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佛堂地圖

http://一貫道.taipei/

讓無極聖光,奌亮世間。

佛堂地圖需要道親們的參與。

一貫道心
讀好書

大悲咒 (80)
推薦閱讀
<p>善惡采風錄</p>

<p>著 書 玉 旨<br />
本宮主席 九天玄女娘娘&nbsp; 登台<br />
聖示:今日恭接玉旨,命本宮太子元帥十里外接駕,命本宮副主席觀世音菩薩五里外接駕,其餘神人排班候駕。可,吾退。<br />
金闕 許真君&nbsp; 降<br />
詩曰:文以傳世度眾元。天心聖業繼年綿。<br />
&nbsp;&nbsp;普化功蹟卓聖榜。幻化境相返遙天。<br />
聖示:今夜賚詔而來,觀諸神人喜形於顏,如參盛會之狀,吾等亦沾此歡喜之氣息,今值爾宮承領天命著作寶書以為渡世之用,期 爾神人用心完功,以不負天恩之眷。玉詔頒宣,神人俯伏。</p>

<p>欽&nbsp; 奉&nbsp;&nbsp;<br />
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 詔曰<br />
&nbsp;朕 居靈霄,痌瘝萬眾,無時不以蒼生為念,茲爾台疆玉皇天心宮於九天玄女宏願照應之下,數載經營建樹有成,普化聖業日益精進,為使聖業之傳得以永續,天心宮主席九天玄女特奏請著寶書傳世,以輔聖業之推展。<br />
&nbsp;朕 心大悅,准予其奏,並提顏曰:「善惡采風錄」,命由玉皇天心宮瑤池金母為主著仙師,帶領正鸞緯筆靈遊三曹隨採善惡功過書以傳世,以期匡正人心棄惡向善,端正人性之本源勿使邪惡之風瀰漫於世,冀希爾神人同心用命,書成繳旨論功行賞。&nbsp;<br />
欽哉勿忽&nbsp; 叩首謝恩!<br />
天運 己丑年 三月 一日<br />
  <br />
黃帝老祖&nbsp;&nbsp; 降<br />
詩曰:天理循環古銘箴。行善作惡果自承。<br />
&nbsp;&nbsp;&nbsp;&nbsp;&nbsp; 世運若棋瞬時變。莫道輪迴留世情。<br />
聖示:天地混沌幾許瞬變,人生世中流轉多少,成者為聖,悠遊於三界之中,敗者為魂,落難則入於地府之中,端其心識之作為以承其果報之顯,入其境以受之。人道之行,以界聖佛與庶子之別,此皆自作之因而成此果報。人生於世,本帶夙業,或為償還或為了斷,諸善惡之業,以成人生之路途。今之眾生行運至此,承天憫世眾之苦,廣開度世之門,故而宮廟處處隨時皆有其機,接觸神佛或善知識,以全其行修之緣機。惟因世道之雜人心善變受諸三毒五欲之害,日益沉淪其中無以自拔,幸天憫眾,諸方便法門降世,廣度諸有情眾,而有此等之機,世中各教門興盛,尤以近世儒宗之興,首以文字普化於世,更能廣傳世中家小,成效可欽。爾宮成立短短數載普化聖業日益廣增,今又請著寶書,以輔爾宮教化之功能,實為可喜可賀之,於此寶書開著,忝為前言,亦期此書之成,於此人世之中,者明其理悟其道,虔修身心,出入為善,無有惡因之,漸以行之入於聖賢之列,勿負天人之同愿矣!可,吾退。</p>

<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br />
木公老祖 降<br />
聖示:元清性實修自明。虛幻不執養神靈。<br />
&nbsp;&nbsp;&nbsp;&nbsp;&nbsp; 念起塵因天眼鑑。莫入邪障聖心同。<br />
聖示:混沌初開陰陽之合,造就天地萬物之成,亦此觸因衍生世間諸緣境相之生機。而今之塵境卻是為己之道以求生計之延展,未能思及相依相存共生之理。世眾之物有其增減之道,天運之行亦有其生滅之理。朔今世態,能以中道之行則又何幾?世中靈物以人為本卻未得其道而行,觀今之期人心善變,思緒迭起叢生業因由此相隨,無以明其機者大有人在。近世文字普化興盛,諸天聖真為此之數大倡其道,以挽人心之迷,雖因此而窺得天地善惡之機,仍無法惕勵眾生以行善道之為,頹風日興而致世道淪喪無以正心,衍生更多邪惡因緣難以解脫。今值爾宮神人共願,數載之普化聖業建樹不斐,續恭著寶書以為渡眾之需,吾等契此善緣特以前言數語。望此書之成圓此世眾觸緣之機以增善德之長,並而影響其行運之勢,皆端於己念之啟,無念之生雖若愚障,亦不失其真。人性本真,受諸外相所執,入於名力利之爭,以成其生活之道亦造就未來之果。今書之著,期以導善人心莫入邪障之林,於此開著之初特以前言數語,以期閱者明其機悟其道,莫入於迷障之途<br />
 <br />
瑤池金母&nbsp; 降<br />
詩曰:人間采風匯成書。陰陽善惡緣此中。<br />
&nbsp;&nbsp;&nbsp;&nbsp;&nbsp; 本心正行塵不染。天地無邊遊幾重。<br />
聖示:寶書開著,歷經人間喜怒哀樂生老病死之關,世塵境下定數不一各溯其緣各計其數。惟得此人生之機始得窺其奧妙之處,由此書中明悟諸般苦劫喜怒之情,適以導其惡因循歸善理,使世間閱者悟其真理以行之。可!緯筆靈體出。<br />
緯筆:弟子叩見金母聖安。<br />
金母:緯筆免禮吾等出遊。<br />
緯筆:弟子冒昧請示金母娘娘,據弟子了解鸞門著書甚少由金母娘娘帶領出遊,此番為何由金母娘娘為主著仙師。<br />
金母:爾不聞慈惠之脈亦由吾等飛砂傳真以著書,今亦同理各本其源以成就此書之作。<br />
緯筆:是否弟子亦瑤脈而下凡,故成今時之機。<br />
金母:爾知悉倒不少,想看瑤脈之發展嗎?<br />
緯筆:還是著書重要。<br />
金母:隨緣而行,前方有一光圜爾可下去看看(只見前一宮廟眾多門生正於其處誦經)。<br />
緯筆:好似【瑤池金母普度收圓定慧解脫真經】。<br />
金母:是的,爾再仔細瞧瞧(只見滿宮黃光圍繞,各門生之口中吐納淡淡之灰氣,由此誦經中再吸入黃光之氣吐出灰色之氣)。<br />
緯筆:叩秉金母,他們在誦經當中是否可蒙眾仙真為其等加持換氣。<br />
金母:是的,其門生專於誦經吾等亦藉此之機,為各門生以加持排除穢障之氣。<br />
緯筆:另一側室好似有人於處練靈,手舞腳動身上亦有些許黃色之氣,時而彙聚時而流放散在其身旁轉不停。請問金母,此是否亦為其門生加持之方式。<br />
金母:然也。<br />
緯筆:那弟子是否也下去練靈一下亦可蒙仙真之加持。<br />
金母:莫去擾人修持,吾等回宮邊行邊談。<br />
緯筆:看他們之修持好似一段時日,個個滿面光彩。<br />
金母:然也。各教門脈之修持皆有其方式,如今所見其之門生專於受教,能契合仙聖之加持。倘其等未能專心於修,怎能契其加持之能量。因能量漫佈於虛空之中無仙真直接加持,藉由自身之導引以成加持之效,若今時爾所見之景。<br />
緯筆:那我們之同修呢?<br />
金母:亦有吾等適機以加持。共聚一宮廟內雖滿佈虛空之真氣,亦需修子之念力以得感召相應以得吾等之助,主在門生護持之堅定,長時期於宮廟持修自然身心即可與漫於此中之真氣相契合,無形中自獲其助,此亦各門之修者始得此機。一般之善信來之上香,未能專注其念以感召即行離去,故皆未能受此真氣之加持,亦須由吾等適機以為之,惟此機非常有此亦各門修子之幸以得此緣機。故於修門之修子對坊間各種煞氣抵禦強度,較一般善信來得強其理即在此。於宮廟中護持之眾,常接觸仙聖之靈光加披,一可消退纏身之穢氣,二可增自身靈神之光彩,此是一般善眾平時接觸不到之機緣,亦惟於道場中始得此機,希各善眾明得此理多於道場中行持增己之防護力,較不受陰邪之干擾,而有一美滿之人生旅程。可宮已到,緯筆靈入,今夜著書至此可吾退。<br />
  <br />
瑤池金母 登台<br />
詩曰:寰宇境相皆蓬萊。生斯成緣且惜今。<br />
&nbsp;&nbsp;&nbsp;&nbsp;&nbsp; 空度此歲何其用。莫若聞經作耕耘。<br />
聖示:生於斯長於斯前景何其榮,未成其果何知此中辛。人生歲月數十寒暑能盡其用者有何幾,三界中成聖成佛皆此人身之途以成之,未得者於幽界中魂煉其性再予增長以度之,或再隨機修行以成道,皆此人生歷程當中起心動念之作用而承其果,此中能把握其人生路途所為者,始為大智之舉,以全其圓滿之果。緯筆靈起。<br />
緯筆:弟子叩見師尊聖安。<br />
金母:免禮,吾等出訪吧!爾看似有事欲言不妨說看看。<br />
緯筆:弟子是想起上期遊訪共修之狀,大家虔心一片始得其景,但並非每個道場皆能如此。<br />
金母:是的,吾等聖真廣開普渡之門,若爾所言亦非每一道場皆得如此。惟在各同修之念力以感召,若前期之誦經,口念心不念怎能感召仙聖之契合,此在於各共修者其目的為何以感召其作用。前已到目的爾看看<br />
(只見前方一道場內大家正恭誦經典)<br />
緯筆:師尊!好似與一般共修一樣。<br />
金母:再仔細觀之(漸漸而現出輕淡之黃光似有似無::)。<br />
緯筆:怎和上期遊訪之共修差那麼多,此道場之修子誦經好似心不在焉。<br />
金母:是的,其等共修完要去參與他處之聚餐,只因此共修是定期例行之誦經。故而大家皆未能用心,只數位虔心之修子用心誦經外,餘皆想稍後之聚會要如何如何。<br />
緯筆:這也難怪未能用心念經之象,就同一般聚會沒有兩樣。倘用心即可有仙聖之光加沐其中差異是很大。<br />
金母:爾等所見皆一般之共修亦不見諸天聖光之存在,但其等誦經前咒啟之際,仙佛之光即漸而凝聚,以能契此共修之念力。<br />
緯筆:那前景之共修即無其實質之功效,依律而言是否會被扣分。<br />
金母:各道場皆有其監察神祇自會斟酌而定,而且遇此共修之期亦盡予放下各種雜事用心而為,若今之狀無其後續之會亦不致有如此之狀。誦經對教門之修子而言乃為重要之功程,未能用心誦念何能明其之理、悟其之奧呢?且經中皆有各聖真之佛名聖號,倘真降臨亦不忍見此狀之發生,所以日後再有共修之期當以虔心之為始能契仙聖之愿以成其效。<br />
緯筆:弟子經此事之後當更謹慎於共修當中。<br />
金母:吾等回宮吧!宮已到,緯筆入,可,著書至此,吾退。</p>

<p>瑤池金母 降<br />
詩曰:天理猶在存人心。藏履識中善惡延。<br />
&nbsp;&nbsp;&nbsp;&nbsp;&nbsp; 念起神動意轉換。百年生息應中牽。<br />
聖示:人世當中,行止作為掌於自心念起之時,善惡之別亦由之而長,存於本性神識當中,伺機而行轉化之功,善則化福惡即殃臨。觀其行止之作為,以定其福禍之律,亦為其人行運之基。緯筆靈起。<br />
緯筆曰:弟子叩見師尊聖安。<br />
金母:免禮!吾等出發吧!<br />
緯筆:師尊今日欲訪何處?<br />
金母:到了。下去看看(只看前方一土地公廟內一位中年人正上香叩禱)只聽其曰「求土地公保佑我事事順利,不被人捉手氣最好……」<br />
緯筆:師尊!聽其人之祈求此人非為善類一族,要不怎會如此祈求。<br />
金母:爾再看清楚一點(只看金母手袖一揮,前方明亮許多,土地公廟內之福神紅光滿面,祈求之人在供桌前,頭頂似現出一縷微弱之光,福神正將此微若之光吸取般)。<br />
緯筆:師尊!怎會有如此之象?<br />
金母::此乃正常,吾等請福神解釋之(只見福神迎面而來)。<br />
緯筆:弟子參見福神聖安。<br />
福神:免禮,參見瑤池金母!<br />
金母:打擾您老人家了!<br />
福神:客氣了!有何需幫忙的?<br />
金母:適才前中年人向您祈求,您何處理?<br />
福神:吾正查其功過之錄,以為轉化之用。<br />
緯筆:叩稟福神,您老怎樣查?好像剛剛見到一點似微弱之光般吸取,是否就是在查其事項?<br />
福神:對了,由其元神中去查,查他最近時期之功過善惡,如剛才之人乃為附近之竊賊常來此祈求,但因其福運尚有故皆未被捉,每來此求吾即查錄其罪行呈上以消其福德。<br />
緯筆:剛見您老好似用一絲光源照到其人,這樣就可查到了嗎?<br />
福神:是的。各天地監察神或日夜遊神甚而家中灶神亦由此查,以彙整其功過。<br />
緯筆:我只知人身有各神隨之,頂上有三尸神錄其功過,是否如此?<br />
福神:也是,此為爾人世間所知之,吾等而言只要爾念起即有人間所謂頻率發射,即可相應之並瞭解各種功過資訊,亦由此相應中傳逹,始能轉化祈求之事,此中之傳逹亦非其功過,包含甚廣言行舉止等都有。<br />
緯筆:那不就像我們人間電腦一樣傳輸。<br />
福神:比其更迅速,不只接收傳逹尚要轉化。所以天界之傳輸非爾所知狀況,以此人為例其來此前,作案數次皆沒被抓包但是福德卻漸漸消逝,再過不久福運消完便是惡運的開始,可能被捉或逢其他之刼厄,皆由此中轉化。<br />
緯筆:稟福神,是否由我們人身之藏識中去查。<br />
福神:除有關生死之業或重大之業力牽擾,非必要從人世之神識中去查,若此等小事可由爾等所稱之三尸神中去查即可。<br />
緯筆:真有三尸神嗎?我怎從未見過?<br />
金母:只是一代名詞而己,亦是一記錄言行舉止善惡之境,而識神中包含甚廣過去現在未來皆有,非是爾現所能知悉之儲藏種子,亦非爾等之行者能以知悉,此非現今可討論之範疇。夜已晚,吾等就此回宮。<br />
福神:叩送金母。<br />
緯筆:弟子拜別福神。<br />
緯筆:請問金母,其為何代名詞?那經書上怎有三尸神?<br />
金母:其若人間電腦晶片將人之行為舉止善惡功過作一記錄,供吾等查核,非是由單一之神祗記錄之,故與爾所認知點不同。<br />
緯筆:簡言之,就像識神中八識一樣,皆有儲存之功能。<br />
金母:沒那麼複雜,只是與身相隨之一記憶體而已。<br />
緯筆:弟子明白。<br />
金母:宮已到!緯筆靈入。可,著書至此,吾退。<br />
 <br />
瑤池金母 降<br />
詩曰:天宮勝景世無雙。人間修得有幾回。<br />
&nbsp;&nbsp;&nbsp;&nbsp;&nbsp; 歷盡滄桑功果定。滿願入證仙神歸。<br />
聖示:人間幾回,能有其機修證於仙班者又有幾人,故而人道之行,定善惡之果,以成其來世之福德。各家門脈之修,有以修現世但大多以修來世為主,而其功果定之論亦待蓋棺之後以此論之。可,緯筆靈起。<br />
緯筆:弟子叩見師尊聖安。<br />
金母:免禮,吾等出訪遊覽勝景。<br />
緯筆:聽師之言好似遊訪好地方。<br />
金母:是的,吾等上天吧!<br />
(只聞風聲呼耳一過,前方漸而出現一大光圈,近而視之乃為一雄偉之宮殿,四處金碧輝煌,殿前牌書曰瑤池天宮,見前有數彩女已近前迎之)<br />
金母:天宮總管已出迎,緯筆快上前見禮。<br />
緯筆:弟子參見諸位仙姑。<br />
仙姑:勿多禮,吾等就此入殿。<br />
(前由仙姑帶引入一輝煌之宮殿)<br />
金母:此為總管之內殿,吾等就此探訪。<br />
仙姑:金母姊妹與緯筆請就上座。<br />
(彩女已上茶,只見仙姑坐於一鳳椅之上,四周珠簾耀眼光彩奪目,似若人間日正當中之時,稍待一會兒始得適應)<br />
仙姑:金母此行而來所為何事?<br />
金母:乃為了瑤池之脈近時發展迅速亦產生諸多之波折是為何因?<br />
仙姑:緯筆爾於瑤脈當中亦有涉獵,爾之看法為何?<br />
緯筆:弟子慚愧於瑤脈中所學有限不敢惶論,只知其亦有若鸞門之揮砂著書,不過大多以啟靈之靈修為主,與『母娘』之相應非常快速,但卻未從基本之功學起。<br />
仙姑:然也,各宗脈皆有其殊勝之法門,而啟靈靈修亦為本脈法門之一,因感應神速契合各瑤池靈子入世渡眾,故而在其等用心經營下近代興盛而起,卻未能明悟此中之奧妙,妄以通靈而得其神通,亦衍生諸多事端導致證回瑤脈者不多。<br />
緯筆:弟子聞知其等皆為啟靈後得其應者,亦言帶有天命需以入世救濟以圓此般天命,卻又不知為何造成諸多憾事猶不自知。<br />
仙姑:若爾所言,那領天命者不就處處可見,怎沒看其等之成就。不論何種門脈行修之途,首以基本人道圓之,再以天道而行,先有其應乃使其認知神威之顯,再入經藏之途悟其理漸而修之,非是執於其靈通就此而心滿之,反更易入於魔道,欲回首即更難了之,故受劫者亦多。<br />
緯筆:那要如何始成正道?<br />
仙姑:有其應亦有其緣,研悟經典明其之理,隨愿而行、觸緣而作,莫執於靈通之象,自有人天之師以成全,緯筆可明了?<br />
緯筆:弟子受教銘感於心。<br />
金母:夜已深,吾等就此告退。<br />
緯筆:弟子就此告退。<br />
仙姑:恭送 金母。<br />
緯筆:叩稟金母,瑤池天宮那樣殊勝 瑤池金母是否住於其內?<br />
金母:是的,再過些日子即要辦理壽宴,故現正忙碌中未入前殿內。<br />
緯筆:弟子明白。<br />
金母:宮已到,緯筆靈入。可,著書至此,吾退。</p>

<p>瑤池金母 降&nbsp;<br />
詩曰:心純無垢神氣足 &nbsp;陰險奸邪現晦容<br />
&nbsp;&nbsp;俯仰無愧天地眼 &nbsp;三界遨遊此境中<br />
聖示:與生俱來皆有其容,受後天環境與心性之成長漸而改變其顏,不變之處在於神氣之顯,亦為現今所稱之磁場,由自身之行為以作用於此中。善者善氣;惡者晦氣,圍繞於自身之中,隨此於天地監察遊神之擷取以定其善惡功過,成其日後之果報。緯筆靈起。<br />
緯筆曰:弟子叩見師尊聖安!<br />
金母曰:免禮,瞧爾今日若有所思,想必與近日天候之狀有關!<br />
緯筆曰:稟娘娘,今日大雨想必各處又有其災情之產生,諸多生靈亦將蒙難。<br />
金母曰:世中之事本有其劫厄相隨,使能生生不息。於人亦同依其生命之消長,償還而流轉。<br />
緯筆曰:那是否有其避凶之方呢?<br />
金母曰:生靈之中自有其歷劫定數,而人界之中亦是如此,行善作惡僅一念改變之機,觸因由茲而起。端視其作為如何,以成其善惡之果報。<br />
緯筆曰:談到此才想起上次靈遊有與福神談到此善惡之資訊相應,是否只有福神有此能力?<br />
金母曰:福神僅為其中之一,天地中各監察遊神眾多,皆有其能力,各處宮廟之神祇亦同。若今日之大雨成災,各生靈蒙難亦多由此中遊神予以處理,帶領至適當之管轄處所,非是由人間所知之黑白無常處理。<br />
緯筆曰:那遊神不就充滿於三界之中,怎能知此人之善惡作為呢?<br />
金母曰:人生於世上就一口氣以存在,而能運轉此軀體之生機,大都皆以此人之神氣飽足與晦暗以明其善惡所為,而以窺察進而增減其福禍之果報,譬如一個人常懷陰私奸險之心常算計於人,心念存惡其散發之氣亦必是不善之氣息,日夜遊神視此之狀亦隨其後以抽取其惡行之資訊以減其之福祿;倘其人行善好施,顏面氣色必紅潤,天庭神清氣爽,遇此之狀即可增添其功績以延壽增福。故而人間有謂:相由心生,心懷陰險者其顏與氣色必晦暗無光;多行善舉之人給人之感覺亦較親和,其意即在此。人世當中於宗脈中行走之人,必較無神論之人更容易親近,爾可多見聞即可明暸。今時漸晚,天候不穩,出遊就此暫停,今夜著書至此!可,吾退。<br />
&nbsp;<br />
本宮司禮神聖示:今夜天候不佳,諸生護道之心未減,奉聖諭:<br />
參與諸生各加賜二十功、今夜就此停筆。可,吾退。<br />
 <br />
瑤池金母 降&nbsp;<br />
詩曰:天災人禍苦連天。生靈悲淒誰人憐。<br />
&nbsp;&nbsp;山憫水湧森林泣。回首天運本自然。<br />
聖示:今期台疆受諸天災之禍,生靈受苦無數,亦賴各有情眾生同心協力此等之損害減低許多,各聖真亦為此中受刼之靈廣攝於有緣之境,以減其等冤怨之氣以得安息,於此中減少業牽之漫延,以得安於其性。緯筆靈起!<br />
緯筆:叩見師尊聖安!<br />
金母:見爾神清氣爽,近日應過得不錯。<br />
緯筆:蒙仙聖之佑助,工作尚稱如意。稟師尊今日往何而訪?<br />
金母:吾等往南而遊。(見前方高山峻嶺點點燈火,想必是處於高山之上,忽前現一仙童,向前迎之::)。<br />
仙童:叩見瑤池金母。<br />
緯筆:弟子叩見金童。<br />
仙童:請隨吾來。見前一山中,有一小閣樓,中央燈火通明,內坐一白髮長鬍鬚之老者。<br />
金童:吾家主人已恭候多時!(只見老者出門恭迎)。<br />
老者:本境山神叩見瑤池金母。<br />
金母:免禮,吾等要來叨擾您老人家。<br />
緯筆:弟子參見山神。<br />
山神:免禮,快請上座。<br />
金母:近日您老轄內,災劫連綿爾山野,辛苦不少!<br />
山神:天運所至,風雨各部齊降,吾亦盡力而為。<br />
緯筆:請問山神此為何處?<br />
山神:此為南天池聖境,於南部高山之中;亦管此中之山水,故前期轄內風災受創嚴重,才剛忙完一陣子。<br />
緯筆:是忙什麼?我們人世間好像也都很忙,忙救災、忙建設靈界之中,其忙為何?<br />
山神:人界只忙看得見,但靈界之眾從山上水中甚而延伸至大海之靈,受劫者不計其數。倘未好好整頓,曰後便還是會危害人世之中。<br />
緯筆:有這麼嚴重嗎?<br />
山神:舉例而言,其等屍首流於土中日久化為水,而水又為人間不可缺之物,不論於水中或蒸發於自然中,皆有其怨氣之質存在於各處,故各仙聖亦盡以攝納以減低其衝擊之力。<br />
緯筆:若未有仙佛之抑止,其後果會如何?<br />
山神:正如昔時之瘟疫狀。<br />
緯筆:那豈不更嚴重?<br />
山神:所以各家仙聖亦盡以挽救,故而近日較忙此些。<br />
金母:吾等打擾您多時,今夜已晚,吾等就此告別。<br />
山神:恭送瑤池金母。<br />
緯筆:弟子就此告退。<br />
金母:吾等走吧。<br />
緯筆:南天池有如此之聖境,我怎沒來過?<br />
金母:是嗎?以前爾是否有去過南天池?<br />
緯筆:莫非是南橫之天池!好像沒這麼漂亮。<br />
金母:人眼之障。<br />
緯筆:弟子明白。稟師尊,此般天災是否有人禍之因?<br />
金母:是有其因過度山水開發而釀大禍。<br />
緯筆:那許多人不是要承擔因果業愆嗎?<br />
金母:天律有其示,妄行造奢侈甚滋或妄改善政苛漲變法,擾亂眾生者,受諸苦獄後為禽畜償之,按其律以審查之。宮已至,緯筆靈入。可,著書至此。可,吾退。</p>

因果遊記 善惡采風錄

建立日期 2014-02-15 07:48:50

善惡采風錄

著 書 玉 旨
本宮主席 九天玄女娘娘  登台
聖示:今日恭接玉旨,命本宮太子元帥十里外接駕,命本宮副主席觀世音菩薩五里外接駕,其餘神人排班候駕。可,吾退。
金闕 許真君  降
詩曰:文以傳世度眾元。天心聖業繼年綿。
  普化功蹟卓聖榜。幻化境相返遙天。
聖示:今夜賚詔而來,觀諸神人喜形於顏,如參盛會之狀,吾等亦沾此歡喜之氣息,今值爾宮承領天命著作寶書以為渡世之用,期 爾神人用心完功,以不負天恩之眷。玉詔頒宣,神人俯伏。

欽  奉  
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 詔曰
 朕 居靈霄,痌瘝萬眾,無時不以蒼生為念,茲爾台疆玉皇天心宮於九天玄女宏願照應之下,數載經營建樹有成,普化聖業日益精進,為使聖業之傳得以永續,天心宮主席九天玄女特奏請著寶書傳世,以輔聖業之推展。
 朕 心大悅,准予其奏,並提顏曰:「善惡采風錄」,命由玉皇天心宮瑤池金母為主著仙師,帶領正鸞緯筆靈遊三曹隨採善惡功過書以傳世,以期匡正人心棄惡向善,端正人性之本源勿使邪惡之風瀰漫於世,冀希爾神人同心用命,書成繳旨論功行賞。 
欽哉勿忽  叩首謝恩!
天運 己丑年 三月 一日
  
黃帝老祖   降
詩曰:天理循環古銘箴。行善作惡果自承。
      世運若棋瞬時變。莫道輪迴留世情。
聖示:天地混沌幾許瞬變,人生世中流轉多少,成者為聖,悠遊於三界之中,敗者為魂,落難則入於地府之中,端其心識之作為以承其果報之顯,入其境以受之。人道之行,以界聖佛與庶子之別,此皆自作之因而成此果報。人生於世,本帶夙業,或為償還或為了斷,諸善惡之業,以成人生之路途。今之眾生行運至此,承天憫世眾之苦,廣開度世之門,故而宮廟處處隨時皆有其機,接觸神佛或善知識,以全其行修之緣機。惟因世道之雜人心善變受諸三毒五欲之害,日益沉淪其中無以自拔,幸天憫眾,諸方便法門降世,廣度諸有情眾,而有此等之機,世中各教門興盛,尤以近世儒宗之興,首以文字普化於世,更能廣傳世中家小,成效可欽。爾宮成立短短數載普化聖業日益廣增,今又請著寶書,以輔爾宮教化之功能,實為可喜可賀之,於此寶書開著,忝為前言,亦期此書之成,於此人世之中,者明其理悟其道,虔修身心,出入為善,無有惡因之,漸以行之入於聖賢之列,勿負天人之同愿矣!可,吾退。

                 
木公老祖 降
聖示:元清性實修自明。虛幻不執養神靈。
      念起塵因天眼鑑。莫入邪障聖心同。
聖示:混沌初開陰陽之合,造就天地萬物之成,亦此觸因衍生世間諸緣境相之生機。而今之塵境卻是為己之道以求生計之延展,未能思及相依相存共生之理。世眾之物有其增減之道,天運之行亦有其生滅之理。朔今世態,能以中道之行則又何幾?世中靈物以人為本卻未得其道而行,觀今之期人心善變,思緒迭起叢生業因由此相隨,無以明其機者大有人在。近世文字普化興盛,諸天聖真為此之數大倡其道,以挽人心之迷,雖因此而窺得天地善惡之機,仍無法惕勵眾生以行善道之為,頹風日興而致世道淪喪無以正心,衍生更多邪惡因緣難以解脫。今值爾宮神人共願,數載之普化聖業建樹不斐,續恭著寶書以為渡眾之需,吾等契此善緣特以前言數語。望此書之成圓此世眾觸緣之機以增善德之長,並而影響其行運之勢,皆端於己念之啟,無念之生雖若愚障,亦不失其真。人性本真,受諸外相所執,入於名力利之爭,以成其生活之道亦造就未來之果。今書之著,期以導善人心莫入邪障之林,於此開著之初特以前言數語,以期閱者明其機悟其道,莫入於迷障之途
 
瑤池金母  降
詩曰:人間采風匯成書。陰陽善惡緣此中。
      本心正行塵不染。天地無邊遊幾重。
聖示:寶書開著,歷經人間喜怒哀樂生老病死之關,世塵境下定數不一各溯其緣各計其數。惟得此人生之機始得窺其奧妙之處,由此書中明悟諸般苦劫喜怒之情,適以導其惡因循歸善理,使世間閱者悟其真理以行之。可!緯筆靈體出。
緯筆:弟子叩見金母聖安。
金母:緯筆免禮吾等出遊。
緯筆:弟子冒昧請示金母娘娘,據弟子了解鸞門著書甚少由金母娘娘帶領出遊,此番為何由金母娘娘為主著仙師。
金母:爾不聞慈惠之脈亦由吾等飛砂傳真以著書,今亦同理各本其源以成就此書之作。
緯筆:是否弟子亦瑤脈而下凡,故成今時之機。
金母:爾知悉倒不少,想看瑤脈之發展嗎?
緯筆:還是著書重要。
金母:隨緣而行,前方有一光圜爾可下去看看(只見前一宮廟眾多門生正於其處誦經)。
緯筆:好似【瑤池金母普度收圓定慧解脫真經】。
金母:是的,爾再仔細瞧瞧(只見滿宮黃光圍繞,各門生之口中吐納淡淡之灰氣,由此誦經中再吸入黃光之氣吐出灰色之氣)。
緯筆:叩秉金母,他們在誦經當中是否可蒙眾仙真為其等加持換氣。
金母:是的,其門生專於誦經吾等亦藉此之機,為各門生以加持排除穢障之氣。
緯筆:另一側室好似有人於處練靈,手舞腳動身上亦有些許黃色之氣,時而彙聚時而流放散在其身旁轉不停。請問金母,此是否亦為其門生加持之方式。
金母:然也。
緯筆:那弟子是否也下去練靈一下亦可蒙仙真之加持。
金母:莫去擾人修持,吾等回宮邊行邊談。
緯筆:看他們之修持好似一段時日,個個滿面光彩。
金母:然也。各教門脈之修持皆有其方式,如今所見其之門生專於受教,能契合仙聖之加持。倘其等未能專心於修,怎能契其加持之能量。因能量漫佈於虛空之中無仙真直接加持,藉由自身之導引以成加持之效,若今時爾所見之景。
緯筆:那我們之同修呢?
金母:亦有吾等適機以加持。共聚一宮廟內雖滿佈虛空之真氣,亦需修子之念力以得感召相應以得吾等之助,主在門生護持之堅定,長時期於宮廟持修自然身心即可與漫於此中之真氣相契合,無形中自獲其助,此亦各門之修者始得此機。一般之善信來之上香,未能專注其念以感召即行離去,故皆未能受此真氣之加持,亦須由吾等適機以為之,惟此機非常有此亦各門修子之幸以得此緣機。故於修門之修子對坊間各種煞氣抵禦強度,較一般善信來得強其理即在此。於宮廟中護持之眾,常接觸仙聖之靈光加披,一可消退纏身之穢氣,二可增自身靈神之光彩,此是一般善眾平時接觸不到之機緣,亦惟於道場中始得此機,希各善眾明得此理多於道場中行持增己之防護力,較不受陰邪之干擾,而有一美滿之人生旅程。可宮已到,緯筆靈入,今夜著書至此可吾退。
  
瑤池金母 登台
詩曰:寰宇境相皆蓬萊。生斯成緣且惜今。
      空度此歲何其用。莫若聞經作耕耘。
聖示:生於斯長於斯前景何其榮,未成其果何知此中辛。人生歲月數十寒暑能盡其用者有何幾,三界中成聖成佛皆此人身之途以成之,未得者於幽界中魂煉其性再予增長以度之,或再隨機修行以成道,皆此人生歷程當中起心動念之作用而承其果,此中能把握其人生路途所為者,始為大智之舉,以全其圓滿之果。緯筆靈起。
緯筆:弟子叩見師尊聖安。
金母:免禮,吾等出訪吧!爾看似有事欲言不妨說看看。
緯筆:弟子是想起上期遊訪共修之狀,大家虔心一片始得其景,但並非每個道場皆能如此。
金母:是的,吾等聖真廣開普渡之門,若爾所言亦非每一道場皆得如此。惟在各同修之念力以感召,若前期之誦經,口念心不念怎能感召仙聖之契合,此在於各共修者其目的為何以感召其作用。前已到目的爾看看
(只見前方一道場內大家正恭誦經典)
緯筆:師尊!好似與一般共修一樣。
金母:再仔細觀之(漸漸而現出輕淡之黃光似有似無::)。
緯筆:怎和上期遊訪之共修差那麼多,此道場之修子誦經好似心不在焉。
金母:是的,其等共修完要去參與他處之聚餐,只因此共修是定期例行之誦經。故而大家皆未能用心,只數位虔心之修子用心誦經外,餘皆想稍後之聚會要如何如何。
緯筆:這也難怪未能用心念經之象,就同一般聚會沒有兩樣。倘用心即可有仙聖之光加沐其中差異是很大。
金母:爾等所見皆一般之共修亦不見諸天聖光之存在,但其等誦經前咒啟之際,仙佛之光即漸而凝聚,以能契此共修之念力。
緯筆:那前景之共修即無其實質之功效,依律而言是否會被扣分。
金母:各道場皆有其監察神祇自會斟酌而定,而且遇此共修之期亦盡予放下各種雜事用心而為,若今之狀無其後續之會亦不致有如此之狀。誦經對教門之修子而言乃為重要之功程,未能用心誦念何能明其之理、悟其之奧呢?且經中皆有各聖真之佛名聖號,倘真降臨亦不忍見此狀之發生,所以日後再有共修之期當以虔心之為始能契仙聖之愿以成其效。
緯筆:弟子經此事之後當更謹慎於共修當中。
金母:吾等回宮吧!宮已到,緯筆入,可,著書至此,吾退。

瑤池金母 降
詩曰:天理猶在存人心。藏履識中善惡延。
      念起神動意轉換。百年生息應中牽。
聖示:人世當中,行止作為掌於自心念起之時,善惡之別亦由之而長,存於本性神識當中,伺機而行轉化之功,善則化福惡即殃臨。觀其行止之作為,以定其福禍之律,亦為其人行運之基。緯筆靈起。
緯筆曰:弟子叩見師尊聖安。
金母:免禮!吾等出發吧!
緯筆:師尊今日欲訪何處?
金母:到了。下去看看(只看前方一土地公廟內一位中年人正上香叩禱)只聽其曰「求土地公保佑我事事順利,不被人捉手氣最好……」
緯筆:師尊!聽其人之祈求此人非為善類一族,要不怎會如此祈求。
金母:爾再看清楚一點(只看金母手袖一揮,前方明亮許多,土地公廟內之福神紅光滿面,祈求之人在供桌前,頭頂似現出一縷微弱之光,福神正將此微若之光吸取般)。
緯筆:師尊!怎會有如此之象?
金母::此乃正常,吾等請福神解釋之(只見福神迎面而來)。
緯筆:弟子參見福神聖安。
福神:免禮,參見瑤池金母!
金母:打擾您老人家了!
福神:客氣了!有何需幫忙的?
金母:適才前中年人向您祈求,您何處理?
福神:吾正查其功過之錄,以為轉化之用。
緯筆:叩稟福神,您老怎樣查?好像剛剛見到一點似微弱之光般吸取,是否就是在查其事項?
福神:對了,由其元神中去查,查他最近時期之功過善惡,如剛才之人乃為附近之竊賊常來此祈求,但因其福運尚有故皆未被捉,每來此求吾即查錄其罪行呈上以消其福德。
緯筆:剛見您老好似用一絲光源照到其人,這樣就可查到了嗎?
福神:是的。各天地監察神或日夜遊神甚而家中灶神亦由此查,以彙整其功過。
緯筆:我只知人身有各神隨之,頂上有三尸神錄其功過,是否如此?
福神:也是,此為爾人世間所知之,吾等而言只要爾念起即有人間所謂頻率發射,即可相應之並瞭解各種功過資訊,亦由此相應中傳逹,始能轉化祈求之事,此中之傳逹亦非其功過,包含甚廣言行舉止等都有。
緯筆:那不就像我們人間電腦一樣傳輸。
福神:比其更迅速,不只接收傳逹尚要轉化。所以天界之傳輸非爾所知狀況,以此人為例其來此前,作案數次皆沒被抓包但是福德卻漸漸消逝,再過不久福運消完便是惡運的開始,可能被捉或逢其他之刼厄,皆由此中轉化。
緯筆:稟福神,是否由我們人身之藏識中去查。
福神:除有關生死之業或重大之業力牽擾,非必要從人世之神識中去查,若此等小事可由爾等所稱之三尸神中去查即可。
緯筆:真有三尸神嗎?我怎從未見過?
金母:只是一代名詞而己,亦是一記錄言行舉止善惡之境,而識神中包含甚廣過去現在未來皆有,非是爾現所能知悉之儲藏種子,亦非爾等之行者能以知悉,此非現今可討論之範疇。夜已晚,吾等就此回宮。
福神:叩送金母。
緯筆:弟子拜別福神。
緯筆:請問金母,其為何代名詞?那經書上怎有三尸神?
金母:其若人間電腦晶片將人之行為舉止善惡功過作一記錄,供吾等查核,非是由單一之神祗記錄之,故與爾所認知點不同。
緯筆:簡言之,就像識神中八識一樣,皆有儲存之功能。
金母:沒那麼複雜,只是與身相隨之一記憶體而已。
緯筆:弟子明白。
金母:宮已到!緯筆靈入。可,著書至此,吾退。
 
瑤池金母 降
詩曰:天宮勝景世無雙。人間修得有幾回。
      歷盡滄桑功果定。滿願入證仙神歸。
聖示:人間幾回,能有其機修證於仙班者又有幾人,故而人道之行,定善惡之果,以成其來世之福德。各家門脈之修,有以修現世但大多以修來世為主,而其功果定之論亦待蓋棺之後以此論之。可,緯筆靈起。
緯筆:弟子叩見師尊聖安。
金母:免禮,吾等出訪遊覽勝景。
緯筆:聽師之言好似遊訪好地方。
金母:是的,吾等上天吧!
(只聞風聲呼耳一過,前方漸而出現一大光圈,近而視之乃為一雄偉之宮殿,四處金碧輝煌,殿前牌書曰瑤池天宮,見前有數彩女已近前迎之)
金母:天宮總管已出迎,緯筆快上前見禮。
緯筆:弟子參見諸位仙姑。
仙姑:勿多禮,吾等就此入殿。
(前由仙姑帶引入一輝煌之宮殿)
金母:此為總管之內殿,吾等就此探訪。
仙姑:金母姊妹與緯筆請就上座。
(彩女已上茶,只見仙姑坐於一鳳椅之上,四周珠簾耀眼光彩奪目,似若人間日正當中之時,稍待一會兒始得適應)
仙姑:金母此行而來所為何事?
金母:乃為了瑤池之脈近時發展迅速亦產生諸多之波折是為何因?
仙姑:緯筆爾於瑤脈當中亦有涉獵,爾之看法為何?
緯筆:弟子慚愧於瑤脈中所學有限不敢惶論,只知其亦有若鸞門之揮砂著書,不過大多以啟靈之靈修為主,與『母娘』之相應非常快速,但卻未從基本之功學起。
仙姑:然也,各宗脈皆有其殊勝之法門,而啟靈靈修亦為本脈法門之一,因感應神速契合各瑤池靈子入世渡眾,故而在其等用心經營下近代興盛而起,卻未能明悟此中之奧妙,妄以通靈而得其神通,亦衍生諸多事端導致證回瑤脈者不多。
緯筆:弟子聞知其等皆為啟靈後得其應者,亦言帶有天命需以入世救濟以圓此般天命,卻又不知為何造成諸多憾事猶不自知。
仙姑:若爾所言,那領天命者不就處處可見,怎沒看其等之成就。不論何種門脈行修之途,首以基本人道圓之,再以天道而行,先有其應乃使其認知神威之顯,再入經藏之途悟其理漸而修之,非是執於其靈通就此而心滿之,反更易入於魔道,欲回首即更難了之,故受劫者亦多。
緯筆:那要如何始成正道?
仙姑:有其應亦有其緣,研悟經典明其之理,隨愿而行、觸緣而作,莫執於靈通之象,自有人天之師以成全,緯筆可明了?
緯筆:弟子受教銘感於心。
金母:夜已深,吾等就此告退。
緯筆:弟子就此告退。
仙姑:恭送 金母。
緯筆:叩稟金母,瑤池天宮那樣殊勝 瑤池金母是否住於其內?
金母:是的,再過些日子即要辦理壽宴,故現正忙碌中未入前殿內。
緯筆:弟子明白。
金母:宮已到,緯筆靈入。可,著書至此,吾退。

瑤池金母 降 
詩曰:心純無垢神氣足  陰險奸邪現晦容
  俯仰無愧天地眼  三界遨遊此境中
聖示:與生俱來皆有其容,受後天環境與心性之成長漸而改變其顏,不變之處在於神氣之顯,亦為現今所稱之磁場,由自身之行為以作用於此中。善者善氣;惡者晦氣,圍繞於自身之中,隨此於天地監察遊神之擷取以定其善惡功過,成其日後之果報。緯筆靈起。
緯筆曰:弟子叩見師尊聖安!
金母曰:免禮,瞧爾今日若有所思,想必與近日天候之狀有關!
緯筆曰:稟娘娘,今日大雨想必各處又有其災情之產生,諸多生靈亦將蒙難。
金母曰:世中之事本有其劫厄相隨,使能生生不息。於人亦同依其生命之消長,償還而流轉。
緯筆曰:那是否有其避凶之方呢?
金母曰:生靈之中自有其歷劫定數,而人界之中亦是如此,行善作惡僅一念改變之機,觸因由茲而起。端視其作為如何,以成其善惡之果報。
緯筆曰:談到此才想起上次靈遊有與福神談到此善惡之資訊相應,是否只有福神有此能力?
金母曰:福神僅為其中之一,天地中各監察遊神眾多,皆有其能力,各處宮廟之神祇亦同。若今日之大雨成災,各生靈蒙難亦多由此中遊神予以處理,帶領至適當之管轄處所,非是由人間所知之黑白無常處理。
緯筆曰:那遊神不就充滿於三界之中,怎能知此人之善惡作為呢?
金母曰:人生於世上就一口氣以存在,而能運轉此軀體之生機,大都皆以此人之神氣飽足與晦暗以明其善惡所為,而以窺察進而增減其福禍之果報,譬如一個人常懷陰私奸險之心常算計於人,心念存惡其散發之氣亦必是不善之氣息,日夜遊神視此之狀亦隨其後以抽取其惡行之資訊以減其之福祿;倘其人行善好施,顏面氣色必紅潤,天庭神清氣爽,遇此之狀即可增添其功績以延壽增福。故而人間有謂:相由心生,心懷陰險者其顏與氣色必晦暗無光;多行善舉之人給人之感覺亦較親和,其意即在此。人世當中於宗脈中行走之人,必較無神論之人更容易親近,爾可多見聞即可明暸。今時漸晚,天候不穩,出遊就此暫停,今夜著書至此!可,吾退。
 
本宮司禮神聖示:今夜天候不佳,諸生護道之心未減,奉聖諭:
參與諸生各加賜二十功、今夜就此停筆。可,吾退。
 
瑤池金母 降 
詩曰:天災人禍苦連天。生靈悲淒誰人憐。
  山憫水湧森林泣。回首天運本自然。
聖示:今期台疆受諸天災之禍,生靈受苦無數,亦賴各有情眾生同心協力此等之損害減低許多,各聖真亦為此中受刼之靈廣攝於有緣之境,以減其等冤怨之氣以得安息,於此中減少業牽之漫延,以得安於其性。緯筆靈起!
緯筆:叩見師尊聖安!
金母:見爾神清氣爽,近日應過得不錯。
緯筆:蒙仙聖之佑助,工作尚稱如意。稟師尊今日往何而訪?
金母:吾等往南而遊。(見前方高山峻嶺點點燈火,想必是處於高山之上,忽前現一仙童,向前迎之::)。
仙童:叩見瑤池金母。
緯筆:弟子叩見金童。
仙童:請隨吾來。見前一山中,有一小閣樓,中央燈火通明,內坐一白髮長鬍鬚之老者。
金童:吾家主人已恭候多時!(只見老者出門恭迎)。
老者:本境山神叩見瑤池金母。
金母:免禮,吾等要來叨擾您老人家。
緯筆:弟子參見山神。
山神:免禮,快請上座。
金母:近日您老轄內,災劫連綿爾山野,辛苦不少!
山神:天運所至,風雨各部齊降,吾亦盡力而為。
緯筆:請問山神此為何處?
山神:此為南天池聖境,於南部高山之中;亦管此中之山水,故前期轄內風災受創嚴重,才剛忙完一陣子。
緯筆:是忙什麼?我們人世間好像也都很忙,忙救災、忙建設靈界之中,其忙為何?
山神:人界只忙看得見,但靈界之眾從山上水中甚而延伸至大海之靈,受劫者不計其數。倘未好好整頓,曰後便還是會危害人世之中。
緯筆:有這麼嚴重嗎?
山神:舉例而言,其等屍首流於土中日久化為水,而水又為人間不可缺之物,不論於水中或蒸發於自然中,皆有其怨氣之質存在於各處,故各仙聖亦盡以攝納以減低其衝擊之力。
緯筆:若未有仙佛之抑止,其後果會如何?
山神:正如昔時之瘟疫狀。
緯筆:那豈不更嚴重?
山神:所以各家仙聖亦盡以挽救,故而近日較忙此些。
金母:吾等打擾您多時,今夜已晚,吾等就此告別。
山神:恭送瑤池金母。
緯筆:弟子就此告退。
金母:吾等走吧。
緯筆:南天池有如此之聖境,我怎沒來過?
金母:是嗎?以前爾是否有去過南天池?
緯筆:莫非是南橫之天池!好像沒這麼漂亮。
金母:人眼之障。
緯筆:弟子明白。稟師尊,此般天災是否有人禍之因?
金母:是有其因過度山水開發而釀大禍。
緯筆:那許多人不是要承擔因果業愆嗎?
金母:天律有其示,妄行造奢侈甚滋或妄改善政苛漲變法,擾亂眾生者,受諸苦獄後為禽畜償之,按其律以審查之。宮已至,緯筆靈入。可,著書至此。可,吾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