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佛堂地圖

http://一貫道.taipei/

讓無極聖光,奌亮世間。

佛堂地圖需要道親們的參與。

一貫道心
讀好書

胎息經註 (123)
推薦閱讀
<p>禍福一念間</p>

<p>本宮主席 九天玄女娘娘 登台<br />
聖示:今夜恭接玉旨命本宮福德正神十里外接駕、命本宮觀世音菩薩五里外接駕、其餘神人排班候駕!</p>

<p>金闕欽差大臣馬天君 降<br />
詩曰:著作天書普眾靈。&nbsp;開迷去悟在一心。<br />
&nbsp;&nbsp;&nbsp; &nbsp;法船同造功德立。&nbsp;他朝遙証在凌煙。<br />
聖示:吾今夜為頒宣著書玉旨而來,玉詔開宣神人俯伏!<br />
欽&nbsp;&nbsp;&nbsp;&nbsp; 奉</p>

<p>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詔曰:<br />
&nbsp;朕&nbsp; 居凌霄統御三曹無刻不念世道眾生,觀迷濛之眾生因一時之無名無能開智啟慧甚而謹言慎行雖常行三施但總因一念之間心境思維失其頗而植下失誤之過,朕思之不捨,故命台中玉皇天心宮開著聖書,命天上聖母為主著仙師,命正鸞文筆為主筆,顏名:『禍福一念間』,以現實眾生迷悟之事例導引相關之牽引,亦助眾生深知了悟如何趨吉避凶累積功果,並而謹慎身口意方免造功之當下亦造下無心之過也。</p>

<p>欽哉勿忽 叩首謝恩&nbsp;&nbsp; 天運戊子年九月二十六日</p>

<p><br />
靈 遊 註 籍 府<br />
本宮主席九天玄女娘娘登台<br />
九天玄女:徒兒靈體出竅!</p>

<p>文筆:徒兒叩見恩師聖駕!好久沒有出竅與恩師出遊了!對了恩師今夜怎麼會帶徒兒出遊呢?<br />
九天玄女:今夜為師帶徒兒至冥司遊訪有關冤親註籍索報相關之事務、準備出發了!(文筆隨恩師坐上久未逢面的仙鶴往冥司遊訪,感受到一股陰森的冷風,日間酷暑早已消失無蹤仙鶴停駐於一高如十層樓之拱門,上書註籍府,門外有整排之士將守護著)!<br />
將軍:末將叩見九天玄女娘娘聖安,主公已在府內等候請隨末將入府院。<br />
九天玄女:將軍勿多禮,請帶路之(只見府內著似古裝官服衣袍)&nbsp;&nbsp;&nbsp; 進出不斷,隨即入廳堂,且面帶威嚴留之白鬍之老者上前請安。<br />
主官:微官叩見九天玄女娘娘萬安!<br />
九天玄女:主官請起!今夜 吾帶領文筆訪遊註籍府尚請主公多給予指導!<br />
文筆:弟子參見主官!<br />
主官:文筆請起!爾雖年紀輕輕但辦道卻相當用心,以致道務快速成長深得天人共賞且貴宮主席九天玄女娘娘又接掌濟世救苦,解難渡亡靈之聖責,以自身之功品擔待讓世眾可依最少之福德超拔受苦之先祖或冤親以了斷冤業之糾纏,得以身心安康,實世人之大福之。<br />
九天玄女:承蒙主公之讚言,文筆有何之問題可向主公發問以助世人更能了解此一相關之事務<br />
文筆:主公為何七月冤親討報的如此密集且多是重劫如:車禍、開刀或往生:::等等!<br />
主公:七月乃陽氣較弱陰氣較強之月,而冥司之善魂亦皆知七月陽間無論是佛、儒、道各宗法脈皆在開辦『法會』故其等亦多會請求於七月之前註籍而得蒙世人發心拔渡並可參與法會沐受佛恩之加披。是以世人亦會感受有如重業索報之感,且此月又時逢酷暑陰雨交替故體內之器官運作失調血壓亦不穩定,此時冤親又現前索報便容易『因』『緣』聚合而產生重病之且此刻冥司『善境所』之善靈可得通行證至陰間探訪大多數世人之祖先皆會靈訊告知家人希受渡至更高之境地靈修!<br />
文筆:那與我宮之『昊天紫霄修學院』有何不同?<br />
主公:差大之,冥司之『善境所』乃為在世間有善功,但不足以入境『天界』故只好在冥司之『善境』所修行,但貴宮之昊天紫霄修學院,則乃玉皇大天尊敕旨開辦之靈修院,因依附人間道場且貴宮著書勸善、救苦解難並有濟貧等諸多之善行,故其等靈修士亦有功、助其等靈修之證道考核,若得果位此證道仙真必庇護超拔之人?<br />
文筆:但是冤親乃是受『被討報人』之傷害而至申控所申冤,若得允准便可到註籍所註籍索報,為何還會庇護超拔人。<br />
主公:因乃在靈修院中受諸天仙佛之教化,並時時聆聽法語,自然心空性清放下怨恨情仇已無罣礙也。<br />
文筆:主公為何那麼多文官忙進忙出,似乎在登錄某些事務?<br />
主公:此乃因吾府受理『申控所』發文而來冤親註籍索報之登錄,譬如登錄於何年月日索報身體或運勢,再由府君裁決發文申領何種令旗之討報,而『討報者』便在將軍引領下至註籍所登錄之,待時日已到再發文至『陰陽司』,其府便派將兵帶領討報者(冤親)至陽間尋找被討報者,世人故會在某階段感受到身體不適,或突然有腫瘤、癌或車禍等等之劫數臨身,故世人宜勤行化冤,將該還之業力償清,便會無債一身輕,否之業力現前若一人病倒則易拖累家計及一家族之命運。<br />
文筆:那倒是,開辦濟世中每天都會聽到善信訴說當家人遇到劫數,苦受身心藥針之糾纏,語露百般之不捨與心疼或無奈因無法長期支付龐大之醫藥費讓弟子聞言亦心疼與感傷。<br />
主公:是以『因果債、功德還』諸世人勿蹉跎,以免錯過排解之黃金時期而應劫成果報,以致自身多受身體之病苦或運勢低晦,至而貴人不顯百事纏身。<br />
九天玄女:時刻已晚該準備回宮!<br />
文筆:叩謝主公之解說,弟子就此告辭!<br />
主公:來人排班送駕<br />
九天玄女:宮已到、靈體入竅!</p>

<p>文筆 扶</p>

<p>中壇太子元帥 降<br />
元帥:文筆靈體出竅!<br />
文筆:叩見三太子元帥聖安!<br />
元帥:文筆免禮!<br />
文筆:今天怎麼會是由三太子元帥臨鸞呢?徒兒有些訝異耶!<br />
元帥:乃上天聖母邀約小神吾帶領文筆靈遊增添本書之彩此乃小神之榮幸豈可錯過呢?<br />
&nbsp;快上來咱們一同郊遊去啦!<br />
文筆:元帥這『風火輪』應該是限一個人騎吧,弟子要坐哪裡啊?<br />
元帥:傻徒兒吾再變化一個給你就好了啊!<br />
文筆:可是徒兒不曾坐過耶會不會掉下來?<br />
元帥:毋須擔心「風火輪」是有靈性的聖物只要騎上去的人心念正自然不會跌落。(文筆帶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情站上了「風火輪」咻!一聲風火輪在元帥一聲咒語竟騰空而起有如坐雲霄飛車般果真是刺激難述::)!<br />
文筆:元帥你可要把徒兒帶領好以免跌落凡塵弟子可就一命嗚呼啊!<br />
元帥:安啦!(言語之間來到了台中一間頗有歷史之財神廟:)<br />
&nbsp;文筆目的地已到了下去吧!(風火輪自動停留在地面上元帥一唸咒語便自動消失了)你看到在跪墊上之善女嗎?<br />
文筆:(一看:)徒兒想起來了之前來過道場叩問何時可運程開朗。徒兒依希記得 九天玄女娘娘恩師開示:「宜勤行三施,福運不求運自來」(只見此婦人手持三炷香語念財神爺信女不求大富大貴只祈求先生工作順利貴人相助、信女能找一個工作輕鬆一個月二萬薪水就好了兒子能順利考上省立的高中、一家平平安安無災無難::這樣就好了)。<br />
元帥:此婦人對於世間物慾甚高美食衣服包包鞋子一擲千金亦忍痛買下但曾有一慧心之友向其募款資建廟或善書經典此婦人便一口回覆:「我沒有錢」是以主席娘娘開示:宜行善積德春天不播種秋天如何收成呢?福報並非單指財施例如可勸他人行善或者流通善書,一來廣結善緣。二來深植佛緣。末則可累積自身之功果。並化冤解業消災厄,並非持三柱清香一籃水果便可祈求:錢多事少離家近,先生賺大錢兒子乖。世人宜知短短的一段【禱求】此中涵蓋夙世之因果造作再加上今世之行風此福德力須消耗甚大故古人曰:【平安便是福】,平安便是福報所換取而來的。故宜勤行眾善福運自然而來,雖是老生常談卻是多人做不及啊!<br />
文筆:恩師所言之甚是!世人有此之盲點總認為仙佛乃為慈悲為何要有條件(三施)?<br />
元帥:世道亦言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此三施其中皆為是世人之冤親債主如無超拔化解其等冥司註藉持令旗之索報將導致『破財、病劫、刀劫、空亡、車關』等等之劫難。金錢也將從此中之劫數花用殆盡!故宜將破洞的桶子補之不再有漏水(劫數)的現像自然福報有如滴水成泉水之效果!時間已到文筆回宮吧:。<br />
文筆:徒兒恭送恩師聖駕!</p>

<p>文筆 扶</p>

<p>天上聖母 降<br />
聖母:文筆靈體出竅!<br />
文筆:徒兒叩見恩師聖安!恩師近來辦理濟世接到很多要改名子叩問其現在的名字是勞碌命而『命相師』言要改名字才會富中帶貴真的改名字就會轉變命運嗎?<br />
聖母:非也!「一落輪迴命已註定」非陽世之言改名字便能扭轉乾坤。冥司判其入輪迴之時便已註藉此人之『命與運』除非勤行善事增添己身之福德才有可能轉變即定之命與運!有人出生便富貴隨身,但有人出生便殘缺或命運多劫此皆依據前世之造作而定之命與運!</p>

<p>文筆:恩師所言甚是!後學身負濟世之重責亦曾經有接到與王○慶先生同姓名可是命運卻猶如天淵之別,此善德時運不濟工作難尋,所以未然如『命相師』說的改名字富貴在身。<br />
聖母:今日靈遊之目的地已到(言談之間便已來到一間手術室一產婦躺在手術台上醫生正在開刀將嬰兒取出:::, 嬰兒已出生了但卻見之嬰兒手掌五指不全、待清潔完之後抱於產婦看之,醫生面帶愁容告訴產婦其小嬰兒手掌有殘缺產婦一看當下放聲大哭哭喊著(怎麼會這樣?!)實令人聞之亦深感傷悲::)。&nbsp;&nbsp;<br />
&nbsp;文筆此產婦亦是聽聞『命相師』之言特擇於此日此時開刀剖腹言之此時之孩兒非富即貴、文昌顯之、聰穎過人眾人疼惜,但如文筆之所見非『命相師』之言反而有此缺陷,雖特挑選黃道吉日但其之命格未能扭轉脫此嬰兒已註定之命格、此嬰兒若無長輩多勤行善事其之命與運亦是多風波與磨苦之!<br />
文筆:天下父母心,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一帆風順但終究尚須有「福德」支撐之所以即便在改名字亦是希望的落空。<br />
聖母:如『命』與『運』無有改變縱然再改名字亦枉然。在命格裡選名字然若特地選之不合自身之命格之名字爾後『命相師』亦恐難算出當事人之真正命運如此而言亦非好事,因若有劫難就未能真實查至清楚而避過劫難。<br />
文筆:可是也有人真的改名便鴻運當頭了!<br />
聖母:非是改名字而好運!而是其之時運行之鴻運之機,因而有此之相應、故世人常誤為改名字便可改變命運之思維。否之同樣的父母為何兄弟其兄則飛黃騰達貴人彰顯相助?而弟則時運不濟小人纏身工作不穩之差別呢?故改名字不如行善改命運之!可、文筆回宮。吾退!</p>

<p>法 會 靈 遊<br />
本宮九天玄女娘娘 登台<br />
聖示:文筆靈體出竅!<br />
文筆:徒兒叩見恩師聖安!<br />
娘娘:徒兒今日乃我宮啟辦【孝心薦拔暨繳書、共修、放生】法會,為師帶領徒兒靈遊傳真。<br />
文筆:恩師慈悲屢次帶領徒兒法會靈遊讓善信更可瞭解法會之殊聖(言談之中已隨恩師步進法壇)<br />
恩師:徒兒看到觀世音菩薩在遍灑大悲水為各項功德主加持原本較晦暗之燈火漸變明亮了耶::)<br />
娘娘:此【晦暗】代表行運較弱,觀世音菩薩慈眼視眾生不捨世道眾生受苦難特每逢法會皆降臨為眾生加持消災去厄助之光明釋解病磨。(現場之靈修士亦排列整齊專心聆聽地藏王菩薩講經說法有者聞言哀泣著,文筆視之亦感心傷難過,心中感觸盛多。所謂:【人身難得】可藉由肉身行修真是珍貴::<br />
菩薩加持後又降臨三位仙真服飾有如古代之宰相手持簿子分別為各項功德主及參與法會的善眾加賜功品::。<br />
文筆:恩師此三位仙真是否為司錄神專記載『功』與『過』?<br />
娘娘:然也!其等奉玉旨蒞壇登錄參讚法會之功德主暨參與法會善眾之功品。<br />
文筆:那是否每位善德皆是同樣的功品?<br />
娘娘:非也!如在道場談論人事之非,便削減其之功也。若傳述正言法語則再增添功品之(:::此時又一莊嚴之仙真飄然蒞壇,古典之美無法形容轉眼間水雲袖揮灑出現一片金光注入各『功德主』中燈火更為明亮,眾善德亦籠罩在一片金光之中,原本氣場有些晦暗但經仙真加持過後呈現較為明亮。<br />
文筆:恩師這是那位仙真呢?<br />
娘娘:徒兒你已遺忘了嗎?此仙真乃為消災障菩薩,之前法會曾臨駕於爾身為各功德主及善眾消一災劫。<br />
文筆:喔!原來如此因每場法會降臨之仙真菩薩眾多且臨身於徒兒之身上,故徒兒應接不暇是以有些遺忘深感有愧。<br />
娘娘:徒兒無須有愧,因臨身於你身上故無能有此之意識也!<br />
文筆:弟子叩見消災障菩薩聖安!<br />
消災障菩薩:恭向九天玄女娘娘 請安。<br />
娘娘:消災障菩薩請勿多禮,有勞妳雲駕三千里路特蒞壇為眾生消災去厄。<br />
文筆:弟子叩見消災障菩薩聖安!<br />
消災障菩薩:貴宮神人各皆用心戮力著書解眾生之迷惑玄女娘娘更是悲心濟世渡眾救助眾生離苦得安樂。文筆賢生更是為苦難的眾生擔業受盡苦磨,幾度徘徊陰陽間。此大公無私之心至天地亦為動容。<br />
文筆:弟子今生有幸擔任濟世之聖責實弟子之幸,只期望盡心力協助眾生可盡早脫離劫數與磨苦。<br />
消災障菩薩:賢生此慈心悲願實殊難得矣!因尚有要事在身先向玄女娘娘辭駕。<br />
娘娘:道友慢行!文筆爾瞧參加法會的眾善生每個人頭上得靈光皆有所不同::。<br />
此降臨十二位身穿將軍服之仙真同時蒞臨法壇:::手持一狀似之容器在諸『功德主』之燈火注入一鎏金色之氣體::)。<br />
文筆:恩師氣體是什麼呢?<br />
娘娘:此乃修復『原靈樹』之能量也!若『原靈樹』所顯現,譬如些微黃光,雜草、吸血蟲、被烏雲所遮,其光之顯像如顯黃光是表示有修行,越精進其光越亮麗。雜草纏繞則易有心思不寧之干擾,譬如世塵情愛,利祿功名縈心等。吸血蟲則易成元辰虛弱氣耗之病症,烏雲則屬記憶力耗弱。原靈樹與人是息息相關,人有其象,原靈樹必有其顯,或原靈樹顯其象,其人必有其事發生。因時間有限文筆靈體先行入竅。可,吾退!</p>

<p>第四回 靈遊緝靈府<br />
濟佛:文筆靈體出竅!<br />
文筆:徒兒叩見恩師聖駕!許久未見恩師心中甚為思念常見恩師為世道眾生奔波實在辛苦。<br />
濟佛:世道之眾生所求千百種各神佛沒有太太卻要幫世人娶老婆還要負責夫妻合好無爭吵又要護祐生得一男一女恰恰好,孩子還要生的白泡泡並且快快長大書讀的好、更是年年考試要榜首、爸爸媽媽名聲好、一切包一切到一點不能有操勞::<br />
&nbsp;真是仙佛難為呀!<br />
文筆:恩師順口溜當中道盡了諸天仙佛之難為呀!<br />
濟佛:吾受聖母之邀約臨壇著書準備出遊吧!(登上達台直往地底飛行寒風侵骨備感陣陣寒意::)。<br />
文筆:恩師您老人家一身仙風道骨而徒兒一身凡骨陣陣寒風實難抵禦恩師加持一下否則徒兒靈體入竅也要『哈啾』了!<br />
濟佛:為師賜爾一顆「熱丹」(文筆將此「熱丹」吞進腹內頓時全身溫暖宛如夏季之感::)<br />
&nbsp;文筆今夜探訪之目的已到了準備下蓮台探訪了(宏偉之牌樓上書顏「緝靈府」)。<br />
緝靈官:小神叩見濟佛聖安!<br />
濟佛:文筆此位便是專掌陽世間緝拿【覺魂】至此受刑之『緝靈官』<br />
文筆:弟子參見緝靈官!<br />
緝靈官:文筆免禮!小神已收到濟佛與玉皇天心宮正鸞文筆靈遊之蝶文、恭請入內用茶!<br />
濟佛:因時間之關係有請緝靈官派人帶領遊訪以利著書。<br />
緝靈官:既然如此,命右將軍帶領濟佛與文筆靈遊不得有誤<br />
(一行人寒喧過後隨著右將軍來到一院所未入內便聽到陣陣哭喊求救聲聲音極淒哀::::)!<br />
文筆:敢問將軍為何此境宛如地獄般哀嚎聲不斷?<br />
將軍:文筆善生爾有所不知此境便是至陽世間緝拿【覺魂】受刑之境,故有此之現象。<br />
文筆:來此境是已亡的或未亡人呢?<br />
將軍:如已亡者則將由冥司黑白無常將軍帶領註銷生藉、故此境乃為「活死人」受刑之境!<br />
文筆:何謂「活死人」呢?<br />
將軍:指活著但卻無知覺若在世間用盡心思拐騙他人之錢財或感情或買賣黑心之物品等等::我們進入【緝靈府】爾便可了解更多(一行人進入府內只見諸多之透明靈體頭部穿插著鐵棍其等之靈雙手欲拔之但一碰到鐵棍便更為哀嚎痛苦::)。<br />
濟佛:煩請將軍暫釋一位善靈述說原因以利著書。<br />
文筆:是!來人將此位之鐵棍取下(經由士兵念咒語此之鐵棍便被取下)陳靈此位便是濟公活佛與陽世間正鸞文筆今夜至此探訪快將爾之罪行訴說明白。<br />
魂:是!小魂目前因『腦中風』隨即進入昏迷之狀態見二位將軍出現以為已到命終之日非常的驚嚇恐懼直到被帶領到此見到緝靈官言:我活著之時巧設仙人跳因此獲取不少遮羞費所以將小魂拘捉至此受鐵棍穿腦之酷刑實痛不欲生啊!<br />
文筆:請問將軍像這位魂者必須受多少之刑期?刑期滿是否回歸陽間呢?而且此【緝靈府】與勾拿生魂受刑是否同一府司管理呢?<br />
將軍:此魂再受刑期一天便可回歸陽世間復醒,故陽世人有些陷入昏迷之後但數日便清醒過來乃為此因,因造作天理難容之情事但因福未盡故而勾其之覺魂往此境受刑待刑期滿便由士兵引領回歸肉體、清醒時會感受到身體某個部位會特別之疼痛。而【生魂】與【覺魂】為同一職府但有分區及不同之院別、【生魂】刑期較長而【覺魂】則較短之。<br />
文筆:有如世間【總統府】為主其又下分【五院】但各司其職但卻相連性。<br />
將軍:然也!世人宜多行善道若心生邪念便遭【緝靈府】之緝拿慘受刑罰!<br />
濟佛:時間不早文筆向將軍辭駕。<br />
文筆:弟子叩謝將軍指點迷津弟子就此叩別<br />
將軍:臣恭送濟佛起駕!::<br />
濟佛:文筆靈體入竅!可、吾回!</p>

<p>法 會 靈 遊 紀 實<br />
本宮主席九天玄女娘娘登台<br />
聖示:文筆靈體出竅!<br />
文筆:徒兒叩見恩師聖恩!<br />
娘娘:徒兒!今日乃為我宮啟辦地藏王菩薩萬壽暨超拔冤親、累世父母二天法會為師帶領徒兒靈遊探訪靈修士以披露法會之實況<br />
(在燈城上諸多之靈修士騰空盤坐雙手合十專心聆聽地藏王菩<br />
薩之法語::,二位恩師彼此問訊::)。<br />
&nbsp;文筆快向地藏王菩薩請安!<br />
文筆:弟子叩見地藏王菩薩聖安!<br />
娘娘:此場法會有勞地藏道友為眾等靈修士講經說法,渡化靈修士之執念助其等靈性清明。<br />
菩薩:此乃吾之職,且諸賢眾為吾啟辦壽筵吾心實感悅之!<br />
文筆:弟子斗膽請地藏王菩薩可否採訪靈修士?<br />
菩薩:可也!但因時間有限故無法盡全部之採訪&nbsp; 吾 安排幾位靈修士讓賢生採訪。<br />
文筆:弟子叩謝地藏王菩薩恩典!(由司法神帶領靈修士至壇外以免影響其餘靈修士聆聽菩薩之法語)<br />
司法神:文筆可採訪靈修士也。<br />
文筆:(逐一之採訪::) 吾乃王軍夙世之親鄭榮諄修士等:叨蒙夙世之子王軍造功超拔吾等夙世父母入列靈修始有緣機在如此殊勝之【昊天紫霄修學院】跟隨 地藏王菩薩及四大仙佛潛修佛道功果,脫離幽冥之苦 吾眾等感懷於心、他朝證得果位、當助爾之順利也!<br />
李城明修士:吾等叼蒙傅瀚輝善士之恩澤得此入列靈修,心中之怨已消彌無蹤,對傅善士諸多之討報導致身心靈難安!吾等現感歉意,亦在此祝福並懺悔彼時討報之激烈,今予吾等之大恩來日為報!<br />
莊勝飛修士:叼蒙黃金鐘善德,發心與我化冤釋業,造功保調入列靈修,並可參於場場之法會聆聽法語與眾仙佛之靈性加披,此恩大德他日證得果位當銜草還恩之!叩恩再叩恩!<br />
李連魚修士:吾兒與媳李世皇、林淑惠深具善根孝心,為父造功辦理保調入列潛修佛道功果,具殊勝緣機,在此院恭蒙本尊地藏王菩薩:說法,由文昌帝君教授:詩文、觀世音菩薩教授:感應、九天玄女娘娘教授:術法、神醫孫思邈仙翁教授:醫理尚稱平順且賢兒與媳仍知精進修學,風雨無阻護持玉皇天心宮道務、為父沾此功德得以靈修順遂吾心甚喜也。<br />
林許月秀修士:得見緣親林芳生精勤修持大道,並有善慧靈根,眷念夙世親緣,造功迴向,保調吾 等入列人間殊勝之靈修道場潛修佛道功果,歲月不知秋,我等卻有如身置夢境,恍如同世親緣再聚,令我等甚為感動,亦甚感恩。<br />
焦洪修士:吾兒與媳焦海平、楊慧玉善孝之心助吾潛修佛道功果。彌補在生未深悟修行大道,感慨萬千,一者感念子與賢媳進道明理,今日父方有如此緣機,二者亦勉勵爾等勤修大道,人身難得也、一失不復回也。<br />
詹錦興修士:今幸張廷海善士發露慈悲心願,雖夙世結怨,但幸之冤怨化轉,薦拔我等入列靈修並可參與法會共沐佛光,體悟大道,實感恩之極!<br />
劉榮超修士:今見之吾兒劉森明為父甚為歡喜,回思若無賢子之慧根為父難脫幽冥地府之酷刑,今入列靈修並參加法會更助為父靈性之清明有此善兒吾心歡喜滿盈,有兒之超拔為父可入聖地修行,唯盼兒得之人身宜珍惜與把握,莫失人身空留遺憾與冥司之苦磨。<br />
傅二妹修士:今得緣親家弟傅盛章之緣機,可依附人間道場靈修,脫離幽幽之界,實吾之幸,觀之家弟遠途跋涉帶領家族同來參加法會,見眾之姪輩聚壇中感覺有如同在世間相聚般我心甚歡樂,家弟勿為我牽念掛懷,我希弟身安體態莫如我也,珍重之!<br />
高霖諭修士:叼蒙薛○○善人心懸眷念雖是冤怨,今蒙德澤,超拔 吾等列位靈修、和解彼此之因果業債並蒙費心掛意,恩重如山已難報,日後証道,再報厚恩!<br />
張竹興修士:甚感恩吾等夙世之緣親盧進雄善兒,能垂念夙昔之緣親,助予吾等入列靈修,隨侍本尊地藏王菩薩及四大仙師在【昊天紫霄修學院】中潛修,脫離輪迴冥罰之苦,今日有此機緣,心甚感激,並願以此奉勸共勉,能精勤親近大道,庶免如我等淪入苦獄,仍要夙昔緣人相救並謝恩之。<br />
林武常修士:幸吾女林回春多有善根器,助父能在此殊勝道場受之教化,今爾等有幸親近修行大道,爾等應當把握精進修行,以免身後尚要勞煩子女作保調也!<br />
曾燕飛修士:雖是冤怨,但幸逢張雪桂之子郭炳宏代為超拔助我脫離幽冥之苦,早前索報密集亦因我等冤恨難平,故領旨討報造成張善女承受諸多之病磨實感抱歉!期希病情早日康癒,為我等之所願也。<br />
林彥萬修士:我等結怨,乃有時代背景,造成因果,自會有怨恨索報之心,但今日得蒙信士羅爥麟發心造功超拔入列靈修,受之教化,我等亦已冰釋冤怨,並珍惜此一殊勝靈修緣機、我等造成之干擾現備感愧之!此等之恩情日後當回報之。<br />
楊貞淵修士:至今始知,東土難生,人身難得,在生不知行修大道,長墜九幽,輪迴受苦、歿後尚須吾弟楊宗杰手足之情超拔靈修實憾之!吾特藉此法會緣機以表謝意!<br />
郭威信修士:今得蒙黃健紘之父黃添祥善士發心與吾等靈界眾生化冤釋結,助吾等脫離寒苦幽冥之牢、吾等感恩拜謝叩恩,吾等若早得成就必定待機回報爾等之恩典。<br />
邱光文修士:因彼世之冤,而導致我等冤氣沖天註籍索報影響身心靈,導致林詩國善士受盡苦磨,今得幸爾發心超拔吾等入列修行釋解夙世之怨並因善士之薦拔吾等仰此功德力而脫離幽冥輪迴之苦,吾等感恩在心,在此叩首謝恩澤!<br />
邱妙虹修士:感恩彭隆裕善士您渡我等得此殊勝機緣靈修,雖夙世因您之故毀吾之姻緣,吾含恨而持領令旗索報干擾爾之情緣路,但吾今受您之恩惠入列靈修已不再干擾爾之情緣路、亦祝你早日覓得良緣。<br />
黃發宗修士:雖是冤怨,今蒙何春旭善德德澤發心為母何趙阿秀,造功超拔吾等入列修行,得諸菩薩仙真教化,感恩不盡,在此叩謝恩德!<br />
王永惠修士:幸之!何春旭善士提早為吾等超拔化解夙世吾等之冤,因以受超拔入列靈修所以未傷害到何善士!善人果真諸神祐之!善士之恩惠吾等永銘於心證果有成,當助祐何善士之順!<br />
黃啟峰修士:悲哉!不孝兒應劫而離世未能承歡膝下吾亦難捨眾之親眷,但世事已枉然魂離體方了悟人生原是黃梁一夢、夢醒萬般皆空、只有一身之功與過隨身今不孝兒恭蒙家親(黃○德)之超拔得以離黑暗入光明,兒在此靈修甚順望家親勿心牽掛,冀盼父親可身安體泰此乃不孝兒之願!<br />
蕭成規修士:承蒙陳瑞明善士善慧之心超拔吾等,助吾等由冥地入聖地修行,雖夙世之冤卻因爾之發心超拔而能此世和解吾等亦由怨恨之心轉變為感恩的心謹此感恩百謝。<br />
陳慶珠神靈:我甚感恩慈母及賢妹陳○芳等助予功德迴向 吾今因應劫亡致使白髮人送黑髮人,尚請賢妹等能代吾以盡孝道。今有此之緣機特以訴之,勿掛念,有朝一日修成正果,當再返家探視,以盡回報恩澤。<br />
潘仁福修士:喜哉!吾等逢林坤禧之父林維新善士慈心超拔此方有次緣機入列靈修並參與法會累積吾等之福慧資糧感恩林善士之善心吾等感懷於心他日有機緣當回報超拔之大恩!吾等叩謝之<br />
娘娘:文筆現地藏王菩薩已在呼招八八水災罹難亡者前來並淨灑甘露水讓其梳洗其因都被土石流活埋致死故身上多有泥污及斷手沒腳或無頭顱屍身大多破碎不堪(待梳洗乾淨便由神醫孫思邈仙翁幻化分身逐一為其等醫療:::經過一段時間後地母至尊便開始化食讓其等可食飽之。他們都在爭相搶食看了實為辛酸不已、其等並向觀世音菩薩哭訴其等之遭遇及心中之怨、因為事發突然根本來不及交代事物、及無與親人道別、、、、)<br />
文筆:水火無情,生命是那麼的脆弱就在呼吸間!<br />
娘娘:文筆莫哀傷也,今日法會已近尾聲故採訪就此告一段落!<br />
準備靈體入竅、、,吾退!<br />
文筆:徒兒恭送恩師聖駕!</p>

因果遊記 禍福一念間

建立日期 2014-02-15 16:59:08

禍福一念間

本宮主席 九天玄女娘娘 登台
聖示:今夜恭接玉旨命本宮福德正神十里外接駕、命本宮觀世音菩薩五里外接駕、其餘神人排班候駕!

金闕欽差大臣馬天君 降
詩曰:著作天書普眾靈。 開迷去悟在一心。
     法船同造功德立。 他朝遙証在凌煙。
聖示:吾今夜為頒宣著書玉旨而來,玉詔開宣神人俯伏!
欽     奉

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詔曰:
 朕  居凌霄統御三曹無刻不念世道眾生,觀迷濛之眾生因一時之無名無能開智啟慧甚而謹言慎行雖常行三施但總因一念之間心境思維失其頗而植下失誤之過,朕思之不捨,故命台中玉皇天心宮開著聖書,命天上聖母為主著仙師,命正鸞文筆為主筆,顏名:『禍福一念間』,以現實眾生迷悟之事例導引相關之牽引,亦助眾生深知了悟如何趨吉避凶累積功果,並而謹慎身口意方免造功之當下亦造下無心之過也。

欽哉勿忽 叩首謝恩   天運戊子年九月二十六日


靈 遊 註 籍 府
本宮主席九天玄女娘娘登台
九天玄女:徒兒靈體出竅!

文筆:徒兒叩見恩師聖駕!好久沒有出竅與恩師出遊了!對了恩師今夜怎麼會帶徒兒出遊呢?
九天玄女:今夜為師帶徒兒至冥司遊訪有關冤親註籍索報相關之事務、準備出發了!(文筆隨恩師坐上久未逢面的仙鶴往冥司遊訪,感受到一股陰森的冷風,日間酷暑早已消失無蹤仙鶴停駐於一高如十層樓之拱門,上書註籍府,門外有整排之士將守護著)!
將軍:末將叩見九天玄女娘娘聖安,主公已在府內等候請隨末將入府院。
九天玄女:將軍勿多禮,請帶路之(只見府內著似古裝官服衣袍)    進出不斷,隨即入廳堂,且面帶威嚴留之白鬍之老者上前請安。
主官:微官叩見九天玄女娘娘萬安!
九天玄女:主官請起!今夜 吾帶領文筆訪遊註籍府尚請主公多給予指導!
文筆:弟子參見主官!
主官:文筆請起!爾雖年紀輕輕但辦道卻相當用心,以致道務快速成長深得天人共賞且貴宮主席九天玄女娘娘又接掌濟世救苦,解難渡亡靈之聖責,以自身之功品擔待讓世眾可依最少之福德超拔受苦之先祖或冤親以了斷冤業之糾纏,得以身心安康,實世人之大福之。
九天玄女:承蒙主公之讚言,文筆有何之問題可向主公發問以助世人更能了解此一相關之事務
文筆:主公為何七月冤親討報的如此密集且多是重劫如:車禍、開刀或往生:::等等!
主公:七月乃陽氣較弱陰氣較強之月,而冥司之善魂亦皆知七月陽間無論是佛、儒、道各宗法脈皆在開辦『法會』故其等亦多會請求於七月之前註籍而得蒙世人發心拔渡並可參與法會沐受佛恩之加披。是以世人亦會感受有如重業索報之感,且此月又時逢酷暑陰雨交替故體內之器官運作失調血壓亦不穩定,此時冤親又現前索報便容易『因』『緣』聚合而產生重病之且此刻冥司『善境所』之善靈可得通行證至陰間探訪大多數世人之祖先皆會靈訊告知家人希受渡至更高之境地靈修!
文筆:那與我宮之『昊天紫霄修學院』有何不同?
主公:差大之,冥司之『善境所』乃為在世間有善功,但不足以入境『天界』故只好在冥司之『善境』所修行,但貴宮之昊天紫霄修學院,則乃玉皇大天尊敕旨開辦之靈修院,因依附人間道場且貴宮著書勸善、救苦解難並有濟貧等諸多之善行,故其等靈修士亦有功、助其等靈修之證道考核,若得果位此證道仙真必庇護超拔之人?
文筆:但是冤親乃是受『被討報人』之傷害而至申控所申冤,若得允准便可到註籍所註籍索報,為何還會庇護超拔人。
主公:因乃在靈修院中受諸天仙佛之教化,並時時聆聽法語,自然心空性清放下怨恨情仇已無罣礙也。
文筆:主公為何那麼多文官忙進忙出,似乎在登錄某些事務?
主公:此乃因吾府受理『申控所』發文而來冤親註籍索報之登錄,譬如登錄於何年月日索報身體或運勢,再由府君裁決發文申領何種令旗之討報,而『討報者』便在將軍引領下至註籍所登錄之,待時日已到再發文至『陰陽司』,其府便派將兵帶領討報者(冤親)至陽間尋找被討報者,世人故會在某階段感受到身體不適,或突然有腫瘤、癌或車禍等等之劫數臨身,故世人宜勤行化冤,將該還之業力償清,便會無債一身輕,否之業力現前若一人病倒則易拖累家計及一家族之命運。
文筆:那倒是,開辦濟世中每天都會聽到善信訴說當家人遇到劫數,苦受身心藥針之糾纏,語露百般之不捨與心疼或無奈因無法長期支付龐大之醫藥費讓弟子聞言亦心疼與感傷。
主公:是以『因果債、功德還』諸世人勿蹉跎,以免錯過排解之黃金時期而應劫成果報,以致自身多受身體之病苦或運勢低晦,至而貴人不顯百事纏身。
九天玄女:時刻已晚該準備回宮!
文筆:叩謝主公之解說,弟子就此告辭!
主公:來人排班送駕
九天玄女:宮已到、靈體入竅!

文筆 扶

中壇太子元帥 降
元帥:文筆靈體出竅!
文筆:叩見三太子元帥聖安!
元帥:文筆免禮!
文筆:今天怎麼會是由三太子元帥臨鸞呢?徒兒有些訝異耶!
元帥:乃上天聖母邀約小神吾帶領文筆靈遊增添本書之彩此乃小神之榮幸豈可錯過呢?
 快上來咱們一同郊遊去啦!
文筆:元帥這『風火輪』應該是限一個人騎吧,弟子要坐哪裡啊?
元帥:傻徒兒吾再變化一個給你就好了啊!
文筆:可是徒兒不曾坐過耶會不會掉下來?
元帥:毋須擔心「風火輪」是有靈性的聖物只要騎上去的人心念正自然不會跌落。(文筆帶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情站上了「風火輪」咻!一聲風火輪在元帥一聲咒語竟騰空而起有如坐雲霄飛車般果真是刺激難述::)!
文筆:元帥你可要把徒兒帶領好以免跌落凡塵弟子可就一命嗚呼啊!
元帥:安啦!(言語之間來到了台中一間頗有歷史之財神廟:)
 文筆目的地已到了下去吧!(風火輪自動停留在地面上元帥一唸咒語便自動消失了)你看到在跪墊上之善女嗎?
文筆:(一看:)徒兒想起來了之前來過道場叩問何時可運程開朗。徒兒依希記得 九天玄女娘娘恩師開示:「宜勤行三施,福運不求運自來」(只見此婦人手持三炷香語念財神爺信女不求大富大貴只祈求先生工作順利貴人相助、信女能找一個工作輕鬆一個月二萬薪水就好了兒子能順利考上省立的高中、一家平平安安無災無難::這樣就好了)。
元帥:此婦人對於世間物慾甚高美食衣服包包鞋子一擲千金亦忍痛買下但曾有一慧心之友向其募款資建廟或善書經典此婦人便一口回覆:「我沒有錢」是以主席娘娘開示:宜行善積德春天不播種秋天如何收成呢?福報並非單指財施例如可勸他人行善或者流通善書,一來廣結善緣。二來深植佛緣。末則可累積自身之功果。並化冤解業消災厄,並非持三柱清香一籃水果便可祈求:錢多事少離家近,先生賺大錢兒子乖。世人宜知短短的一段【禱求】此中涵蓋夙世之因果造作再加上今世之行風此福德力須消耗甚大故古人曰:【平安便是福】,平安便是福報所換取而來的。故宜勤行眾善福運自然而來,雖是老生常談卻是多人做不及啊!
文筆:恩師所言之甚是!世人有此之盲點總認為仙佛乃為慈悲為何要有條件(三施)?
元帥:世道亦言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此三施其中皆為是世人之冤親債主如無超拔化解其等冥司註藉持令旗之索報將導致『破財、病劫、刀劫、空亡、車關』等等之劫難。金錢也將從此中之劫數花用殆盡!故宜將破洞的桶子補之不再有漏水(劫數)的現像自然福報有如滴水成泉水之效果!時間已到文筆回宮吧:。
文筆:徒兒恭送恩師聖駕!

文筆 扶

天上聖母 降
聖母:文筆靈體出竅!
文筆:徒兒叩見恩師聖安!恩師近來辦理濟世接到很多要改名子叩問其現在的名字是勞碌命而『命相師』言要改名字才會富中帶貴真的改名字就會轉變命運嗎?
聖母:非也!「一落輪迴命已註定」非陽世之言改名字便能扭轉乾坤。冥司判其入輪迴之時便已註藉此人之『命與運』除非勤行善事增添己身之福德才有可能轉變即定之命與運!有人出生便富貴隨身,但有人出生便殘缺或命運多劫此皆依據前世之造作而定之命與運!

文筆:恩師所言甚是!後學身負濟世之重責亦曾經有接到與王○慶先生同姓名可是命運卻猶如天淵之別,此善德時運不濟工作難尋,所以未然如『命相師』說的改名字富貴在身。
聖母:今日靈遊之目的地已到(言談之間便已來到一間手術室一產婦躺在手術台上醫生正在開刀將嬰兒取出:::, 嬰兒已出生了但卻見之嬰兒手掌五指不全、待清潔完之後抱於產婦看之,醫生面帶愁容告訴產婦其小嬰兒手掌有殘缺產婦一看當下放聲大哭哭喊著(怎麼會這樣?!)實令人聞之亦深感傷悲::)。  
 文筆此產婦亦是聽聞『命相師』之言特擇於此日此時開刀剖腹言之此時之孩兒非富即貴、文昌顯之、聰穎過人眾人疼惜,但如文筆之所見非『命相師』之言反而有此缺陷,雖特挑選黃道吉日但其之命格未能扭轉脫此嬰兒已註定之命格、此嬰兒若無長輩多勤行善事其之命與運亦是多風波與磨苦之!
文筆:天下父母心,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一帆風順但終究尚須有「福德」支撐之所以即便在改名字亦是希望的落空。
聖母:如『命』與『運』無有改變縱然再改名字亦枉然。在命格裡選名字然若特地選之不合自身之命格之名字爾後『命相師』亦恐難算出當事人之真正命運如此而言亦非好事,因若有劫難就未能真實查至清楚而避過劫難。
文筆:可是也有人真的改名便鴻運當頭了!
聖母:非是改名字而好運!而是其之時運行之鴻運之機,因而有此之相應、故世人常誤為改名字便可改變命運之思維。否之同樣的父母為何兄弟其兄則飛黃騰達貴人彰顯相助?而弟則時運不濟小人纏身工作不穩之差別呢?故改名字不如行善改命運之!可、文筆回宮。吾退!

法 會 靈 遊
本宮九天玄女娘娘 登台
聖示:文筆靈體出竅!
文筆:徒兒叩見恩師聖安!
娘娘:徒兒今日乃我宮啟辦【孝心薦拔暨繳書、共修、放生】法會,為師帶領徒兒靈遊傳真。
文筆:恩師慈悲屢次帶領徒兒法會靈遊讓善信更可瞭解法會之殊聖(言談之中已隨恩師步進法壇)
恩師:徒兒看到觀世音菩薩在遍灑大悲水為各項功德主加持原本較晦暗之燈火漸變明亮了耶::)
娘娘:此【晦暗】代表行運較弱,觀世音菩薩慈眼視眾生不捨世道眾生受苦難特每逢法會皆降臨為眾生加持消災去厄助之光明釋解病磨。(現場之靈修士亦排列整齊專心聆聽地藏王菩薩講經說法有者聞言哀泣著,文筆視之亦感心傷難過,心中感觸盛多。所謂:【人身難得】可藉由肉身行修真是珍貴::
菩薩加持後又降臨三位仙真服飾有如古代之宰相手持簿子分別為各項功德主及參與法會的善眾加賜功品::。
文筆:恩師此三位仙真是否為司錄神專記載『功』與『過』?
娘娘:然也!其等奉玉旨蒞壇登錄參讚法會之功德主暨參與法會善眾之功品。
文筆:那是否每位善德皆是同樣的功品?
娘娘:非也!如在道場談論人事之非,便削減其之功也。若傳述正言法語則再增添功品之(:::此時又一莊嚴之仙真飄然蒞壇,古典之美無法形容轉眼間水雲袖揮灑出現一片金光注入各『功德主』中燈火更為明亮,眾善德亦籠罩在一片金光之中,原本氣場有些晦暗但經仙真加持過後呈現較為明亮。
文筆:恩師這是那位仙真呢?
娘娘:徒兒你已遺忘了嗎?此仙真乃為消災障菩薩,之前法會曾臨駕於爾身為各功德主及善眾消一災劫。
文筆:喔!原來如此因每場法會降臨之仙真菩薩眾多且臨身於徒兒之身上,故徒兒應接不暇是以有些遺忘深感有愧。
娘娘:徒兒無須有愧,因臨身於你身上故無能有此之意識也!
文筆:弟子叩見消災障菩薩聖安!
消災障菩薩:恭向九天玄女娘娘 請安。
娘娘:消災障菩薩請勿多禮,有勞妳雲駕三千里路特蒞壇為眾生消災去厄。
文筆:弟子叩見消災障菩薩聖安!
消災障菩薩:貴宮神人各皆用心戮力著書解眾生之迷惑玄女娘娘更是悲心濟世渡眾救助眾生離苦得安樂。文筆賢生更是為苦難的眾生擔業受盡苦磨,幾度徘徊陰陽間。此大公無私之心至天地亦為動容。
文筆:弟子今生有幸擔任濟世之聖責實弟子之幸,只期望盡心力協助眾生可盡早脫離劫數與磨苦。
消災障菩薩:賢生此慈心悲願實殊難得矣!因尚有要事在身先向玄女娘娘辭駕。
娘娘:道友慢行!文筆爾瞧參加法會的眾善生每個人頭上得靈光皆有所不同::。
此降臨十二位身穿將軍服之仙真同時蒞臨法壇:::手持一狀似之容器在諸『功德主』之燈火注入一鎏金色之氣體::)。
文筆:恩師氣體是什麼呢?
娘娘:此乃修復『原靈樹』之能量也!若『原靈樹』所顯現,譬如些微黃光,雜草、吸血蟲、被烏雲所遮,其光之顯像如顯黃光是表示有修行,越精進其光越亮麗。雜草纏繞則易有心思不寧之干擾,譬如世塵情愛,利祿功名縈心等。吸血蟲則易成元辰虛弱氣耗之病症,烏雲則屬記憶力耗弱。原靈樹與人是息息相關,人有其象,原靈樹必有其顯,或原靈樹顯其象,其人必有其事發生。因時間有限文筆靈體先行入竅。可,吾退!

第四回 靈遊緝靈府
濟佛:文筆靈體出竅!
文筆:徒兒叩見恩師聖駕!許久未見恩師心中甚為思念常見恩師為世道眾生奔波實在辛苦。
濟佛:世道之眾生所求千百種各神佛沒有太太卻要幫世人娶老婆還要負責夫妻合好無爭吵又要護祐生得一男一女恰恰好,孩子還要生的白泡泡並且快快長大書讀的好、更是年年考試要榜首、爸爸媽媽名聲好、一切包一切到一點不能有操勞::
 真是仙佛難為呀!
文筆:恩師順口溜當中道盡了諸天仙佛之難為呀!
濟佛:吾受聖母之邀約臨壇著書準備出遊吧!(登上達台直往地底飛行寒風侵骨備感陣陣寒意::)。
文筆:恩師您老人家一身仙風道骨而徒兒一身凡骨陣陣寒風實難抵禦恩師加持一下否則徒兒靈體入竅也要『哈啾』了!
濟佛:為師賜爾一顆「熱丹」(文筆將此「熱丹」吞進腹內頓時全身溫暖宛如夏季之感::)
 文筆今夜探訪之目的已到了準備下蓮台探訪了(宏偉之牌樓上書顏「緝靈府」)。
緝靈官:小神叩見濟佛聖安!
濟佛:文筆此位便是專掌陽世間緝拿【覺魂】至此受刑之『緝靈官』
文筆:弟子參見緝靈官!
緝靈官:文筆免禮!小神已收到濟佛與玉皇天心宮正鸞文筆靈遊之蝶文、恭請入內用茶!
濟佛:因時間之關係有請緝靈官派人帶領遊訪以利著書。
緝靈官:既然如此,命右將軍帶領濟佛與文筆靈遊不得有誤
(一行人寒喧過後隨著右將軍來到一院所未入內便聽到陣陣哭喊求救聲聲音極淒哀::::)!
文筆:敢問將軍為何此境宛如地獄般哀嚎聲不斷?
將軍:文筆善生爾有所不知此境便是至陽世間緝拿【覺魂】受刑之境,故有此之現象。
文筆:來此境是已亡的或未亡人呢?
將軍:如已亡者則將由冥司黑白無常將軍帶領註銷生藉、故此境乃為「活死人」受刑之境!
文筆:何謂「活死人」呢?
將軍:指活著但卻無知覺若在世間用盡心思拐騙他人之錢財或感情或買賣黑心之物品等等::我們進入【緝靈府】爾便可了解更多(一行人進入府內只見諸多之透明靈體頭部穿插著鐵棍其等之靈雙手欲拔之但一碰到鐵棍便更為哀嚎痛苦::)。
濟佛:煩請將軍暫釋一位善靈述說原因以利著書。
文筆:是!來人將此位之鐵棍取下(經由士兵念咒語此之鐵棍便被取下)陳靈此位便是濟公活佛與陽世間正鸞文筆今夜至此探訪快將爾之罪行訴說明白。
魂:是!小魂目前因『腦中風』隨即進入昏迷之狀態見二位將軍出現以為已到命終之日非常的驚嚇恐懼直到被帶領到此見到緝靈官言:我活著之時巧設仙人跳因此獲取不少遮羞費所以將小魂拘捉至此受鐵棍穿腦之酷刑實痛不欲生啊!
文筆:請問將軍像這位魂者必須受多少之刑期?刑期滿是否回歸陽間呢?而且此【緝靈府】與勾拿生魂受刑是否同一府司管理呢?
將軍:此魂再受刑期一天便可回歸陽世間復醒,故陽世人有些陷入昏迷之後但數日便清醒過來乃為此因,因造作天理難容之情事但因福未盡故而勾其之覺魂往此境受刑待刑期滿便由士兵引領回歸肉體、清醒時會感受到身體某個部位會特別之疼痛。而【生魂】與【覺魂】為同一職府但有分區及不同之院別、【生魂】刑期較長而【覺魂】則較短之。
文筆:有如世間【總統府】為主其又下分【五院】但各司其職但卻相連性。
將軍:然也!世人宜多行善道若心生邪念便遭【緝靈府】之緝拿慘受刑罰!
濟佛:時間不早文筆向將軍辭駕。
文筆:弟子叩謝將軍指點迷津弟子就此叩別
將軍:臣恭送濟佛起駕!::
濟佛:文筆靈體入竅!可、吾回!

法 會 靈 遊 紀 實
本宮主席九天玄女娘娘登台
聖示:文筆靈體出竅!
文筆:徒兒叩見恩師聖恩!
娘娘:徒兒!今日乃為我宮啟辦地藏王菩薩萬壽暨超拔冤親、累世父母二天法會為師帶領徒兒靈遊探訪靈修士以披露法會之實況
(在燈城上諸多之靈修士騰空盤坐雙手合十專心聆聽地藏王菩
薩之法語::,二位恩師彼此問訊::)。
 文筆快向地藏王菩薩請安!
文筆:弟子叩見地藏王菩薩聖安!
娘娘:此場法會有勞地藏道友為眾等靈修士講經說法,渡化靈修士之執念助其等靈性清明。
菩薩:此乃吾之職,且諸賢眾為吾啟辦壽筵吾心實感悅之!
文筆:弟子斗膽請地藏王菩薩可否採訪靈修士?
菩薩:可也!但因時間有限故無法盡全部之採訪  吾 安排幾位靈修士讓賢生採訪。
文筆:弟子叩謝地藏王菩薩恩典!(由司法神帶領靈修士至壇外以免影響其餘靈修士聆聽菩薩之法語)
司法神:文筆可採訪靈修士也。
文筆:(逐一之採訪::) 吾乃王軍夙世之親鄭榮諄修士等:叨蒙夙世之子王軍造功超拔吾等夙世父母入列靈修始有緣機在如此殊勝之【昊天紫霄修學院】跟隨 地藏王菩薩及四大仙佛潛修佛道功果,脫離幽冥之苦 吾眾等感懷於心、他朝證得果位、當助爾之順利也!
李城明修士:吾等叼蒙傅瀚輝善士之恩澤得此入列靈修,心中之怨已消彌無蹤,對傅善士諸多之討報導致身心靈難安!吾等現感歉意,亦在此祝福並懺悔彼時討報之激烈,今予吾等之大恩來日為報!
莊勝飛修士:叼蒙黃金鐘善德,發心與我化冤釋業,造功保調入列靈修,並可參於場場之法會聆聽法語與眾仙佛之靈性加披,此恩大德他日證得果位當銜草還恩之!叩恩再叩恩!
李連魚修士:吾兒與媳李世皇、林淑惠深具善根孝心,為父造功辦理保調入列潛修佛道功果,具殊勝緣機,在此院恭蒙本尊地藏王菩薩:說法,由文昌帝君教授:詩文、觀世音菩薩教授:感應、九天玄女娘娘教授:術法、神醫孫思邈仙翁教授:醫理尚稱平順且賢兒與媳仍知精進修學,風雨無阻護持玉皇天心宮道務、為父沾此功德得以靈修順遂吾心甚喜也。
林許月秀修士:得見緣親林芳生精勤修持大道,並有善慧靈根,眷念夙世親緣,造功迴向,保調吾 等入列人間殊勝之靈修道場潛修佛道功果,歲月不知秋,我等卻有如身置夢境,恍如同世親緣再聚,令我等甚為感動,亦甚感恩。
焦洪修士:吾兒與媳焦海平、楊慧玉善孝之心助吾潛修佛道功果。彌補在生未深悟修行大道,感慨萬千,一者感念子與賢媳進道明理,今日父方有如此緣機,二者亦勉勵爾等勤修大道,人身難得也、一失不復回也。
詹錦興修士:今幸張廷海善士發露慈悲心願,雖夙世結怨,但幸之冤怨化轉,薦拔我等入列靈修並可參與法會共沐佛光,體悟大道,實感恩之極!
劉榮超修士:今見之吾兒劉森明為父甚為歡喜,回思若無賢子之慧根為父難脫幽冥地府之酷刑,今入列靈修並參加法會更助為父靈性之清明有此善兒吾心歡喜滿盈,有兒之超拔為父可入聖地修行,唯盼兒得之人身宜珍惜與把握,莫失人身空留遺憾與冥司之苦磨。
傅二妹修士:今得緣親家弟傅盛章之緣機,可依附人間道場靈修,脫離幽幽之界,實吾之幸,觀之家弟遠途跋涉帶領家族同來參加法會,見眾之姪輩聚壇中感覺有如同在世間相聚般我心甚歡樂,家弟勿為我牽念掛懷,我希弟身安體態莫如我也,珍重之!
高霖諭修士:叼蒙薛○○善人心懸眷念雖是冤怨,今蒙德澤,超拔 吾等列位靈修、和解彼此之因果業債並蒙費心掛意,恩重如山已難報,日後証道,再報厚恩!
張竹興修士:甚感恩吾等夙世之緣親盧進雄善兒,能垂念夙昔之緣親,助予吾等入列靈修,隨侍本尊地藏王菩薩及四大仙師在【昊天紫霄修學院】中潛修,脫離輪迴冥罰之苦,今日有此機緣,心甚感激,並願以此奉勸共勉,能精勤親近大道,庶免如我等淪入苦獄,仍要夙昔緣人相救並謝恩之。
林武常修士:幸吾女林回春多有善根器,助父能在此殊勝道場受之教化,今爾等有幸親近修行大道,爾等應當把握精進修行,以免身後尚要勞煩子女作保調也!
曾燕飛修士:雖是冤怨,但幸逢張雪桂之子郭炳宏代為超拔助我脫離幽冥之苦,早前索報密集亦因我等冤恨難平,故領旨討報造成張善女承受諸多之病磨實感抱歉!期希病情早日康癒,為我等之所願也。
林彥萬修士:我等結怨,乃有時代背景,造成因果,自會有怨恨索報之心,但今日得蒙信士羅爥麟發心造功超拔入列靈修,受之教化,我等亦已冰釋冤怨,並珍惜此一殊勝靈修緣機、我等造成之干擾現備感愧之!此等之恩情日後當回報之。
楊貞淵修士:至今始知,東土難生,人身難得,在生不知行修大道,長墜九幽,輪迴受苦、歿後尚須吾弟楊宗杰手足之情超拔靈修實憾之!吾特藉此法會緣機以表謝意!
郭威信修士:今得蒙黃健紘之父黃添祥善士發心與吾等靈界眾生化冤釋結,助吾等脫離寒苦幽冥之牢、吾等感恩拜謝叩恩,吾等若早得成就必定待機回報爾等之恩典。
邱光文修士:因彼世之冤,而導致我等冤氣沖天註籍索報影響身心靈,導致林詩國善士受盡苦磨,今得幸爾發心超拔吾等入列修行釋解夙世之怨並因善士之薦拔吾等仰此功德力而脫離幽冥輪迴之苦,吾等感恩在心,在此叩首謝恩澤!
邱妙虹修士:感恩彭隆裕善士您渡我等得此殊勝機緣靈修,雖夙世因您之故毀吾之姻緣,吾含恨而持領令旗索報干擾爾之情緣路,但吾今受您之恩惠入列靈修已不再干擾爾之情緣路、亦祝你早日覓得良緣。
黃發宗修士:雖是冤怨,今蒙何春旭善德德澤發心為母何趙阿秀,造功超拔吾等入列修行,得諸菩薩仙真教化,感恩不盡,在此叩謝恩德!
王永惠修士:幸之!何春旭善士提早為吾等超拔化解夙世吾等之冤,因以受超拔入列靈修所以未傷害到何善士!善人果真諸神祐之!善士之恩惠吾等永銘於心證果有成,當助祐何善士之順!
黃啟峰修士:悲哉!不孝兒應劫而離世未能承歡膝下吾亦難捨眾之親眷,但世事已枉然魂離體方了悟人生原是黃梁一夢、夢醒萬般皆空、只有一身之功與過隨身今不孝兒恭蒙家親(黃○德)之超拔得以離黑暗入光明,兒在此靈修甚順望家親勿心牽掛,冀盼父親可身安體泰此乃不孝兒之願!
蕭成規修士:承蒙陳瑞明善士善慧之心超拔吾等,助吾等由冥地入聖地修行,雖夙世之冤卻因爾之發心超拔而能此世和解吾等亦由怨恨之心轉變為感恩的心謹此感恩百謝。
陳慶珠神靈:我甚感恩慈母及賢妹陳○芳等助予功德迴向 吾今因應劫亡致使白髮人送黑髮人,尚請賢妹等能代吾以盡孝道。今有此之緣機特以訴之,勿掛念,有朝一日修成正果,當再返家探視,以盡回報恩澤。
潘仁福修士:喜哉!吾等逢林坤禧之父林維新善士慈心超拔此方有次緣機入列靈修並參與法會累積吾等之福慧資糧感恩林善士之善心吾等感懷於心他日有機緣當回報超拔之大恩!吾等叩謝之
娘娘:文筆現地藏王菩薩已在呼招八八水災罹難亡者前來並淨灑甘露水讓其梳洗其因都被土石流活埋致死故身上多有泥污及斷手沒腳或無頭顱屍身大多破碎不堪(待梳洗乾淨便由神醫孫思邈仙翁幻化分身逐一為其等醫療:::經過一段時間後地母至尊便開始化食讓其等可食飽之。他們都在爭相搶食看了實為辛酸不已、其等並向觀世音菩薩哭訴其等之遭遇及心中之怨、因為事發突然根本來不及交代事物、及無與親人道別、、、、)
文筆:水火無情,生命是那麼的脆弱就在呼吸間!
娘娘:文筆莫哀傷也,今日法會已近尾聲故採訪就此告一段落!
準備靈體入竅、、,吾退!
文筆:徒兒恭送恩師聖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