煉之,使之自下往後,由督脈進,逆 流天谷,而返中宮,此得藥當行之事也。……其妙在意守於內,神馭於外。神守內庭,只貴 凝,而不貴運,運則必用意,周天之妙,外運逸,而內掌勞,故內掌必以意擋之。……真意 居中,調遣呼吸,以內應外。詳細做法為:「運氣開關,所以開關築基,得藥結丹也。其中 次敘,從虛空中涵養真息為始。收心調息,閉目存神。靜之又靜,清而又清。一切放下,全 體皆忘。混混沌沌,杳杳冥冥。功夫到此,如天之有冬,萬物芸芸,各返其根。如日之有夜 ,亥漏沉沉,各息其心。此無知、無識時也。誰曉得無知、無識之際,才有一陽來得,恰如 冬之生春,夜之向曙。驀地一驚,無煙似有煙,無氣似有氣,由下丹田薰至心闕,使人如夢 初醒。初醒之候,名曰活子時。急起第一河車,采此運行,遲則無形之氣變為有形。此氣也 ,名壬鉛,名後天,又名陽火,故曰子時進陽火。何為進陽火,學人把初醒之心,陡地撥轉 ,移過下鵲橋,即天罡前一位。誓願不傳之真訣也。此心名曰天地之心,又名妙心,又名元 神,又名真意,又名玄關發現。移至尾閭,守而不亂。霎時間真氣溫溫,從尾閭骨尖兩孔中 ,透過腰脊,升至玉枕,鑽入泥丸。古仙云:『夾脊雙關透頂門,修行路徑此為尊。』即此 。愚人不知運氣,便要舌舐上顎,以承甘露。籲!可笑亦可憐也。皆不得師之過也。須知運 氣一道,只可引氣入喉。《黃庭經》曰:『服食玄氣以長生』,因此陽火之氣紫黑色,名曰 玄氣耳。服食之法,須要口訣,乃能送入氣管。否則走入食管。否則走入食喉,從何處立得 丹基炁須把這陽氣送下氣喉,至於玄膺,乃化為甘露之水。《黃庭》曰:『玄膺氣管受精符 』,此之謂也。玄膺名玄雍,又名玄壅,言人之氣到此壅塞也。俗人不知玄妙,氣至泥丸, 就想他化為神水,如吞茶湯一般。吾恐氣管一滴,便叫汝咳而不休矣。蓋水者有形之物,安 能入得氣管炁安能入得氣管炁故《黃庭》曰:『出清入玄二氣煥,子若遇之升天漢。』猶言清 氣出於丹田,玄氣入於玄膺,二氣轉換云爾。氣化為水,灑濯心宮,仍落於虛無竅內。寶之 裕之,是為築基。築基既久,積累益深,乃有一個時候,照常靜坐。忽於丹田中突出一物, 有聲如雷之響,有色如星電之光,是為後天中先天藥。即按第一車運之,至於泥丸,始化為 液,餌而服之,方得玉液丹頭。此得藥結丹之始也。」見李涵虛《道竅談•三車秘旨》。

第六章 中派的築基方法
  中派的築基方法有二種,第一是李道純致中和法;第二是黃元吉和閔小艮的中黃直透 法。 李道純強調築基首先要致中和,認為「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 執厥中」見《尚書》。人若能致中和於一身,「本然之體虛而靈,靜而覺, 動而正,故能應天下無窮之變也。老君曰: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即子思所謂致中和」 同上。。這就是說下手之時心必須常清常靜。 其次要委順,即委身寂然,委心洞然,委世混然,委事自然;順天命,順天道,順天時,順天理。因為身順天命,故能應人;心順天道,故能應物;世順天時,故能 應變;事順天理, 故能應機。由此可以達到常應常靜,常清靜矣。 其三要照妄。照心常靜,動則應萬變,雖動本體常靜。妄心常動,靜則起萬念,雖靜本體常 動。所以要滅妄心,不滅照心。妄心為人心,照心為道心。道心惟微,謂微妙而難見也。人 心惟危,謂危殆而不安也。二者處於動靜之間,所以要執厥中(致中和),使照心常存,妄心 不動,以此而成道。做好上述工夫,便可以安爐立鼎了。 黃元吉強調築基之初,打坐之時,先凝神,繼而調息,至神凝之時,不必有浩然正氣,至大 至剛,充塞天地,只要心無煩惱,意無牽掛,覺得心如空器,一點不有,意若冰融,片念不 生,身體聳立,恍如山嶽靜鎮,不動不搖。

第七章 三丰派的築基方法
  三丰派認為築基是初功,在於寂滅情緣,掃除雜念。稱「人心既除,則天心來復;人 欲既淨 ,則天理常存」。其入手功夫仍是打坐, 打坐之中,最重要的是凝神調息,以暇以整,勿助勿忘,功夫即會日長。因為凝神調息在於 心平氣和。心平則神凝,氣和則息調。心平,平字最妙。心不起波之謂平,心執其中之謂平 。平即在此中,心在此中,乃不起波。 每日先靜一時,待身心都安定了,氣息都平和了,始將雙目微閉,垂簾觀照心下腎上一寸三 分之間,不即不離,勿忘勿助。萬念俱泯,一靈獨存,謂之正念。 於此念中,活活潑潑。於彼氣中,悠悠揚揚。呼之至上,上不衝心。吸之至下,下不沖腎。 一闔一辟,一來一往,行之一七、二七,自然漸漸兩腎火蒸,丹田氣暖。息不用調而自調, 氣不用煉而自煉。氣息既和,自然於上、中、下不出不入,無來無去,是為胎、是為神息、 是為真橐龠、真鼎爐、是為歸根覆命、是為玄牝之門、天地之根。氣到此時,如花放蕊,如 胎方胞,自然真氣燻蒸營衛,由尾閭穿夾脊,升上泥丸,下鵲橋,過重樓,至絳宮而落於中 丹田,是為河車初動。但值得注意的是氣至而神未全,並非真動。其實內丹功夫,亦有小三候:積靜累氣為初候,開關展竅為中候,築基煉己為三候。下手於 初候求之,大抵清心寡慾,先閉外三寶,養其內三寶而已。此中最關鍵的凝神調息,調息凝 神。這八個字就是下手功夫,須一片做去,分層次而不斷乃可。所謂凝神,就是收己清靜之 心而入其內。心未清時,眼勿亂閉。先要自勸自勉,勸得回來,清涼恬淡,始行收入氣穴, 乃曰凝神。凝起了神,然後如坐高山而視眾山眾水,如燃天燈而照九幽九昧,所謂凝神於虛 ,即此。調息不難,心神一靜,隨息自然,我只守其自然,加以神光下照,即調息。調息者 ,調度陰蹺之息,與吾心中之氣相會於氣穴中。心止於臍下曰凝神,氣歸於臍下曰調息。神 息相依,守其清靜自然曰勿忘;順其清靜自然曰勿助。勿助勿忘,以默以柔,息活潑而心自 在,即用鑽字訣,以虛空為藏心之所,以昏默為息神之鄉。三番兩次,澄之又澄。忽然神息 相忘,神氣融合,不覺恍然陽生,如痴如醉。可謂真消息,實乃玄關發現。 三丰派還認為神要真神,方算先天。所謂真神,真念是他,真心是他,真意是他。如何辯真 偽,訣曰:玄關火發,杳冥沖醒,一靈獨覺;一靈從規中起;定中生慧,一意斡旋;微茫之 中,心光發現。修心即是存心。煉性即是養性。存心右便城郭堅固,不使房屋倒塌,即是築 基。所以大凡打坐須將神抱住氣,意繫住息,在丹田中婉轉悠揚,聚而不散,則內藏之氣與 外來之氣交結於丹田。日充月盛,達乎四肢,流乎百脈,撞開夾脊、雙關而上游於泥丸,旋 復降下絳宮而下丹田,神氣相守,息息相依,河車之路通矣。功夫到此,築基之效已得一半 了,總是要勤虛修煉。 調息須以後天呼吸尋真人呼吸之處,古云:後天呼吸起微風,引起真人呼吸功。然而調動後 天呼吸,必須任他自調,方能調得起先天呼吸。我唯致虛守靜而已,真息一動,玄關不遠矣 。照此進功,築基可翹足而至,不必要百日。這裡最根本原理在於養性,澆培鄞鄂,使內藥成全,也就是煉己。心朗朗,性安安 ,情慾不干,無思無慮,心與性內外坦然,不煩不惱,此修心煉性之效,也就通常所說的內 丹。「潛心於淵,神不外游。心牽於事,火動於中。火動於中,必搖其精。心靜則息自調, 靜久則心自定。死心以養氣,息機以純心。精、氣、神內三寶,耳、目、口為外三寶。常使 內三寶不逐物而游,外三寶不透中而擾。呼吸綿綿,深入丹田。使呼吸為夫婦,神氣為子母 。子母、夫婦聚而不離,故心不外馳,意不外想,神不外游,精不妄動,常燻蒸於四肢。 同上。 所以《繫辭》云:「窮理、盡性,以至於命」,這是道家修煉的層次,一步接一步的工夫。 何謂窮理,讀真函,訪真訣,觀造化,參河洛。趁清閒而保氣,守精神以築基。一面窮理, 一面盡性,乃有不壞之形軀,以圖不死之妙。性者內也,命者外也。以內接外,合而為一, 則大道可成。以至於三字,明明有將性立命,後天返先天口訣在內,訣曰:「初打坐,學參 禪,這個消息在玄關。秘秘綿綿調呼吸,一阿一阿鼎內剪。性要悟,命要傳,休將火候當等 閒。閉目觀心守本命,清淨無為是根源。百日內,見應驗,坎中一點往上翻。黃婆期間為媒 妁,嬰兒姹女兩團圓。美不盡,尋誰言?渾身上下氣衝天。這個消息誰知道?啞子做夢不能 言。」 

第八章 伍柳派的築基方法
  伍柳派在築基之前強調先煉己。所謂煉己,是煉人的本性而成真。所煉之者,眼逐於 色而煉 之不睹;耳逐於聲而煉之不聞。平常日用,必當如是先煉,則己念伏降,而性真純靜。得真 性者,即是佛與仙,築基而基成。 伍沖虛認為「修仙而始築基」。所謂 築基,築為漸漸的意思,基為修煉陽神之根本,安神、安息之所。基要先築好,也就是說陽 神之所成就,神才會顯靈,這就要依靠精炁而為用。簡單地說就是「息定還 精炁,謂之築基。息定精還,謂之精成不漏。若有漏,則不能為胎神之基。 無漏,則身可久生而為伏炁胎神之法界也」。「煉腎中真陽之元精,謂之築基。陽精煉得不漏而返成 炁,漸修漸補,得元炁足,如童子之完體,方是築基成者。」 。 柳華陽認為築基之始,必須「忠、孝、仁、義,五戒全淨,然後有所望焉。」「下功之時,處於靜室。坐則忘形,迴光返照,以性入 於命宮。靜極生動,情來歸性」。 築基的根本目的是煉陽精,產陽神。伍沖虛認為:「神原屬陰,精炁屬陽。 依陽精真炁,則能成陽神。不依陽精真炁,則不能成陽神, 止為陰神而已。精炁旺,而法力大。精炁耗,則神亦耗,而 靈光弱。此理之所以如是也。欲得元神常住而常靈覺,亦必精炁常住而長有 基地也,自基未築之先,元神逐境外馳,則元炁散,元精敗,基愈壞矣。 要使元精不敗不漏,就要掌握「洩漏修煉之法,教人再入胞胎,重造我之性命。將我之神 炁入於此竅之內,合而為一,以成真種。如父母之精炁入於此 竅內,合而為一,以成胎孕,其理一也」。 事實上,人的元精容易「逐於交感,年深日久,戀戀愛恨,一旦欲令不漏而且還炁 ,得乎炁氣之散於呼吸,息出息入,勤勤不已,一旦欲令不息,而且化神,得乎炁神 之攝於思慮,時遞刻遷,茫茫不已,一旦欲令長定,而且還虛,得乎炁此皆無基也,是以必 用精炁神三寶合煉,精補其精,炁補其炁, 神補其神,築而基成。唯能合一,則成基,不能合一,而不成基。所謂打成一片,正為此而 言也。 等到基礎築成,精自然固,炁自然還,就可以驗證到人仙之果。並且「為出 欲界,升色界之基者,以此。為十月神定者之基,由此。而九十月不昏者,有此基也。十月 神不外馳,而入大定者,有此基也。所以煉炁而炁即定,絕 無呼吸一息。煉神而神即虛,而不昏迷一睡。此所謂陽神之有基也。基成由於陽精無漏,而 名漏盡通。無基者,即無漏盡通也,一陰靈之性,五通之果。五通者,陰神之神通也。若陽 神,則有六通,多漏盡通也。六通者,天眼通、天耳通、神境通、宿命通、他心通、漏盡通 。此一通,為陽神之所多。余五通,陰神司。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