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佛堂地圖

http://一貫道.taipei/

讓無極聖光,奌亮世間。

佛堂地圖需要道親們的參與。

一貫道心
讀好書
推薦閱讀
<p>黃帝陰符經註<br />
(沈亞夫撰)約出於北宋。《通志‧藝文略》著錄</p>

<p>黃帝陰符經註序<br />
夫《陰符》三百言,旨歸一也。 世人多罔測玄奧,談道兵法人事者,非耶。 《太玄》曰:陽推五福以類升。 壽富康寧,好德終命。 陰幽六極以類降。 凶短折疾,憂貧惡弱。 聖人敷演天一地二三生,萬物稟一炁而生,是以修心合性,修性合炁,炁合虛無,虛無合體。然後執天行道,觀象法言,測三要之奧文,煉五行之正炁,陶甄日月,濳運坎離,察陰陽造化之權,通天地發生之理。經曰:日月有數,大小有定,聖功生焉,神明出焉,大哉。深窮妙旨,洞測真源,得之則長生,失之則輕命。有以見演道、演法、演術三字,古聖賢秘而存焉,乃天機密也,不可輕泄。今略註解,用導精微。直貴無文,易明大意。上則神仙抱一演道。夫演道者,還丹抱一之門,運炁走朝泥丸, 如炁丸轉,上朝天也。 人之元炁走於首,為之道字。《仙經》曰:長生不老,還精補腦。《太清玉訣》曰:若到河車地,黃金滿我家是也。中則富國安民演法。夫演法者,中去邪欲之心,上朝淳坎之水,為之法字。是心為帝王,坦然得一,正其法度,富國安民也。《太清玉訣》曰:若到褐河津,造白色,藏真是也。下則強兵戰勝演術。夫演術者,木生火,離中虛是水也,坎中實是火也,是以中心行,真水真火相伏,為之術字也。《太清玉訣》曰:若到紫精丹,不死亦不難是也。<br />
正文<br />
黃帝陰符經註<br />
給事中沈亞夫註<br />
演道篇第一<br />
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br />
君子仰觀天道,運行不息,合法順動,固其性命乃保毓,天數盡矣。<br />
天有五賊,見之者昌。<br />
天有五賊,五行也。日者,火也。火生於木,木克土。月者,水也。水生於金,金克木。見五行相賊相生,是為寒暑。故曰:予仰視天之盜,五行順逆,得其次序,則天命昌延,乃長生之大本。<br />
五賊在乎心,施行於天。<br />
天有五星,人有五臟,應眼、耳、鼻、舌、心。心者,五賊之首,是以觀於五星,經緯萬象,內外相成,執天之道行矣。<br />
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br />
君子曉達真源,譬天地在乎手,造化生乎心,知萬物稟一炁生萬物之身也。<br />
天性,人也。人心。機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br />
天命之謂性,人也。人心機變,測造化之功定,行天道無差失也。<br />
天發殺機,龍蛇起陸。<br />
三陽之月,陰陽交泰,水火相賊,乃天發殺機,有雷霆風雨振動,龍蛇出螯,萬彙發生,見生殺之權,備矣。<br />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br />
凡人心不可動,動則吉凶悔吝生焉。天地非反覆。天者,聖人也。地者,臣道也。反覆者,順逆也。六順六逆不常則,乃為之反覆。聖人不動心,則順天之命;小人逆行機,則不盡天數矣。<br />
天人合發,萬變定機。<br />
聖人合天道,機衡當無差變,乃定其心機,是故守一。<br />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br />
夫人巧拙之性,坎離之象,巧則既濟,拙則未濟,故伏藏於丹田。丹田者,精炁之元也。<br />
九竅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動靜。<br />
人身之九竅也,心正則九邪不能入;三要者,陽之正數也。三三如九,陽炁足則動靜無姦邪可入。<br />
火生於木,禍發必尅。奸生於國,時動必潰。知之修鍊,謂之聖人。<br />
火生於木。陽炁之盛,則戒之在鬬,戒之在慾,勿令奸賊生焉。君子修身鍊行,然後治國安民,聖賢之人也。<br />
演法篇第二<br />
天地,萬物之盜;萬物,人之盜;人,萬物之盜。三盜既備,三才既安。故曰:食其時,百骸治。動其機,萬化安。<br />
三生萬物,含正陽之炁。一炁盜,受七日來復,乃三才得一而備。人既盜萬物之始,日用而不知,知之者長生,形骸無變,萬化自安也。<br />
人知其神,不知其不神所以神也。<br />
人之有三萬六千神光,故多慾則耗竭精神,故不神也。《易》曰:陰陽不測之為神,抱一存神所以神也。<br />
日月有數,小大有定。聖功生焉,神明出焉。<br />
日則火之精,晝夜行一度;月則水之精,晝夜行一十二度半。是故君子盜水火之數,小大運動,乃有殊聖之功也,神光出焉。<br />
其盜機也,天下莫能見,莫能知。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輕命。<br />
故賊盜天機,造化運動,愚者莫能見、莫能知。君子得之歸真,小人逆之亡命。<br />
演術篇第三<br />
瞽者善聽,聾者善視。絕利一源,用師十倍;<br />
瞽聾善聽視,則絕利根源。人能專一心,而中道不廢,十倍之功不可及也。<br />
三返晝夜,用師萬倍。<br />
君子專心,反覆晝夜,三陽之時,行用不闕,乃過師之功萬倍也。<br />
心生於物,死於物,機在目。<br />
心即灰而目不外視,生死絕念,乃忘其機也。<br />
天之無恩而大恩生。<br />
天之不言,日月無私。人能盜餌精華,得不死之術,恩無極則是大恩生也。<br />
迅雷烈風,莫不蠢然。<br />
專一志而愨乎不技,故蠢然而不動也。<br />
至樂性餘,至靜則廉。<br />
性和則包荒有餘,心清則萬化平廉。<br />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br />
天垂象,人能盜而行之,至私也;天之造化,無偏無黨,乃至公也。<br />
禽之制在炁。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br />
人因炁而生,因炁而死;萬物因地而生,因地而死。人若能擒制,得天地正炁。乃長生不死之根也。禽者,擒縱也。<br />
恩生於害,害生於恩。<br />
萬物春生夏長,恩也;秋殺冬藏,害也。人因婦人而生,乃恩也;因婦人死,是害也。<br />
愚人以天地文理聖,我以時物文理哲。<br />
天文地理也,天時地利也。象天體制者聖,順時變動者哲。愚者不能察天時人事;若能合天地化育,與時設教,乃聖人賢哲也。 道者靜之本,靜者天之機。動則觀其變,變則察其象。故造化動靜,陰陽相推,是以合天運,數不可差忒。《太玄》曰:夜則測陰,晝則測陽。乃聖人通達玄理,固帶性命,潛機不宰,至論無窮。令談兵法人事者,豈不遠哉?<br />
黃帝陰符經註(唐.張果撰)<br />
黃帝陰符經註並序<br />
《陰符》自黃帝有之,蓋聖人體天用道之機也。經曰:得機者萬變而愈盛,以至於王;失機者萬變而愈衰,以至於亡。厥後伊呂得其末分,猶足以拯生靈,況聖人乎?其文簡,其義玄。凡有先聖數家註解,互相隱顯,後學難精,雖有所主者,若登天無階耳。近代李筌假託妖巫,妄為註述,徒叅人事,殊紊至源,不慚窺管之微,輒呈酌海之見。使小人竊窺,自謂得天機也。悲哉。臣固愚昧,嘗謂不然,朝願聞道,夕死無悔。偶於道經藏中得《陰符傳》,不知何代人製,詞理玄邈,如契自然,臣遂編之附而入註,冀將來之君子不失道旨矣。<br />
正文<br />
黃帝陰符經註<br />
張果先生註<br />
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br />
觀自然之道,無所觀也。不觀之以目而觀之以心,心深微而無所見,故能照自然之性,唯深微而能照,其斯之謂陰。執自然之行,無所執也,不執之以手而執之以機,機變通而無所繫,故能契自然之理,其斯之謂符。照之以心,契之以機,而陰符之義盡矣。李筌以陰為暗,以符為合,以此文為序首,何昧之至也?<br />
故天有五賊,見之者昌。<br />
五賊者,命、物、時、功、神也。《傳》曰:聖人之理,圖大而不顧其細,體瑜而不掩其瑕。故居夷則導道,布德以化之;履險則用權,發機以拯之。務在匡天地,謀在濟人倫。於是用大義除天下之害,用大仁興天下之利,用至正措天下之枉,用至公平天下之私。故反經合道之謀,其名有五,聖人禪之,乃謂之賊;天下賴之,則謂之德。故賊天之命,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賊,黃帝所以代炎帝也;賊天之物,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賊,帝堯所以代帝摯也;賊天之時,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賊,帝舜所以代帝堯也;賊天之功,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賊,大禹所峽代帝舜也;賊天之神,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賊,殷湯所以革夏命也。故見之者昌,自然而昌也。太公以賊命為用,味以取其喻也。李筌不悟,以黃帝賊少女之命,白日上騰為非也。<br />
五賊在乎心,施行乎天。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br />
《傳》曰:其立德明機用妙,發之於內,見之於外而已,豈稱兵革以作寇亂哉?見其機而執之,雖宇宙之大不離乎掌領,況其小者乎?知其神而體之,雖萬物之眾不能出其胸臆,況其寡者乎?自然造化之力,而我有之,不亦盛乎?不亦大乎?李筌等以五賊為五味,順之則可以神仙不死,誣道之甚也。<br />
天性,人也。人心,機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br />
《傳》曰:人謂天性機為人心,人性本自玄合,故聖人能體五賊也。<br />
天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反覆。<br />
《傳》曰:天機張而不生,天機弛而不死。天有弛張,用有否臧,張則殺威行,弛則殺威亡,天殺之機息。然天以炁為威,人以德為機。秋冬陰炁嚴凝,天之張殺機也,故龍蛇畏而墊伏;冬謝春來,陰退陽長,天之弛殺也,故龍蛇悅而振起。天亦有寒暄。德亦有寒暄,人亦有寒暄。德刑總肅,君之張殺機也,故臣下畏而服從;德失刑偏,君之弛殺機也,故姦雄悅而馳騁。位有尊卑,如人有天地。故曰;天發殺機,龍蛇起陸,寇亂所由作;人發殺機,天地反覆,尊卑猶是革。太公、諸葛亮等以殺人過萬,大風暴起,晝若暝,以為天地反覆,其失甚矣。<br />
天人合發,萬變定基。<br />
《傳》曰:天以禍福之機運於上,君以利害之機動於下,故有德者萬變而愈盛,以至於王;無德者萬化而愈衰,以至於亡。萬變定基,自然而定。<br />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br />
《傳》曰:聖人之性巧於用,居窮行險則謀道以濟之,對強與明則行義以退避之。理國必以是,行師亦以是。<br />
九竅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動靜。<br />
《傳》曰:九竅之用,三要為機。三要者,機、情、性也。機之則無不安,情之則無不邪,性之則無不正。故聖人動以伏其情,靜以常其性,樂以定其機;小人則反此。故下文云:太公以三要為耳、目、口;李筌為心、神、息,皆忘機也,俱失《陰符》之正意。<br />
火生於木,禍發必尅。姦生於國,時動必潰。<br />
知之修鍊,謂之聖人。<br />
《傳》曰:夫木情靜,動而生火,不覺火盛而焚其質。由人之性靜,動而生姦,不覺姦成而亂其國。夫明者見彼之隙以設其機,智者知彼之病以圖其利,則天下之人彼愚而我聖。是謂生者自謂得其生,死者自謂得其死,無不謂得道之理也。<br />
天生天殺,道之理也。天地,萬物之盜;萬物,<br />
人之盜;人,萬物之盜。三盜既宜,三才既安。<br />
《傳》曰:天地以陰陽之炁化萬物,萬物不知其盜;萬物以美惡之味饗人,人不知其盜;人以利害之謀制萬物,萬物不知其盜。三盜玄合於人心,三才順動於天理。有若時,然後食終身;無不愈時,然後動庶績,無不安食;不得其時,動不得其機,殆至滅亡。<br />
故曰:食其時,百骸治。動其機,萬化安。<br />
人知其神而神,不知其不神所以神也。<br />
《傳》曰:時人不知盜之為盜,只謂神之能神。鬼谷子曰:彼此不覺之謂神,蓋用微之功著矣。李筌不知此文意通三靈,別以聖人愚人為喻,何甚失也?<br />
日月有數,大小有定。聖功生焉,神明出焉。<br />
《傳》曰:日月有準,運數也。大小有定,君臣也。觀天之時,察人之事,執人之。機,如是則聖得以功,神得以明,心宜理合,安之善也。筌以度數為日月,以餘分為大小,以神炁能生聖功神明,錯謬之甚也。<br />
其盜機也,天下莫能見,莫能知也。<br />
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輕命。<br />
《傳》曰:其盜微而動,所施甚明愽,所行極玄妙。君子用之,達則兼濟天下,太公其人也;窮則獨善其一身,夫子其人也,豈非擇利之能審?小人用之,則失其身,大夫種之謂歟?得利而亡義,李斯之謂歟?豈非信道之不篤焉?<br />
瞽者善聽,聾者善視,絕利一源,<br />
用師十倍;三返晝夜,用師萬倍。<br />
《傳》曰:瞽者善於聽,忘色審聲,所以致其聽;聾者善於視,遺耳專目,所以致其明。故能十眾之功,一晝之中三而行之,所以至也;一夜之中三而息之,所以精也。故能用萬眾之人。荃不知師是眾,以為兵師,誤也。<br />
心生於物,死於物,機在於目。<br />
《傳》曰:夫心有愛惡之情,物有否臧之用。目視而察之於外,心應而度之於內。善則從而行之,否則達而止之,所以觀善而懲惡也。筌以項羽其目機,心生於物,以符堅見機,心死於物,殊不知有否臧之用。<br />
天之無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風,莫不蠢然。<br />
《傳》曰:天以凶象咎徵見,人能儆戒以修德。以迅雷烈風動人之恐懼,以政福無恩而生大恩之謂也。李筌以天地不仁為大恩,以萬物歸於天為蠢然,與《陰符》本意殊背。<br />
至樂性餘,至靜性廉。<br />
《傳》曰:未發謂之中,守中謂之常,別樂得其志,而性有餘矣。安常謂之自足,則靜其志而廉常足矣。筌以奢為樂性,以廉為靜,殊乖至道之意。<br />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br />
《傳》曰:自然之理微而不可知,私之至也;自然之效明而不可違,公之至也。體聖體之亦然。筌引《孫子》云:視卒如愛子,可以之俱死。何也?<br />
擒之制在炁。<br />
《傳》曰:擒物之以炁,制之以機,豈大小之才乎?太公曰;豈以小大而相制哉?筌不知擒義,誤以禽獸,註解引云:玄龜食蟒,黃腰啖虎之類,為是悲哉。<br />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於害,害生於恩。<br />
生者,人之所愛厚,於身大過,則道喪而死自來矣。死者,人之所惡,於事至明,則道在而生自圖矣。福理所及謂之恩,禍亂所及謂之害,損己則為物之所益,害之生恩也。筌引孫子用兵為生死,丁公、管仲為恩害,異哉?<br />
愚人以天地文理聖,我以時物文理哲。人以虞愚,我以不愚聖,人以其期聖,我以不期其聖。<br />
《傳》曰:觀天之運四時,察地之化萬物,無所不知而蔽之以無知,小恩於人以蒙自養之謂也。知四時之行,知萬物之生,皆自然也。故聖人於我以中自居之謂也,故曰死生在我而已矣。人之死亡,譬如沉水自溺,投火自焚,自取滅亡。理國以道,在於損其事而已;理軍以權,在於亡其兵而已。無死機則不死,鬼神其如我何?天生機則不生,天地其如我何?聖人修身以安其家,理國以平天下,在乎立生機以自去其死性者,生之機也;除死機以自取其生情者,死之機也。筌不瞭天道,以愚人。聖人體道,愚昧之人而驗天道,失之甚也。<br />
故曰:沉水入火,自取滅亡<br />
註在上文。<br />
自然之道靜,故天地萬物生。<br />
《傳》曰:自然之道,無為而無不為,動靜皆得其性,靖之至也。靖,故能立天地,生萬物,自然而然也。伊尹曰:靖之至,不知所以生也。<br />
天地之道浸,故陰陽勝。<br />
《傳》曰:浸、微也。天地之道,體著而用微,變通莫不歸於正,微之漸,故能分陰陽,成四時之至順也。<br />
陰陽相推而變化順矣。<br />
《傳》曰:聖人變化順陰陽之機,天地之位自然,故因自然而冥之,利自然而用之,莫不得自然之道也。<br />
是故聖人知自然之道不可違,因而制之。<br />
註在上文。<br />
至靜之道,律曆所不能契。<br />
《傳》曰:道之至靜也,律曆因而制之,不能葉其中,鳥獸居之謂也。<br />
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br />
《傳》曰:八卦變異之俠,從是而生。上則萬象,下則萬機。用八卦而體天,用九疇而法地,叅之以炁候,貫之以甲子,達之以神機,閉之以詭藏,奇譎之蕩自然也。<br />
陰陽相勝之術,昭昭乎進乎象矣。<br />
《傳》曰:陰陽相勝之術,坦微而不違乎本,明之信可明,故能進乎精曜象矣。<br />
黃帝陰符經集註。原題伊尹等七家註<br />
約成書於唐代。一卷。</p>

<p>黃帝陰符經註序<br />
蜀相諸葛亮撰<br />
所謂命者,性也。性能命通,故聖人尊之,以天命愚其人而智其聖。故曰天機張而不死,地機弛而不生。觀乎《陰符》,造化在乎手,生死在乎人。故聖人藏之於心,所以陶甄天地,聚散天下而不見其跡者,天機也。故黃帝得之以登雲天,湯武得之以王天下,五霸得之以統諸侯。夫臣易而主難,不可以輕用。太公九十非不遇,蓋審其主焉。若使哲士執而用之,立石為主,刻木為君,亦可以享天下。夫臣盡其心而主反怖,有之不亦難乎?嗚呼,無賢君則義士自死而不仕,莫若散志巖石以養其命,待生於泰階。世人以夫子為不遇,以秦儀為得時,不然,志在立宇宙,安能馳心下走哉?文夫所恥。嗚呼,後世英哲審而用之,范蠡重而長,文種輕而亡,豈不為泄天機?天機泄者,沉三劫宜然。故聖人藏諸名山,傳之同好,隱之金匱,恐小人竊而弄之。</p>

<p>正文<br />
黃帝陰符經集註<br />
伊尹、太公、范蠡、鬼谷子、諸葛亮、張良、李筌註<br />
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序首故天有五賊,見之者昌。<br />
太公曰:其一賊命,其次賊物,其次賊時,其次賊功,其次賊神。賊命以一消,天下用之以味。賊物以一急,天下用之以利。賊時以一信,天下用之以反。賊功以一恩,天下用之以怨,賊神以一驗,天下用之以小大。鬼谷子曰:天之五賊,莫若賊神,此大而彼小,以小而取大,天地莫之能神,而沉於人乎?筌曰:黃帝得賊命之機,白日上昇;殷周得賊神之驗,以小滅大;管仲得賊時之信,九合諸侯;范蠡得賊物之急,而霸南越;張良得賊功之恩,而敗強楚。<br />
五賊在乎心,施行乎天。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br />
太公曰:聖人謂之五賊,天下謂之五德。人食五味而生,食五味而死,無有怨而棄之者也。心之所味也亦然。鬼谷子曰:賊命可以長生不死,黃帝以少女精炁感之,時物亦然。且經冬之草,覆之而不死,露之即見傷,草木植性,尚猶如此,況人萬物之靈,其機則少女以時。廣成子曰:以為積火焚五毒,五毒即五味,五味盡,可以長生也。筌曰:人因五味而生,五味而死,五味各有所主,順之則相生,逆之則相勝,久之則積炁薰蒸,人腐五臟,殆至滅亡。代人所以不能終其天年者,以其生生之厚矣。是以至道淡然,胎息無味。神仙之術百數,其要在抱一守中;少女之術百數,其要在還精採炁;金丹之術百數,其要在神水華池;治國之術百數,其要清浄自化;用兵之術百數,其要在奇正權謀。此五事者,卷之,藏於心,隱於神;施之,彌於天,絡於地。宇宙瞬息,可在人之手;萬物榮枯,可生人之身;黃帝得之,先固三宮,後治萬國,鼎成而馭龍上昇於天也。<br />
天性,人也。人心,機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br />
亮曰:以為立天定人,其在於五賊。<br />
天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反覆。<br />
范曰:昔伊尹佐殷,發天殺之機,克夏之命盡而事應之。故有東征西夷怨,南征北狄怨。太公曰;不耕,三年大旱;不鑒,十年地壞。殺人過萬,大風暴起。亮曰:按楚殺漢兵數萬,大風杳冥晝晦,有若天地反覆。<br />
天人合發,萬變定基。<br />
良曰:從此一信而萬信生,故為萬變定基矣。筌曰;大荒大亂,兵水旱蝗,是天殺機也。虞舜陶甄,夏禹拯骸,殷繫夏臺,周囚羑里,漢祖亭長,魏武乞丐,俱非王者之位,乘天殺之機也。起陸而帝,君子在野,小人在位,權臣擅威,百姓思亂,人殺機也。成湯放桀,周武伐紂,項籍斬羸嬰,魏廢劉協,是乘人殺之機也。覆貴為賤,反賤為貴,有若天地反覆,天人之機合發,成敗之理宜然。萬變千化,聖人因之而定基業也。<br />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 。<br />
良曰:聖人見其巧拙,彼此不利者,其計在心;彼此利者,聖哲英雄道焉。況用兵之務哉?筌曰:中慾不出謂之啟,外邪不入謂之閉。外閉內啟,是其機也。難知如陰,不動如山,巧拙之性,使人無間而得窺也。<br />
九竅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動靜。<br />
太公曰:三要者,耳、目、口也。耳可鑿而塞,目可穿而眩,口可利而訥。興師動眾,萬夫莫議其奇。在三者,或可動或可靜之。筌曰;兩葉掩目,不見泰山;雙豆塞耳,不聞雷霆;一椒掠舌,不能立言;九竅皆邪,不足以察機變。其在三者,神、心、志也。機動未映,神以隨之;機兆將成,心以圖之;機發事行,志以斷之。其機動也,與陽同其波,五嶽不能鎮其隅,四瀆不能界其維;其機靜也,與陰同其德,智士不能運其榮,深聞不能竅其謀,天地不能奪其時,而況於人乎?<br />
火生於木,禍發必尅。奸生於國,時動必潰。知之修鍊,謂之聖人。<br />
筌曰:火生於木,火發而木焚。奸生於國,奸成而國滅。木中藏火,火始於無形。國中藏奸,奸始於無象。非至聖不能修身鍊行,使奸火之不發。夫國有無軍之兵,無災之禍矣。以箕子逃而縛裘牧,商容囚而蹇叔哭。<br />
天生天殺,道之理也。<br />
良曰:機出乎心,如天之生,如天之殺,則生者自謂得其生,死者自謂得其死。<br />
天地,萬物之盜;萬物,人之盜;人,萬物之盜。三盜既宜,三才既安。<br />
鬼谷子曰:三盜者,彼此不覺知,但謂之神。明此三者,況車馬金帛,棄之,可以傾河填海,移山覆地,非命而動,然後應之。筌曰:天地與萬物生成,盜萬物以衰老。萬物與人之服御,盜人以驕奢。人與萬物之上器,盜萬物以毀敗,皆自然而往,三盜各得其宜,三才遞安其任。<br />
故曰:食其時,百骸理。動其機,萬化安。<br />
鬼谷子曰:不欲今後代人君,廣斂珍寶,委積金帛,若能棄之,雖傾河填海,未足難也。食者所以治百骸,失其時而生百病。動者所以安萬物,失其機而傷萬物。故曰時之至間,不容瞬息,先之則太過,後之則不及,是以賢者守時,不肖者守命也。<br />
人知其神而神,不知其神所以神也。<br />
筌曰:人皆有聖人之聖,不貴聖人之愚。既睹其聖,又察其愚。既睹其愚,復睹其聖、故《書》曰:專用聰明,則事不成,專用晦昧,則事皆勃。一明一晦,眾之所載。伊尹酒保,太公屠牛,管仲作革,百里奚賣粥,當衰亂之時,人皆謂之不神及乎逢成湯,遭文王,遇齊桓,值秦穆,道濟生靈,功格宇宙,人皆謂之至神。<br />
日月有數,大小有定。聖功生焉,神明出焉。<br />
鬼谷子曰:後代伏思之,則明天地不足貴,而況於人乎?筌曰:一歲一三百六十五日,日之有數,月次十一二,以積閏大小,餘分有定,皆稟精炁自有,不為聖功神明而生。聖功神明,亦稟精炁自有,不為日月而生。是故成不貴乎天地,敗不怨乎陰陽。<br />
其盜機也,天下莫能知。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輕命。<br />
諸葛亮曰:天子太公,豈不賢於孫、吳、韓、白?所以君子小人異之。四子之勇,至於殺身,固不得其主而見殺矣。筌曰:季主凌夷,天下莫見凌夷之機,而莫能知凌夷之源。霸王開國之機,而莫能知開國之源。君子得其機,應天順人,乃固其躬。小人得其機,煩兵黷武,乃輕其命。《易》曰:君子見機而作,不俟終日。又曰,知機其神乎?機者易見而難知,見近知遠。<br />
瞽者善聽,聾者善視。絕利一源,用師十倍;<br />
三反晝夜,用師萬倍。<br />
尹曰:思之精,所以盡其微。良曰:後代伏思之,耳目之利,絕其一源。筌曰:人之耳目,皆分於心,而竟於神。心分則機不精,神竟則機不微,是以師曠薰目而聰耳,離朱漆耳而明目、任一源之利,而反用師於心,舉事發機,十全成也。退思三反,經晝歷夜,思而後行。舉事發機,萬全成也。太公曰:目動而心應之,見可則行,見否則止。<br />
心生於物,死於物,機在於目。<br />
筌曰:為天下機者,莫近乎心目。心能發目,目能見機。秦始皇東遊會稽,項羽目見其機,心生於物,謂項良曰:彼可取而代之。晉師畢至於淮淝,符堅目見其機,心死於物,謂符融曰:彼勍敵也,胡為少耶?則知生死之心在乎物,成敗之機見於目焉。<br />
天之無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風,莫不蠢然。<br />
良曰:熙熙哉。太公曰:誡懼致福。筌曰:天心無恩,萬物有心,歸恩於天。老子曰: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是以施而不求其報,生而不有其功。及至迅雷烈風,威遠而懼邇。萬物蠢然而懷懼,天無威而懼萬物,萬物有懼而歸威於天。聖人行賞也,無恩於有功。行伐也,無威於有罪。故賞罰自立於上,威恩自行於下也。<br />
至樂性餘,至靜性廉。<br />
良曰:夫機在於是也。筌曰:樂則奢餘,靜則貞康。性餘則神濁,性亷則神清。神者智之泉,神清則智明。智者心之府,智公則心平。人莫鑒於流水,而鑒於澄水,以其清且平。神清意平,乃能形物之情。夫聖人者,不淫於至樂,不安於至靜,能棲神淨樂之間,謂之守中。如此,施利不能誘,聲色不能蕩,辯士不能說,智者不能動,勇者不能懼。見禍於重開之外,慮患於杳冥之內,天且不違,而況於兵之詭道者哉。<br />
天之至私,<br />
尹曰:治極微。<br />
用之至公。<br />
良曰:其機善,雖不令天下而行之。天下所不能知,天下所不能違。筌曰:天道曲成萬物而不遺。椿菌鵬鷃,臣細脩短,各得其所,至私也。雲行雨施,雷電霜霓,生殺之均,至公也。聖人則天法地,養萬民,察勞苦,至私也。行正令,施法象,至公也。孫武曰:視卒如愛子,可以俱死。視卒如嬰兒,可與之赴深溪。愛而不能令,譬若驕子,是故令之以文,齊之以武。<br />
禽之制在炁。<br />
太公曰:豈以小大而相制哉?尹曰:炁者天之機。筌曰;玄龜食蟒,鸇隼擊鵠。黃腰啖虎,飛鼠斷猿,蜍蛭嚌魚,狼犿嚙鶴。餘甘柔金,河車服之無窮化玉,雄黃變鐵,有不灰之木,浮水之石。夫禽獸木石得其炁,尚能以小制大,況英雄得其炁,而不能淨寰海而御宇宙也?<br />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於害,害生於恩。<br />
太公曰:損己者物愛之,厚己者物薄之。筌曰:謀生者,必先死而後生。習死者,必先生而後死。鶡冠子曰:不死不生,不斷不成。孫武曰:投之死地而後生,致之亡地而後存。吳起曰:兵戰之場,立屍之地,必死則生,幸生則死。恩者害之源,害者恩之源。吳樹恩於越而害生,周立害於殷而恩生。死之與生也,恩之與害相反糺纏也。<br />
愚人以天地文理聖,我以時物文理哲 。<br />
太公曰:觀鳥獸之時,察萬物之變。筌曰:景星見,黃龍下,翔鳳至,醴泉出,嘉穀生,河不滿溢,海不揚波,日月薄蝕,五星失行,四時相錯,晝冥宵光,山崩川涸,冬雷夏霜,愚人以此天地文理,為理亂之機。文思安安,光被四表,克明俊德,以親九族。六府三事無相奪倫,百穀用成,兆民甩康;昏主邪臣,法令不一,重賦苛政,上下相蒙,懿戚貴臣驕奢淫縱,酣酒嗜音,峻宇雕牆,百姓流亡,思亂怨上。我以此時物文理,為理亂之機也。<br />
人以虞愚,我以不虞愚,人以期其聖,我以不期其聖。<br />
筌曰:賢哲之心,深妙難測。由巢之跡,人或窺之。至於應變無方,自機轉而不窮之智,人豈虞之?以跡度心,乃為愚者也。<br />
故曰:沉水入火,自取滅亡。<br />
良曰:理人自死,理軍亡兵。無死則無不死、無生則無不生,故知乎死生,國家安寧。<br />
自然之道靜,故天地萬物生。<br />
尹曰:靜之至,不知所以生。<br />
天地之道浸,故陰陽勝。<br />
良曰:天地之道,浸微而推勝之。<br />
陰陽相推變化順矣。<br />
良曰:陰陽相推激,至於變化在於目。<br />
是故聖人知自然之道不可違之,因而制之。<br />
良曰:大人見之為自然,英哲見之為制,愚者見之為化。尹曰:知自然之道,萬物不能違。故利而行之。<br />
至淨之道,律曆所不能契。<br />
良曰:觀鳥獸之時,察萬物之變,鳥獸至浄,律曆所不能契,從而機之。<br />
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 萬一決也。 神機鬼藏。<br />
良曰:六癸為天藏,可以伏藏也。<br />
陰陽相勝之術,昭昭乎進乎象矣。<br />
亮曰:奇器者,聖智也。天垂象,聖人則之。推甲子,畫八卦,考蓍龜,稽律曆,則鬼神之情,陰陽之理,昭著乎象,無不盡矣。亮曰;八卦之象,申而用之;六十甲子,轉而用之。神出鬼入,萬明一矣。良曰:萬生萬象者,心也。合藏陰陽之術,日月之數,昭昭乎在人心矣。廣成子曰:甲子合陽九之數也。卦象出師眾之法,出師以律,動合鬼神,順天應時,而用鬼神之道也。</p>

<p>&nbsp;</p>

修煉經訣 黃帝陰符經註

建立日期 2014-02-10 22:15:33

黃帝陰符經註
(沈亞夫撰)約出於北宋。《通志‧藝文略》著錄

黃帝陰符經註序
夫《陰符》三百言,旨歸一也。 世人多罔測玄奧,談道兵法人事者,非耶。 《太玄》曰:陽推五福以類升。 壽富康寧,好德終命。 陰幽六極以類降。 凶短折疾,憂貧惡弱。 聖人敷演天一地二三生,萬物稟一炁而生,是以修心合性,修性合炁,炁合虛無,虛無合體。然後執天行道,觀象法言,測三要之奧文,煉五行之正炁,陶甄日月,濳運坎離,察陰陽造化之權,通天地發生之理。經曰:日月有數,大小有定,聖功生焉,神明出焉,大哉。深窮妙旨,洞測真源,得之則長生,失之則輕命。有以見演道、演法、演術三字,古聖賢秘而存焉,乃天機密也,不可輕泄。今略註解,用導精微。直貴無文,易明大意。上則神仙抱一演道。夫演道者,還丹抱一之門,運炁走朝泥丸, 如炁丸轉,上朝天也。 人之元炁走於首,為之道字。《仙經》曰:長生不老,還精補腦。《太清玉訣》曰:若到河車地,黃金滿我家是也。中則富國安民演法。夫演法者,中去邪欲之心,上朝淳坎之水,為之法字。是心為帝王,坦然得一,正其法度,富國安民也。《太清玉訣》曰:若到褐河津,造白色,藏真是也。下則強兵戰勝演術。夫演術者,木生火,離中虛是水也,坎中實是火也,是以中心行,真水真火相伏,為之術字也。《太清玉訣》曰:若到紫精丹,不死亦不難是也。
正文
黃帝陰符經註
給事中沈亞夫註
演道篇第一
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
君子仰觀天道,運行不息,合法順動,固其性命乃保毓,天數盡矣。
天有五賊,見之者昌。
天有五賊,五行也。日者,火也。火生於木,木克土。月者,水也。水生於金,金克木。見五行相賊相生,是為寒暑。故曰:予仰視天之盜,五行順逆,得其次序,則天命昌延,乃長生之大本。
五賊在乎心,施行於天。
天有五星,人有五臟,應眼、耳、鼻、舌、心。心者,五賊之首,是以觀於五星,經緯萬象,內外相成,執天之道行矣。
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
君子曉達真源,譬天地在乎手,造化生乎心,知萬物稟一炁生萬物之身也。
天性,人也。人心。機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天命之謂性,人也。人心機變,測造化之功定,行天道無差失也。
天發殺機,龍蛇起陸。
三陽之月,陰陽交泰,水火相賊,乃天發殺機,有雷霆風雨振動,龍蛇出螯,萬彙發生,見生殺之權,備矣。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凡人心不可動,動則吉凶悔吝生焉。天地非反覆。天者,聖人也。地者,臣道也。反覆者,順逆也。六順六逆不常則,乃為之反覆。聖人不動心,則順天之命;小人逆行機,則不盡天數矣。
天人合發,萬變定機。
聖人合天道,機衡當無差變,乃定其心機,是故守一。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
夫人巧拙之性,坎離之象,巧則既濟,拙則未濟,故伏藏於丹田。丹田者,精炁之元也。
九竅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動靜。
人身之九竅也,心正則九邪不能入;三要者,陽之正數也。三三如九,陽炁足則動靜無姦邪可入。
火生於木,禍發必尅。奸生於國,時動必潰。知之修鍊,謂之聖人。
火生於木。陽炁之盛,則戒之在鬬,戒之在慾,勿令奸賊生焉。君子修身鍊行,然後治國安民,聖賢之人也。
演法篇第二
天地,萬物之盜;萬物,人之盜;人,萬物之盜。三盜既備,三才既安。故曰:食其時,百骸治。動其機,萬化安。
三生萬物,含正陽之炁。一炁盜,受七日來復,乃三才得一而備。人既盜萬物之始,日用而不知,知之者長生,形骸無變,萬化自安也。
人知其神,不知其不神所以神也。
人之有三萬六千神光,故多慾則耗竭精神,故不神也。《易》曰:陰陽不測之為神,抱一存神所以神也。
日月有數,小大有定。聖功生焉,神明出焉。
日則火之精,晝夜行一度;月則水之精,晝夜行一十二度半。是故君子盜水火之數,小大運動,乃有殊聖之功也,神光出焉。
其盜機也,天下莫能見,莫能知。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輕命。
故賊盜天機,造化運動,愚者莫能見、莫能知。君子得之歸真,小人逆之亡命。
演術篇第三
瞽者善聽,聾者善視。絕利一源,用師十倍;
瞽聾善聽視,則絕利根源。人能專一心,而中道不廢,十倍之功不可及也。
三返晝夜,用師萬倍。
君子專心,反覆晝夜,三陽之時,行用不闕,乃過師之功萬倍也。
心生於物,死於物,機在目。
心即灰而目不外視,生死絕念,乃忘其機也。
天之無恩而大恩生。
天之不言,日月無私。人能盜餌精華,得不死之術,恩無極則是大恩生也。
迅雷烈風,莫不蠢然。
專一志而愨乎不技,故蠢然而不動也。
至樂性餘,至靜則廉。
性和則包荒有餘,心清則萬化平廉。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
天垂象,人能盜而行之,至私也;天之造化,無偏無黨,乃至公也。
禽之制在炁。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
人因炁而生,因炁而死;萬物因地而生,因地而死。人若能擒制,得天地正炁。乃長生不死之根也。禽者,擒縱也。
恩生於害,害生於恩。
萬物春生夏長,恩也;秋殺冬藏,害也。人因婦人而生,乃恩也;因婦人死,是害也。
愚人以天地文理聖,我以時物文理哲。
天文地理也,天時地利也。象天體制者聖,順時變動者哲。愚者不能察天時人事;若能合天地化育,與時設教,乃聖人賢哲也。 道者靜之本,靜者天之機。動則觀其變,變則察其象。故造化動靜,陰陽相推,是以合天運,數不可差忒。《太玄》曰:夜則測陰,晝則測陽。乃聖人通達玄理,固帶性命,潛機不宰,至論無窮。令談兵法人事者,豈不遠哉?
黃帝陰符經註(唐.張果撰)
黃帝陰符經註並序
《陰符》自黃帝有之,蓋聖人體天用道之機也。經曰:得機者萬變而愈盛,以至於王;失機者萬變而愈衰,以至於亡。厥後伊呂得其末分,猶足以拯生靈,況聖人乎?其文簡,其義玄。凡有先聖數家註解,互相隱顯,後學難精,雖有所主者,若登天無階耳。近代李筌假託妖巫,妄為註述,徒叅人事,殊紊至源,不慚窺管之微,輒呈酌海之見。使小人竊窺,自謂得天機也。悲哉。臣固愚昧,嘗謂不然,朝願聞道,夕死無悔。偶於道經藏中得《陰符傳》,不知何代人製,詞理玄邈,如契自然,臣遂編之附而入註,冀將來之君子不失道旨矣。
正文
黃帝陰符經註
張果先生註
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
觀自然之道,無所觀也。不觀之以目而觀之以心,心深微而無所見,故能照自然之性,唯深微而能照,其斯之謂陰。執自然之行,無所執也,不執之以手而執之以機,機變通而無所繫,故能契自然之理,其斯之謂符。照之以心,契之以機,而陰符之義盡矣。李筌以陰為暗,以符為合,以此文為序首,何昧之至也?
故天有五賊,見之者昌。
五賊者,命、物、時、功、神也。《傳》曰:聖人之理,圖大而不顧其細,體瑜而不掩其瑕。故居夷則導道,布德以化之;履險則用權,發機以拯之。務在匡天地,謀在濟人倫。於是用大義除天下之害,用大仁興天下之利,用至正措天下之枉,用至公平天下之私。故反經合道之謀,其名有五,聖人禪之,乃謂之賊;天下賴之,則謂之德。故賊天之命,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賊,黃帝所以代炎帝也;賊天之物,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賊,帝堯所以代帝摯也;賊天之時,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賊,帝舜所以代帝堯也;賊天之功,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賊,大禹所峽代帝舜也;賊天之神,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賊,殷湯所以革夏命也。故見之者昌,自然而昌也。太公以賊命為用,味以取其喻也。李筌不悟,以黃帝賊少女之命,白日上騰為非也。
五賊在乎心,施行乎天。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
《傳》曰:其立德明機用妙,發之於內,見之於外而已,豈稱兵革以作寇亂哉?見其機而執之,雖宇宙之大不離乎掌領,況其小者乎?知其神而體之,雖萬物之眾不能出其胸臆,況其寡者乎?自然造化之力,而我有之,不亦盛乎?不亦大乎?李筌等以五賊為五味,順之則可以神仙不死,誣道之甚也。
天性,人也。人心,機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傳》曰:人謂天性機為人心,人性本自玄合,故聖人能體五賊也。
天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傳》曰:天機張而不生,天機弛而不死。天有弛張,用有否臧,張則殺威行,弛則殺威亡,天殺之機息。然天以炁為威,人以德為機。秋冬陰炁嚴凝,天之張殺機也,故龍蛇畏而墊伏;冬謝春來,陰退陽長,天之弛殺也,故龍蛇悅而振起。天亦有寒暄。德亦有寒暄,人亦有寒暄。德刑總肅,君之張殺機也,故臣下畏而服從;德失刑偏,君之弛殺機也,故姦雄悅而馳騁。位有尊卑,如人有天地。故曰;天發殺機,龍蛇起陸,寇亂所由作;人發殺機,天地反覆,尊卑猶是革。太公、諸葛亮等以殺人過萬,大風暴起,晝若暝,以為天地反覆,其失甚矣。
天人合發,萬變定基。
《傳》曰:天以禍福之機運於上,君以利害之機動於下,故有德者萬變而愈盛,以至於王;無德者萬化而愈衰,以至於亡。萬變定基,自然而定。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
《傳》曰:聖人之性巧於用,居窮行險則謀道以濟之,對強與明則行義以退避之。理國必以是,行師亦以是。
九竅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動靜。
《傳》曰:九竅之用,三要為機。三要者,機、情、性也。機之則無不安,情之則無不邪,性之則無不正。故聖人動以伏其情,靜以常其性,樂以定其機;小人則反此。故下文云:太公以三要為耳、目、口;李筌為心、神、息,皆忘機也,俱失《陰符》之正意。
火生於木,禍發必尅。姦生於國,時動必潰。
知之修鍊,謂之聖人。
《傳》曰:夫木情靜,動而生火,不覺火盛而焚其質。由人之性靜,動而生姦,不覺姦成而亂其國。夫明者見彼之隙以設其機,智者知彼之病以圖其利,則天下之人彼愚而我聖。是謂生者自謂得其生,死者自謂得其死,無不謂得道之理也。
天生天殺,道之理也。天地,萬物之盜;萬物,
人之盜;人,萬物之盜。三盜既宜,三才既安。
《傳》曰:天地以陰陽之炁化萬物,萬物不知其盜;萬物以美惡之味饗人,人不知其盜;人以利害之謀制萬物,萬物不知其盜。三盜玄合於人心,三才順動於天理。有若時,然後食終身;無不愈時,然後動庶績,無不安食;不得其時,動不得其機,殆至滅亡。
故曰:食其時,百骸治。動其機,萬化安。
人知其神而神,不知其不神所以神也。
《傳》曰:時人不知盜之為盜,只謂神之能神。鬼谷子曰:彼此不覺之謂神,蓋用微之功著矣。李筌不知此文意通三靈,別以聖人愚人為喻,何甚失也?
日月有數,大小有定。聖功生焉,神明出焉。
《傳》曰:日月有準,運數也。大小有定,君臣也。觀天之時,察人之事,執人之。機,如是則聖得以功,神得以明,心宜理合,安之善也。筌以度數為日月,以餘分為大小,以神炁能生聖功神明,錯謬之甚也。
其盜機也,天下莫能見,莫能知也。
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輕命。
《傳》曰:其盜微而動,所施甚明愽,所行極玄妙。君子用之,達則兼濟天下,太公其人也;窮則獨善其一身,夫子其人也,豈非擇利之能審?小人用之,則失其身,大夫種之謂歟?得利而亡義,李斯之謂歟?豈非信道之不篤焉?
瞽者善聽,聾者善視,絕利一源,
用師十倍;三返晝夜,用師萬倍。
《傳》曰:瞽者善於聽,忘色審聲,所以致其聽;聾者善於視,遺耳專目,所以致其明。故能十眾之功,一晝之中三而行之,所以至也;一夜之中三而息之,所以精也。故能用萬眾之人。荃不知師是眾,以為兵師,誤也。
心生於物,死於物,機在於目。
《傳》曰:夫心有愛惡之情,物有否臧之用。目視而察之於外,心應而度之於內。善則從而行之,否則達而止之,所以觀善而懲惡也。筌以項羽其目機,心生於物,以符堅見機,心死於物,殊不知有否臧之用。
天之無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風,莫不蠢然。
《傳》曰:天以凶象咎徵見,人能儆戒以修德。以迅雷烈風動人之恐懼,以政福無恩而生大恩之謂也。李筌以天地不仁為大恩,以萬物歸於天為蠢然,與《陰符》本意殊背。
至樂性餘,至靜性廉。
《傳》曰:未發謂之中,守中謂之常,別樂得其志,而性有餘矣。安常謂之自足,則靜其志而廉常足矣。筌以奢為樂性,以廉為靜,殊乖至道之意。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
《傳》曰:自然之理微而不可知,私之至也;自然之效明而不可違,公之至也。體聖體之亦然。筌引《孫子》云:視卒如愛子,可以之俱死。何也?
擒之制在炁。
《傳》曰:擒物之以炁,制之以機,豈大小之才乎?太公曰;豈以小大而相制哉?筌不知擒義,誤以禽獸,註解引云:玄龜食蟒,黃腰啖虎之類,為是悲哉。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於害,害生於恩。
生者,人之所愛厚,於身大過,則道喪而死自來矣。死者,人之所惡,於事至明,則道在而生自圖矣。福理所及謂之恩,禍亂所及謂之害,損己則為物之所益,害之生恩也。筌引孫子用兵為生死,丁公、管仲為恩害,異哉?
愚人以天地文理聖,我以時物文理哲。人以虞愚,我以不愚聖,人以其期聖,我以不期其聖。
《傳》曰:觀天之運四時,察地之化萬物,無所不知而蔽之以無知,小恩於人以蒙自養之謂也。知四時之行,知萬物之生,皆自然也。故聖人於我以中自居之謂也,故曰死生在我而已矣。人之死亡,譬如沉水自溺,投火自焚,自取滅亡。理國以道,在於損其事而已;理軍以權,在於亡其兵而已。無死機則不死,鬼神其如我何?天生機則不生,天地其如我何?聖人修身以安其家,理國以平天下,在乎立生機以自去其死性者,生之機也;除死機以自取其生情者,死之機也。筌不瞭天道,以愚人。聖人體道,愚昧之人而驗天道,失之甚也。
故曰:沉水入火,自取滅亡
註在上文。
自然之道靜,故天地萬物生。
《傳》曰:自然之道,無為而無不為,動靜皆得其性,靖之至也。靖,故能立天地,生萬物,自然而然也。伊尹曰:靖之至,不知所以生也。
天地之道浸,故陰陽勝。
《傳》曰:浸、微也。天地之道,體著而用微,變通莫不歸於正,微之漸,故能分陰陽,成四時之至順也。
陰陽相推而變化順矣。
《傳》曰:聖人變化順陰陽之機,天地之位自然,故因自然而冥之,利自然而用之,莫不得自然之道也。
是故聖人知自然之道不可違,因而制之。
註在上文。
至靜之道,律曆所不能契。
《傳》曰:道之至靜也,律曆因而制之,不能葉其中,鳥獸居之謂也。
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
《傳》曰:八卦變異之俠,從是而生。上則萬象,下則萬機。用八卦而體天,用九疇而法地,叅之以炁候,貫之以甲子,達之以神機,閉之以詭藏,奇譎之蕩自然也。
陰陽相勝之術,昭昭乎進乎象矣。
《傳》曰:陰陽相勝之術,坦微而不違乎本,明之信可明,故能進乎精曜象矣。
黃帝陰符經集註。原題伊尹等七家註
約成書於唐代。一卷。

黃帝陰符經註序
蜀相諸葛亮撰
所謂命者,性也。性能命通,故聖人尊之,以天命愚其人而智其聖。故曰天機張而不死,地機弛而不生。觀乎《陰符》,造化在乎手,生死在乎人。故聖人藏之於心,所以陶甄天地,聚散天下而不見其跡者,天機也。故黃帝得之以登雲天,湯武得之以王天下,五霸得之以統諸侯。夫臣易而主難,不可以輕用。太公九十非不遇,蓋審其主焉。若使哲士執而用之,立石為主,刻木為君,亦可以享天下。夫臣盡其心而主反怖,有之不亦難乎?嗚呼,無賢君則義士自死而不仕,莫若散志巖石以養其命,待生於泰階。世人以夫子為不遇,以秦儀為得時,不然,志在立宇宙,安能馳心下走哉?文夫所恥。嗚呼,後世英哲審而用之,范蠡重而長,文種輕而亡,豈不為泄天機?天機泄者,沉三劫宜然。故聖人藏諸名山,傳之同好,隱之金匱,恐小人竊而弄之。

正文
黃帝陰符經集註
伊尹、太公、范蠡、鬼谷子、諸葛亮、張良、李筌註
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序首故天有五賊,見之者昌。
太公曰:其一賊命,其次賊物,其次賊時,其次賊功,其次賊神。賊命以一消,天下用之以味。賊物以一急,天下用之以利。賊時以一信,天下用之以反。賊功以一恩,天下用之以怨,賊神以一驗,天下用之以小大。鬼谷子曰:天之五賊,莫若賊神,此大而彼小,以小而取大,天地莫之能神,而沉於人乎?筌曰:黃帝得賊命之機,白日上昇;殷周得賊神之驗,以小滅大;管仲得賊時之信,九合諸侯;范蠡得賊物之急,而霸南越;張良得賊功之恩,而敗強楚。
五賊在乎心,施行乎天。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
太公曰:聖人謂之五賊,天下謂之五德。人食五味而生,食五味而死,無有怨而棄之者也。心之所味也亦然。鬼谷子曰:賊命可以長生不死,黃帝以少女精炁感之,時物亦然。且經冬之草,覆之而不死,露之即見傷,草木植性,尚猶如此,況人萬物之靈,其機則少女以時。廣成子曰:以為積火焚五毒,五毒即五味,五味盡,可以長生也。筌曰:人因五味而生,五味而死,五味各有所主,順之則相生,逆之則相勝,久之則積炁薰蒸,人腐五臟,殆至滅亡。代人所以不能終其天年者,以其生生之厚矣。是以至道淡然,胎息無味。神仙之術百數,其要在抱一守中;少女之術百數,其要在還精採炁;金丹之術百數,其要在神水華池;治國之術百數,其要清浄自化;用兵之術百數,其要在奇正權謀。此五事者,卷之,藏於心,隱於神;施之,彌於天,絡於地。宇宙瞬息,可在人之手;萬物榮枯,可生人之身;黃帝得之,先固三宮,後治萬國,鼎成而馭龍上昇於天也。
天性,人也。人心,機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亮曰:以為立天定人,其在於五賊。
天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范曰:昔伊尹佐殷,發天殺之機,克夏之命盡而事應之。故有東征西夷怨,南征北狄怨。太公曰;不耕,三年大旱;不鑒,十年地壞。殺人過萬,大風暴起。亮曰:按楚殺漢兵數萬,大風杳冥晝晦,有若天地反覆。
天人合發,萬變定基。
良曰:從此一信而萬信生,故為萬變定基矣。筌曰;大荒大亂,兵水旱蝗,是天殺機也。虞舜陶甄,夏禹拯骸,殷繫夏臺,周囚羑里,漢祖亭長,魏武乞丐,俱非王者之位,乘天殺之機也。起陸而帝,君子在野,小人在位,權臣擅威,百姓思亂,人殺機也。成湯放桀,周武伐紂,項籍斬羸嬰,魏廢劉協,是乘人殺之機也。覆貴為賤,反賤為貴,有若天地反覆,天人之機合發,成敗之理宜然。萬變千化,聖人因之而定基業也。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 。
良曰:聖人見其巧拙,彼此不利者,其計在心;彼此利者,聖哲英雄道焉。況用兵之務哉?筌曰:中慾不出謂之啟,外邪不入謂之閉。外閉內啟,是其機也。難知如陰,不動如山,巧拙之性,使人無間而得窺也。
九竅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動靜。
太公曰:三要者,耳、目、口也。耳可鑿而塞,目可穿而眩,口可利而訥。興師動眾,萬夫莫議其奇。在三者,或可動或可靜之。筌曰;兩葉掩目,不見泰山;雙豆塞耳,不聞雷霆;一椒掠舌,不能立言;九竅皆邪,不足以察機變。其在三者,神、心、志也。機動未映,神以隨之;機兆將成,心以圖之;機發事行,志以斷之。其機動也,與陽同其波,五嶽不能鎮其隅,四瀆不能界其維;其機靜也,與陰同其德,智士不能運其榮,深聞不能竅其謀,天地不能奪其時,而況於人乎?
火生於木,禍發必尅。奸生於國,時動必潰。知之修鍊,謂之聖人。
筌曰:火生於木,火發而木焚。奸生於國,奸成而國滅。木中藏火,火始於無形。國中藏奸,奸始於無象。非至聖不能修身鍊行,使奸火之不發。夫國有無軍之兵,無災之禍矣。以箕子逃而縛裘牧,商容囚而蹇叔哭。
天生天殺,道之理也。
良曰:機出乎心,如天之生,如天之殺,則生者自謂得其生,死者自謂得其死。
天地,萬物之盜;萬物,人之盜;人,萬物之盜。三盜既宜,三才既安。
鬼谷子曰:三盜者,彼此不覺知,但謂之神。明此三者,況車馬金帛,棄之,可以傾河填海,移山覆地,非命而動,然後應之。筌曰:天地與萬物生成,盜萬物以衰老。萬物與人之服御,盜人以驕奢。人與萬物之上器,盜萬物以毀敗,皆自然而往,三盜各得其宜,三才遞安其任。
故曰:食其時,百骸理。動其機,萬化安。
鬼谷子曰:不欲今後代人君,廣斂珍寶,委積金帛,若能棄之,雖傾河填海,未足難也。食者所以治百骸,失其時而生百病。動者所以安萬物,失其機而傷萬物。故曰時之至間,不容瞬息,先之則太過,後之則不及,是以賢者守時,不肖者守命也。
人知其神而神,不知其神所以神也。
筌曰:人皆有聖人之聖,不貴聖人之愚。既睹其聖,又察其愚。既睹其愚,復睹其聖、故《書》曰:專用聰明,則事不成,專用晦昧,則事皆勃。一明一晦,眾之所載。伊尹酒保,太公屠牛,管仲作革,百里奚賣粥,當衰亂之時,人皆謂之不神及乎逢成湯,遭文王,遇齊桓,值秦穆,道濟生靈,功格宇宙,人皆謂之至神。
日月有數,大小有定。聖功生焉,神明出焉。
鬼谷子曰:後代伏思之,則明天地不足貴,而況於人乎?筌曰:一歲一三百六十五日,日之有數,月次十一二,以積閏大小,餘分有定,皆稟精炁自有,不為聖功神明而生。聖功神明,亦稟精炁自有,不為日月而生。是故成不貴乎天地,敗不怨乎陰陽。
其盜機也,天下莫能知。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輕命。
諸葛亮曰:天子太公,豈不賢於孫、吳、韓、白?所以君子小人異之。四子之勇,至於殺身,固不得其主而見殺矣。筌曰:季主凌夷,天下莫見凌夷之機,而莫能知凌夷之源。霸王開國之機,而莫能知開國之源。君子得其機,應天順人,乃固其躬。小人得其機,煩兵黷武,乃輕其命。《易》曰:君子見機而作,不俟終日。又曰,知機其神乎?機者易見而難知,見近知遠。
瞽者善聽,聾者善視。絕利一源,用師十倍;
三反晝夜,用師萬倍。
尹曰:思之精,所以盡其微。良曰:後代伏思之,耳目之利,絕其一源。筌曰:人之耳目,皆分於心,而竟於神。心分則機不精,神竟則機不微,是以師曠薰目而聰耳,離朱漆耳而明目、任一源之利,而反用師於心,舉事發機,十全成也。退思三反,經晝歷夜,思而後行。舉事發機,萬全成也。太公曰:目動而心應之,見可則行,見否則止。
心生於物,死於物,機在於目。
筌曰:為天下機者,莫近乎心目。心能發目,目能見機。秦始皇東遊會稽,項羽目見其機,心生於物,謂項良曰:彼可取而代之。晉師畢至於淮淝,符堅目見其機,心死於物,謂符融曰:彼勍敵也,胡為少耶?則知生死之心在乎物,成敗之機見於目焉。
天之無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風,莫不蠢然。
良曰:熙熙哉。太公曰:誡懼致福。筌曰:天心無恩,萬物有心,歸恩於天。老子曰: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是以施而不求其報,生而不有其功。及至迅雷烈風,威遠而懼邇。萬物蠢然而懷懼,天無威而懼萬物,萬物有懼而歸威於天。聖人行賞也,無恩於有功。行伐也,無威於有罪。故賞罰自立於上,威恩自行於下也。
至樂性餘,至靜性廉。
良曰:夫機在於是也。筌曰:樂則奢餘,靜則貞康。性餘則神濁,性亷則神清。神者智之泉,神清則智明。智者心之府,智公則心平。人莫鑒於流水,而鑒於澄水,以其清且平。神清意平,乃能形物之情。夫聖人者,不淫於至樂,不安於至靜,能棲神淨樂之間,謂之守中。如此,施利不能誘,聲色不能蕩,辯士不能說,智者不能動,勇者不能懼。見禍於重開之外,慮患於杳冥之內,天且不違,而況於兵之詭道者哉。
天之至私,
尹曰:治極微。
用之至公。
良曰:其機善,雖不令天下而行之。天下所不能知,天下所不能違。筌曰:天道曲成萬物而不遺。椿菌鵬鷃,臣細脩短,各得其所,至私也。雲行雨施,雷電霜霓,生殺之均,至公也。聖人則天法地,養萬民,察勞苦,至私也。行正令,施法象,至公也。孫武曰:視卒如愛子,可以俱死。視卒如嬰兒,可與之赴深溪。愛而不能令,譬若驕子,是故令之以文,齊之以武。
禽之制在炁。
太公曰:豈以小大而相制哉?尹曰:炁者天之機。筌曰;玄龜食蟒,鸇隼擊鵠。黃腰啖虎,飛鼠斷猿,蜍蛭嚌魚,狼犿嚙鶴。餘甘柔金,河車服之無窮化玉,雄黃變鐵,有不灰之木,浮水之石。夫禽獸木石得其炁,尚能以小制大,況英雄得其炁,而不能淨寰海而御宇宙也?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於害,害生於恩。
太公曰:損己者物愛之,厚己者物薄之。筌曰:謀生者,必先死而後生。習死者,必先生而後死。鶡冠子曰:不死不生,不斷不成。孫武曰:投之死地而後生,致之亡地而後存。吳起曰:兵戰之場,立屍之地,必死則生,幸生則死。恩者害之源,害者恩之源。吳樹恩於越而害生,周立害於殷而恩生。死之與生也,恩之與害相反糺纏也。
愚人以天地文理聖,我以時物文理哲 。
太公曰:觀鳥獸之時,察萬物之變。筌曰:景星見,黃龍下,翔鳳至,醴泉出,嘉穀生,河不滿溢,海不揚波,日月薄蝕,五星失行,四時相錯,晝冥宵光,山崩川涸,冬雷夏霜,愚人以此天地文理,為理亂之機。文思安安,光被四表,克明俊德,以親九族。六府三事無相奪倫,百穀用成,兆民甩康;昏主邪臣,法令不一,重賦苛政,上下相蒙,懿戚貴臣驕奢淫縱,酣酒嗜音,峻宇雕牆,百姓流亡,思亂怨上。我以此時物文理,為理亂之機也。
人以虞愚,我以不虞愚,人以期其聖,我以不期其聖。
筌曰:賢哲之心,深妙難測。由巢之跡,人或窺之。至於應變無方,自機轉而不窮之智,人豈虞之?以跡度心,乃為愚者也。
故曰:沉水入火,自取滅亡。
良曰:理人自死,理軍亡兵。無死則無不死、無生則無不生,故知乎死生,國家安寧。
自然之道靜,故天地萬物生。
尹曰:靜之至,不知所以生。
天地之道浸,故陰陽勝。
良曰:天地之道,浸微而推勝之。
陰陽相推變化順矣。
良曰:陰陽相推激,至於變化在於目。
是故聖人知自然之道不可違之,因而制之。
良曰:大人見之為自然,英哲見之為制,愚者見之為化。尹曰:知自然之道,萬物不能違。故利而行之。
至淨之道,律曆所不能契。
良曰:觀鳥獸之時,察萬物之變,鳥獸至浄,律曆所不能契,從而機之。
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 萬一決也。 神機鬼藏。
良曰:六癸為天藏,可以伏藏也。
陰陽相勝之術,昭昭乎進乎象矣。
亮曰:奇器者,聖智也。天垂象,聖人則之。推甲子,畫八卦,考蓍龜,稽律曆,則鬼神之情,陰陽之理,昭著乎象,無不盡矣。亮曰;八卦之象,申而用之;六十甲子,轉而用之。神出鬼入,萬明一矣。良曰:萬生萬象者,心也。合藏陰陽之術,日月之數,昭昭乎在人心矣。廣成子曰:甲子合陽九之數也。卦象出師眾之法,出師以律,動合鬼神,順天應時,而用鬼神之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