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佛堂地圖

http://一貫道.taipei/

讓無極聖光,奌亮世間。

佛堂地圖需要道親們的參與。

一貫道心
讀好書
推薦閱讀
<p>談心論道話家常</p>

<p>長眉尊者.開心尊者.不求尊者.觀經尊者&nbsp; 著書緣起<br />
長眉尊者 述論:初心<br />
開心尊者 述論:知心<br />
不求尊者 述論:力行綱常心<br />
觀經尊者 述論:五常<br />
長眉尊者 題文<br />
開心尊者 述論:因果與因緣<br />
觀經尊者 述論:家道<br />
不求尊者 述論:同心協力<br />
觀經尊者 述論:業<br />
長眉尊者 述論:勤儉<br />
不求尊者 述論:敦親睦鄰<br />
開心尊者 述論:奉獻<br />
觀經尊者 述論:宗教與社會<br />
開心尊者 述論:道<br />
不求尊者 述論:修<br />
觀經尊者 述論:真愛利人間<br />
長眉尊者 述論:清淨端心求大道<br />
不求尊者 述論:修行慎並行不悖<br />
長眉尊者 述論:煉心<br />
開心尊者 述論:生命的光輝<br />
不求尊者 述論:行道<br />
觀經尊者 例證一:主觀而修,偏執有漏<br />
長眉尊者 例證二:戒規不守,難成佛道<br />
開心尊者 例證三:知法犯法誤自身<br />
長眉尊者 例證四:修道慎言語敗道<br />
開心尊者 例證五:惑言<br />
降龍尊者 結文<br />
長眉尊者.不求尊者.開心尊者.觀經尊者&nbsp; 結文續語<br />
本堂主席關聖帝君 跋</p>

<p>本堂主席&nbsp; 關登台<br />
聖示:吾為《談心論道話家常》一書作律:<br />
一、承命著書,匡正人心,度化向善。茲贊施助印,力行功德者,呈文准予錄賜福德,消業增福。<br />
二、書著導善棄惡,直指光明大道。茲贊施助印,推行普化者,呈文准予福德庇蔭,上超祖先,中蔭自身福運,下蔭子孫福田。<br />
三、書著闡明因果善惡之報應。茲輸誠懺悔前愆,助印弘法,勸勉他人向善道者,呈文准予排因解業,消弭惡果牽掣。<br />
四、書著《談心論道話家常》一書。茲贊施助印,崇德佈道,植下善施善行者,呈文准予錄賜福德,釋化因果業懲,諸疾磨苦。<br />
五、書著為指性明心,覺醒善惡果報,寶書珍而貴之也!茲贊施助印,流通推廣,利益蒼生,呈文准予排冤拔苦,了斷因果。<br />
以此頒示以為本書之凡律。</p>

<p>本堂主席&nbsp; 關登台<br />
聖示:恭接玉旨。命本堂福神十里外接駕,命本堂副主席濟公禪師五里外接駕,其餘神人排班候駕,慎勿失儀!<br />
金闕玉相邱 降<br />
詩曰:頒旨臨期示道場。延承寶書啟康莊。真詮妙諦開凡智。了義知行善德揚。<br />
聖示:吾為頒宣玉旨降爾道場。玉旨開宣,神人俯伏。<br />
欽&nbsp;&nbsp;&nbsp; 奉<br />
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詔曰:<br />
朕居靈霄,上掌天界,下統大千,無時不以蒼生為念!末法時期,道降火宅,修持當下皆得法益。茲豐原懿敕賢義堂關卿所呈,堂中主事化筆延承懿脈,深得十八羅漢尊者教習有成,開著寶書《談心論道話家常》,一書經丁丑年著作完功,末續寶書倡印,希達普化之效。<br />
寶書延傳渡世,迫在眉睫,經十八羅漢尊者共議奏陳,本書於癸未年校對訂正完功,呈報金闕,核備以查。且由賢義堂關卿轉呈,行將寶書刊印流通,壽世牖民,以啟發人心向善,修持見性,更予迷途者警示省悟。<br />
朕心大悅,將准予頒旨核賜,並特准關卿衡量功行,准予贊助刊印渡世之善德者,依頒律奏呈文疏,論功撥賜福德,釋業消災。<br />
寶書真章,淺顯易懂,蒼生有此福份得而閱之。今書已著成,付梓完功在即,特予頒賜,旨到生效。<br />
欽哉勿忽,叩首謝恩!<br />
天運癸未年六月二十四日</p>

<p>中華民國八十六年六月四日.天運丁丑年四月十九日<br />
本堂福神 登台<br />
聖示:稍後高真降臨,諸賢生勿失禮儀。<br />
長眉尊者&nbsp;同降<br />
開心尊者&nbsp;<br />
不求尊者&nbsp;<br />
觀經尊者&nbsp;<br />
詩曰:<br />
長眉尊者:運筆揮砂顯義微。起句。<br />
開心尊者:談心論道闡深機。承句。<br />
不求尊者:綱常維德人倫守。轉句。<br />
觀經尊者:趣向菩提自度依。結句。<br />
聖示:吾等蒙貴堂主席邀請,作化筆劉生之教習,亦藉此機緣論述以茲普化蒼生。<br />
觀爾堂修子個個滿懷渡化眾生之宏志,實是貴堂諸聖仙佛之慰。有此賢生知代天宣化以推動法輪,吾等觀之亦頗為欣喜。<br />
今日吾等與諸修子將有六個月之時日共結善緣,於此期間將作一系列之闡述,俾能有助諸修子之修持,更希能廣引眾生知修。<br />
此次之闡述統稱為「談心論道話家常」。全文分成二段,而以淺白文字著述,希能剖析明白,使眾生更能了解何者為道!<br />
長眉尊者 登台<br />
述論:初心<br />
初始所發出之念頭謂之初心,如呱呱落地之嬰兒,此時之純樸謂之初心;再者,一個人從小至大所經歷的一切事情,有善亦有惡,但總離不開以一件事物作起點,則此一起點之起心亦稱為初心,再經「起心動念」滲入有所需求或有所欲望而成為既成之心念,則此一既成之心念即為善與惡的殊途關鍵。<br />
吾觀諸道子乃是個個身帶大慈悲之初願而來,但是歷經無數輪迴,使宏大願心受五濁惡世污染而無法尋回根性。今應緣入門,顯現慧根,得受引渡,此為諸賢生之初心宏願所契引。<br />
然而初始發心有它原本之自性,所謂佛魔同道,此乃明示初心雖純善無邪,但易受塵境擾動而瞬息萬變,無法捉摸;此一刻心念至下一刻心念即無法拿捏得準。但如何能鎖定此一心的動態?此須由自身時時刻刻體察其變化,一有所蠢動則必須知其意向所在是善是惡?善念持之則入佛國,惡念放縱則入魔境;如此念念戒惕,才能保持住此一初始發心不變。<br />
因此,修道之人各有其宿世宏願,大志則必須依循初心,順水推舟,造福人群;以率性處道而行,知生我何來?知生我何義?知性亦知其天命,方不失入凡塵走這一回。</p>

<p>開心尊者 登台<br />
述論:知心<br />
世俗中有一句話:「知心難求。」吾也言:「真是知心者難求啊!」<br />
每一個人已不知歷劫多久,而在人世間打滾,忙忙碌碌,各是為了那兩樣,一為名,一為利,總捨不得此名利二字,而甘心受名利誘惑而沉迷,終日東奔西跑,營營役役,如此競逐,更加使心蒙蔽了良知。<br />
利益縈心使心波動,夜眠亦會追求名利於夢中,故有多少人能自知心念是否偏頗?恐少之又少。因此方有現今道場林立,為的就是要淨化人心,使眾生在已受名利薰染的心能夠迴光返照,洗心革面,改善不良惡習。<br />
故希眾生在平時多了解自心是否有貪圖非分之想?是否有執著不去之妄想?應該知道人生非僅圖享受,或只為追求名利,如此則離道遠矣!人活在世間乃是循著人倫網常之道而行,父慈、子孝、兄謙、弟恭、友信,此方是道中之修也!亦是人生之道義也!</p>

<p>不求尊者 登台<br />
述論:力行綱常心<br />
人際相處有一定的原則,此一「原則」即乃綱也,也是處世的一個標竿。<br />
現在循三綱論起:<br />
君臣綱:君者位極尊貴,處事上須給臣有所依循,作為標竿,然而現今的君臣綱應引申為上司與部屬的關係。所謂「上有不正下則歪」,此言何以說?乃上司若有不當的作為,則下屬必也多少營私舞弊,貪贓枉法;因此上司若大公無私,剛正不阿,必能使下屬惕勵而不違。如在今日社會中之工廠,主管勤奮正直,待部下親切,那想必所屬員工定也不敢有所怠惰,生產自然能更加順利。故君臣之綱必有相對等之牽制,相互持守依循是為君臣之要綱也。<br />
父子綱:父親養育子女,終日勞碌於社會中,有時會染下惡習,如飲酒、吸煙、甚或賭、色等,為子者耳濡目染,日久便受影響,思想行為亦日漸沉迷偏差;故雖然父親有權教導子女,但如失為父綱,又如何去導正?這個家庭又將成何種樣子?故父子綱是家庭中的首要轉變。<br />
夫婦綱:夫婦乃飯食同桌,夜眠同床,無所不言,因此必然多少有所磨擦。婦以夫為主,故若為夫者行為不正,在外拈花惹草,對家庭不負責任,必成怨恨,若夫婦不和,生活必然痛苦;若再演變成情劫,則家庭必定破裂。因此為夫者亦必須依循夫妻之道,相敬和樂,同為家業奮鬥,方是夫婦綱常。<br />
上述三綱俱可明瞭,但行之難,因不知力行者眾,故引述之,盼眾生醒悟!</p>

<p>觀經尊者 登台<br />
述論:五常<br />
前已略述三綱,今吾論述五常。何為五常,乃「仁、義、禮、智、信」也!<br />
仁者,慈悲之心也!惻隱之心亦是仁也!仁亦是心德也!為人當有仁心,見人之得,如己之得;見人之失,如己之失。別人有錯,當寬宏大量原諒他人。於己則慈悲為懷,戒殺放生,清口茹素。如若有人失意或落難,必懷憐憫之心,不可以其失敗挫折而幸災樂禍,如此則其心態已趨於邪惡;故一個真正仁慈者,此時更應伸出援手,給予他人助力,如此之寬容慈悲那才是真正之仁者。<br />
義者,如赤日天空,光明正大;不趁人之危巧取豪奪。對國家盡忠,奉公守法;國家有難,共赴國難,此是大義。對朋友肝膽相照,無所虧待;朋有有難,必挺身而出,亦是義也;如見他人落水而不惜捨身相救,此乃義之典範。故為人當須自我惕勵,是否能作到如同此之捨身取義,不為己身,而無害於他人之作為方是實義。<br />
禮者,乃理也。為人當有禮,對長輩恭敬,對同輩謙讓,對弟妹晚輩亦有適度的行為對應禮節,敬老尊賢此亦是為人應有之禮儀。自古於今,禮儀是漢民族之美德,但因社會變遷,此一美德已如日落西山之漸消漸沉,至今世人已少講究克己復禮,因而社會日漸混亂。故為人當時時保有和藹容顏,適宜的應對,則行為不失禮。對上恭敬,對同儕尊重,對下呵護,合宜之對待,即是禮也;虔誠的心意,真實的態度,此即為禮之內涵。<br />
智者,乃知也,明也。知天命,明修行,更能體悟大道之普化而身體力行,即是智也。以智者而言,從不在世塵中迷失,能去妄除貪,以修心養性,渡引眾生為目標,此才是真智之人。如儒家之知命教化,道家之玄妙濟人,佛家之大乘共度,故智者可顯現於修行之中,人人皆可為智者,能持恒而修,才是明智之人。<br />
信者,人言為信,故依言為憑,言出必行即可取信於人。若有言在先,就必須實踐諾言;如今日說,將以自己所能幫助他人度過難關,言後就必須審度如何而行,切不可大意輕忽,時至卻失信於他人,如此則造成信用降低,人格受損。故言語須真誠恪守,不可巧語了事,更不可顛倒反覆,甚而終致食言而肥。因此所謂誠信,即是誠心守信,亦即意為心誠之言將可終守也!<br />
五常為做人之基本道德,平時即應力行,如不能好好行持,就算千言萬語那也是空口之談,希眾生明悟之!</p>

<p>中華民國八十六年七月九日.天運丁丑年六月初五日<br />
長眉尊者 降<br />
聖示:今日蒙貴堂主席聖諭,可藉論文作為普化,故吾今日以此為「題文」:<br />
末法時期,世道人心日漸惑昏,眾生原本光明靈根受五蘊染濁而起根障執著,對現今社會造成諸般之不良後果。亦使原本善境樂土因此而掀起滔滔塵煙,形成業劫災殃。眾生在此業境中輪迴,靈性不斷受到污昧摧殘,是令人何等之悲嘆!<br />
人間是否能夠成為至善淨土,必須由個人扮好本身的角色做起;因而處之於凡世之中,人際之間即應該有所規範,而為人處事更須有所準則,如此則人倫道德、三綱五常、四維八德之堅守及操持乃成為為人日常間之必備。相對而言,人性之淨化,不良惡習之戒除,家庭、社會的道義責任之提倡,始能帶給社會祥和;若更能進入心性修持之路,深入法海道藏之中,則法音彌綸,無不歡欣喜悅,如此之至善至美,祥和樂土才是每一眾生之所需。<br />
今日道降火宅,居家修行者更須作為開發與改造淨土的先鋒,所以對本身的要求就必須嚴以戒律,對他人就必須包容寬大;而以慈悲為懷,益世而行;再者做人腳踏實地,依循倫理綱常之處世之道;如此之後,再加深願行,渡己渡人,達己達人,利益眾生,那才是真正之修行者。<br />
長眉尊者 題文於豐原懿敕拱衡堂</p>

<p>開心尊者 登台<br />
述論:因果與因緣<br />
眾生皆知因果,更知好的田地種植出來的果實必是碩大甜美,不好的田地所種植出來的果實必是生澀難吃。因果經云:「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此在在告知眾生,種因成果,絲毫不爽。比如你為金錢終日忙碌,雖有所得,但也操勞成疾;如此則為財是起因,而身體失去健康,臥病在床則為果。又如你為了貪求享樂而追求名利,如此不擇手段,放縱追逐之下,蒙蔽了良知,與人廝殺於無形,因而造下重大之惡因,如損人名譽,迫人傾家蕩產等等。如此則將來必有不好的果報發生,故因果報應乃為現世常見之事,可言每人此時都在因果當中。<br />
因果大體分為前世因果與今生因果。何謂前世因果?乃是在前世之中,若你是一個知道行善佈施的人,種下的善因經過輪迴轉世此生,則必成人生際遇極佳,生活富足之人,或者如在今生中有何劫難,那麼在前世所種下的善因,必也會隨著輪迴產生助蔭,如急難中有人幫你解困,則如此一貴人有可能是受你前世濟助的人。如依今生因果而論,則成為現世果報。例如今生你不知善言善行,也不知惜福,且常與人爭端,甚至造下種種惡行,待業滿之時,必受盡苦磨;或福報銷盡而落得衣食不繼,孑然一身。故因果之可怕,眾生須時時刻刻警惕在心,不可因一時之誤而造成永久之惡果。<br />
眾生體知因果,那為何因果與因緣有所牽連?此乃是因為因緣與因果是息息相關。就以家庭成員而論,為何會與你互成因緣,而成為你的父母或子女或夫妻?為何不與他人成緣,而只與你成緣?這就是因果與因緣之相關。今生結合必有它的原因,原因即是過去的造作,即為因,今生的結合即是果,因與果中間無形的連結即是緣;然不管善因或惡因皆是已種下之因業種子,此之因業種子經過輪迴而再緣結於今生。如果家庭中每一成員都是善因緣所結,雖然每一個成員個性亦皆有不同,但相處亦能融洽。若由個體來觀,各自天賦稟性及人生際遇之不同,亦可觀出個人宿世薰習之不同乃來自各自造下之因不同與不同的緣份發展所致。故知道因果與因緣之密切,不就應該今生當下好好惜此因緣,以一切善轉化一切因,以一切善了斷一切輪迴之塵緣,勉之!</p>

<p>觀經尊者 登台<br />
述論:家道<br />
世人當知,家庭乃由諸多因緣聚合而成為一個小群體,且家庭每一成員又有各自因緣,是以相互之間緣之厚薄善惡乃產生差異。<br />
以兄弟姊妹之間來說,必也有不同的因果牽連,尤其在個性與思惟上亦因宿世經歷之不同而有所差異,如此之因緣際會,雖然大多時候相互友愛,但有時候也難免會產生摩擦,如因觀點及行事作風之不同而有所爭執;或因與雙親續緣之不同,故也會受彼等善惡業之交互波及而起爭執。<br />
如依父母與子女之因緣而論,一般來說是較為緣深,因為大都是宿世因果之直接牽連,而於輪迴中今生續緣了斷。如子女與父者單一緣結為善因緣,平日之間必和樂融洽,但與母者雖亦是如此,但相較之下亦有緣分之深淺。若是父者之一方非是善緣,則母者是否會受到父者之非善緣之波及呢?那是必然,因為夫妻是代續因緣之主體,二人之結合方成為延續因果之關鍵,故多少因此因緣而有所影響。<br />
家庭成員是因緣聚合之形成,因此謂之共業之所,是在業報上有其獨特的一個群體。論及家道就是以此共業所現而作興衰之分判。所謂「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惡之家必有餘殃」,乃指個體聚合所形成之命運共同體是由善惡業力所帶動而成之果報,此一果報即是家業興衰之顯現。如家中終日爭執吵鬧,各執我見而迫人,則和氣已失,如此之家庭有何興盛之望?又如家人間能各自包容忍讓,關懷互助,如此之家庭又那能不興旺?俗云:「家和萬事興,家不和萬事哀。」非無其理。<br />
眾生已了知家道之關,當然不能在家中常為一些小事而爭執不休,反而知道要提振家道要從自己所扮演的角色負起責任做起,為家庭全體成員多著想,使每一個人皆能健全發展,若能如此使家道昌隆,則在家人互助之下亦能蔭使自身業累減輕,人生更加幸福。</p>

<p>不求尊者 登台<br />
述論:同心協力<br />
少數家庭中因為兄弟姊妹間各自有私,而使得情感失和;有些夫妻也是常因為各自所執,而使意見總是不能溝通,以致頻生摩擦,故有如此問題就必須好好改進。有言道:「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這句話的意思非常明白的告訴我們,做每一件事情如果能夠持之以恒必有成功之日。家中兄弟姊妹如果能夠依此精神各為家庭盡心盡力,團結一致,不偏私而為,兄友弟恭,情深金蘭,則更能使家庭融洽和樂;如此在齊心合力之下,那怕有任何怨因波及於每一個人身上呢?<br />
再則夫妻本是同舟共渡,為何常為一些身外事物而起爭執或傷害對方?雖然夫妻有緣有份,但也不可依此而去論定果報,註定由誰該受誰的壓迫,如此則失之偏頗。若因事情爭執則必有其起因,而這個起因是啟動一個人之思意與執端,當然起因的範圍非常廣泛,非僅只一端;如妻者因娘家事累及夫家生活,也可能造成意見扞格,夫妻嘔氣;或者因為夫之一方漠視家庭生活,經常交際應酬至深夜;或因家中子女管教疏忽而出事;或因理財不當而使家境陷入苦境等等,都是造成家庭風波之主要因素。<br />
因此,眾生明知此因,即更須各自對家庭負起責任,再齊心協力小心經營,凡事顧及家中老老少少的每一個人,如此方能使家庭中的每一成員不因風波而陷於怨氣心結下過日子,且能享有家庭和樂之福報,希眾生明悟!</p>

<p>觀經尊者 登台<br />
述論:業<br />
何謂「業」?乃為與自身有形無形的一切關連。如事業,此亦為業;如承繼祖業,亦為業。而本身之業更為廣泛,因為人生就是一趟綿長的旅程,而旅程中之行李負擔就是業。它是由人「身、口、意」造作而來,故謂之三業。此種負擔伴隨人生全程,是無人能替代,全由自身承受;所以我人須知業而慎業。<br />
業有三性,善性、惡性、無記性。身、口、意三業是依於造作而成之分別。以身業來說,打傷人或破壞事物,就是惡業;身行利益眾生或在事物處理上能夠留人餘地,則是善業。以口業而論,出言傷人,或兩舌、綺語,揭人隱私等等,皆為惡口業,而口讚言他人長處優點,規過勸善,講經說法,是為善口業。論意業乃在平時無有害人之心,無有妄念亦無貪欲;若對事物有著狂妄不當之思想,則此一意念污毀其本性,故是惡意業;如能在意念上多加琢磨,從不同的觀點上深加思考,明其善惡,去除不當心思,善慧深植於意識,則意業可淨,無有不善之行為,此即為善意業。<br />
眾生明白業是如影隨形,一切行為舉止或起心動念都離不開業,因而在人生路程未至終點之時,就應該「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方能了斷一切業因之絆阻。</p>

<p>長眉尊者 登台<br />
述論:勤儉<br />
中華民族秉持勤儉持家致富,流傳數千年,立為塵世之一大美德。在以往農業社會裏,日求三餐溫飽是非常的辛苦,且因農業開發受到大自然限制極大,生產未能蓬勃發展,因此每一個人都知道勤勞而儉用;雖日出而作,日落有者卻未見而息,在生產有限的情況下,無非是希望家用能更加豐盈。因此在生活上更知道要節儉,能利用之物必不輕易拋棄,物品總是妥善保存,極盡愛護珍惜。此一勤儉,轉至於今,造就均富,社會繁榮,每一家庭不受饑餓寒凍之苦;如此豈不是勤儉所帶來之福報呢?<br />
然而現今科技發達,社會逐漸轉型。這一代年青人享受前人勤儉開發之結果,卻未能體會農業時期那種辛勞勤儉之苦楚,終日沉迷於物質享受,而使身心怠惰,造成腐敗跡象。如此貪圖享受而不知勤儉,財物上常東挪西借,所得永遠填不滿借貸;也妄想一夜致富,而迷昧於賭桌上;更甚而謀財害命,造下滔天大罪。其實若知勤儉,亦不可能有貪圖之想,因為知足常樂也!以如此固有美德持之,心境必常安泰滿足,社會也必不會有如今之動盪不安。反觀他國之天災地劫,食無溫飽之飢餓眾生,處身蓬萊仙島之眾生應該自覺自悟無此劫難而慶幸。<br />
故希眾生為事當勤,用物當儉,延承如此勤儉美德,方能不浪費、不貪圖,而使心性不變,使整個社會不陷入浩劫不安之境地也!</p>

<p>不求尊者 登台<br />
述論:敦親睦鄰<br />
每一個人在因緣聚會之下總成團體生活,也成為一區域性的共同生活體制,因此才會有鄉里村落;在此因緣下自然的對某些團體性事物有所共識,如文化、信仰等;又如喜宴,鄰里夥同賀祝,總有著那一份純樸互助之人情。<br />
但是現今社會沉迷於各自之私利,或有各掃門前雪之心態,把以往純樸互助團結之鄉情鄰誼,全因私念或恐怕引起不必要之麻煩而生出不與他人往來之心態,使得就算僅只相隔一牆也從不互相交談,互結善緣,一遇他家有事也避之唯恐不及;但卻沒有想到一旦換成自身有難之時,有誰會伸出援手呢?<br />
以上情形,使每個人心性受到這股不善心態的影響,造成群體不健康的心理,使群體感疏離,區域安全受到考驗;亦使一些心懷不軌者有破壞社區秩序之機,進而波及整個社會動盪不安。所以在居家的群體中,鄰居好友個個都必須有守望相助,敦親睦鄰的精神,以改變整個社會,而能得到祥和樂利之人間淨土也!</p>

<p>開心尊者 登台<br />
述論:奉獻<br />
現今社會至誠奉獻者鮮矣!常是閉戶自保;對所見所聞常是冷漠以對,未能真正的互相體恤,如面對天地災劫、人身傷殘,或受棄老幼等等,皆無伸出援手給予他人解困;因此許多人得不到救助,不得已用各種偏頗的方法解決;有者因此落入不當場所,或怨懟心態造下罪業。故眾生如果皆能秉持奉獻助人之至善心念,那麼社會中必可減少許多受苦之人,也能間接免於他人造下惡業,影響整體社會。<br />
奉獻,它是至善至高之情操,無所求、無所偏私。但在現今社會中常見對別人的奉獻有不當的利用,如偽欺騙財,或假藉傷殘領取善財,如此造成對奉獻意義的扭曲傷害,因此使本著誠心助人者不但對所作奉獻存有疑惑,也因此不再對他人施於援手。<br />
對此貪偽之人,凡眼雖受蒙蔽,但天眼雪照,三寸氣斷,受此偽行牽纏,幽府必行,將受到嚴厲刑罰。故吾在此奉勸世人,莫以身試法,方不後悔莫及。</p>

<p>觀經尊者 登台<br />
述論:宗教與社會<br />
宗,宗旨;教,教門。古今中外都有宗教,它在社會中是必要存在而不可失。宗教在社會之中,各依所宗而設教,以度化群生,各有其殊勝之處。就以鸞門論之,乃「以儒為宗,以神設教」,其應運末法時期,因為在現時社會乃有諸般亂象,人倫道德日見惡化;人心受三毒染著,心性日見沉淪,以致靈性蒙蔽,業障累重,如此之塵境怎能再使之惡化下去?故上蒼慈憫,降旨立教,以應現今末法所需。<br />
古來至今,聖佛仙神何不是克盡人道,大忠大孝、綱常倫理圓滿而受敕封證果,入列聖佛仙神;故在道德淪喪,人心不古的社會中更需要宗教之洗滌教化,淨化人心。現今居家修持者眾,有習佛法、道法、儒家思想等,此皆符合古聖先賢安身立命之學,而在人道中實踐,再於靈性慧命中力求突破,以達到超凡入聖;如此對於本身或是整個社會都大有助益;是以故,在此關連下,宗教與社會是密不可分。<br />
以上略述,主要乃在使眾生明白各宗各教各有其使命,皆有助益於社會;因此各宗教之間當不可互相攻訐誹謗,應依循天心慈憫,推動法輪,互相成全,各渡有緣,才可使宗教在社會中發揮最大的教育力量,渡盡群生。</p>

<p>開心尊者 登台<br />
述論:道<br />
何謂道?《中庸》:「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在天曰理,在人曰靈性。人之靈性本是清淨無染,潔白無瑕,但因後天沉迷於聲色,故日漸污濁;或痴情纏繞,或貪得無厭,使原本上天所賦予之一點靈性永墜於四生六道之中而輪迴不止。<br />
眾生既由無極老母孕育,為何降至凡塵,未能脫離苦海,歸回本位?其中原由皆因眾生受塵世幻境所迷,以致心性蒙蔽,無明執著,背道而行,終至無法自拔。基於此率性行事雖是正法亦是道,但因為眾生處於紅塵染著之中,再加上後天不知修身養性,參悟正法,而隨業起浮不定,使之偏離正道,終至自救無門;因此眾生輪迴於人世之中,就必須秉持人倫綱常之道處世,再則漸明自我先天靈性而加以修練,方能脫離因業之束縛,不再沉淪於凡塵,受到苦磨。<br />
故道為宗教使命之依循,宗教提供眾生有尋道了悟之所,並可積福慧、消宿業,更可藉此修回本性真如。今於各地皆有道場,可使眾生有機會知道、了道、得道,使處於現今科技掛帥之居家修子有行功立德之處所,以及親近善知識,互研共修之地,並使修子能擺脫日常繁瑣事務之纏擾,而處之於清淨祥和,因而終能體道、行道而悟道,此是上蒼之慈憫,亦是自身佛性之甦醒,眾生宜皆悟此道義也!</p>

<p>不求尊者 登台<br />
述論:修<br />
修,即為取正念,去邪念,修回天賦之靈性。眾生因輪迴不止,受塵業染著,欲望不止,因而迷昧本性,身處人道亦受有形無形諸般事物的牽纏,對邪惡念頭之緣生不斷亦是束手無策,因此之故,修是每一個眾生回歸必經之路。<br />
修,非是眾言所謂「妙義難求」,只在眼前當下,是順乎自然之法則;就像一個產品不良,理所當然必是從其不良處加以改進,如此即成一流貨品;再如家中不潔處,必也是很自然的去打掃清理,而成乾淨處所。就以上而言,「修」早已就在每一個人日常生活當中;再者,眾生輪迴人世,道賦之於性,面對塵境,產生阻礙,修道則能圓融;若受魔境牽擾,修道更能開啟智慧,突破無明,破除魔擾;故,修之功大矣!<br />
有云「不與邪魔歪道共處」,邪魔若以邪念之心謂之,則此心會使人偏離正道,每個人須時時戒慎謹惕。蓋,「修」是修正良心,以正「中道」之心。世人之思想作為常,是依識執著,言行未能再三考慮,分析明辨之後再作決定,因此常犯過造罪猶不自知,此為心不明而又偏離正道所致。<br />
古聖仙佛以身作教,希望眾生能夠明白天賦靈性不可日漸染濁,而喚醒眾生如何而「修」,所留世之經卷寶典豈是「無價之寶」一詞所可比喻。<br />
吾知眾生雖知「修」之必要,但日日精進不懈,持之以恒者有幾?希眾生自我惕勵!</p>

<p>觀經尊者 登台<br />
述論:真愛利人間<br />
愛乃牽連廣泛,且以真情付出於他人,如父母對子女之關心疼愛,子女縱有不對,父母總是疼惜有加,不忍見兒女情緒低落,或被打擊傷害而心痛不已;因此也常有父母因護子心切,而受子女牽累,卻也毫無怨言。<br />
至愛存於人間,悠悠歲月長伴於人,是人天性之一;但人既有天賦之至愛,為何社會尚有受棄不顧之老幼呢?說是心殘,或說是因果報應,或許皆有關連;但是最主要還是人心泯昧所致,再契合業因而造下惡業;如此之惡孽,造成社會有受不到溫馨關懷的人;因此個人泯昧人性的結果,由社會承擔,形成共業現象。<br />
真性已失,道德沉淪,故未法時期仙佛迭降鸞訓,開示眾生明白,道德以及倫理綱常理應足備而為修道根本,如此可端正社會風氣,淨化人心,進而昇華真情大愛利人間。<br />
希芸芸眾生明白,塵世間處處角落,都有待爾真愛之人。</p>

<p>長眉尊者 登台<br />
述論:清淨端心求大道<br />
人心是非常玄妙的東西,瞬息萬變,永無止息,而心猿意馬更是難栓。處之於桃花柳綠之人間世界,因攝之不盡,受之不竭,故先天清淨靈性受到污染,本有佛性亦盡受摧殘。故末法時期各宗道脈應運降世,多而普及,給世人揀擇,而有個尋根修行之處。為何如此呢?此乃母慈不忍靈子迷昧,而永遠沉淪於四生六道之中,故欲廣度眾生出苦,諸眾當體母心之慈憫。<br />
人有七情六欲,又在名利間打滾,縱欲貪歡,靈性即受到摧殘;又因痴迷成性,或剛強難馴.致造下傷殘惡業,累積不斷而使天地間戾氣橫生而造成浩劫;為免浩劫降臨,因此上天迭降宗脈,引導眾生修行,以化解劫數。<br />
然而修道有何基本概念,吾分析為三。其一欲入宗門,須先了解該宗門之教義,再從教義中領悟法要修行。二為了解為何要修,明白所為,修來方不會有疑惑叢生。三為了解何種教門教義法門是較適合本身,如此修來方能持續不斷。上述三點是修行初學者應有之概念。再則修行無分老幼乾坤.皆可入道修行;沒有先後之分,以達者為先也;並且無分層次,乃以正覺為主。<br />
吾勉世人及早明心見性,尋回清淨之圓陀陀、光灼灼之靈性也!</p>

<p>不求尊者 登台<br />
述論:修行慎並行不悖<br />
並行乃倆不相妨,不悖乃不違背。中庸「萬物並育而不相害,道並行而不相悖」,明確告訴世人,萬物皆有其生存空間與方式,亦皆不可截斷其生存權利。諸如現今社會因各求自我之便,而忽略了各有之生存,造成阻截萬物之生機,破壞了本有之定律,故顯諸浩劫,還及己身,此即是不懂得大地孕化萬物各有其點綴不足之需,因此世人當知珍惜萬物也!<br />
再論及修道之並行,當更不可悖之!如今末法諸宗道脈較多居家修行者,故在家庭與道場間更慎不可有互相抵觸衝突而扭曲了修行真正之意義。修道子縱然虔誠向道,正己及他,但是總有疏漏不足之處,使道程充滿了坎坷。既是如此,修道子具皆明白修行中諸事不可有相悖扺觸,那麼道子就應分辨明析,以中庸之道,不偏不倚,對事不可太執著,但也不可太放縱,以圓融處事,對人則以理性善心作出發,如此修行方不會造成相互抵觸而頻生事端,成為美中不足。<br />
世人當知,人生如朝露,去日苦多,剎那之間萬有一去不返。故吾至希眾生早入聖門求修大道真諦,明白滄海苦境非終歸之處,及早修圓真性,歸返本源也!</p>

<p>長眉尊者 登台<br />
述論:煉心<br />
人往往都是太愛自己,太防護自我。世間人對自己總有一分執著心念,故有者就連最親近的人也常起排斥,一有事情總會執著於我思、我見,以致形成杆格不順,或心起怨尤,如此之人在現今社會比比皆是,因為他們無法融合他人之理念意見,故而在心境上時起對立障礙,永遠受諸外境累及心性,瞋恨從心而起,惡心由茲而生。<br />
蓋,修行人對此最忌,因為一切外境人事都是有為法,非是本來;因此修行人在此變遷之中只是藉境、藉人、藉事來鍛練自我心性;所謂無明境,無自覺,無諸善惡,無法明智慧,其含意即是心是人身之主導者,若是不著相,不落入相對是非之中,即是本來面目之主人翁。<br />
常有修行人四處找尋明心見性之法,鮮有在內心深處自尋一番,終日在外忙忙碌碌,迴旋之際已是百花凋落春已去。吾示其義乃是希望眾生在人生路程中,應時時返觀自心;在庸碌煩忙的人生苦海裡,你知道什麼是道?又是否有真正的去身體力行該做的事?不可整日只在乎自我,太愛自身,而忽略博大精純之至愛;也更不應再時常懷記過去諸怨不釋,此是會毀了自性光明。<br />
諸菩薩對世人常言人生無常、六道輪迴、凡塵苦海非是原鄉,深切的指明應早日了脫這個煩惱迷域,好好的去啟發佛性根器。此一佛性是永不泯滅,就在靈山之中待眾生各自醒悟尋回,若能因此提升利根智明,此方不負人生之意義也!</p>

<p>開心尊者 登台<br />
述論:生命的光輝<br />
生命俱備極正極純,極清極淨,極尊貴無瑕的靈性。人類經由大地孕育,生命日漸成長,藉由假身保護下,完成人世。此一假身為人生旅程之必備,但也就是因為這個臭皮囊,連帶使藏身於內之清淨靈性,隨著假身之六賊五蘊而被薰習污染,生命因而面臨種種考驗。<br />
今日臺疆道場林立,處處都有寺宇廟堂給人參拜修行,使得每一個人內心深處之靈性早得覺悟,以期早日脫離凡塵苦境。但是每見眾生在面對塵色總是無以克制,受欲海淹溺而無法自拔;有的受情愛摧殘,有的被名利纏身,造成欲魔侵心;更有者暗室勾結,圖權奪勢,破壞了整體社會;因此,使原本極正極清之靈性迷失,永墮罪惡深淵。<br />
蓋,為人者,當體生命寶貴,看螻蟻之知惜生愛命,況乎於人也!而靈性為人永恒的生命,讓靈體生命與肉體生命在人世中不斷的提升與發揮,才不枉此一人生走一回。</p>

<p>不求尊者 登台<br />
述論:行道<br />
眾生在日常生活中,面對諸般繁瑣,如何能卻除煩惱呢?人處於此一相對性的世界,皆有人我是非之枷鎖,若不能了知其真正的面貌,則成虛幻而不易捉摸,若因此無知而成偏執,即成為人生之病態,此一病態驅使人身根性隨塵境起浮;眼所觀、耳所聞等六根所觸之事物都會引起這個病態再更加迷昧智慧,蒙蔽良知,觀察判斷亦已無法分辨其是非真假。<br />
有云:「解鈴還須繫鈴人。」人身本來即具佛性智慧,為何又常陷於一般之見識呢?昔日佛陀歷經千辛萬苦對眾生弘法佈道,所說千經萬典也只是把人生昇華的道理說給眾生明了,並無伸手操縱諸眾手足去行去做,僅要明悟者自身惕勵行持。今眾生更應體悟,能生此福地,各處都能受法澤被,但卻因迷昧無知而排斥萬法,如此豈非令人扼腕慨嘆!又常有人嘖言煩惱擾心,而不知學道修心,如此又豈非是不知「行道」為何物!<br />
蓋,日子一天一天過,分分秒秒不待人,佛陀有著兩足尊之尊稱,那也是一步一腳印不辭辛勞修福修慧而來。眾生皆具佛性,何不隨著仙佛腳步走出光明大道。故道欲修,基本原則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一切事當多為他人著想,行之方便以成就他人!希眾生明知外行道則為積功造福,內行道則為培德開慧,如此才算行道之福慧雙修也!</p>

<p>觀經尊者 登台<br />
聖示:吾等於今後數期,皆引申現今修道者歸空後因故未能返歸原鄉本位之例證,此例證由冥府提案,吾等依緣著述,希有所警世,期修行者閱後能夠更加堅定修行,警惕己身不漏道果也!<br />
例證一:主觀而修,偏執有漏<br />
案引地府三殿。<br />
臺疆南市人氏,姓鄭名○○,年少受慈母引度,入道修行,在修行過程中尚稱虔誠,也發願度眾;但是在修學上因常執著於主觀我見,未得中道圓融,因此心生偏執。<br />
有數位聖門修子與其相識.各自以修行心得與見解互相談論,因鄭氏自詡於自我教門之殊勝而暗貶他教,若他門教義與本教不相契合,就一概否定。終其一生,偏執於此主觀意識,固執不化,難以圓明,亦無法受人導正,依此所犯之毀人教義之業,雖能在本教得到指引,再受豐厚之法澤,但就是因此一業累,難登法船,渡至彼岸,遂再入冥府受苦。<br />
蓋,修行者當時時警惕,不可依主觀識見而成偏執,當以客觀立場審辨明思,方能取人之長,補己之不足。佛法中之「計所執」,又俗云之「當局者迷」,此即意指每一個人都有這個自我主觀見解的毛病,易受本身偏狹識見所誤。因此諸眾修行在道程之中應自我警覺是否有著如此之毛病。深思也!莫執此我見而枉費修行!慎之!慎之!</p>

<p>長眉尊者 登台<br />
例證二:戒規不守,難成佛道<br />
修行起於戒規。案引地府七殿。<br />
臺疆北市一姓周之坤道,於市街從事餐飲,受友人引渡皈依三寶後,修行佛法,將事業改為素食餐館,修佛虔誠可見一般,同時也藉營商之便,引度無數善男女同修佛法。雖積功德不少,但因不能放下凡俗情愛,終再受業累而沉淪。<br />
周氏前曾認識一男子,二人情誼尚深,然因宗教信仰之關,兩人多有意見不契,因此分手,數年後該男子已婚,周氏卻未能忘懷釋情。一日偶在街上相遇,各訴離情,男者述及婚後與妻不能融洽,使周氏心生同情。此一邂逅使周氏受到情關魔考,終至孽緣姘居,男者與妻鬧得最後走上離婚一途。<br />
周氏雖然得到凡情俗愛,但是造成她人家庭風波不斷,種下破人婚姻之惡因,此一惡因難脫冥律之懲,今落得繫身冥獄,不能受引度返回,實是悲哉!故俗家修行者,當守戒規,莫貪著情愛,而落得罪業深淵磨苦。</p>

<p>開心尊者 登台<br />
例證三:知法犯法誤自身<br />
案引冥府五殿。<br />
臺疆南部有一姓陳名○○,家居市郊,本業務農。陳氏之父原是一聖乩,領有濟度眾生之使命,因年歲老邁,欲其子繼承聖職,故請旨授法於子,在如此因緣與願心之下陳氏得以接下濟度蒼黎之使命。<br />
陳氏初時弘道頗為熱誠,時常與同修四處結緣,也引度數十位善知識為堂效勞。如此在上下一志堅誠弘揚之下,法音遠播,大有名氣。但好景不常,因正值臺疆全島賭風熾盛之期,陳氏受人引誘,蠢動貪欲,終於放縱邪心,改變了濟世利生之純善宗旨,而以數字遊戲作為宮堂辦事,且將一切善資皆中飽私囊;後來變本加厲,假借神意為人祭解,卻迷誘侵辱,害人名節污損,身心重創。如此放縱魔性,犯下滔天重業,於四十九歲之年天降災劫,車禍而亡,魂受鬼叉押落冥府。雖其父有善功德澤與本身前期弘道之些許功德蔭助,然賞善罰惡律例分明,閻君公正,據天律與冥罰以判;且陳氏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依律嚴懲重罰,今尚須於地獄磨苦八十載。<br />
吾奉勸代天宣化、濟世度人之法職者,慎之!莫以為天眼不明而邪心祟禍,如不及時懺悔改過,正心律行,終有一日牛馬將軍必是鋃鐺伺之。<br />
引此案例以惕戒諸聖門習法者。</p>

<p>長眉尊者 登台<br />
例證四:修道慎言語敗道<br />
案引冥府六殿。<br />
臺疆中部一鄭姓修子,年少即知虔誠禮佛,家中經商,生活富裕,又有心研悟各教經典,可見頗有慧根,又身具福報。<br />
三十五歲那年入道求師點承,再而參辦聖務,對外佈道。雖然正心弘法,利益眾生.引導善知識得此大好機緣接受啟發,求修寶貴大道;但是鄭氏心性愩高,自以為所推展之道最為上乘,為他宗所未及,常在佈道或與人論道時,於言語之間貶抑其他教門僅為輔教助道;而推崇其教為至道唯尊,可立即了斷生死,直超聖域,是最為殊勝而冠於世間一切宗教門派者。此一執見,日久不改,固化頗深,卻總是沾沾自喜,未知如此已造下了損教謗法之業,且挫傷他人修道心志,礙人道程無數。<br />
鄭氏修子年壽六十八,塵緣了斷,冥役押入冥府查核,鄭氏雖然在世正心推動法輪,引度無數修子,但致世教紛爭,擾人道志之惡業,經冥君判定須受冥苦四十載,再轉人世六世,以了斷今世阻礙他人修道之業緣;亦可借此轉世再精修,以達中道圓融,功德完滿。<br />
故吾奉勸世人,修行不分教義、教別之殊勝與否,端賴虔心一志之恒持精修;莫執著求道即「得道」之心礙。道雖寶貴,但「求道」後之成道路程,各宗各脈盡皆相同,此一段路程綿長而艱辛,各宗脈每一位修道子所面臨亦盡皆相同。若忽略此一事實而憤高侮慢他教,則不但以此口業敗道,落入九幽苦獄,亦不得回返理天清淨聖域也!</p>

<p>開心尊者 登台<br />
例證五:惑言<br />
案引冥府五殿。<br />
臺疆北區一姓孫名○○,乃為政圈人,本是從政,對民眾造福甚深。一次道緣成熟,受邀蒞臨道場,結緣後發心求道、護道、參辦道務度眾。<br />
起初道務推行宏展,利益諸多惱苦之人,更也度了不少善知識。後因政圈生涯起風波,職失無法再從政,久之心頭悒積一股怨尤,於往後辦道弘法中,參插諸多造謠惑眾之言語,擾動修子道心,以致修子對時政亦有所訾議排斥。此一業因乃是利用佈道,發洩私己心頭之恨,不但駁雜聖義,誤人修行,亦破壞法治政務,造成社會不安。<br />
孫氏壽盡,魂落九幽冥府接受嚴懲。故吾奉勸修行者心念當正,不可假藉佛道聖務普度之機循私造謠惑眾,誤己又誤人。慎知冥律公正無私,功過明辨,非爾等僥倖可逃避也!</p>

<p>降龍尊者 登台<br />
結文<br />
人為六道眾生之一,經歷浩劫,卻仍苦於輪迴不息,難以了脫。至今處於人世,諸般景象人事又可引生無邊煩惱;為名為利,邪心貪圖,三毒五蘊又使根性蒙昧。是以上蒼慈憫,降聖堂道場作為法船渡舟,以引領眾生立願修行,進而淨化社會,使整個惡染塵世轉化為祥和淨土。<br />
但宗門派別繁多,眾生如何找到真正適合的道場依循而修,此宜端賴願心而立志。起始應在社會中從自我應作好的本份修起,進而認理歸真,淨化靈性,方是現今有心修行者應有之認知。<br />
但現今社會亂象叢生,罕見以聖境道德處世者,更鮮有以佛心慈悲關懷社會者,時見鬼胎心機,紛亂爭奪,實悲矣!今聖門普世,諸聖仙佛更是不惜辛勞著書或勸善。眾生有幸,得此一大良機,領悟至要,修心養性,行之而頓去束縛,何以不為呢?<br />
人心本善,佛性含身,當宜早潔身進道,入世擔責!盼諸眾有情都能藉假修真,返回原鄉,莫沉迷於軟丈紅塵之中,當知塵境非爾故鄉也!<br />
降龍道濟 結文於豐原懿敕拱衡堂<br />
天運丁丑年十一月廿五日</p>

<p><br />
長眉尊者&nbsp;登台<br />
開心尊者&nbsp;<br />
不求尊者&nbsp;<br />
觀經尊者&nbsp;<br />
聖示:吾等作結文續語。<br />
長眉尊者起文:娑婆世間眾生無法脫離六道輪迴,日日受貪嗔痴與情慾所蒙蔽,靈性為大大小小俗事所紛擾,智慧為凡塵是是非非所惑亂,更時起妄想紛飛,種下諸般罪業圈鎖,使真性受到摧殘,心志削減磨滅,無力修行,嘆惜也!<br />
開心尊者承文:是以!眾生當知,人自無始劫以來,就不時的造作善惡業,於因果中業愆分離不去,而在當下生活中更在有意無意中添造業累,終而業累深重而難以自覺自拔;因此,眾生自應體悟早日修行,尋回本來面目!<br />
不求尊者轉文:大道降世非無其因,乃因人心受五花十色塵世所迷,於人世諸般亂象中迷失了本性,因此終日競逐於外,不知清心人靜,因而勞累了這個假體,終至自救無門。人雖具高靈性,若不知藉假修真即已失去人生意義。故母慈降道,傳於道場普化,以淨化人心,指引明路,返回原鄉。<br />
觀經尊者結文:現今末法,道降火宅,眾生個個皆有機緣聞法修道,何以不當下修身養性,積善培德而返天呢?就因每一個人的習染執障,不知迴光返照,在自性上下功夫,反而離心外求,使業緣不但無以了斷,反而更加牽纏,終究還是難斷輪迴枷鎖。今吾等談論,唯盼眾生醒悟,讓正法啟蒙頑執,以靈智打開邪心,正人道而求天道;莫只觀而不行,聞而不悟,應即時精勤修行,自度度人,如此則娑婆世界終必將成為祥和淨土也!<br />
長眉尊者 開心尊者 不求尊者 觀經尊者 結文於豐原懿敕拱衡堂<br />
天運丁丑年十二月初二日</p>

<p>中華民國八十七年一月七日.天運丁丑年十二月初九日<br />
本堂主席關 登臺<br />
跋<br />
儒家之人倫規範,佛家之守戒律心,雖然名相不同,但實則為一。一者由外行之人際規範而至內性涵養,一者則由內之守戒律心而達至威儀於外,只是著重之行持各從一端而始,然終歸於心性言行,圓滿人格,此亦為六道輪迴中之人道之首要。<br />
今人欲脫離輪迴,則必須修道,而所謂道非遠離人世,亦非遙不可及,而僅在日常之間而已;是以道由日常之間修起,以期人格完備,人道圓滿,則可不用再入輪迴。<br />
今諸尊者慈悲,淺述《談心論道話家常》,諄諄告誨之間,或以義理啟迪,或以故事曉義,無不以日常之間之人倫綱常為始,而終於佛道之導引,此易於體悟而又可自然入道。至希修子閱書,能自我惕勵心性言行而持恒於積證道果,早回原鄉。           <br />
豐原懿敕拱衡堂主席 關聖帝君跋<br />
天運丁丑年十二月初九日</p>

修道處世 談心論道話家常

建立日期 2014-02-11 21:17:46

談心論道話家常

長眉尊者.開心尊者.不求尊者.觀經尊者  著書緣起
長眉尊者 述論:初心
開心尊者 述論:知心
不求尊者 述論:力行綱常心
觀經尊者 述論:五常
長眉尊者 題文
開心尊者 述論:因果與因緣
觀經尊者 述論:家道
不求尊者 述論:同心協力
觀經尊者 述論:業
長眉尊者 述論:勤儉
不求尊者 述論:敦親睦鄰
開心尊者 述論:奉獻
觀經尊者 述論:宗教與社會
開心尊者 述論:道
不求尊者 述論:修
觀經尊者 述論:真愛利人間
長眉尊者 述論:清淨端心求大道
不求尊者 述論:修行慎並行不悖
長眉尊者 述論:煉心
開心尊者 述論:生命的光輝
不求尊者 述論:行道
觀經尊者 例證一:主觀而修,偏執有漏
長眉尊者 例證二:戒規不守,難成佛道
開心尊者 例證三:知法犯法誤自身
長眉尊者 例證四:修道慎言語敗道
開心尊者 例證五:惑言
降龍尊者 結文
長眉尊者.不求尊者.開心尊者.觀經尊者  結文續語
本堂主席關聖帝君 跋

本堂主席  關登台
聖示:吾為《談心論道話家常》一書作律:
一、承命著書,匡正人心,度化向善。茲贊施助印,力行功德者,呈文准予錄賜福德,消業增福。
二、書著導善棄惡,直指光明大道。茲贊施助印,推行普化者,呈文准予福德庇蔭,上超祖先,中蔭自身福運,下蔭子孫福田。
三、書著闡明因果善惡之報應。茲輸誠懺悔前愆,助印弘法,勸勉他人向善道者,呈文准予排因解業,消弭惡果牽掣。
四、書著《談心論道話家常》一書。茲贊施助印,崇德佈道,植下善施善行者,呈文准予錄賜福德,釋化因果業懲,諸疾磨苦。
五、書著為指性明心,覺醒善惡果報,寶書珍而貴之也!茲贊施助印,流通推廣,利益蒼生,呈文准予排冤拔苦,了斷因果。
以此頒示以為本書之凡律。

本堂主席  關登台
聖示:恭接玉旨。命本堂福神十里外接駕,命本堂副主席濟公禪師五里外接駕,其餘神人排班候駕,慎勿失儀!
金闕玉相邱 降
詩曰:頒旨臨期示道場。延承寶書啟康莊。真詮妙諦開凡智。了義知行善德揚。
聖示:吾為頒宣玉旨降爾道場。玉旨開宣,神人俯伏。
欽    奉
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詔曰:
朕居靈霄,上掌天界,下統大千,無時不以蒼生為念!末法時期,道降火宅,修持當下皆得法益。茲豐原懿敕賢義堂關卿所呈,堂中主事化筆延承懿脈,深得十八羅漢尊者教習有成,開著寶書《談心論道話家常》,一書經丁丑年著作完功,末續寶書倡印,希達普化之效。
寶書延傳渡世,迫在眉睫,經十八羅漢尊者共議奏陳,本書於癸未年校對訂正完功,呈報金闕,核備以查。且由賢義堂關卿轉呈,行將寶書刊印流通,壽世牖民,以啟發人心向善,修持見性,更予迷途者警示省悟。
朕心大悅,將准予頒旨核賜,並特准關卿衡量功行,准予贊助刊印渡世之善德者,依頒律奏呈文疏,論功撥賜福德,釋業消災。
寶書真章,淺顯易懂,蒼生有此福份得而閱之。今書已著成,付梓完功在即,特予頒賜,旨到生效。
欽哉勿忽,叩首謝恩!
天運癸未年六月二十四日

中華民國八十六年六月四日.天運丁丑年四月十九日
本堂福神 登台
聖示:稍後高真降臨,諸賢生勿失禮儀。
長眉尊者 同降
開心尊者 
不求尊者 
觀經尊者 
詩曰:
長眉尊者:運筆揮砂顯義微。起句。
開心尊者:談心論道闡深機。承句。
不求尊者:綱常維德人倫守。轉句。
觀經尊者:趣向菩提自度依。結句。
聖示:吾等蒙貴堂主席邀請,作化筆劉生之教習,亦藉此機緣論述以茲普化蒼生。
觀爾堂修子個個滿懷渡化眾生之宏志,實是貴堂諸聖仙佛之慰。有此賢生知代天宣化以推動法輪,吾等觀之亦頗為欣喜。
今日吾等與諸修子將有六個月之時日共結善緣,於此期間將作一系列之闡述,俾能有助諸修子之修持,更希能廣引眾生知修。
此次之闡述統稱為「談心論道話家常」。全文分成二段,而以淺白文字著述,希能剖析明白,使眾生更能了解何者為道!
長眉尊者 登台
述論:初心
初始所發出之念頭謂之初心,如呱呱落地之嬰兒,此時之純樸謂之初心;再者,一個人從小至大所經歷的一切事情,有善亦有惡,但總離不開以一件事物作起點,則此一起點之起心亦稱為初心,再經「起心動念」滲入有所需求或有所欲望而成為既成之心念,則此一既成之心念即為善與惡的殊途關鍵。
吾觀諸道子乃是個個身帶大慈悲之初願而來,但是歷經無數輪迴,使宏大願心受五濁惡世污染而無法尋回根性。今應緣入門,顯現慧根,得受引渡,此為諸賢生之初心宏願所契引。
然而初始發心有它原本之自性,所謂佛魔同道,此乃明示初心雖純善無邪,但易受塵境擾動而瞬息萬變,無法捉摸;此一刻心念至下一刻心念即無法拿捏得準。但如何能鎖定此一心的動態?此須由自身時時刻刻體察其變化,一有所蠢動則必須知其意向所在是善是惡?善念持之則入佛國,惡念放縱則入魔境;如此念念戒惕,才能保持住此一初始發心不變。
因此,修道之人各有其宿世宏願,大志則必須依循初心,順水推舟,造福人群;以率性處道而行,知生我何來?知生我何義?知性亦知其天命,方不失入凡塵走這一回。

開心尊者 登台
述論:知心
世俗中有一句話:「知心難求。」吾也言:「真是知心者難求啊!」
每一個人已不知歷劫多久,而在人世間打滾,忙忙碌碌,各是為了那兩樣,一為名,一為利,總捨不得此名利二字,而甘心受名利誘惑而沉迷,終日東奔西跑,營營役役,如此競逐,更加使心蒙蔽了良知。
利益縈心使心波動,夜眠亦會追求名利於夢中,故有多少人能自知心念是否偏頗?恐少之又少。因此方有現今道場林立,為的就是要淨化人心,使眾生在已受名利薰染的心能夠迴光返照,洗心革面,改善不良惡習。
故希眾生在平時多了解自心是否有貪圖非分之想?是否有執著不去之妄想?應該知道人生非僅圖享受,或只為追求名利,如此則離道遠矣!人活在世間乃是循著人倫網常之道而行,父慈、子孝、兄謙、弟恭、友信,此方是道中之修也!亦是人生之道義也!

不求尊者 登台
述論:力行綱常心
人際相處有一定的原則,此一「原則」即乃綱也,也是處世的一個標竿。
現在循三綱論起:
君臣綱:君者位極尊貴,處事上須給臣有所依循,作為標竿,然而現今的君臣綱應引申為上司與部屬的關係。所謂「上有不正下則歪」,此言何以說?乃上司若有不當的作為,則下屬必也多少營私舞弊,貪贓枉法;因此上司若大公無私,剛正不阿,必能使下屬惕勵而不違。如在今日社會中之工廠,主管勤奮正直,待部下親切,那想必所屬員工定也不敢有所怠惰,生產自然能更加順利。故君臣之綱必有相對等之牽制,相互持守依循是為君臣之要綱也。
父子綱:父親養育子女,終日勞碌於社會中,有時會染下惡習,如飲酒、吸煙、甚或賭、色等,為子者耳濡目染,日久便受影響,思想行為亦日漸沉迷偏差;故雖然父親有權教導子女,但如失為父綱,又如何去導正?這個家庭又將成何種樣子?故父子綱是家庭中的首要轉變。
夫婦綱:夫婦乃飯食同桌,夜眠同床,無所不言,因此必然多少有所磨擦。婦以夫為主,故若為夫者行為不正,在外拈花惹草,對家庭不負責任,必成怨恨,若夫婦不和,生活必然痛苦;若再演變成情劫,則家庭必定破裂。因此為夫者亦必須依循夫妻之道,相敬和樂,同為家業奮鬥,方是夫婦綱常。
上述三綱俱可明瞭,但行之難,因不知力行者眾,故引述之,盼眾生醒悟!

觀經尊者 登台
述論:五常
前已略述三綱,今吾論述五常。何為五常,乃「仁、義、禮、智、信」也!
仁者,慈悲之心也!惻隱之心亦是仁也!仁亦是心德也!為人當有仁心,見人之得,如己之得;見人之失,如己之失。別人有錯,當寬宏大量原諒他人。於己則慈悲為懷,戒殺放生,清口茹素。如若有人失意或落難,必懷憐憫之心,不可以其失敗挫折而幸災樂禍,如此則其心態已趨於邪惡;故一個真正仁慈者,此時更應伸出援手,給予他人助力,如此之寬容慈悲那才是真正之仁者。
義者,如赤日天空,光明正大;不趁人之危巧取豪奪。對國家盡忠,奉公守法;國家有難,共赴國難,此是大義。對朋友肝膽相照,無所虧待;朋有有難,必挺身而出,亦是義也;如見他人落水而不惜捨身相救,此乃義之典範。故為人當須自我惕勵,是否能作到如同此之捨身取義,不為己身,而無害於他人之作為方是實義。
禮者,乃理也。為人當有禮,對長輩恭敬,對同輩謙讓,對弟妹晚輩亦有適度的行為對應禮節,敬老尊賢此亦是為人應有之禮儀。自古於今,禮儀是漢民族之美德,但因社會變遷,此一美德已如日落西山之漸消漸沉,至今世人已少講究克己復禮,因而社會日漸混亂。故為人當時時保有和藹容顏,適宜的應對,則行為不失禮。對上恭敬,對同儕尊重,對下呵護,合宜之對待,即是禮也;虔誠的心意,真實的態度,此即為禮之內涵。
智者,乃知也,明也。知天命,明修行,更能體悟大道之普化而身體力行,即是智也。以智者而言,從不在世塵中迷失,能去妄除貪,以修心養性,渡引眾生為目標,此才是真智之人。如儒家之知命教化,道家之玄妙濟人,佛家之大乘共度,故智者可顯現於修行之中,人人皆可為智者,能持恒而修,才是明智之人。
信者,人言為信,故依言為憑,言出必行即可取信於人。若有言在先,就必須實踐諾言;如今日說,將以自己所能幫助他人度過難關,言後就必須審度如何而行,切不可大意輕忽,時至卻失信於他人,如此則造成信用降低,人格受損。故言語須真誠恪守,不可巧語了事,更不可顛倒反覆,甚而終致食言而肥。因此所謂誠信,即是誠心守信,亦即意為心誠之言將可終守也!
五常為做人之基本道德,平時即應力行,如不能好好行持,就算千言萬語那也是空口之談,希眾生明悟之!

中華民國八十六年七月九日.天運丁丑年六月初五日
長眉尊者 降
聖示:今日蒙貴堂主席聖諭,可藉論文作為普化,故吾今日以此為「題文」:
末法時期,世道人心日漸惑昏,眾生原本光明靈根受五蘊染濁而起根障執著,對現今社會造成諸般之不良後果。亦使原本善境樂土因此而掀起滔滔塵煙,形成業劫災殃。眾生在此業境中輪迴,靈性不斷受到污昧摧殘,是令人何等之悲嘆!
人間是否能夠成為至善淨土,必須由個人扮好本身的角色做起;因而處之於凡世之中,人際之間即應該有所規範,而為人處事更須有所準則,如此則人倫道德、三綱五常、四維八德之堅守及操持乃成為為人日常間之必備。相對而言,人性之淨化,不良惡習之戒除,家庭、社會的道義責任之提倡,始能帶給社會祥和;若更能進入心性修持之路,深入法海道藏之中,則法音彌綸,無不歡欣喜悅,如此之至善至美,祥和樂土才是每一眾生之所需。
今日道降火宅,居家修行者更須作為開發與改造淨土的先鋒,所以對本身的要求就必須嚴以戒律,對他人就必須包容寬大;而以慈悲為懷,益世而行;再者做人腳踏實地,依循倫理綱常之處世之道;如此之後,再加深願行,渡己渡人,達己達人,利益眾生,那才是真正之修行者。
長眉尊者 題文於豐原懿敕拱衡堂

開心尊者 登台
述論:因果與因緣
眾生皆知因果,更知好的田地種植出來的果實必是碩大甜美,不好的田地所種植出來的果實必是生澀難吃。因果經云:「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此在在告知眾生,種因成果,絲毫不爽。比如你為金錢終日忙碌,雖有所得,但也操勞成疾;如此則為財是起因,而身體失去健康,臥病在床則為果。又如你為了貪求享樂而追求名利,如此不擇手段,放縱追逐之下,蒙蔽了良知,與人廝殺於無形,因而造下重大之惡因,如損人名譽,迫人傾家蕩產等等。如此則將來必有不好的果報發生,故因果報應乃為現世常見之事,可言每人此時都在因果當中。
因果大體分為前世因果與今生因果。何謂前世因果?乃是在前世之中,若你是一個知道行善佈施的人,種下的善因經過輪迴轉世此生,則必成人生際遇極佳,生活富足之人,或者如在今生中有何劫難,那麼在前世所種下的善因,必也會隨著輪迴產生助蔭,如急難中有人幫你解困,則如此一貴人有可能是受你前世濟助的人。如依今生因果而論,則成為現世果報。例如今生你不知善言善行,也不知惜福,且常與人爭端,甚至造下種種惡行,待業滿之時,必受盡苦磨;或福報銷盡而落得衣食不繼,孑然一身。故因果之可怕,眾生須時時刻刻警惕在心,不可因一時之誤而造成永久之惡果。
眾生體知因果,那為何因果與因緣有所牽連?此乃是因為因緣與因果是息息相關。就以家庭成員而論,為何會與你互成因緣,而成為你的父母或子女或夫妻?為何不與他人成緣,而只與你成緣?這就是因果與因緣之相關。今生結合必有它的原因,原因即是過去的造作,即為因,今生的結合即是果,因與果中間無形的連結即是緣;然不管善因或惡因皆是已種下之因業種子,此之因業種子經過輪迴而再緣結於今生。如果家庭中每一成員都是善因緣所結,雖然每一個成員個性亦皆有不同,但相處亦能融洽。若由個體來觀,各自天賦稟性及人生際遇之不同,亦可觀出個人宿世薰習之不同乃來自各自造下之因不同與不同的緣份發展所致。故知道因果與因緣之密切,不就應該今生當下好好惜此因緣,以一切善轉化一切因,以一切善了斷一切輪迴之塵緣,勉之!

觀經尊者 登台
述論:家道
世人當知,家庭乃由諸多因緣聚合而成為一個小群體,且家庭每一成員又有各自因緣,是以相互之間緣之厚薄善惡乃產生差異。
以兄弟姊妹之間來說,必也有不同的因果牽連,尤其在個性與思惟上亦因宿世經歷之不同而有所差異,如此之因緣際會,雖然大多時候相互友愛,但有時候也難免會產生摩擦,如因觀點及行事作風之不同而有所爭執;或因與雙親續緣之不同,故也會受彼等善惡業之交互波及而起爭執。
如依父母與子女之因緣而論,一般來說是較為緣深,因為大都是宿世因果之直接牽連,而於輪迴中今生續緣了斷。如子女與父者單一緣結為善因緣,平日之間必和樂融洽,但與母者雖亦是如此,但相較之下亦有緣分之深淺。若是父者之一方非是善緣,則母者是否會受到父者之非善緣之波及呢?那是必然,因為夫妻是代續因緣之主體,二人之結合方成為延續因果之關鍵,故多少因此因緣而有所影響。
家庭成員是因緣聚合之形成,因此謂之共業之所,是在業報上有其獨特的一個群體。論及家道就是以此共業所現而作興衰之分判。所謂「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惡之家必有餘殃」,乃指個體聚合所形成之命運共同體是由善惡業力所帶動而成之果報,此一果報即是家業興衰之顯現。如家中終日爭執吵鬧,各執我見而迫人,則和氣已失,如此之家庭有何興盛之望?又如家人間能各自包容忍讓,關懷互助,如此之家庭又那能不興旺?俗云:「家和萬事興,家不和萬事哀。」非無其理。
眾生已了知家道之關,當然不能在家中常為一些小事而爭執不休,反而知道要提振家道要從自己所扮演的角色負起責任做起,為家庭全體成員多著想,使每一個人皆能健全發展,若能如此使家道昌隆,則在家人互助之下亦能蔭使自身業累減輕,人生更加幸福。

不求尊者 登台
述論:同心協力
少數家庭中因為兄弟姊妹間各自有私,而使得情感失和;有些夫妻也是常因為各自所執,而使意見總是不能溝通,以致頻生摩擦,故有如此問題就必須好好改進。有言道:「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這句話的意思非常明白的告訴我們,做每一件事情如果能夠持之以恒必有成功之日。家中兄弟姊妹如果能夠依此精神各為家庭盡心盡力,團結一致,不偏私而為,兄友弟恭,情深金蘭,則更能使家庭融洽和樂;如此在齊心合力之下,那怕有任何怨因波及於每一個人身上呢?
再則夫妻本是同舟共渡,為何常為一些身外事物而起爭執或傷害對方?雖然夫妻有緣有份,但也不可依此而去論定果報,註定由誰該受誰的壓迫,如此則失之偏頗。若因事情爭執則必有其起因,而這個起因是啟動一個人之思意與執端,當然起因的範圍非常廣泛,非僅只一端;如妻者因娘家事累及夫家生活,也可能造成意見扞格,夫妻嘔氣;或者因為夫之一方漠視家庭生活,經常交際應酬至深夜;或因家中子女管教疏忽而出事;或因理財不當而使家境陷入苦境等等,都是造成家庭風波之主要因素。
因此,眾生明知此因,即更須各自對家庭負起責任,再齊心協力小心經營,凡事顧及家中老老少少的每一個人,如此方能使家庭中的每一成員不因風波而陷於怨氣心結下過日子,且能享有家庭和樂之福報,希眾生明悟!

觀經尊者 登台
述論:業
何謂「業」?乃為與自身有形無形的一切關連。如事業,此亦為業;如承繼祖業,亦為業。而本身之業更為廣泛,因為人生就是一趟綿長的旅程,而旅程中之行李負擔就是業。它是由人「身、口、意」造作而來,故謂之三業。此種負擔伴隨人生全程,是無人能替代,全由自身承受;所以我人須知業而慎業。
業有三性,善性、惡性、無記性。身、口、意三業是依於造作而成之分別。以身業來說,打傷人或破壞事物,就是惡業;身行利益眾生或在事物處理上能夠留人餘地,則是善業。以口業而論,出言傷人,或兩舌、綺語,揭人隱私等等,皆為惡口業,而口讚言他人長處優點,規過勸善,講經說法,是為善口業。論意業乃在平時無有害人之心,無有妄念亦無貪欲;若對事物有著狂妄不當之思想,則此一意念污毀其本性,故是惡意業;如能在意念上多加琢磨,從不同的觀點上深加思考,明其善惡,去除不當心思,善慧深植於意識,則意業可淨,無有不善之行為,此即為善意業。
眾生明白業是如影隨形,一切行為舉止或起心動念都離不開業,因而在人生路程未至終點之時,就應該「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方能了斷一切業因之絆阻。

長眉尊者 登台
述論:勤儉
中華民族秉持勤儉持家致富,流傳數千年,立為塵世之一大美德。在以往農業社會裏,日求三餐溫飽是非常的辛苦,且因農業開發受到大自然限制極大,生產未能蓬勃發展,因此每一個人都知道勤勞而儉用;雖日出而作,日落有者卻未見而息,在生產有限的情況下,無非是希望家用能更加豐盈。因此在生活上更知道要節儉,能利用之物必不輕易拋棄,物品總是妥善保存,極盡愛護珍惜。此一勤儉,轉至於今,造就均富,社會繁榮,每一家庭不受饑餓寒凍之苦;如此豈不是勤儉所帶來之福報呢?
然而現今科技發達,社會逐漸轉型。這一代年青人享受前人勤儉開發之結果,卻未能體會農業時期那種辛勞勤儉之苦楚,終日沉迷於物質享受,而使身心怠惰,造成腐敗跡象。如此貪圖享受而不知勤儉,財物上常東挪西借,所得永遠填不滿借貸;也妄想一夜致富,而迷昧於賭桌上;更甚而謀財害命,造下滔天大罪。其實若知勤儉,亦不可能有貪圖之想,因為知足常樂也!以如此固有美德持之,心境必常安泰滿足,社會也必不會有如今之動盪不安。反觀他國之天災地劫,食無溫飽之飢餓眾生,處身蓬萊仙島之眾生應該自覺自悟無此劫難而慶幸。
故希眾生為事當勤,用物當儉,延承如此勤儉美德,方能不浪費、不貪圖,而使心性不變,使整個社會不陷入浩劫不安之境地也!

不求尊者 登台
述論:敦親睦鄰
每一個人在因緣聚會之下總成團體生活,也成為一區域性的共同生活體制,因此才會有鄉里村落;在此因緣下自然的對某些團體性事物有所共識,如文化、信仰等;又如喜宴,鄰里夥同賀祝,總有著那一份純樸互助之人情。
但是現今社會沉迷於各自之私利,或有各掃門前雪之心態,把以往純樸互助團結之鄉情鄰誼,全因私念或恐怕引起不必要之麻煩而生出不與他人往來之心態,使得就算僅只相隔一牆也從不互相交談,互結善緣,一遇他家有事也避之唯恐不及;但卻沒有想到一旦換成自身有難之時,有誰會伸出援手呢?
以上情形,使每個人心性受到這股不善心態的影響,造成群體不健康的心理,使群體感疏離,區域安全受到考驗;亦使一些心懷不軌者有破壞社區秩序之機,進而波及整個社會動盪不安。所以在居家的群體中,鄰居好友個個都必須有守望相助,敦親睦鄰的精神,以改變整個社會,而能得到祥和樂利之人間淨土也!

開心尊者 登台
述論:奉獻
現今社會至誠奉獻者鮮矣!常是閉戶自保;對所見所聞常是冷漠以對,未能真正的互相體恤,如面對天地災劫、人身傷殘,或受棄老幼等等,皆無伸出援手給予他人解困;因此許多人得不到救助,不得已用各種偏頗的方法解決;有者因此落入不當場所,或怨懟心態造下罪業。故眾生如果皆能秉持奉獻助人之至善心念,那麼社會中必可減少許多受苦之人,也能間接免於他人造下惡業,影響整體社會。
奉獻,它是至善至高之情操,無所求、無所偏私。但在現今社會中常見對別人的奉獻有不當的利用,如偽欺騙財,或假藉傷殘領取善財,如此造成對奉獻意義的扭曲傷害,因此使本著誠心助人者不但對所作奉獻存有疑惑,也因此不再對他人施於援手。
對此貪偽之人,凡眼雖受蒙蔽,但天眼雪照,三寸氣斷,受此偽行牽纏,幽府必行,將受到嚴厲刑罰。故吾在此奉勸世人,莫以身試法,方不後悔莫及。

觀經尊者 登台
述論:宗教與社會
宗,宗旨;教,教門。古今中外都有宗教,它在社會中是必要存在而不可失。宗教在社會之中,各依所宗而設教,以度化群生,各有其殊勝之處。就以鸞門論之,乃「以儒為宗,以神設教」,其應運末法時期,因為在現時社會乃有諸般亂象,人倫道德日見惡化;人心受三毒染著,心性日見沉淪,以致靈性蒙蔽,業障累重,如此之塵境怎能再使之惡化下去?故上蒼慈憫,降旨立教,以應現今末法所需。
古來至今,聖佛仙神何不是克盡人道,大忠大孝、綱常倫理圓滿而受敕封證果,入列聖佛仙神;故在道德淪喪,人心不古的社會中更需要宗教之洗滌教化,淨化人心。現今居家修持者眾,有習佛法、道法、儒家思想等,此皆符合古聖先賢安身立命之學,而在人道中實踐,再於靈性慧命中力求突破,以達到超凡入聖;如此對於本身或是整個社會都大有助益;是以故,在此關連下,宗教與社會是密不可分。
以上略述,主要乃在使眾生明白各宗各教各有其使命,皆有助益於社會;因此各宗教之間當不可互相攻訐誹謗,應依循天心慈憫,推動法輪,互相成全,各渡有緣,才可使宗教在社會中發揮最大的教育力量,渡盡群生。

開心尊者 登台
述論:道
何謂道?《中庸》:「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在天曰理,在人曰靈性。人之靈性本是清淨無染,潔白無瑕,但因後天沉迷於聲色,故日漸污濁;或痴情纏繞,或貪得無厭,使原本上天所賦予之一點靈性永墜於四生六道之中而輪迴不止。
眾生既由無極老母孕育,為何降至凡塵,未能脫離苦海,歸回本位?其中原由皆因眾生受塵世幻境所迷,以致心性蒙蔽,無明執著,背道而行,終至無法自拔。基於此率性行事雖是正法亦是道,但因為眾生處於紅塵染著之中,再加上後天不知修身養性,參悟正法,而隨業起浮不定,使之偏離正道,終至自救無門;因此眾生輪迴於人世之中,就必須秉持人倫綱常之道處世,再則漸明自我先天靈性而加以修練,方能脫離因業之束縛,不再沉淪於凡塵,受到苦磨。
故道為宗教使命之依循,宗教提供眾生有尋道了悟之所,並可積福慧、消宿業,更可藉此修回本性真如。今於各地皆有道場,可使眾生有機會知道、了道、得道,使處於現今科技掛帥之居家修子有行功立德之處所,以及親近善知識,互研共修之地,並使修子能擺脫日常繁瑣事務之纏擾,而處之於清淨祥和,因而終能體道、行道而悟道,此是上蒼之慈憫,亦是自身佛性之甦醒,眾生宜皆悟此道義也!

不求尊者 登台
述論:修
修,即為取正念,去邪念,修回天賦之靈性。眾生因輪迴不止,受塵業染著,欲望不止,因而迷昧本性,身處人道亦受有形無形諸般事物的牽纏,對邪惡念頭之緣生不斷亦是束手無策,因此之故,修是每一個眾生回歸必經之路。
修,非是眾言所謂「妙義難求」,只在眼前當下,是順乎自然之法則;就像一個產品不良,理所當然必是從其不良處加以改進,如此即成一流貨品;再如家中不潔處,必也是很自然的去打掃清理,而成乾淨處所。就以上而言,「修」早已就在每一個人日常生活當中;再者,眾生輪迴人世,道賦之於性,面對塵境,產生阻礙,修道則能圓融;若受魔境牽擾,修道更能開啟智慧,突破無明,破除魔擾;故,修之功大矣!
有云「不與邪魔歪道共處」,邪魔若以邪念之心謂之,則此心會使人偏離正道,每個人須時時戒慎謹惕。蓋,「修」是修正良心,以正「中道」之心。世人之思想作為常,是依識執著,言行未能再三考慮,分析明辨之後再作決定,因此常犯過造罪猶不自知,此為心不明而又偏離正道所致。
古聖仙佛以身作教,希望眾生能夠明白天賦靈性不可日漸染濁,而喚醒眾生如何而「修」,所留世之經卷寶典豈是「無價之寶」一詞所可比喻。
吾知眾生雖知「修」之必要,但日日精進不懈,持之以恒者有幾?希眾生自我惕勵!

觀經尊者 登台
述論:真愛利人間
愛乃牽連廣泛,且以真情付出於他人,如父母對子女之關心疼愛,子女縱有不對,父母總是疼惜有加,不忍見兒女情緒低落,或被打擊傷害而心痛不已;因此也常有父母因護子心切,而受子女牽累,卻也毫無怨言。
至愛存於人間,悠悠歲月長伴於人,是人天性之一;但人既有天賦之至愛,為何社會尚有受棄不顧之老幼呢?說是心殘,或說是因果報應,或許皆有關連;但是最主要還是人心泯昧所致,再契合業因而造下惡業;如此之惡孽,造成社會有受不到溫馨關懷的人;因此個人泯昧人性的結果,由社會承擔,形成共業現象。
真性已失,道德沉淪,故未法時期仙佛迭降鸞訓,開示眾生明白,道德以及倫理綱常理應足備而為修道根本,如此可端正社會風氣,淨化人心,進而昇華真情大愛利人間。
希芸芸眾生明白,塵世間處處角落,都有待爾真愛之人。

長眉尊者 登台
述論:清淨端心求大道
人心是非常玄妙的東西,瞬息萬變,永無止息,而心猿意馬更是難栓。處之於桃花柳綠之人間世界,因攝之不盡,受之不竭,故先天清淨靈性受到污染,本有佛性亦盡受摧殘。故末法時期各宗道脈應運降世,多而普及,給世人揀擇,而有個尋根修行之處。為何如此呢?此乃母慈不忍靈子迷昧,而永遠沉淪於四生六道之中,故欲廣度眾生出苦,諸眾當體母心之慈憫。
人有七情六欲,又在名利間打滾,縱欲貪歡,靈性即受到摧殘;又因痴迷成性,或剛強難馴.致造下傷殘惡業,累積不斷而使天地間戾氣橫生而造成浩劫;為免浩劫降臨,因此上天迭降宗脈,引導眾生修行,以化解劫數。
然而修道有何基本概念,吾分析為三。其一欲入宗門,須先了解該宗門之教義,再從教義中領悟法要修行。二為了解為何要修,明白所為,修來方不會有疑惑叢生。三為了解何種教門教義法門是較適合本身,如此修來方能持續不斷。上述三點是修行初學者應有之概念。再則修行無分老幼乾坤.皆可入道修行;沒有先後之分,以達者為先也;並且無分層次,乃以正覺為主。
吾勉世人及早明心見性,尋回清淨之圓陀陀、光灼灼之靈性也!

不求尊者 登台
述論:修行慎並行不悖
並行乃倆不相妨,不悖乃不違背。中庸「萬物並育而不相害,道並行而不相悖」,明確告訴世人,萬物皆有其生存空間與方式,亦皆不可截斷其生存權利。諸如現今社會因各求自我之便,而忽略了各有之生存,造成阻截萬物之生機,破壞了本有之定律,故顯諸浩劫,還及己身,此即是不懂得大地孕化萬物各有其點綴不足之需,因此世人當知珍惜萬物也!
再論及修道之並行,當更不可悖之!如今末法諸宗道脈較多居家修行者,故在家庭與道場間更慎不可有互相抵觸衝突而扭曲了修行真正之意義。修道子縱然虔誠向道,正己及他,但是總有疏漏不足之處,使道程充滿了坎坷。既是如此,修道子具皆明白修行中諸事不可有相悖扺觸,那麼道子就應分辨明析,以中庸之道,不偏不倚,對事不可太執著,但也不可太放縱,以圓融處事,對人則以理性善心作出發,如此修行方不會造成相互抵觸而頻生事端,成為美中不足。
世人當知,人生如朝露,去日苦多,剎那之間萬有一去不返。故吾至希眾生早入聖門求修大道真諦,明白滄海苦境非終歸之處,及早修圓真性,歸返本源也!

長眉尊者 登台
述論:煉心
人往往都是太愛自己,太防護自我。世間人對自己總有一分執著心念,故有者就連最親近的人也常起排斥,一有事情總會執著於我思、我見,以致形成杆格不順,或心起怨尤,如此之人在現今社會比比皆是,因為他們無法融合他人之理念意見,故而在心境上時起對立障礙,永遠受諸外境累及心性,瞋恨從心而起,惡心由茲而生。
蓋,修行人對此最忌,因為一切外境人事都是有為法,非是本來;因此修行人在此變遷之中只是藉境、藉人、藉事來鍛練自我心性;所謂無明境,無自覺,無諸善惡,無法明智慧,其含意即是心是人身之主導者,若是不著相,不落入相對是非之中,即是本來面目之主人翁。
常有修行人四處找尋明心見性之法,鮮有在內心深處自尋一番,終日在外忙忙碌碌,迴旋之際已是百花凋落春已去。吾示其義乃是希望眾生在人生路程中,應時時返觀自心;在庸碌煩忙的人生苦海裡,你知道什麼是道?又是否有真正的去身體力行該做的事?不可整日只在乎自我,太愛自身,而忽略博大精純之至愛;也更不應再時常懷記過去諸怨不釋,此是會毀了自性光明。
諸菩薩對世人常言人生無常、六道輪迴、凡塵苦海非是原鄉,深切的指明應早日了脫這個煩惱迷域,好好的去啟發佛性根器。此一佛性是永不泯滅,就在靈山之中待眾生各自醒悟尋回,若能因此提升利根智明,此方不負人生之意義也!

開心尊者 登台
述論:生命的光輝
生命俱備極正極純,極清極淨,極尊貴無瑕的靈性。人類經由大地孕育,生命日漸成長,藉由假身保護下,完成人世。此一假身為人生旅程之必備,但也就是因為這個臭皮囊,連帶使藏身於內之清淨靈性,隨著假身之六賊五蘊而被薰習污染,生命因而面臨種種考驗。
今日臺疆道場林立,處處都有寺宇廟堂給人參拜修行,使得每一個人內心深處之靈性早得覺悟,以期早日脫離凡塵苦境。但是每見眾生在面對塵色總是無以克制,受欲海淹溺而無法自拔;有的受情愛摧殘,有的被名利纏身,造成欲魔侵心;更有者暗室勾結,圖權奪勢,破壞了整體社會;因此,使原本極正極清之靈性迷失,永墮罪惡深淵。
蓋,為人者,當體生命寶貴,看螻蟻之知惜生愛命,況乎於人也!而靈性為人永恒的生命,讓靈體生命與肉體生命在人世中不斷的提升與發揮,才不枉此一人生走一回。

不求尊者 登台
述論:行道
眾生在日常生活中,面對諸般繁瑣,如何能卻除煩惱呢?人處於此一相對性的世界,皆有人我是非之枷鎖,若不能了知其真正的面貌,則成虛幻而不易捉摸,若因此無知而成偏執,即成為人生之病態,此一病態驅使人身根性隨塵境起浮;眼所觀、耳所聞等六根所觸之事物都會引起這個病態再更加迷昧智慧,蒙蔽良知,觀察判斷亦已無法分辨其是非真假。
有云:「解鈴還須繫鈴人。」人身本來即具佛性智慧,為何又常陷於一般之見識呢?昔日佛陀歷經千辛萬苦對眾生弘法佈道,所說千經萬典也只是把人生昇華的道理說給眾生明了,並無伸手操縱諸眾手足去行去做,僅要明悟者自身惕勵行持。今眾生更應體悟,能生此福地,各處都能受法澤被,但卻因迷昧無知而排斥萬法,如此豈非令人扼腕慨嘆!又常有人嘖言煩惱擾心,而不知學道修心,如此又豈非是不知「行道」為何物!
蓋,日子一天一天過,分分秒秒不待人,佛陀有著兩足尊之尊稱,那也是一步一腳印不辭辛勞修福修慧而來。眾生皆具佛性,何不隨著仙佛腳步走出光明大道。故道欲修,基本原則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一切事當多為他人著想,行之方便以成就他人!希眾生明知外行道則為積功造福,內行道則為培德開慧,如此才算行道之福慧雙修也!

觀經尊者 登台
聖示:吾等於今後數期,皆引申現今修道者歸空後因故未能返歸原鄉本位之例證,此例證由冥府提案,吾等依緣著述,希有所警世,期修行者閱後能夠更加堅定修行,警惕己身不漏道果也!
例證一:主觀而修,偏執有漏
案引地府三殿。
臺疆南市人氏,姓鄭名○○,年少受慈母引度,入道修行,在修行過程中尚稱虔誠,也發願度眾;但是在修學上因常執著於主觀我見,未得中道圓融,因此心生偏執。
有數位聖門修子與其相識.各自以修行心得與見解互相談論,因鄭氏自詡於自我教門之殊勝而暗貶他教,若他門教義與本教不相契合,就一概否定。終其一生,偏執於此主觀意識,固執不化,難以圓明,亦無法受人導正,依此所犯之毀人教義之業,雖能在本教得到指引,再受豐厚之法澤,但就是因此一業累,難登法船,渡至彼岸,遂再入冥府受苦。
蓋,修行者當時時警惕,不可依主觀識見而成偏執,當以客觀立場審辨明思,方能取人之長,補己之不足。佛法中之「計所執」,又俗云之「當局者迷」,此即意指每一個人都有這個自我主觀見解的毛病,易受本身偏狹識見所誤。因此諸眾修行在道程之中應自我警覺是否有著如此之毛病。深思也!莫執此我見而枉費修行!慎之!慎之!

長眉尊者 登台
例證二:戒規不守,難成佛道
修行起於戒規。案引地府七殿。
臺疆北市一姓周之坤道,於市街從事餐飲,受友人引渡皈依三寶後,修行佛法,將事業改為素食餐館,修佛虔誠可見一般,同時也藉營商之便,引度無數善男女同修佛法。雖積功德不少,但因不能放下凡俗情愛,終再受業累而沉淪。
周氏前曾認識一男子,二人情誼尚深,然因宗教信仰之關,兩人多有意見不契,因此分手,數年後該男子已婚,周氏卻未能忘懷釋情。一日偶在街上相遇,各訴離情,男者述及婚後與妻不能融洽,使周氏心生同情。此一邂逅使周氏受到情關魔考,終至孽緣姘居,男者與妻鬧得最後走上離婚一途。
周氏雖然得到凡情俗愛,但是造成她人家庭風波不斷,種下破人婚姻之惡因,此一惡因難脫冥律之懲,今落得繫身冥獄,不能受引度返回,實是悲哉!故俗家修行者,當守戒規,莫貪著情愛,而落得罪業深淵磨苦。

開心尊者 登台
例證三:知法犯法誤自身
案引冥府五殿。
臺疆南部有一姓陳名○○,家居市郊,本業務農。陳氏之父原是一聖乩,領有濟度眾生之使命,因年歲老邁,欲其子繼承聖職,故請旨授法於子,在如此因緣與願心之下陳氏得以接下濟度蒼黎之使命。
陳氏初時弘道頗為熱誠,時常與同修四處結緣,也引度數十位善知識為堂效勞。如此在上下一志堅誠弘揚之下,法音遠播,大有名氣。但好景不常,因正值臺疆全島賭風熾盛之期,陳氏受人引誘,蠢動貪欲,終於放縱邪心,改變了濟世利生之純善宗旨,而以數字遊戲作為宮堂辦事,且將一切善資皆中飽私囊;後來變本加厲,假借神意為人祭解,卻迷誘侵辱,害人名節污損,身心重創。如此放縱魔性,犯下滔天重業,於四十九歲之年天降災劫,車禍而亡,魂受鬼叉押落冥府。雖其父有善功德澤與本身前期弘道之些許功德蔭助,然賞善罰惡律例分明,閻君公正,據天律與冥罰以判;且陳氏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依律嚴懲重罰,今尚須於地獄磨苦八十載。
吾奉勸代天宣化、濟世度人之法職者,慎之!莫以為天眼不明而邪心祟禍,如不及時懺悔改過,正心律行,終有一日牛馬將軍必是鋃鐺伺之。
引此案例以惕戒諸聖門習法者。

長眉尊者 登台
例證四:修道慎言語敗道
案引冥府六殿。
臺疆中部一鄭姓修子,年少即知虔誠禮佛,家中經商,生活富裕,又有心研悟各教經典,可見頗有慧根,又身具福報。
三十五歲那年入道求師點承,再而參辦聖務,對外佈道。雖然正心弘法,利益眾生.引導善知識得此大好機緣接受啟發,求修寶貴大道;但是鄭氏心性愩高,自以為所推展之道最為上乘,為他宗所未及,常在佈道或與人論道時,於言語之間貶抑其他教門僅為輔教助道;而推崇其教為至道唯尊,可立即了斷生死,直超聖域,是最為殊勝而冠於世間一切宗教門派者。此一執見,日久不改,固化頗深,卻總是沾沾自喜,未知如此已造下了損教謗法之業,且挫傷他人修道心志,礙人道程無數。
鄭氏修子年壽六十八,塵緣了斷,冥役押入冥府查核,鄭氏雖然在世正心推動法輪,引度無數修子,但致世教紛爭,擾人道志之惡業,經冥君判定須受冥苦四十載,再轉人世六世,以了斷今世阻礙他人修道之業緣;亦可借此轉世再精修,以達中道圓融,功德完滿。
故吾奉勸世人,修行不分教義、教別之殊勝與否,端賴虔心一志之恒持精修;莫執著求道即「得道」之心礙。道雖寶貴,但「求道」後之成道路程,各宗各脈盡皆相同,此一段路程綿長而艱辛,各宗脈每一位修道子所面臨亦盡皆相同。若忽略此一事實而憤高侮慢他教,則不但以此口業敗道,落入九幽苦獄,亦不得回返理天清淨聖域也!

開心尊者 登台
例證五:惑言
案引冥府五殿。
臺疆北區一姓孫名○○,乃為政圈人,本是從政,對民眾造福甚深。一次道緣成熟,受邀蒞臨道場,結緣後發心求道、護道、參辦道務度眾。
起初道務推行宏展,利益諸多惱苦之人,更也度了不少善知識。後因政圈生涯起風波,職失無法再從政,久之心頭悒積一股怨尤,於往後辦道弘法中,參插諸多造謠惑眾之言語,擾動修子道心,以致修子對時政亦有所訾議排斥。此一業因乃是利用佈道,發洩私己心頭之恨,不但駁雜聖義,誤人修行,亦破壞法治政務,造成社會不安。
孫氏壽盡,魂落九幽冥府接受嚴懲。故吾奉勸修行者心念當正,不可假藉佛道聖務普度之機循私造謠惑眾,誤己又誤人。慎知冥律公正無私,功過明辨,非爾等僥倖可逃避也!

降龍尊者 登台
結文
人為六道眾生之一,經歷浩劫,卻仍苦於輪迴不息,難以了脫。至今處於人世,諸般景象人事又可引生無邊煩惱;為名為利,邪心貪圖,三毒五蘊又使根性蒙昧。是以上蒼慈憫,降聖堂道場作為法船渡舟,以引領眾生立願修行,進而淨化社會,使整個惡染塵世轉化為祥和淨土。
但宗門派別繁多,眾生如何找到真正適合的道場依循而修,此宜端賴願心而立志。起始應在社會中從自我應作好的本份修起,進而認理歸真,淨化靈性,方是現今有心修行者應有之認知。
但現今社會亂象叢生,罕見以聖境道德處世者,更鮮有以佛心慈悲關懷社會者,時見鬼胎心機,紛亂爭奪,實悲矣!今聖門普世,諸聖仙佛更是不惜辛勞著書或勸善。眾生有幸,得此一大良機,領悟至要,修心養性,行之而頓去束縛,何以不為呢?
人心本善,佛性含身,當宜早潔身進道,入世擔責!盼諸眾有情都能藉假修真,返回原鄉,莫沉迷於軟丈紅塵之中,當知塵境非爾故鄉也!
降龍道濟 結文於豐原懿敕拱衡堂
天運丁丑年十一月廿五日


長眉尊者 登台
開心尊者 
不求尊者 
觀經尊者 
聖示:吾等作結文續語。
長眉尊者起文:娑婆世間眾生無法脫離六道輪迴,日日受貪嗔痴與情慾所蒙蔽,靈性為大大小小俗事所紛擾,智慧為凡塵是是非非所惑亂,更時起妄想紛飛,種下諸般罪業圈鎖,使真性受到摧殘,心志削減磨滅,無力修行,嘆惜也!
開心尊者承文:是以!眾生當知,人自無始劫以來,就不時的造作善惡業,於因果中業愆分離不去,而在當下生活中更在有意無意中添造業累,終而業累深重而難以自覺自拔;因此,眾生自應體悟早日修行,尋回本來面目!
不求尊者轉文:大道降世非無其因,乃因人心受五花十色塵世所迷,於人世諸般亂象中迷失了本性,因此終日競逐於外,不知清心人靜,因而勞累了這個假體,終至自救無門。人雖具高靈性,若不知藉假修真即已失去人生意義。故母慈降道,傳於道場普化,以淨化人心,指引明路,返回原鄉。
觀經尊者結文:現今末法,道降火宅,眾生個個皆有機緣聞法修道,何以不當下修身養性,積善培德而返天呢?就因每一個人的習染執障,不知迴光返照,在自性上下功夫,反而離心外求,使業緣不但無以了斷,反而更加牽纏,終究還是難斷輪迴枷鎖。今吾等談論,唯盼眾生醒悟,讓正法啟蒙頑執,以靈智打開邪心,正人道而求天道;莫只觀而不行,聞而不悟,應即時精勤修行,自度度人,如此則娑婆世界終必將成為祥和淨土也!
長眉尊者 開心尊者 不求尊者 觀經尊者 結文於豐原懿敕拱衡堂
天運丁丑年十二月初二日

中華民國八十七年一月七日.天運丁丑年十二月初九日
本堂主席關 登臺

儒家之人倫規範,佛家之守戒律心,雖然名相不同,但實則為一。一者由外行之人際規範而至內性涵養,一者則由內之守戒律心而達至威儀於外,只是著重之行持各從一端而始,然終歸於心性言行,圓滿人格,此亦為六道輪迴中之人道之首要。
今人欲脫離輪迴,則必須修道,而所謂道非遠離人世,亦非遙不可及,而僅在日常之間而已;是以道由日常之間修起,以期人格完備,人道圓滿,則可不用再入輪迴。
今諸尊者慈悲,淺述《談心論道話家常》,諄諄告誨之間,或以義理啟迪,或以故事曉義,無不以日常之間之人倫綱常為始,而終於佛道之導引,此易於體悟而又可自然入道。至希修子閱書,能自我惕勵心性言行而持恒於積證道果,早回原鄉。           
豐原懿敕拱衡堂主席 關聖帝君跋
天運丁丑年十二月初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