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佛堂地圖

http://一貫道.taipei/

讓無極聖光,奌亮世間。

佛堂地圖需要道親們的參與。

一貫道心
讀好書

修真九要 (168)
推薦閱讀
<p>純陽真人渾成集<br />
殷誠安 點校</p>

<p>序<br />
竊謂古人無心於為文,故言發乎誠,而大體全。後世有心於為名,故文過乎情,而華藻勝。大體乾根于自然,華藻者出於使然。自然者同乎天,使者參乎人。心聲之發見限量,不言而判爾。且煥而為日月,章而為雲漢,融而為山川,散而為草木,仰觀俯察,萬象森羅,莫非天之文、地之理,而天地大化,豈容心於此哉?無言而生,不為而化,蓋有不期然而然也。我祖純陽呂翁真人,學貫天人之際,手握造化之機,矢口成言,灑翰成章,初非心思智慮之所致,抑亦天機自發,沛然莫能禦者。其勸世也,隨方設化,辭白義精,觀之使人判斷然冰釋,怡然理順,廉貪敦薄,勃勃然稔絕塵之慮歟。其誅劍也,假物明理,氣豪心放,讀之使人釋然四解,神清氣逸,刮垢磨光,飄飄然有升虛之思歟。夫仙翁之出神入聖,千變萬化,其文散落於人間,殆不可以兼收而備舉。甫于藏室中得其詩章二百餘,厘為二卷,名之曰《渾成集》,以其渾然天成,非人為所能及也。執事于純陽宮者,議欲鋟木以廣其傳,庶與四方共之,因囑予序引。剛拒不能,姑為道其梗概。其中亥豕之疑,不無一二,安敢以己意輒更之?遺以傳疑,當俟達者。嗚呼,有能即其詩以求其心,因其心以得其行,由其所行之行以造聖人之道,其亦庶幾乎!愚不能無望于後之學者。時辛亥歲閏十月望日,條陽清真道人何志淵頓首稽首。謹序。</p>

<p>卷上<br />
勸世吟<br />
七言詩二十九首<br />
為人不可戀囂塵,幻化身中有法身。<br />
莫炫胸中摛錦繡,好于境上惜精神。<br />
回來便訪仙家侶,迷即難逃俗眷親。<br />
為告聰明英烈士,休教昧了本來真。<br />
騎鯨幾齣洞庭湖,誰識逍遙厭世夫?<br />
萬朵金蓮開混沌,一輪心月印虛無。<br />
不求我住黃金闕,唯願人居白玉壺。<br />
袖得青蛇歸去也,鳳簫聲裏步天都。<br />
暉暉星斗煥文章,身逐閒雲別帝鄉。<br />
一粒丹于方外煉,百篇詩向醉中狂。<br />
壺天自有長春境,海島寧無不夜堂?<br />
踏破碧霄雲外路,九重天上傲羲皇。<br />
喬木陰陰襯落霞,好山都屬道人家。<br />
寒灰溫鼎重生焰,枯樹歸根復放花。<br />
人世興亡終有限,瑤宮歲月了無涯。<br />
天風觸亂鏗鏘佩,來往飛騰紫鳳車。<br />
世情不悟只嚚頑,空手歸來下寶山。<br />
綠鬢逡巡翻雪鬢,朱顏咫尺換蒼顏。<br />
寸心勉作千所調,四假何曾一日閒?<br />
標柱題橋多少志,也應囚入死生關。<br />
&nbsp;</p>

勸世垂訓 純陽真人渾成集

建立日期 2014-02-14 07:53:40

純陽真人渾成集
殷誠安 點校


竊謂古人無心於為文,故言發乎誠,而大體全。後世有心於為名,故文過乎情,而華藻勝。大體乾根于自然,華藻者出於使然。自然者同乎天,使者參乎人。心聲之發見限量,不言而判爾。且煥而為日月,章而為雲漢,融而為山川,散而為草木,仰觀俯察,萬象森羅,莫非天之文、地之理,而天地大化,豈容心於此哉?無言而生,不為而化,蓋有不期然而然也。我祖純陽呂翁真人,學貫天人之際,手握造化之機,矢口成言,灑翰成章,初非心思智慮之所致,抑亦天機自發,沛然莫能禦者。其勸世也,隨方設化,辭白義精,觀之使人判斷然冰釋,怡然理順,廉貪敦薄,勃勃然稔絕塵之慮歟。其誅劍也,假物明理,氣豪心放,讀之使人釋然四解,神清氣逸,刮垢磨光,飄飄然有升虛之思歟。夫仙翁之出神入聖,千變萬化,其文散落於人間,殆不可以兼收而備舉。甫于藏室中得其詩章二百餘,厘為二卷,名之曰《渾成集》,以其渾然天成,非人為所能及也。執事于純陽宮者,議欲鋟木以廣其傳,庶與四方共之,因囑予序引。剛拒不能,姑為道其梗概。其中亥豕之疑,不無一二,安敢以己意輒更之?遺以傳疑,當俟達者。嗚呼,有能即其詩以求其心,因其心以得其行,由其所行之行以造聖人之道,其亦庶幾乎!愚不能無望于後之學者。時辛亥歲閏十月望日,條陽清真道人何志淵頓首稽首。謹序。

卷上
勸世吟
七言詩二十九首
為人不可戀囂塵,幻化身中有法身。
莫炫胸中摛錦繡,好于境上惜精神。
回來便訪仙家侶,迷即難逃俗眷親。
為告聰明英烈士,休教昧了本來真。
騎鯨幾齣洞庭湖,誰識逍遙厭世夫?
萬朵金蓮開混沌,一輪心月印虛無。
不求我住黃金闕,唯願人居白玉壺。
袖得青蛇歸去也,鳳簫聲裏步天都。
暉暉星斗煥文章,身逐閒雲別帝鄉。
一粒丹于方外煉,百篇詩向醉中狂。
壺天自有長春境,海島寧無不夜堂?
踏破碧霄雲外路,九重天上傲羲皇。
喬木陰陰襯落霞,好山都屬道人家。
寒灰溫鼎重生焰,枯樹歸根復放花。
人世興亡終有限,瑤宮歲月了無涯。
天風觸亂鏗鏘佩,來往飛騰紫鳳車。
世情不悟只嚚頑,空手歸來下寶山。
綠鬢逡巡翻雪鬢,朱顏咫尺換蒼顏。
寸心勉作千所調,四假何曾一日閒?
標柱題橋多少志,也應囚入死生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