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佛堂地圖

http://一貫道.taipei/

讓無極聖光,奌亮世間。

佛堂地圖需要道親們的參與。

一貫道心
讀好書
推薦閱讀
<p>因果病象印證</p>

<p>恭接&nbsp; 玉旨<br />
本堂主席關恩師&nbsp;&nbsp; 登台<br />
聖示:今夜恭接玉旨,命本堂福神十里外接駕,命本堂城隍五里外接駕,其餘神人排班侯駕。<br />
欽差大臣太白仙翁&nbsp;&nbsp;&nbsp; 降<br />
詩曰:賚詔既堂會眾生。著書玉旨下天京。<br />
&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期能道務宏揚盛。普度群黎向善行。<br />
聖示:宣讀玉旨,神人俯伏。<br />
&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欽&nbsp; 奉<br />
玉皇大天尊&nbsp;&nbsp; 玄靈高上帝詔曰:<br />
&nbsp;朕居靈霄,統御萬靈,居尊而鑒卑,無時不以蒼生是念。茲爾懿敕拱衡堂,恭承無極懿命設堂,大開普度之門;道場設立,僅有年餘,功蹟斐然可觀。且於&nbsp; 南海觀音菩薩奉旨著書之「因果病象析論」頒行壽世,闡論因果勸人信畏,已得功效;更因此導引世人向善之路。<br />
&nbsp;朕心大慰,今爾堂中應可勝任廣行頒發是書,了准旨再著下篇,題其顏曰「因果病象印證」,上下兩篇可為合併頒行壽世,以期盡善盡善析論因果。蓋有其立論,又有其印證,則勸化之功倍加凸顯矣!茲仍命由 南海觀音菩薩為主著仙佛,勇筆為主著正鸞;由己巳年二月廿六日起每逢星期二鸞期,木筆揮鸞著書,為期三個月完功繳旨。至希神人各盡厥職,勿負<br />
&nbsp;朕望!欽哉勿忽,叩首謝恩。<br />
天運己巳年二月廿六日<br />
&nbsp;<br />
恭 接 無 極 懿 旨<br />
&nbsp;&nbsp; 本堂主席關恩師&nbsp;&nbsp; 登台彊<br />
&nbsp;&nbsp;&nbsp; 聖示:恭接<br />
皇母懿駕親臨,命本堂副主席五里外接駕<br />
&nbsp;&nbsp;&nbsp;&nbsp; 命本堂城隍十里外接駕,其餘神人,傳香排班侯駕。<br />
駕前董仙姑&nbsp;&nbsp; 降<br />
&nbsp;&nbsp; 聖示:侍駕臨堂,諸賢生慎勿失儀。接駕,神人俯伏。<br />
無&nbsp; 極&nbsp; 老&nbsp; 母&nbsp; 降<br />
懿示:諸賢卿暨諸兒女免禮。<br />
詩曰:同心策力道宏揚。聖教揮鸞啟義方。<br />
&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堂譽馳傳堪遠佈。恩波德業永流長。<br />
懿旨曰:<br />
&nbsp;娘於無極,日日盼望九六原靈,龍華會上聚一堂。可惜凡間迷障,銷魂蝕骨,人 心不善,到處罪惡淵藪。<br />
&nbsp;雖得聖門方方闡教,代天宣化;秉乘懿命著書立說,以拯度靈子善慧之甦醒。但體世人之苦,欲求勸人向善先解其苦之源,始得克盡其效。今爾豐原懿敕拱衡堂再領天命,開著「因果病象析論」下篇「因果病象印證」一書,兩書合併,可謂因果論之奧秘盡在書中,將有助世人了悟因果,從中解開枷鎖;並可使世上了解因業之可怕,果報之纏連,進而慎因向善,有助淨化人間成淨土之目標也。甚望書之著、付梓、助印、流通、各盡己力。娘自有鑒納之喜悅也!<br />
&nbsp;&nbsp; 懿旨勿忽,叩首謝恩。<br />
天運己巳年三月初二日<br />
&nbsp;<br />
濟佛師尊&nbsp;&nbsp; 降<br />
&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序<br />
聖示:吾&nbsp; 為「因果病象印證」一書作序。<br />
&nbsp;&nbsp;&nbsp; &nbsp;前有「因果病象析論」剖釋果業之形成現象,大體均為理論;今再著「因果病象印證」,則意在使因果形成因、過程、迄終後果現象有所註腳,而貫穿一氣呵成。理論加印證,乃原則加實踐,具體的呈現何謂因果,使世人更加容易一目了然「因果的真諦」,這是降著本書的真正用意;使世人易於接受、樂於接受、更不得不接受,凡間事物的「因果關係存在」。<br />
&nbsp;因此世人在得參閱因果兩冊之際,莫以批風弄月之雜詠視之,而應仔細嚼味,用心體悟,而有所心得,並以幫助人生過程「業之牽纏」。吾&nbsp; 僅以此數語与世人勉,並作序。<br />
&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濟佛降序於懿敕拱衡堂<br />
天運己巳年三月初六日<br />
&nbsp;<br />
觀音菩薩&nbsp;&nbsp; 降<br />
第一篇&nbsp;&nbsp; 地 府 因 果 例 證<br />
聖示:很高興再幸懿敕拱衡堂,記得「因果病象析論」一書著作時,吾与勇筆以「金指妙法」著書。今再領旨續著「因果病象印證」,能得鸞筆著書,則可得丕振鸞務之盛,更可与諸生共為天命努力也。<br />
勇筆:弟子恭迎菩薩佛駕。自「因果病象析論」一書完成後,無時不念菩薩寶相,今再得与菩薩著書,實乃弟子三生之幸!<br />
菩薩:爾無須客氣。拱衡道脈短短年中,在你手中推動甚速,雖然你過去名聲甚著,但亦可見你目前為道脈所付出之心力,吾自樂於助你一臂之力。<br />
勇筆:多謝菩薩誇獎,不敢當。請教菩薩,這本續篇怎麼著造,尚請菩薩先行開示。<br />
菩薩:可以!原則上延讀病象一書,以對白方式。不過,本書多了訪證病象之實。如此,上下兩篇各以理論及案例作貫穿。<br />
勇筆:那是菩薩要帶領弟子靈遊採訪了?好啊!得到觀音菩薩再帶遊著書,弟子將是第一人,天大的榮幸呢!<br />
菩薩:今日吾先引你下地府印證一件案例,你可上吾蓮座,走吧!<br />
勇筆:弟子遵命。<br />
菩薩:今日入冥府,第一殿已得照會,至希認真著書。<br />
勇筆:地府早已過,可以說足駕輕就熟,菩薩沒有叮嚀,弟与也知道輕重,不會在地府亂闖,有失禮儀。<br />
菩薩:很好------。已至第一殿,秦廣王已在,你快點上前見禮吧!<br />
勇筆:弟子參見冥王。<br />
秦廣王:不用多禮。吾与你可算舊識,那來這樣多禮節,本殿有幸恭迎佛駕了!<br />
菩薩:冥王客氣了!<br />
勇筆:你兩位仙佛都這麼客氣了,弟子這凡俗之人,那還敢不一板一眼?<br />
菩薩:那好!你們倆去談。反正一殿冥王已知你的任務,吾去為罪苦幽魂說法。<br />
勇筆:好啊!但菩薩可得記著來帶領弟子回堂。(目送菩薩飄飄逸去) 大王啊!今夜是著作「因果病象印證」來此作什麼?<br />
王曰:今夜菩薩之意,要你查看一件檔案,並由也府顯影印證這位檔案主人目前身受,作一完整明證。<br />
勇筆:原來如此。那就請大王費心了。<br />
王曰:檔案在此,你看看。&nbsp;<br />
勇筆:弟子可以唸出來嗎?&nbsp;&nbsp;<br />
王曰:當然可以。<br />
勇筆:姓名費正揚。生辰中華民國七十三年五月一日。籍貫台灣彰化人氏。附註:四歲受煞犯未得解,而成痴呆症。補註前世資料。(十殿判決主文) 查李毅恆在生不知行善,雖家境小康,反喜佔人便宜,与呂國夢本愛侶,竟因呂女慕虛榮喜揮霍,爭執中失手將之勒斃,乃成此業因。十殿轉輪補附於此中討報詳情。哦!大王那六殿及十殿資料呢?<br />
王曰:無關緊要,不必調閱,僅本殿資料已可明證。現在你看右前方卅度有面平鏡,仔細看,別漏了。<br />
勇筆:好的。(照鏡子有什麼稀奇?) 剎那間掠見那面鏡子凹進去,起了迷濛一片。緊接著見一片綠田中,一個六七歲的小孩坐在田邊拿泥土住身上抹。時光象是倒逝,這小孩的日常性活有種低能的現象,凡食衣住行臥溺均須照料。再回溯某夜,小孩來到溝旁,似見有物欲撈之狀,竟撲面臥倒於水溝中,回去後忽冷忽熱。只見一對年輕夫婦忙著送醫,拖了好久,未見起色,手忙腳就中,日復一日。終於,小孩不再吃藥打針,但活潑不到兩日,竟又挖土捉蚯蚓,捉螞蟻往嘴中塞,更會莫名其妙傻笑,終至嚴重而致痴呆。<br />
王曰:這個小孩還不算嚴重,物在十歲那年會痊瘉,只不過問題是他們知否解業。<br />
勇筆:那還不簡單,弟子我去幫他一把。<br />
王曰:算了吧!不是你逞強的時候,業債的解決自有雙方适當時機。不過,物參与著書有功,机緣可得早現。<br />
勇筆:這個倒是不錯,不過,大王指教弟子一下,果如所說,那麼來本堂叩求關恩師解業的時机,全部都對了嗎?<br />
王曰:當然!所謂貴人其意在此。每個人的貴人是誰,什麼時候出現,都有註定。<br />
菩薩:(不知何時回到客室中) 勇筆啊!有因必有果,但因果卻有因緣夙果之分。因緣,乃有如是因而成如是緣,形成如是遇。夙果,乃無量劫數以來,一條看不見的牽引。它為因緣作穿針引線,乃致於有大輪迴之苦海也。<br />
勇筆:感謝菩薩開示,弟子受益匪淺。再容弟子請教這一篇的案例,要印證什麼呢?<br />
菩薩:費小信士之跌於水中,是起頭。臥病是過程,藥醫不好,父母送醫不瘉,不知求解是關鍵。而業因乃在前世失手勒斃之罪,此世以水煞犯命而纏討伸報也。<br />
勇筆:弟子明白了!<br />
菩薩:那好!今夜著書結束,打擾冥王了!<br />
王曰:不敢!本殿送菩薩兩位。<br />
勇筆:弟子告退了!<br />
&nbsp;<br />
南海觀音菩薩&nbsp; 降&nbsp;<br />
第二篇&nbsp;&nbsp; 淫 業 因 果 例 證<br />
聖示:勇筆賢生,可有對本書著作之意見?<br />
勇筆:弟子上稟,前期著書有點累,是否可請菩薩略微改變?<br />
菩薩:然則你有何高見?<br />
勇筆:是否可由弟子發問?恭請菩薩開示!<br />
菩薩:那也可以。<br />
勇筆:那弟子放肆了。請問菩薩:淫業的造成,在果報上佔了很重的一環。近日中弟子曾接辦几宗牽連淫業的討報事件,是的恭請菩薩開示,一旦造了淫業之時,今世果報之情形?及如何解開這結?<br />
菩薩:這個問題在「因果病象析論」中已有提及。吾再加以解說,淫業之成乃在不當之色欲行為。是以故,其無報情形常會出現在同一種行為上牽纏,而最直接的現象,就是人身日愈羸弱,此中情形在淫業解消之時,會有不葯而瘉的奪蹟。<br />
勇筆:然則前世所犯淫業中,有人會有鬼交,夜夢異象女鬼纏身,身體日漸衰弱等現象,又是何因?<br />
菩薩:這就是業幸力量所使然。換言之碰上這種情形,就是淫業:業障牽纏上身。<br />
勇筆:請問菩薩,一旦知道犯淫業後,不論是前世因或今世造,是否有方法解業。<br />
菩薩:淫業若無毀人貞節,或傷及人命,都可以立解。只要誠心懺悔,從此改過,漸修漸補,仍可消此業障。<br />
勇筆:如果傷人命或毀人貞節呢?<br />
菩薩:那就難辦。毀人貞節,至少須三世成人貞節之功,或勸化百人戒淫之功,始可抵過。傷及人命者,則須先和解人命冤債,再行戒淫,成人貞節之功,始可補。而今世造又比前業為重。<br />
勇筆:菩薩之意是有人知道自己今生造淫業,想要懺悔解業必須付出較大的苦心。<br />
菩薩:然也。因為前造孽,若無重懲,任誰也敢作了再補償。隔世業因有牽纏磨苦,已消部份業障,所以較輕。<br />
勇筆:原來如此!弟子感謝菩薩開示!<br />
菩薩:吾顯景,舉一例證,你仔細看。<br />
勇筆:弟子遵命。(眼前立即出現一張紙,就如前期在地府看到的卷案一樣。上書姓名柳宏寅,住址台南,年歲二十六,症狀記憶日退,綺思不止,行為已若花痴。業因:乃於道光三年,湖南安家集野道上,強辱民女胡氏,女不從嚼舌自盡。因於歲次戊辰年六月借病以行果報,胡氏領旨三十五年。景色又為之一變,有一棟高樓里,住了一戶人家,看有氣派頗為富裕,但是一個年輕人卻坐在沙發椅上書,並邊吃零嘴。偶然間,卻見書掉落地上,只見滿書盡是春宮圖。是時,夜已深,年輕男子換了衣服走出去,原來他去聲色場所,徹夜不歸。景色再變,有個貴婦人,手中正提著一包鈔票,陪著一位略顯憔悴的婦人,去到一間破落廣中,跟室門一個滿面橫肉的中年人,爭得面紅耳赤,最後,才不甘願的送出鈔票,帶了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女孩回家。那憔悴的婦女,千恩萬謝帶著小女孩走了。天剛亮時,那年輕男子回家後,就倒在床里睡著了。可見到,竟有一位仙佛到臨,伸手按住他的華蓋,瞬間消失。此後,這年輕人竟改過去花痴象,能夠堂堂正正的做人。那貴婦人跟這年輕人的關係是母子,兩人相依為命,雖有鉅大產業,但到這時才真正得到溫暖而正常的家庭)。請問菩薩,這是何意?<br />
菩薩:柳信士就是受了淫業障的纏擾,而他的母親很仁善,姊妹來投訴,女兒被父逼入火坑,乃來拿錢去贖回其姪,淫業因此陰德解消了。<br />
勇筆:原來如此。對了,請教菩薩,那個逼女入火坑的父親,將成何種果報?而那被逼入火坑的小女孩又是怎樣的成因所致?<br />
菩薩:一樣戲天天演,那父親造這種孽,他也會受到同樣的報應。而這小女孩的業因也是如此,才會承受今世這種果報。<br />
勇筆:那就是說,這小女孩也有造孽逼人下火坑,才會受如是報。那個父親造這種孽,下輩子他也會親身去体驗了。咦!不對那來這麼湊巧,他倆個會成父女?<br />
菩薩:不是湊巧,是這個小女孩註定這種遭遇,乃使其投入貧困而不仁的人家為女,才形成父女緣。<br />
勇筆:尚有如此周折。感謝菩薩指教開示。<br />
&nbsp;<br />
南海觀音大士&nbsp;&nbsp; 降<br />
第三篇&nbsp; 腦 死 因 果 例 證<br />
聖示:吾奉旨再著因果書之續篇,際值目前世道澆漓,人心不古,惡障充斥,以致不善之氣凝結侵襲,演成人身迭受疑難雜症牽纏。因果病象於焉明顯而迅速遍遜於處處矣!是以因果書乃針此而著,欲以解開世人苦結,導引正信而開迷入悟也。<br />
勇筆:恭領菩薩一席話,弟子感觸良多,依稀記得弟子以前接辦聖門道務之際,鮮少有疑難怪症,大出醫理範疇,因而自開辦拱衡道務之後,或許主席關恩師靈威顯赫,每每接辦到很多醫學上診查不出病因的怪症,該是因果成就的討報現象。記得關恩主&nbsp; 受禪榮登第十八代玉皇之後,天律明定更改現世報,因而討報加速,才有這現象。<br />
菩薩:因果病也是無形干擾力。人身是小周天,五行生息有其定序,而無形力即是破坏五行定序,人身因而產生病痛不适。<br />
勇筆:弟子請教菩薩,目前存在好几個植物人,可否恭請菩薩開示前因後果?<br />
菩薩:可以!大抵而言,植物人屬腦死。腦,在五行屬主体中央戊己土,乃五行中土受侵損所教,而先天之成因,又是關鍵於業力。換句話說,造了一個特定的業債,在适當時机中,這個業力產生干擾而損傷受報,造成植物人的後果。<br />
勇筆:然則弟子再請教!有些植物人是因車禍而受傷,產生腦死現象,這又如何印證菩薩的理論呢?<br />
菩薩:你沒了解吾適才之解析,比如說,某甲前世為盜,專伐人祖墳盜寶,造成很大罪業,這一世了結,評定功過後,不論千百年再次為人,這條罪障若無消除,地府十殿在其轉世時,仍註明受報之因。當某甲再次為人時,他的惡因隨著他再次為人,逐日成熟,當其達入噩敗時,恰好這個惡因成熟,於是,立即干擾,而某甲受報當時,不論他睡覺、走路、行車等等,均無一定限制。<br />
勇筆:即是惡因成熟,而受報者進入噩敗之運,那麼以睡覺時也可能成腦死症。<br />
菩薩;然也!德業之討報大都有業引。<br />
勇筆:何謂業引。<br />
菩薩:就如葯引一般輔助本体,產生最大力量。比如說,它成熟討報時,受報人入噩敗,那麼再加上外力。比如說,開車時喝醉酒,跟人相處時,鬧得不歡而散,,結至大打出手,甚至醫誤等等,均其業引。<br />
勇筆:弟子明白了。那就是找最适當的時机,加上最有利之角度,造成這種病象的假象動作。也就是說,借某一種行為來完成這個討報程序。<br />
菩薩:是的。<br />
勇筆:那請教菩薩這能解嗎?<br />
菩薩:大致上以未討報時好解,初討報時可解,已討報時難解。<br />
勇筆:也就是說,在平常時這個罪障好解。平素修功德,漸修漸解,但下來怎麼解釋,就要請菩薩開示了!<br />
菩薩:所謂初討報,亦即在剛發生事故昏迷狀態中立主即求解才可以,等到確定腦死時再求解成功率已低,因為業力已完成討報,回冥繳旨,很難再作圓滿解決了。<br />
勇筆:這個情形關鏈就是業力。但業因是什麼?能否請菩薩開示!<br />
菩薩:業因歸類於傷土,比如賣國賊,盜墳賊,或与此相關者,須當心受此惡報。<br />
勇筆:感謝菩薩開示,弟子受教。<br />
菩薩:那麼今夜著書就此停筆。吾回。<br />
&nbsp;<br />
觀音菩薩&nbsp; 降<br />
第四篇&nbsp;&nbsp; 夫 妻 因 果 例 證<br />
聖示:續著「因果病象印證」。今日吾略說夫妻因果現象,所謂無恩無怨不成夫妻父子,而這其中關鍵,即在恩怨之因,而成相處之果。<br />
勇筆:請教菩薩即如是,則恩成緣是如何?怨成緣又如何?<br />
菩薩:恩成緣之夫妻,大体上會有互相体諒,互相忍讓,更有甘為對方犧牲之感人行為。而怨緣,則多屬針鋒相對,格格不入,更甚有專門為對方惹麻煩,扯後腿的舉動。<br />
勇筆:比如說一對夫妻由戀愛而結合,三五年之間很恩愛,可是卻演變成不能相容,甚至仳離,這個夫妻因果是恩是怨?<br />
菩薩:這可分成「恩成緣」及「怨成緣」兩方面。其一,恩成緣,是他們的情投意合,只可惜善因不長。若是怨緣,那麼必然仳離的過程很惡劣,甚至有如仇人,乃未了結怨緣。<br />
勇筆:這樣說來,沒有具體解析,恩怨具有其可能因素,菩非太籠統了。<br />
菩薩:非也。善因緣有其現象,如上述所云乃緣盡,會有較和諧之結束,如屬惡因緣,即會醜陋不堪結束場面。<br />
勇筆:那再請教,如果一對夫妻有第三者介入,又屬種因果?<br />
菩薩:這個因緣一定是締結在一個欠債的因緣里,不論是外遇者,或是介入者,俱有欠債的因緣存在。<br />
勇筆:糟了!菩薩這的話可要結世間上許許多多有外遇,或者介入人家家庭的人冠冕堂皇的藉口了!比如說有某甲介入某乙及某丙的家庭,某甲可以理直氣壯的說,這是欠債因里,而有外遇之某丙,亦是如此高呼,欠人債總必須還,這下好了,菩薩何!這一段不妥當,我們刪掉重新再來。<br />
菩薩:一派胡言!這是說明夫妻因果中的其中一環,並非每個案例是對不變。況且這種惡因緣,乃是一種自作孽的行為,种下這種因,產生這種現象,如果你以此為藉口,那豈非表示你牯惡不悛,自甘墜落,更造成性生不息的輪迴惡因緣。<br />
&nbsp;<br />
勇筆:那是說有這種情形的人不知道,我們解說因果關係給他們聽,勸他們信畏因果而醒悟,並及時終斷這種孽因的牽纏而已。知道是這種因果的人,就要謹慎,不可去碰觸這種惡因緣。嗯!對了。記得弟子的恩師,在著造五花十色說生時,也提起過這個案例,即個婦人与兩個丈夫同一屋簷下生活,解析他們的因果,就如菩薩所云。<br />
菩薩:這是一种惡因緣,由於世道人之不忠厚造成很多這種因結,目前造成這種不當後果,吾特在書中提起,就是要世人明白,不能輕犯,更不能以它為藉口。<br />
勇筆:則菩薩應該闡明,是何因業今造成這種後果,才能使世人慎惕。<br />
菩薩:當然,這種因業,大致可區分如下兩大類:第一不可好佔人便宜,尤其不可以巧計愚弄他人,而得佔便宜。比如說以劣貨售人,使人吃虧上當,積一生之罪業,則得此苦果。第二類不可行騙、以騙人手段,逞己私欲,亦受此苦果。<br />
勇筆:原來如此。可是,那個專好佔人便宜受報應,那另外的人,比如說一對夫妻及第三者,共有三人,這個因結如何成果?不可能三個人都有牽連,而再天轉為人時,再法嚐受這苦果。<br />
菩薩:有可能如此。也有可能在這一世,他們沒有牽連,可是夙世以來,他們有所牽連,就完結這個苦果。<br />
勇筆:感謝菩薩開示!弟子明白了。<br />
菩薩:那麼今夜著書就此結束。<br />
&nbsp;<br />
南海觀音&nbsp; 降<br />
第五篇&nbsp;&nbsp; 解 元 辰 病<br />
聖示:續著「因果病象印證」一書,勇筆賢生難得前期你有許多問題与吾探討,以目前你所負事務中想必很難再有時間作自我充實了。<br />
勇筆:是的,每一個人不論所從事於何種行業無都有其瓶頸,若不能加以充實自我將是很難突破的困境。幸好弟子因前手中,領命著作中有許多可以就地取材的資料,否則弟五將要感嘆江郎才盡了。<br />
菩薩:你越來越結道謙虛了!雖然沒有好好的時間來結你溫習新知識,而能夠有這樣的成果,也算差強人意。<br />
勇筆:不敢!弟子不敢以此自滿,待手中這几本書告一段落後,弟子將請求閉關三天,屆時尚請菩薩加持,並傳授弟子大居士正乘菩提心法。<br />
菩薩:你想修菩薩戒那容易,到時吾定將臂助。<br />
勇筆:感謝菩薩佛恩。對了!弟子再請教,這個業力牽掣干擾元辰病,這個理論尚請菩薩開示!<br />
菩薩:這個在菩薩戒中有一段提及,雖然文本意不是在解析這個定論,可是卻也可以作為一種印證,你想得起是那段話嗎?吾可略為提示,就是修持菩薩戒進入初奠基時有個顯化-----。<br />
勇筆:弟子知道了!菩薩恕罪,當時有修行者,歷經生老病死,豁然了悟人生苦海,似真亦假,乃發心願眾生道即成正覺,而陀羅尼衍生正覺是為菩薩戒,今而又名眾生大道菩提心,請問是不是?<br />
菩薩:很對!這一印證,說明元辰病就是在眾生苦難中偏離正覺,所受到的磨劫,藉因果考成正覺,也是佛渡有緣的無邊法門之一。<br />
勇筆:但是陀羅尼乃是法名,他怎樣衍成正覺?<br />
菩薩:賢生執相了!法中有法,是以生生不息,即如道家所云「道本無名,強名曰道」,其理相同。<br />
勇筆:感謝菩薩開示這個菩薩戒,弟子本欲不想修,可是在有些大鸞堂的懿命,奉恩主間辦道務,及至有成後,業棄扶鸞,而妄言要以更深法門傳道,弟子就是不服氣這一點,才拿菩薩戒法門中,一脈修持,以資辦佛道相成之理。<br />
菩薩:吾知你心意,好自為之,吾自有助力。對了!關於元辰病表里的問題,你還有什麼意見。<br />
勇筆:不敢!既然業力干擾,影響世人元辰,故病象不定,那麼是否只有解業一途而已。<br />
菩薩:不!解業只是其中一種,當然「因果業,功德解,是為必然,但是元辰病,卻有另外的方法,比如靜坐,從靜坐中養神,就好像蓄電池充電的道理一樣。<br />
勇筆:弟子真正明白了。業力形成干擾,凡人受苦,我們可以從靜坐來開導他解業的方法,及進道的方式正如剛才所唸的一段話,菩薩加以開示正有吻合,弟子才真正的了悟,那是所謂菩薩開示靜坐正確方法。<br />
菩薩:這不在本章範圍,下期吾解析靜坐的因果病,再詳加闡述可也。今夜著書停筆。吾回。<br />
&nbsp;<br />
南海觀音菩薩&nbsp; 降<br />
第六篇&nbsp;&nbsp; 併 發 症、符 之 衍 生<br />
聖示:回顧奉旨著書以來,將近三個月矣,故再加把勁,恐怕逾期繳旨了。<br />
勇筆:菩薩啊!弟子日作整理稿件時,的略整理一遍,如果本書單獨成書,當然稍嫌不夠,如果上下兩篇合併,則洋洋大觀了。<br />
菩薩:不能存有這種想法,上篇是上篇、雖然准予下篇合併,但更應求得完美才是。好了!不談題外話,今日吾邀桐君真人及華陀神醫,就病理与因果相互牽掣及糾纏的現象,提出解析。有此好机緣,你可切莫疏失,枉費了這大好机遇,充實書中內容。。好了!真人已到,你且迎駕。<br />
桐君真人&nbsp;&nbsp; 降<br />
聖示:今日辱蒙南海古佛之邀,參著「因果病象印證」一書,實感榮幸也。<br />
勇筆:弟子接駕,請真人上座,容弟子敬茶再請教。<br />
真人:不用多禮。著書要緊,有問題盡管發問。<br />
勇筆:那弟子請教真人,一旦病苦在內不發,積久而成併發症,醫理上如何解釋?<br />
真人:此為本身抗力銳減的种現象。譬如說,被銹釘刺傷,如果這枝釘子有破傷風菌而受傷的,這個人抗力不夠,那麼註定要倒霉了。換句話說,抗力足夠,而釘子本身的細菌不容易侵蝕,則或可得避免。<br />
勇筆:那麼這種症狀,有可能是因果嗎?<br />
真人:沒有。一般人都以為變幻不定的病症屬於因果病,其實不盡然,像這種併發症,必有其病理存在,不能混為一談。<br />
勇筆:那麼弟子再請教,有一種病,比如早起頭痛,眼酸,手發麻,而實際上他並不是粗活的人,也睡得好,可是醫理上,卻+都診斷為神經衰弱等相關病,這算是因果病嗎?<br />
真人:是的。這是一種因果病,因為這種病症,不是單一病症,頭痛及手麻,一般人診為血氣循環不良,眼酸屬視覺神經有障礙,如果診為神經衰弱,則必須再有睡夢不醒,才構成此症。為何說他是因果病,因為這些症狀都屬中摳神經,而此中樞神經又攸關於元神,換句話說,是元神弱。而元神之弱,唯一的解釋,是被業力干擾,所以說它是因果病。<br />
勇筆:感謝真人開示,弟子想再請教,關於有法所造成的病症,不知真可否解釋。<br />
真人:這一點還請你去請教菩薩。吾解釋至此告一段落。可,吾回。<br />
菩薩:關於符法造成之傷害,本來很少,就是因為符派旁支過多,才造成如此現象。可以,你提出問題。<br />
勇筆:有個人心里上老是疑神疑提鬼,認為被放符了竟似要發瘋了,這是因果病嗎?<br />
菩薩:完全正確。符力是一種藉自然凝聚的力量,被知道方法牽引的人利用,而發出就像水流。本來只是水流而已,可是卻能夠藉它來發電,這中間的過程,只是一個方法而已。再來解釋,為什麼受符者為何是因果病?因為符力既是大自然間的凝聚力,跟人身的週天,是非常密切而息息相關,所以,人身會被自然力所傷,這就是也同屬於自然力的業力祟蝕人身,使他不但不能抗止,進而受傷。<br />
勇筆:弟子懂了。人本身已受業力所干擾,正常的防護作用消失,這個時侯,必定很容易中符了。難怪很多符子仙,都會考慮放符的對象,是否生效才肯答應,咦!不對。弟子記得很久以前,符法不是都已收回去了嗎?那來的符法。<br />
菩薩: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符法不再傳世,但已傳世者,也有人代代相傳,何說符法不再傳世,也是道十來年的事而已。<br />
勇筆:原來如此,弟子明白了,感謝菩薩開示。可否暫停一下,匆促之間,弟子想不起問題請教神醫,讓弟子休息一會兒,好嗎?<br />
菩薩:可以暫停,吾退。<br />
華陀仙翁&nbsp;&nbsp; 降<br />
聖示:參著寶書吾之幸也。賢生可有問題与吾探討。<br />
勇筆:弟子恭迎仙翁法駕。有個問題請教,有種因果病卻是從許多微不足道的小毛病引起,這种情形是否在這個小病的時侯醫好它,而遏止衍成因果病。<br />
仙翁:當然可以。只不過,如果是屬於因果病,那麼初期雖屬小毛病,恐怕你也無法將它醫好。<br />
勇筆:是啊!就此如說感冒,有的竟燒過頭而成聾啞,甚至肢體殘障,有向引起癌症等嚴重病況,這種有病引的因果病是否有方法避免陰?<br />
仙翁:這個問題你在上篇有提到,所以吾不贅言。針對因果現象加以解析,大体上一個屬於併發性的因果病還有第三者的因素。何謂第三者?本身及病狀,事与物,或者人均可搆成第三者。。<br />
勇筆:仙翁的意思,應該是指有外來因素,才會產生這個現象吧!<br />
仙翁:是的。如果沒有外來因素,比如欲燒過頭,但在發燒過程中,如果可以細心的照顧,或許將避免它,這也就是說,這個當事人与照顧他的人有因果,同關係才藉他之手完成這個病症,而了結因果業。<br />
勇筆:仙翁的開示弟子明白了,這種情形屬於間接,所以上天菩薩開示時,也是從平素多修善功德做起,在還沒業因纏討時,就先迴向消弭是最上策了。<br />
仙翁:是的。問題已解析。吾回。<br />
&nbsp;<br />
南海觀音菩薩&nbsp;&nbsp; 降<br />
第七篇&nbsp;&nbsp;&nbsp; 靜 坐 因 果 病 象<br />
聖示:著書。今夜吾開示靜坐所連帶產生的因果現象。<br />
勇筆:菩薩啊!請原諒弟子打岔,靜坐最嚴重的效果是導致走火入魔,弟子尚來聽過靜坐有因果現象的產生,尚請菩薩先解弟子愚昧。<br />
菩薩:靜坐是一門修持的課程,佛道兩門均有明義傳世,近來連異域洋教,諸如破斥為異教徒的基督別支,亦有流行起靜坐了。吾之所以特別提出,乃闡述靜坐,乃有因人而異之處,在靜坐的過程中,是假体放鬆,靈神復甦。而在平常是靈神被假体束縛,因此顛倒過程中,才會產生靈神受干擾正,而這個干擾來自靈界,當然亦包括因果業力了。<br />
勇筆:菩薩之意乃業力會在人們修習靜坐過程中干擾,而產生因果病,若如是,誰敢靜坐。<br />
菩薩:誰說沒有人敢靜坐?一般傳授靜坐者,都有傳授請護法神護持,則毫無問題了。所可怕者乃在不知靜坐法問而妄行才會產生後遺症。<br />
勇筆:那麼靜坐的因果病象是產生那種情形。<br />
菩薩:大体上跟走火入魔的現象差不多,有如瘋狂或者神識不清,但仔細可分別,走火入魔乃多為岔氣神阻,故眼神及臉色屬火紅,而業力的干擾屬陰症,會有眼神及臉色青白之冷煞狀,另外,亦有靜坐而產生氣机不順,身體某部突生病痛,未得其功反受其害的現象。<br />
勇筆:那麼怎樣才是正確的坐法呢?<br />
菩薩:如以正宗禪坐而言,雙盤膝,,眼觀鼻,鼻觀口,下頷歛,舌抵上齦,深吸氣,徐吐氣,氣納丹田,運行周天,至少須有一柱拱香之時,始有周天經脈行遍之功。<br />
&nbsp;丹道衍成手握八卦,置丹田歛氣,成丹出華蓋,結元嬰。以上佛道靜坐乃為耳熟能詳之法。<br />
&nbsp;聖門亦有靜坐,不拘形式以正襟危坐為首要,定靜為先決條件,立德為靜坐目標。但此乃儒門養修智慧之法,与佛道兩門有別,佛道講通氣海、貫任督,儒講心靈智現通慧海。<br />
再者密之靜坐,其中顯密兩支有其分別,密派講神通,抉手印,此靜坐又有特殊,目前許多修子求神通之靜坐,即本於此,難非密宗門,別出心裁,故多有走火入魔者。<br />
勇筆:菩薩如此開示,那麼,因靜坐而造成業力侵擾,又該如何解?<br />
菩薩:容易。封其竅,再解其業,則無妨也。不過,有個先決條件,那就是時日愈短復瘉愈快。<br />
勇筆:感謝菩薩不厭其煩開示,弟子受益良多。<br />
菩薩:那麼今夜著書就此結束。<br />
&nbsp;<br />
南海觀音菩薩&nbsp;&nbsp;&nbsp; 降<br />
第八篇&nbsp;&nbsp;&nbsp; 緣 生 緣 滅<br />
聖示:今日貴堂有緣道子閤家參鸞,可謂聖會,吾等著書吧!<br />
勇筆:請教菩薩,這個「緣」字在因果論中佔了會部貫穿的角色,可否請菩薩開示,緣生緣滅的真諦。<br />
菩薩:所謂緣,非單指於動的一方面,所謂緣生緣滅也只在動靜之間,所以緣論中最怕起意,意起念動則失其靜,無相已缺,萬相蔽,則無以靜起慧,慧不俱,智珠不生,則凡事無以明,亦因迷茫中自生障蔽。<br />
勇筆:那麼因果論中,動靜之間,如何相生而成善緣。<br />
菩薩:有意則行,行則有意,此乃一靜不如一動,故不能因噎廢食,必須有動而後得其靜。<br />
勇筆:菩薩所開示乃是理論,可否請具體舉證。<br />
菩薩:可以!人生於世不論日常之間,或者修道過程都是處於靜的一面,因為這是必然現象,所以它屬靜,也因而它會產生許多善緣;可是夙世以來,有無量劫業會產生波折,這是動。因而動靜之間,不協調就產生蔽障,緣無由生,則無由滅。佛云一切法因應一切眾生,但是至此,眾生反陷入迷離,故佛云無我無相,空識兩破,乃去動靜之間鴻溝,亦乃頓悟之境界。可是因果論中,卻有一環很難解釋的疑問,即乃無量劫產生破坏動靜正常程序的替換,所以又有許多輔助論產生,比如輪迴代業,所謂輪迴則乃藉一世一世的折磨消業因,代業即為迴向,以此後修功補前過,以作抵無量劫因。<br />
勇筆:這一課弟子昏頭腦脹了,再仔細研究一會,才能消化,感謝菩薩開示。<br />
&nbsp;<br />
南海觀音大士&nbsp;&nbsp; 降<br />
第九篇&nbsp;&nbsp;&nbsp; 明 因 畏 果<br />
聖示:本「因果病象印證」一書,至今夜已屆三個月限期,故今夜也是本書之結論,吾擬欲主著正鸞就上下兩篇,作一個總檢討,以作結束,賢生以為如何?<br />
勇筆:菩薩有諭,弟子豈敢不遵,那麼弟子不客氣請教菩薩,人生在世,既然脫不開因果聖牽纏,如果有人索性任其沉淪,是否可以算是無言的抗議?<br />
菩薩:這是藉口,因果有其定論,無因不成其果,放任自己,只是心中無正信懦弱的表現,豈是抗議?<br />
勇筆:然則,因果解不開如之奈何?<br />
菩薩:死結只是一個形容詞而已,世間豈有不能打破的關口。試問,佛祖六年菩提樹下的苦功,達摩九年面壁的功行,又豈非絕頂苦心才能臻致大智慧,而打破迷離境界,是的故,世問絕無解不開因果結,只問你如何解開它。<br />
勇筆:好吧!就算因果解的開,可是過程的艱辛,讓人不能釋怀,比如有人問弟子說:今生今世我沒有作罪大惡極的孽劫,橫遭旁人欺辱,甚至佔奪財產,如果說我是前世作惡受如此報,而那些佔我財產、欺侮我的人,他們前世作好事的福報,那麼每一個人受了欺侮,都要自認倒霉,說是前世因果帶來,於是人人都要用盡心机去佔人便宜,才不會被說成前世是惡人,關於這一點尚請菩薩開示。<br />
菩薩:說得好!如果不解釋清楚會讓人誤解這一世為惡的人,前世都是善人了。因果的定論,不是特定於前世後世這個意義,自從"關皇登基掌凌霄,明定天律改正,果報為現世報",這就是要讓造因者,早受其果,再者因之造立,並特定於接續前果有新造因,所謂「親造因也就是自作孽」,人生過程除了輪迴業在干擾外,尚有自性魔在作祟,一旦面臨自性魔祟亂,明明不該作的事,你也偏偏有如智慧盡天般的莽撞行事,於是從起念到行事,另一個因果又形成。<br />
勇筆:菩薩這番開示,弟子舉個例作證,尚請菩薩指教。比如說有個人原本脾氣很好,可是有一天,他意為事不關己的旁人糾紛,而偏袒某一方,而他人所以物袒莫一方只為他討不另一方,因而單純糾紛,竟演成三方不愉快,最後另一方不甘受辱,竟憤而行凶,這是否可說是他受這災,是個新造因。<br />
菩薩:雖不中亦不遠矣!吾再加補充說明,所講新造因現決修件,在於必須沒有夙世迄今的瓜葛,純粹有如兩條平行線之扭曲碰觸。以事例而言,你剛才舉例中,那人偏袒的原因,若非厭惡對方,那麼就是新造因了。<br />
勇筆:原來如此,弟子明白了!<br />
菩薩:上天之所以要降因果病象折論及印證之書,就是要程世真因畏果,加強普化因果論深入人心,以作暮鼓晨鐘,喚醒世人以惕惡果之心,而兒造孽因之行,因而書闡述注重因果梗概,首要目的讓世能夠認識何謂因果,才能達到正因畏果的宏效。<br />
&nbsp;本書到此全部結束,下期吾已商請貴堂關主席作跋文,吾乃不再降堂。<br />
又示:与諸有緣共結砂盤神緣,吾亦頗心喜,爾後有緣自有再會之期,甚願諸賢生道程自始日進無礙。<br />
&nbsp;<br />
本堂主席關&nbsp;&nbsp; 登台<br />
聖示:吾為因果病象印證一書作跋<br />
&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跋<br />
&nbsp;&nbsp;&nbsp;&nbsp;&nbsp; 夫!人心不善,惡業滔滔,天意無私,恩澤綿綿,為普渡眾生信畏鬼神,乃闡述因果之論,丕振人心,進而思善立德。<br />
&nbsp;&nbsp;&nbsp;&nbsp;&nbsp; 本堂有幸,荷蒙南海觀音菩薩&nbsp;&nbsp; 木筆揮鸞,開著上下兩篇因果病象之聖書,以壯聖門者開普之聲勢,尤其上篇「因果病象析論」,頒書壽世,普化頗收若效,而可為當今聖門普化方針立一指標矣!今續篇由其擷取菁華理論,補以實例案證,則更加精闢闡述因果之論,而達深入淺話之普及效果也!<br />
&nbsp;&nbsp;&nbsp;&nbsp;&nbsp; 吾深願世人閱書之際,尚加体悟因果之來龍去脈,及其衍生之枝節,則對人生平順運有助益也!切莫隨手翻閱,當作馬耳東風之言論,庶免有負觀音菩薩著書之苦心也!<br />
&nbsp;&nbsp;&nbsp;&nbsp;&nbsp; 玆值書成,數語以誌篇後是為跋。<br />
&nbsp;</p>

因果遊記 因果病象印證

建立日期 2014-02-15 08:03:02

因果病象印證

恭接  玉旨
本堂主席關恩師   登台
聖示:今夜恭接玉旨,命本堂福神十里外接駕,命本堂城隍五里外接駕,其餘神人排班侯駕。
欽差大臣太白仙翁    降
詩曰:賚詔既堂會眾生。著書玉旨下天京。
           期能道務宏揚盛。普度群黎向善行。
聖示:宣讀玉旨,神人俯伏。
       欽  奉
玉皇大天尊   玄靈高上帝詔曰:
 朕居靈霄,統御萬靈,居尊而鑒卑,無時不以蒼生是念。茲爾懿敕拱衡堂,恭承無極懿命設堂,大開普度之門;道場設立,僅有年餘,功蹟斐然可觀。且於  南海觀音菩薩奉旨著書之「因果病象析論」頒行壽世,闡論因果勸人信畏,已得功效;更因此導引世人向善之路。
 朕心大慰,今爾堂中應可勝任廣行頒發是書,了准旨再著下篇,題其顏曰「因果病象印證」,上下兩篇可為合併頒行壽世,以期盡善盡善析論因果。蓋有其立論,又有其印證,則勸化之功倍加凸顯矣!茲仍命由 南海觀音菩薩為主著仙佛,勇筆為主著正鸞;由己巳年二月廿六日起每逢星期二鸞期,木筆揮鸞著書,為期三個月完功繳旨。至希神人各盡厥職,勿負
 朕望!欽哉勿忽,叩首謝恩。
天運己巳年二月廿六日
 
恭 接 無 極 懿 旨
   本堂主席關恩師   登台彊
    聖示:恭接
皇母懿駕親臨,命本堂副主席五里外接駕
     命本堂城隍十里外接駕,其餘神人,傳香排班侯駕。
駕前董仙姑   降
   聖示:侍駕臨堂,諸賢生慎勿失儀。接駕,神人俯伏。
無  極  老  母  降
懿示:諸賢卿暨諸兒女免禮。
詩曰:同心策力道宏揚。聖教揮鸞啟義方。
           堂譽馳傳堪遠佈。恩波德業永流長。
懿旨曰:
 娘於無極,日日盼望九六原靈,龍華會上聚一堂。可惜凡間迷障,銷魂蝕骨,人 心不善,到處罪惡淵藪。
 雖得聖門方方闡教,代天宣化;秉乘懿命著書立說,以拯度靈子善慧之甦醒。但體世人之苦,欲求勸人向善先解其苦之源,始得克盡其效。今爾豐原懿敕拱衡堂再領天命,開著「因果病象析論」下篇「因果病象印證」一書,兩書合併,可謂因果論之奧秘盡在書中,將有助世人了悟因果,從中解開枷鎖;並可使世上了解因業之可怕,果報之纏連,進而慎因向善,有助淨化人間成淨土之目標也。甚望書之著、付梓、助印、流通、各盡己力。娘自有鑒納之喜悅也!
   懿旨勿忽,叩首謝恩。
天運己巳年三月初二日
 
濟佛師尊   降
       序
聖示:吾  為「因果病象印證」一書作序。
     前有「因果病象析論」剖釋果業之形成現象,大體均為理論;今再著「因果病象印證」,則意在使因果形成因、過程、迄終後果現象有所註腳,而貫穿一氣呵成。理論加印證,乃原則加實踐,具體的呈現何謂因果,使世人更加容易一目了然「因果的真諦」,這是降著本書的真正用意;使世人易於接受、樂於接受、更不得不接受,凡間事物的「因果關係存在」。
 因此世人在得參閱因果兩冊之際,莫以批風弄月之雜詠視之,而應仔細嚼味,用心體悟,而有所心得,並以幫助人生過程「業之牽纏」。吾  僅以此數語与世人勉,並作序。
                  濟佛降序於懿敕拱衡堂
天運己巳年三月初六日
 
觀音菩薩   降
第一篇   地 府 因 果 例 證
聖示:很高興再幸懿敕拱衡堂,記得「因果病象析論」一書著作時,吾与勇筆以「金指妙法」著書。今再領旨續著「因果病象印證」,能得鸞筆著書,則可得丕振鸞務之盛,更可与諸生共為天命努力也。
勇筆:弟子恭迎菩薩佛駕。自「因果病象析論」一書完成後,無時不念菩薩寶相,今再得与菩薩著書,實乃弟子三生之幸!
菩薩:爾無須客氣。拱衡道脈短短年中,在你手中推動甚速,雖然你過去名聲甚著,但亦可見你目前為道脈所付出之心力,吾自樂於助你一臂之力。
勇筆:多謝菩薩誇獎,不敢當。請教菩薩,這本續篇怎麼著造,尚請菩薩先行開示。
菩薩:可以!原則上延讀病象一書,以對白方式。不過,本書多了訪證病象之實。如此,上下兩篇各以理論及案例作貫穿。
勇筆:那是菩薩要帶領弟子靈遊採訪了?好啊!得到觀音菩薩再帶遊著書,弟子將是第一人,天大的榮幸呢!
菩薩:今日吾先引你下地府印證一件案例,你可上吾蓮座,走吧!
勇筆:弟子遵命。
菩薩:今日入冥府,第一殿已得照會,至希認真著書。
勇筆:地府早已過,可以說足駕輕就熟,菩薩沒有叮嚀,弟与也知道輕重,不會在地府亂闖,有失禮儀。
菩薩:很好------。已至第一殿,秦廣王已在,你快點上前見禮吧!
勇筆:弟子參見冥王。
秦廣王:不用多禮。吾与你可算舊識,那來這樣多禮節,本殿有幸恭迎佛駕了!
菩薩:冥王客氣了!
勇筆:你兩位仙佛都這麼客氣了,弟子這凡俗之人,那還敢不一板一眼?
菩薩:那好!你們倆去談。反正一殿冥王已知你的任務,吾去為罪苦幽魂說法。
勇筆:好啊!但菩薩可得記著來帶領弟子回堂。(目送菩薩飄飄逸去) 大王啊!今夜是著作「因果病象印證」來此作什麼?
王曰:今夜菩薩之意,要你查看一件檔案,並由也府顯影印證這位檔案主人目前身受,作一完整明證。
勇筆:原來如此。那就請大王費心了。
王曰:檔案在此,你看看。 
勇筆:弟子可以唸出來嗎?  
王曰:當然可以。
勇筆:姓名費正揚。生辰中華民國七十三年五月一日。籍貫台灣彰化人氏。附註:四歲受煞犯未得解,而成痴呆症。補註前世資料。(十殿判決主文) 查李毅恆在生不知行善,雖家境小康,反喜佔人便宜,与呂國夢本愛侶,竟因呂女慕虛榮喜揮霍,爭執中失手將之勒斃,乃成此業因。十殿轉輪補附於此中討報詳情。哦!大王那六殿及十殿資料呢?
王曰:無關緊要,不必調閱,僅本殿資料已可明證。現在你看右前方卅度有面平鏡,仔細看,別漏了。
勇筆:好的。(照鏡子有什麼稀奇?) 剎那間掠見那面鏡子凹進去,起了迷濛一片。緊接著見一片綠田中,一個六七歲的小孩坐在田邊拿泥土住身上抹。時光象是倒逝,這小孩的日常性活有種低能的現象,凡食衣住行臥溺均須照料。再回溯某夜,小孩來到溝旁,似見有物欲撈之狀,竟撲面臥倒於水溝中,回去後忽冷忽熱。只見一對年輕夫婦忙著送醫,拖了好久,未見起色,手忙腳就中,日復一日。終於,小孩不再吃藥打針,但活潑不到兩日,竟又挖土捉蚯蚓,捉螞蟻往嘴中塞,更會莫名其妙傻笑,終至嚴重而致痴呆。
王曰:這個小孩還不算嚴重,物在十歲那年會痊瘉,只不過問題是他們知否解業。
勇筆:那還不簡單,弟子我去幫他一把。
王曰:算了吧!不是你逞強的時候,業債的解決自有雙方适當時機。不過,物參与著書有功,机緣可得早現。
勇筆:這個倒是不錯,不過,大王指教弟子一下,果如所說,那麼來本堂叩求關恩師解業的時机,全部都對了嗎?
王曰:當然!所謂貴人其意在此。每個人的貴人是誰,什麼時候出現,都有註定。
菩薩:(不知何時回到客室中) 勇筆啊!有因必有果,但因果卻有因緣夙果之分。因緣,乃有如是因而成如是緣,形成如是遇。夙果,乃無量劫數以來,一條看不見的牽引。它為因緣作穿針引線,乃致於有大輪迴之苦海也。
勇筆:感謝菩薩開示,弟子受益匪淺。再容弟子請教這一篇的案例,要印證什麼呢?
菩薩:費小信士之跌於水中,是起頭。臥病是過程,藥醫不好,父母送醫不瘉,不知求解是關鍵。而業因乃在前世失手勒斃之罪,此世以水煞犯命而纏討伸報也。
勇筆:弟子明白了!
菩薩:那好!今夜著書結束,打擾冥王了!
王曰:不敢!本殿送菩薩兩位。
勇筆:弟子告退了!
 
南海觀音菩薩  降 
第二篇   淫 業 因 果 例 證
聖示:勇筆賢生,可有對本書著作之意見?
勇筆:弟子上稟,前期著書有點累,是否可請菩薩略微改變?
菩薩:然則你有何高見?
勇筆:是否可由弟子發問?恭請菩薩開示!
菩薩:那也可以。
勇筆:那弟子放肆了。請問菩薩:淫業的造成,在果報上佔了很重的一環。近日中弟子曾接辦几宗牽連淫業的討報事件,是的恭請菩薩開示,一旦造了淫業之時,今世果報之情形?及如何解開這結?
菩薩:這個問題在「因果病象析論」中已有提及。吾再加以解說,淫業之成乃在不當之色欲行為。是以故,其無報情形常會出現在同一種行為上牽纏,而最直接的現象,就是人身日愈羸弱,此中情形在淫業解消之時,會有不葯而瘉的奪蹟。
勇筆:然則前世所犯淫業中,有人會有鬼交,夜夢異象女鬼纏身,身體日漸衰弱等現象,又是何因?
菩薩:這就是業幸力量所使然。換言之碰上這種情形,就是淫業:業障牽纏上身。
勇筆:請問菩薩,一旦知道犯淫業後,不論是前世因或今世造,是否有方法解業。
菩薩:淫業若無毀人貞節,或傷及人命,都可以立解。只要誠心懺悔,從此改過,漸修漸補,仍可消此業障。
勇筆:如果傷人命或毀人貞節呢?
菩薩:那就難辦。毀人貞節,至少須三世成人貞節之功,或勸化百人戒淫之功,始可抵過。傷及人命者,則須先和解人命冤債,再行戒淫,成人貞節之功,始可補。而今世造又比前業為重。
勇筆:菩薩之意是有人知道自己今生造淫業,想要懺悔解業必須付出較大的苦心。
菩薩:然也。因為前造孽,若無重懲,任誰也敢作了再補償。隔世業因有牽纏磨苦,已消部份業障,所以較輕。
勇筆:原來如此!弟子感謝菩薩開示!
菩薩:吾顯景,舉一例證,你仔細看。
勇筆:弟子遵命。(眼前立即出現一張紙,就如前期在地府看到的卷案一樣。上書姓名柳宏寅,住址台南,年歲二十六,症狀記憶日退,綺思不止,行為已若花痴。業因:乃於道光三年,湖南安家集野道上,強辱民女胡氏,女不從嚼舌自盡。因於歲次戊辰年六月借病以行果報,胡氏領旨三十五年。景色又為之一變,有一棟高樓里,住了一戶人家,看有氣派頗為富裕,但是一個年輕人卻坐在沙發椅上書,並邊吃零嘴。偶然間,卻見書掉落地上,只見滿書盡是春宮圖。是時,夜已深,年輕男子換了衣服走出去,原來他去聲色場所,徹夜不歸。景色再變,有個貴婦人,手中正提著一包鈔票,陪著一位略顯憔悴的婦人,去到一間破落廣中,跟室門一個滿面橫肉的中年人,爭得面紅耳赤,最後,才不甘願的送出鈔票,帶了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女孩回家。那憔悴的婦女,千恩萬謝帶著小女孩走了。天剛亮時,那年輕男子回家後,就倒在床里睡著了。可見到,竟有一位仙佛到臨,伸手按住他的華蓋,瞬間消失。此後,這年輕人竟改過去花痴象,能夠堂堂正正的做人。那貴婦人跟這年輕人的關係是母子,兩人相依為命,雖有鉅大產業,但到這時才真正得到溫暖而正常的家庭)。請問菩薩,這是何意?
菩薩:柳信士就是受了淫業障的纏擾,而他的母親很仁善,姊妹來投訴,女兒被父逼入火坑,乃來拿錢去贖回其姪,淫業因此陰德解消了。
勇筆:原來如此。對了,請教菩薩,那個逼女入火坑的父親,將成何種果報?而那被逼入火坑的小女孩又是怎樣的成因所致?
菩薩:一樣戲天天演,那父親造這種孽,他也會受到同樣的報應。而這小女孩的業因也是如此,才會承受今世這種果報。
勇筆:那就是說,這小女孩也有造孽逼人下火坑,才會受如是報。那個父親造這種孽,下輩子他也會親身去体驗了。咦!不對那來這麼湊巧,他倆個會成父女?
菩薩:不是湊巧,是這個小女孩註定這種遭遇,乃使其投入貧困而不仁的人家為女,才形成父女緣。
勇筆:尚有如此周折。感謝菩薩指教開示。
 
南海觀音大士   降
第三篇  腦 死 因 果 例 證
聖示:吾奉旨再著因果書之續篇,際值目前世道澆漓,人心不古,惡障充斥,以致不善之氣凝結侵襲,演成人身迭受疑難雜症牽纏。因果病象於焉明顯而迅速遍遜於處處矣!是以因果書乃針此而著,欲以解開世人苦結,導引正信而開迷入悟也。
勇筆:恭領菩薩一席話,弟子感觸良多,依稀記得弟子以前接辦聖門道務之際,鮮少有疑難怪症,大出醫理範疇,因而自開辦拱衡道務之後,或許主席關恩師靈威顯赫,每每接辦到很多醫學上診查不出病因的怪症,該是因果成就的討報現象。記得關恩主  受禪榮登第十八代玉皇之後,天律明定更改現世報,因而討報加速,才有這現象。
菩薩:因果病也是無形干擾力。人身是小周天,五行生息有其定序,而無形力即是破坏五行定序,人身因而產生病痛不适。
勇筆:弟子請教菩薩,目前存在好几個植物人,可否恭請菩薩開示前因後果?
菩薩:可以!大抵而言,植物人屬腦死。腦,在五行屬主体中央戊己土,乃五行中土受侵損所教,而先天之成因,又是關鍵於業力。換句話說,造了一個特定的業債,在适當時机中,這個業力產生干擾而損傷受報,造成植物人的後果。
勇筆:然則弟子再請教!有些植物人是因車禍而受傷,產生腦死現象,這又如何印證菩薩的理論呢?
菩薩:你沒了解吾適才之解析,比如說,某甲前世為盜,專伐人祖墳盜寶,造成很大罪業,這一世了結,評定功過後,不論千百年再次為人,這條罪障若無消除,地府十殿在其轉世時,仍註明受報之因。當某甲再次為人時,他的惡因隨著他再次為人,逐日成熟,當其達入噩敗時,恰好這個惡因成熟,於是,立即干擾,而某甲受報當時,不論他睡覺、走路、行車等等,均無一定限制。
勇筆:即是惡因成熟,而受報者進入噩敗之運,那麼以睡覺時也可能成腦死症。
菩薩;然也!德業之討報大都有業引。
勇筆:何謂業引。
菩薩:就如葯引一般輔助本体,產生最大力量。比如說,它成熟討報時,受報人入噩敗,那麼再加上外力。比如說,開車時喝醉酒,跟人相處時,鬧得不歡而散,,結至大打出手,甚至醫誤等等,均其業引。
勇筆:弟子明白了。那就是找最适當的時机,加上最有利之角度,造成這種病象的假象動作。也就是說,借某一種行為來完成這個討報程序。
菩薩:是的。
勇筆:那請教菩薩這能解嗎?
菩薩:大致上以未討報時好解,初討報時可解,已討報時難解。
勇筆:也就是說,在平常時這個罪障好解。平素修功德,漸修漸解,但下來怎麼解釋,就要請菩薩開示了!
菩薩:所謂初討報,亦即在剛發生事故昏迷狀態中立主即求解才可以,等到確定腦死時再求解成功率已低,因為業力已完成討報,回冥繳旨,很難再作圓滿解決了。
勇筆:這個情形關鏈就是業力。但業因是什麼?能否請菩薩開示!
菩薩:業因歸類於傷土,比如賣國賊,盜墳賊,或与此相關者,須當心受此惡報。
勇筆:感謝菩薩開示,弟子受教。
菩薩:那麼今夜著書就此停筆。吾回。
 
觀音菩薩  降
第四篇   夫 妻 因 果 例 證
聖示:續著「因果病象印證」。今日吾略說夫妻因果現象,所謂無恩無怨不成夫妻父子,而這其中關鍵,即在恩怨之因,而成相處之果。
勇筆:請教菩薩即如是,則恩成緣是如何?怨成緣又如何?
菩薩:恩成緣之夫妻,大体上會有互相体諒,互相忍讓,更有甘為對方犧牲之感人行為。而怨緣,則多屬針鋒相對,格格不入,更甚有專門為對方惹麻煩,扯後腿的舉動。
勇筆:比如說一對夫妻由戀愛而結合,三五年之間很恩愛,可是卻演變成不能相容,甚至仳離,這個夫妻因果是恩是怨?
菩薩:這可分成「恩成緣」及「怨成緣」兩方面。其一,恩成緣,是他們的情投意合,只可惜善因不長。若是怨緣,那麼必然仳離的過程很惡劣,甚至有如仇人,乃未了結怨緣。
勇筆:這樣說來,沒有具體解析,恩怨具有其可能因素,菩非太籠統了。
菩薩:非也。善因緣有其現象,如上述所云乃緣盡,會有較和諧之結束,如屬惡因緣,即會醜陋不堪結束場面。
勇筆:那再請教,如果一對夫妻有第三者介入,又屬種因果?
菩薩:這個因緣一定是締結在一個欠債的因緣里,不論是外遇者,或是介入者,俱有欠債的因緣存在。
勇筆:糟了!菩薩這的話可要結世間上許許多多有外遇,或者介入人家家庭的人冠冕堂皇的藉口了!比如說有某甲介入某乙及某丙的家庭,某甲可以理直氣壯的說,這是欠債因里,而有外遇之某丙,亦是如此高呼,欠人債總必須還,這下好了,菩薩何!這一段不妥當,我們刪掉重新再來。
菩薩:一派胡言!這是說明夫妻因果中的其中一環,並非每個案例是對不變。況且這種惡因緣,乃是一種自作孽的行為,种下這種因,產生這種現象,如果你以此為藉口,那豈非表示你牯惡不悛,自甘墜落,更造成性生不息的輪迴惡因緣。
 
勇筆:那是說有這種情形的人不知道,我們解說因果關係給他們聽,勸他們信畏因果而醒悟,並及時終斷這種孽因的牽纏而已。知道是這種因果的人,就要謹慎,不可去碰觸這種惡因緣。嗯!對了。記得弟子的恩師,在著造五花十色說生時,也提起過這個案例,即個婦人与兩個丈夫同一屋簷下生活,解析他們的因果,就如菩薩所云。
菩薩:這是一种惡因緣,由於世道人之不忠厚造成很多這種因結,目前造成這種不當後果,吾特在書中提起,就是要世人明白,不能輕犯,更不能以它為藉口。
勇筆:則菩薩應該闡明,是何因業今造成這種後果,才能使世人慎惕。
菩薩:當然,這種因業,大致可區分如下兩大類:第一不可好佔人便宜,尤其不可以巧計愚弄他人,而得佔便宜。比如說以劣貨售人,使人吃虧上當,積一生之罪業,則得此苦果。第二類不可行騙、以騙人手段,逞己私欲,亦受此苦果。
勇筆:原來如此。可是,那個專好佔人便宜受報應,那另外的人,比如說一對夫妻及第三者,共有三人,這個因結如何成果?不可能三個人都有牽連,而再天轉為人時,再法嚐受這苦果。
菩薩:有可能如此。也有可能在這一世,他們沒有牽連,可是夙世以來,他們有所牽連,就完結這個苦果。
勇筆:感謝菩薩開示!弟子明白了。
菩薩:那麼今夜著書就此結束。
 
南海觀音  降
第五篇   解 元 辰 病
聖示:續著「因果病象印證」一書,勇筆賢生難得前期你有許多問題与吾探討,以目前你所負事務中想必很難再有時間作自我充實了。
勇筆:是的,每一個人不論所從事於何種行業無都有其瓶頸,若不能加以充實自我將是很難突破的困境。幸好弟子因前手中,領命著作中有許多可以就地取材的資料,否則弟五將要感嘆江郎才盡了。
菩薩:你越來越結道謙虛了!雖然沒有好好的時間來結你溫習新知識,而能夠有這樣的成果,也算差強人意。
勇筆:不敢!弟子不敢以此自滿,待手中這几本書告一段落後,弟子將請求閉關三天,屆時尚請菩薩加持,並傳授弟子大居士正乘菩提心法。
菩薩:你想修菩薩戒那容易,到時吾定將臂助。
勇筆:感謝菩薩佛恩。對了!弟子再請教,這個業力牽掣干擾元辰病,這個理論尚請菩薩開示!
菩薩:這個在菩薩戒中有一段提及,雖然文本意不是在解析這個定論,可是卻也可以作為一種印證,你想得起是那段話嗎?吾可略為提示,就是修持菩薩戒進入初奠基時有個顯化-----。
勇筆:弟子知道了!菩薩恕罪,當時有修行者,歷經生老病死,豁然了悟人生苦海,似真亦假,乃發心願眾生道即成正覺,而陀羅尼衍生正覺是為菩薩戒,今而又名眾生大道菩提心,請問是不是?
菩薩:很對!這一印證,說明元辰病就是在眾生苦難中偏離正覺,所受到的磨劫,藉因果考成正覺,也是佛渡有緣的無邊法門之一。
勇筆:但是陀羅尼乃是法名,他怎樣衍成正覺?
菩薩:賢生執相了!法中有法,是以生生不息,即如道家所云「道本無名,強名曰道」,其理相同。
勇筆:感謝菩薩開示這個菩薩戒,弟子本欲不想修,可是在有些大鸞堂的懿命,奉恩主間辦道務,及至有成後,業棄扶鸞,而妄言要以更深法門傳道,弟子就是不服氣這一點,才拿菩薩戒法門中,一脈修持,以資辦佛道相成之理。
菩薩:吾知你心意,好自為之,吾自有助力。對了!關於元辰病表里的問題,你還有什麼意見。
勇筆:不敢!既然業力干擾,影響世人元辰,故病象不定,那麼是否只有解業一途而已。
菩薩:不!解業只是其中一種,當然「因果業,功德解,是為必然,但是元辰病,卻有另外的方法,比如靜坐,從靜坐中養神,就好像蓄電池充電的道理一樣。
勇筆:弟子真正明白了。業力形成干擾,凡人受苦,我們可以從靜坐來開導他解業的方法,及進道的方式正如剛才所唸的一段話,菩薩加以開示正有吻合,弟子才真正的了悟,那是所謂菩薩開示靜坐正確方法。
菩薩:這不在本章範圍,下期吾解析靜坐的因果病,再詳加闡述可也。今夜著書停筆。吾回。
 
南海觀音菩薩  降
第六篇   併 發 症、符 之 衍 生
聖示:回顧奉旨著書以來,將近三個月矣,故再加把勁,恐怕逾期繳旨了。
勇筆:菩薩啊!弟子日作整理稿件時,的略整理一遍,如果本書單獨成書,當然稍嫌不夠,如果上下兩篇合併,則洋洋大觀了。
菩薩:不能存有這種想法,上篇是上篇、雖然准予下篇合併,但更應求得完美才是。好了!不談題外話,今日吾邀桐君真人及華陀神醫,就病理与因果相互牽掣及糾纏的現象,提出解析。有此好机緣,你可切莫疏失,枉費了這大好机遇,充實書中內容。。好了!真人已到,你且迎駕。
桐君真人   降
聖示:今日辱蒙南海古佛之邀,參著「因果病象印證」一書,實感榮幸也。
勇筆:弟子接駕,請真人上座,容弟子敬茶再請教。
真人:不用多禮。著書要緊,有問題盡管發問。
勇筆:那弟子請教真人,一旦病苦在內不發,積久而成併發症,醫理上如何解釋?
真人:此為本身抗力銳減的种現象。譬如說,被銹釘刺傷,如果這枝釘子有破傷風菌而受傷的,這個人抗力不夠,那麼註定要倒霉了。換句話說,抗力足夠,而釘子本身的細菌不容易侵蝕,則或可得避免。
勇筆:那麼這種症狀,有可能是因果嗎?
真人:沒有。一般人都以為變幻不定的病症屬於因果病,其實不盡然,像這種併發症,必有其病理存在,不能混為一談。
勇筆:那麼弟子再請教,有一種病,比如早起頭痛,眼酸,手發麻,而實際上他並不是粗活的人,也睡得好,可是醫理上,卻+都診斷為神經衰弱等相關病,這算是因果病嗎?
真人:是的。這是一種因果病,因為這種病症,不是單一病症,頭痛及手麻,一般人診為血氣循環不良,眼酸屬視覺神經有障礙,如果診為神經衰弱,則必須再有睡夢不醒,才構成此症。為何說他是因果病,因為這些症狀都屬中摳神經,而此中樞神經又攸關於元神,換句話說,是元神弱。而元神之弱,唯一的解釋,是被業力干擾,所以說它是因果病。
勇筆:感謝真人開示,弟子想再請教,關於有法所造成的病症,不知真可否解釋。
真人:這一點還請你去請教菩薩。吾解釋至此告一段落。可,吾回。
菩薩:關於符法造成之傷害,本來很少,就是因為符派旁支過多,才造成如此現象。可以,你提出問題。
勇筆:有個人心里上老是疑神疑提鬼,認為被放符了竟似要發瘋了,這是因果病嗎?
菩薩:完全正確。符力是一種藉自然凝聚的力量,被知道方法牽引的人利用,而發出就像水流。本來只是水流而已,可是卻能夠藉它來發電,這中間的過程,只是一個方法而已。再來解釋,為什麼受符者為何是因果病?因為符力既是大自然間的凝聚力,跟人身的週天,是非常密切而息息相關,所以,人身會被自然力所傷,這就是也同屬於自然力的業力祟蝕人身,使他不但不能抗止,進而受傷。
勇筆:弟子懂了。人本身已受業力所干擾,正常的防護作用消失,這個時侯,必定很容易中符了。難怪很多符子仙,都會考慮放符的對象,是否生效才肯答應,咦!不對。弟子記得很久以前,符法不是都已收回去了嗎?那來的符法。
菩薩: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符法不再傳世,但已傳世者,也有人代代相傳,何說符法不再傳世,也是道十來年的事而已。
勇筆:原來如此,弟子明白了,感謝菩薩開示。可否暫停一下,匆促之間,弟子想不起問題請教神醫,讓弟子休息一會兒,好嗎?
菩薩:可以暫停,吾退。
華陀仙翁   降
聖示:參著寶書吾之幸也。賢生可有問題与吾探討。
勇筆:弟子恭迎仙翁法駕。有個問題請教,有種因果病卻是從許多微不足道的小毛病引起,這种情形是否在這個小病的時侯醫好它,而遏止衍成因果病。
仙翁:當然可以。只不過,如果是屬於因果病,那麼初期雖屬小毛病,恐怕你也無法將它醫好。
勇筆:是啊!就此如說感冒,有的竟燒過頭而成聾啞,甚至肢體殘障,有向引起癌症等嚴重病況,這種有病引的因果病是否有方法避免陰?
仙翁:這個問題你在上篇有提到,所以吾不贅言。針對因果現象加以解析,大体上一個屬於併發性的因果病還有第三者的因素。何謂第三者?本身及病狀,事与物,或者人均可搆成第三者。。
勇筆:仙翁的意思,應該是指有外來因素,才會產生這個現象吧!
仙翁:是的。如果沒有外來因素,比如欲燒過頭,但在發燒過程中,如果可以細心的照顧,或許將避免它,這也就是說,這個當事人与照顧他的人有因果,同關係才藉他之手完成這個病症,而了結因果業。
勇筆:仙翁的開示弟子明白了,這種情形屬於間接,所以上天菩薩開示時,也是從平素多修善功德做起,在還沒業因纏討時,就先迴向消弭是最上策了。
仙翁:是的。問題已解析。吾回。
 
南海觀音菩薩   降
第七篇    靜 坐 因 果 病 象
聖示:著書。今夜吾開示靜坐所連帶產生的因果現象。
勇筆:菩薩啊!請原諒弟子打岔,靜坐最嚴重的效果是導致走火入魔,弟子尚來聽過靜坐有因果現象的產生,尚請菩薩先解弟子愚昧。
菩薩:靜坐是一門修持的課程,佛道兩門均有明義傳世,近來連異域洋教,諸如破斥為異教徒的基督別支,亦有流行起靜坐了。吾之所以特別提出,乃闡述靜坐,乃有因人而異之處,在靜坐的過程中,是假体放鬆,靈神復甦。而在平常是靈神被假体束縛,因此顛倒過程中,才會產生靈神受干擾正,而這個干擾來自靈界,當然亦包括因果業力了。
勇筆:菩薩之意乃業力會在人們修習靜坐過程中干擾,而產生因果病,若如是,誰敢靜坐。
菩薩:誰說沒有人敢靜坐?一般傳授靜坐者,都有傳授請護法神護持,則毫無問題了。所可怕者乃在不知靜坐法問而妄行才會產生後遺症。
勇筆:那麼靜坐的因果病象是產生那種情形。
菩薩:大体上跟走火入魔的現象差不多,有如瘋狂或者神識不清,但仔細可分別,走火入魔乃多為岔氣神阻,故眼神及臉色屬火紅,而業力的干擾屬陰症,會有眼神及臉色青白之冷煞狀,另外,亦有靜坐而產生氣机不順,身體某部突生病痛,未得其功反受其害的現象。
勇筆:那麼怎樣才是正確的坐法呢?
菩薩:如以正宗禪坐而言,雙盤膝,,眼觀鼻,鼻觀口,下頷歛,舌抵上齦,深吸氣,徐吐氣,氣納丹田,運行周天,至少須有一柱拱香之時,始有周天經脈行遍之功。
 丹道衍成手握八卦,置丹田歛氣,成丹出華蓋,結元嬰。以上佛道靜坐乃為耳熟能詳之法。
 聖門亦有靜坐,不拘形式以正襟危坐為首要,定靜為先決條件,立德為靜坐目標。但此乃儒門養修智慧之法,与佛道兩門有別,佛道講通氣海、貫任督,儒講心靈智現通慧海。
再者密之靜坐,其中顯密兩支有其分別,密派講神通,抉手印,此靜坐又有特殊,目前許多修子求神通之靜坐,即本於此,難非密宗門,別出心裁,故多有走火入魔者。
勇筆:菩薩如此開示,那麼,因靜坐而造成業力侵擾,又該如何解?
菩薩:容易。封其竅,再解其業,則無妨也。不過,有個先決條件,那就是時日愈短復瘉愈快。
勇筆:感謝菩薩不厭其煩開示,弟子受益良多。
菩薩:那麼今夜著書就此結束。
 
南海觀音菩薩    降
第八篇    緣 生 緣 滅
聖示:今日貴堂有緣道子閤家參鸞,可謂聖會,吾等著書吧!
勇筆:請教菩薩,這個「緣」字在因果論中佔了會部貫穿的角色,可否請菩薩開示,緣生緣滅的真諦。
菩薩:所謂緣,非單指於動的一方面,所謂緣生緣滅也只在動靜之間,所以緣論中最怕起意,意起念動則失其靜,無相已缺,萬相蔽,則無以靜起慧,慧不俱,智珠不生,則凡事無以明,亦因迷茫中自生障蔽。
勇筆:那麼因果論中,動靜之間,如何相生而成善緣。
菩薩:有意則行,行則有意,此乃一靜不如一動,故不能因噎廢食,必須有動而後得其靜。
勇筆:菩薩所開示乃是理論,可否請具體舉證。
菩薩:可以!人生於世不論日常之間,或者修道過程都是處於靜的一面,因為這是必然現象,所以它屬靜,也因而它會產生許多善緣;可是夙世以來,有無量劫業會產生波折,這是動。因而動靜之間,不協調就產生蔽障,緣無由生,則無由滅。佛云一切法因應一切眾生,但是至此,眾生反陷入迷離,故佛云無我無相,空識兩破,乃去動靜之間鴻溝,亦乃頓悟之境界。可是因果論中,卻有一環很難解釋的疑問,即乃無量劫產生破坏動靜正常程序的替換,所以又有許多輔助論產生,比如輪迴代業,所謂輪迴則乃藉一世一世的折磨消業因,代業即為迴向,以此後修功補前過,以作抵無量劫因。
勇筆:這一課弟子昏頭腦脹了,再仔細研究一會,才能消化,感謝菩薩開示。
 
南海觀音大士   降
第九篇    明 因 畏 果
聖示:本「因果病象印證」一書,至今夜已屆三個月限期,故今夜也是本書之結論,吾擬欲主著正鸞就上下兩篇,作一個總檢討,以作結束,賢生以為如何?
勇筆:菩薩有諭,弟子豈敢不遵,那麼弟子不客氣請教菩薩,人生在世,既然脫不開因果聖牽纏,如果有人索性任其沉淪,是否可以算是無言的抗議?
菩薩:這是藉口,因果有其定論,無因不成其果,放任自己,只是心中無正信懦弱的表現,豈是抗議?
勇筆:然則,因果解不開如之奈何?
菩薩:死結只是一個形容詞而已,世間豈有不能打破的關口。試問,佛祖六年菩提樹下的苦功,達摩九年面壁的功行,又豈非絕頂苦心才能臻致大智慧,而打破迷離境界,是的故,世問絕無解不開因果結,只問你如何解開它。
勇筆:好吧!就算因果解的開,可是過程的艱辛,讓人不能釋怀,比如有人問弟子說:今生今世我沒有作罪大惡極的孽劫,橫遭旁人欺辱,甚至佔奪財產,如果說我是前世作惡受如此報,而那些佔我財產、欺侮我的人,他們前世作好事的福報,那麼每一個人受了欺侮,都要自認倒霉,說是前世因果帶來,於是人人都要用盡心机去佔人便宜,才不會被說成前世是惡人,關於這一點尚請菩薩開示。
菩薩:說得好!如果不解釋清楚會讓人誤解這一世為惡的人,前世都是善人了。因果的定論,不是特定於前世後世這個意義,自從"關皇登基掌凌霄,明定天律改正,果報為現世報",這就是要讓造因者,早受其果,再者因之造立,並特定於接續前果有新造因,所謂「親造因也就是自作孽」,人生過程除了輪迴業在干擾外,尚有自性魔在作祟,一旦面臨自性魔祟亂,明明不該作的事,你也偏偏有如智慧盡天般的莽撞行事,於是從起念到行事,另一個因果又形成。
勇筆:菩薩這番開示,弟子舉個例作證,尚請菩薩指教。比如說有個人原本脾氣很好,可是有一天,他意為事不關己的旁人糾紛,而偏袒某一方,而他人所以物袒莫一方只為他討不另一方,因而單純糾紛,竟演成三方不愉快,最後另一方不甘受辱,竟憤而行凶,這是否可說是他受這災,是個新造因。
菩薩:雖不中亦不遠矣!吾再加補充說明,所講新造因現決修件,在於必須沒有夙世迄今的瓜葛,純粹有如兩條平行線之扭曲碰觸。以事例而言,你剛才舉例中,那人偏袒的原因,若非厭惡對方,那麼就是新造因了。
勇筆:原來如此,弟子明白了!
菩薩:上天之所以要降因果病象折論及印證之書,就是要程世真因畏果,加強普化因果論深入人心,以作暮鼓晨鐘,喚醒世人以惕惡果之心,而兒造孽因之行,因而書闡述注重因果梗概,首要目的讓世能夠認識何謂因果,才能達到正因畏果的宏效。
 本書到此全部結束,下期吾已商請貴堂關主席作跋文,吾乃不再降堂。
又示:与諸有緣共結砂盤神緣,吾亦頗心喜,爾後有緣自有再會之期,甚願諸賢生道程自始日進無礙。
 
本堂主席關   登台
聖示:吾為因果病象印證一書作跋
         跋
      夫!人心不善,惡業滔滔,天意無私,恩澤綿綿,為普渡眾生信畏鬼神,乃闡述因果之論,丕振人心,進而思善立德。
      本堂有幸,荷蒙南海觀音菩薩   木筆揮鸞,開著上下兩篇因果病象之聖書,以壯聖門者開普之聲勢,尤其上篇「因果病象析論」,頒書壽世,普化頗收若效,而可為當今聖門普化方針立一指標矣!今續篇由其擷取菁華理論,補以實例案證,則更加精闢闡述因果之論,而達深入淺話之普及效果也!
      吾深願世人閱書之際,尚加体悟因果之來龍去脈,及其衍生之枝節,則對人生平順運有助益也!切莫隨手翻閱,當作馬耳東風之言論,庶免有負觀音菩薩著書之苦心也!
      玆值書成,數語以誌篇後是為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