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佛堂地圖

http://一貫道.taipei/

讓無極聖光,奌亮世間。

佛堂地圖需要道親們的參與。

一貫道心
讀好書

師尊慈語 (459)
推薦閱讀
<p>福壽論<br />
(原文)<br />
&nbsp;<br />
聖人體其道而不為也,賢人知其禍而不欺也,達人斷其命而不求也,信人保其信而靜守也,仁者守其仁而廉謹也,士人謹其士而謙敬也,凡人昧其理而敬非為也,愚人執其愚而不憚也,小人反其道而終日為也。<br />
&nbsp;<br />
福者,造善之積也;禍者,造不善之積也。鬼神蓋不能為人之禍,變不能致人之禍,變不能致人之福,但人積不善之多而煞其命也。富貴者以輊拋取為非分也,貧賤者以佞資取為非分也。神而記之,人不知也。夫神記者,明有陰籍之因。又,按『黃庭內景』云:「夫人有萬餘神,主身三屍、九蟲、善惡,童子錄之,奏上。」況有陰冥之籍也?愚痴之人神不足,神有餘者,聖人也。變不可一二咎而奪其人命也。變有爵被人輊謗,及暴見貶黜,削其名籍,遭其橫病者,多理輔不法所致也。理輔不正不死者,其壽餘祿未盡也;正理輔而死者,蒜盡也。貧者多壽,富者多促:貧者多壽,以貧窮自困而常不足,不可罰壽;富者多促,而奢侈有餘,所以折其命也,乃天損有餘而補不足。亦有貧賤饑凍曝露其屍不葬者,心不吉之人也。德不足,是以貧焉;心不足,是以死焉。天雖然不煞自取其斃也,不合居人間,承天地之覆載,戴日月之照臨,此非人者也。故有官爵之蜚分、車馬之非分、妻妾之非分(已上謂之不仁之非分也);有屋宇之非分、粟帛非分、貨易之非分(已上謂之不儉之非分也),則神而記之,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不過此;過此,神而追之,則死矣。官爵之非分者,崎嶇而居之,賄賂而得之,德薄而執其位,躁求而竊其祿,求其躁取而必強,強而取之,非分也。即有災焉、病焉、死焉,神而記之,人不知也。<br />
&nbsp;<br />
車馬之非分,市馬賃其價而焉欲其良?水草而不時,鞭勒而過度奔走而不節,不知驅鄧之疲,不知遠近之乏,不護險陰之路。畜不能言,天誤用力竭,此非分也。神已記之,人不知也。<br />
&nbsp;<br />
妻妾之非分者,所愛既多,費用必廣,淫義之道必在驕奢,金翠之有餘,蘭膏之有棄,惡賤其紋練,厭玉其珍羞。人為之難,爾為之易;人為之苦,爾為之樂,此非分也。神已記之,人不知也。<br />
&nbsp;<br />
童僕之非分者,以良為賤,以是為非,苦不憫之,樂不容之,寒署不念其勤勞,老病不矜其困憊,鞭撻不問其屈伏,陵辱不問其親疏,此非分也。神已記之,人不知也。<br />
&nbsp;<br />
屋宇之非分者,人不多,構其廣廈;價不厚,而罰其工人。以不義之財葺其無端之舍,功必至,飾必明,斤斧血力,木石勞神,不知環堵之貧,蓬戶之陋,此非分也。神已記之,人不知也。<br />
&nbsp;<br />
粟帛之非分者,其植也廣,其獲也勞,其農也負,其利也倍。蓄乎巨廩,動餘歲年,盜賊之羈縻,雀鼠之巢穴,及乎群農負債,利陷深冤,此非分也。神已記之,人不知也。<br />
&nbsp;<br />
衣食之非分者,紋采有餘,餘而更制箱篋之無限,貧寒之 不施,不念裸露之淩,布素之不足,以致度魚鼠口,香眼腐爛,此非分也。神已記之,人不知也。<br />
&nbsp;<br />
飲食之非分者,一食而其水陸,一飲而取其絃歌。其食也寡,其費也多。世之糠糲不充,此以羶膩有棄,縱其僕妾,委擲半塗。此非分也,神已記之,人不知也。<br />
&nbsp;<br />
&nbsp;<br />
&nbsp;<br />
&nbsp;<br />
福壽論<br />
(白話譯文)<br />
&nbsp;<br />
聖人體會到福壽之道而不去有意作為,賢人懂得福壽的禍害而不自欺欺人,達人能夠判斷自己的命運而不去強求,信人堅信福壽來去有時而靜靜等待,仁者保持著仁德而廉謹,士人謹慎行事而謙虛恭敬,凡人不懂得福壽的道理而胡作非為,遇人因執他的愚蠢而無所懼怕,小人所其道而終日妄為。<br />
&nbsp;<br />
福運是做善事日積月累而得到的;禍害是行不善之事日積月累而千百萬的。鬼神不能給人帶來災禍,也不能給人帶來福運,只不過是人多行不善之事而結束他的性命。富貴的人憑藉權勢索取是過份,貧賤的人利用謅媚和偷盜索取是過分。(這些事情,)神都記下了,而人卻不知道。神記下的,英明而且有陰間的福凹作為憑據。又按『黃庭內景經』上所說:「一個人身上有一萬多個神,主管身內的三屍、九蟲、善惡,五方童子把這些記下,向上帝彙報,更何況還有陰間地府的登記簿?」愚呆痴笨的人神靈的數目不足,神靈數目有餘的就是聖人了。也不可因為一兩個過失就奪去人的性命。也有任職高官的被讒言誹謗或突然遭到降職罷免,或被除去名冊戶籍,或得了意外的疾病,這些大多是因為輔助帝王治理國家不得法所招致的。輔助帝王治理不正當但卻不死的,是他剩餘的壽數和福祿還沒有享盡;輔助帝王治理正當卻早死的,是他的壽數已盡。貧窮的人多長壽,富貴的人多短命:貧窮的人多長壽,是因為貧窮已使他的自身困厄,生活上常得不到滿足,所以不能再罰他的壽數;富貴的人多短命,因為他揮霍浪費多餘的東西,所以要損傷他的壽命(來相抵),這是老天在去多餘補不足。也有貧窮低賤、挨餓受凍,露屍荒野不得入葬的,都是心地不善良的人。道行不足,所以會窮;善心不足,所以會死。天雖然沒有殺他,他會自取其斃,因為他不該呆在人間,隨天地的養育包容,頭頂著日月光輝的照耀。這不是人力所能改變的。所以有官職上的過分、車馬上的過分、一如既往妾上的過分——以上叫做不仁之過分;有屋宇上的過分、衣食上的過分——以上叫做不仁之過分;有屋宇上的過分、衣食上的過分、經商上的過分——以上叫做不儉的過份。這些,神都記錄下來,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不要超過了這個界限,超過了神要追查起來,人就會死掉。<br />
&nbsp;<br />
作官上的過分,通過不正當的手段而居官位,通過賄賂而得到爵位,德行淺薄而執掌高位,狡詐謀求而竊得厚祿。用狡詐的手段求得的必然勉強,勉強求得的就是過分,所以就會有災啊,病啊,死啊。神已記下,人不知道罷了。<br />
&nbsp;<br />
車以上過分的人,買馬時極吝嗇價錢怎麼能想得到的馬健壯?飲水添料不及時,還揮鞭勒韁,讓馬過度的奔跑而不節制,不顧馬受驚驅馳的疲憊,不顧馬行程遙遠的睏乏,不顧道路艱險陰塞。畜物不會說話,老天可憐它的氣力用盡。這就是過分之處,神已記下,人卻不知道。<br />
&nbsp;<br />
妻妾上過分的人,所喜歡的人多,開支費用必然大,荒淫之道一定要放縱驕奢,金珠翠玉富富有餘,脂粉香草隨便遺棄,綾羅綢緞受到討厭,飽食山珍海味,人做起來難,你做起來卻很輕易;人為之痛苦,你卻為之高興。這些就是過分之處,神已記下,人自己卻不知道。<br />
&nbsp;<br />
童僕上過分的人,把良家子弟當成下賤之人,認是為非,僕人受苦毫不憐憫,有一點享樂難以相容,無論冬寒夏暑,不看在僕人勤勞的份上給予關懷,年老多病也不可憐僕人的困窘和疲憊,鞭打僕人不管是否已經屈服,侮辱僕人不問親疏遠近。這就是過份之處,神已記下了,人自己還不知道。<br />
&nbsp;<br />
屋宇上的過分,人口不多,卻造大房子;工價不足,卻罰勞工匠。用不義之財,沒完沒了的修葺房子,而且要精美到極至,裝飾還必須明亮,刀斧耗費血氣,木石勞頓精神,卻不知道四周方丈土牆的貧窮和蓬草為戶的簡陋。這些就是過分之處,神已記下,人不知道。<br />
&nbsp;<br />
糧棉上過分的人,種植的土地寬廣,收割起來很費力,耕種的農民負債,他們自己卻成倍獲利。把糧食儲藏在大他中,年復一年,成為盜賊凱覦的對象,雀鳥和老鼠的巢穴,直到儲糧的農民欠債,誘使農民陷入深深的冤枉中。這些就是過分之處,神已記下,人卻不知道。<br />
&nbsp;<br />
衣食上過分的人,綾羅綢緞穿不完,穿不完也還要做新衣衫,大箱小箱數不盡,卻不去給貧寒的人施捨一件,不想想那些衣不蔽體幾近裸露和衣衫簡陋的人,卻滿足了蛀蟲和老鼠的口福,放在黑漆的樟木箱中腐爛變質。這就是過分之處,神記下了,人自已卻不知道。<br />
&nbsp;<br />
飲食上過分的人,每一餐要吃到水、陸特產,每次飲酒都要有琴瑟歌聲伴奏。吃的少,浪費的多。世上有人穀皮粗米還填不飽肚子,這些人卻因脂膏油膩而拋棄,任憑僕人、妻妾把它們扔在料泥中。這就是過分之處,神已經記下,人不知道。<br />
&nbsp;<br />
經商獲得豐厚的利潤並不過分;在利潤以外剋扣別人就是過分。接連得到非同尋常的利潤,是兇惡的預兆,見識淺薄的人不可以輕易地接受。他所賣的東西價值很賤,而賣出的價錢卻很高。他人愚蠢,而我狡猾得到的,是禍;僥倖得到的,是災;分內得到的,是吉;屈就得到的,是福。<br />
&nbsp;<br />
人的死不是因為偶然的機緣,也不是因為疾病,是因為做不仁之事過多,行不善之事太廣,天神追究起來(就結束了生命)。人如果能襝過失,悔改罪責,佈施仁受恩惠,生出憐恤之心,道德通達地下陰間,就可以活下來,但還不能逃脫以往背負的災禍。不這樣,災禍一天天增多,壽命一天天減少,黃金有餘,福份已盡。且不義之財,有血緣的親屬共同使用,前輩人(忍愛)貧困(積累起來),後輩人可能失去。這些對我如同浮支,不值得當作富貴。如果奉行陰德而不去欺詐,聖人瞭解你,賢人庇護你,上天愛憐你,周圍人喜歡你,鬼神敬畏你。擁有財富而不失(善待財富的心態),身處顯貴而不失(慎待顯貴的風範),災禍不靠近,壽命不折損,被傷和被搶的禍患都遠離,水災和火災都免除,必須能保全性命,離心應得壽命。<br />
&nbsp;</p>

大道真理 福壽論

建立日期 2014-02-19 11:45:55

福壽論
(原文)
 
聖人體其道而不為也,賢人知其禍而不欺也,達人斷其命而不求也,信人保其信而靜守也,仁者守其仁而廉謹也,士人謹其士而謙敬也,凡人昧其理而敬非為也,愚人執其愚而不憚也,小人反其道而終日為也。
 
福者,造善之積也;禍者,造不善之積也。鬼神蓋不能為人之禍,變不能致人之禍,變不能致人之福,但人積不善之多而煞其命也。富貴者以輊拋取為非分也,貧賤者以佞資取為非分也。神而記之,人不知也。夫神記者,明有陰籍之因。又,按『黃庭內景』云:「夫人有萬餘神,主身三屍、九蟲、善惡,童子錄之,奏上。」況有陰冥之籍也?愚痴之人神不足,神有餘者,聖人也。變不可一二咎而奪其人命也。變有爵被人輊謗,及暴見貶黜,削其名籍,遭其橫病者,多理輔不法所致也。理輔不正不死者,其壽餘祿未盡也;正理輔而死者,蒜盡也。貧者多壽,富者多促:貧者多壽,以貧窮自困而常不足,不可罰壽;富者多促,而奢侈有餘,所以折其命也,乃天損有餘而補不足。亦有貧賤饑凍曝露其屍不葬者,心不吉之人也。德不足,是以貧焉;心不足,是以死焉。天雖然不煞自取其斃也,不合居人間,承天地之覆載,戴日月之照臨,此非人者也。故有官爵之蜚分、車馬之非分、妻妾之非分(已上謂之不仁之非分也);有屋宇之非分、粟帛非分、貨易之非分(已上謂之不儉之非分也),則神而記之,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不過此;過此,神而追之,則死矣。官爵之非分者,崎嶇而居之,賄賂而得之,德薄而執其位,躁求而竊其祿,求其躁取而必強,強而取之,非分也。即有災焉、病焉、死焉,神而記之,人不知也。
 
車馬之非分,市馬賃其價而焉欲其良?水草而不時,鞭勒而過度奔走而不節,不知驅鄧之疲,不知遠近之乏,不護險陰之路。畜不能言,天誤用力竭,此非分也。神已記之,人不知也。
 
妻妾之非分者,所愛既多,費用必廣,淫義之道必在驕奢,金翠之有餘,蘭膏之有棄,惡賤其紋練,厭玉其珍羞。人為之難,爾為之易;人為之苦,爾為之樂,此非分也。神已記之,人不知也。
 
童僕之非分者,以良為賤,以是為非,苦不憫之,樂不容之,寒署不念其勤勞,老病不矜其困憊,鞭撻不問其屈伏,陵辱不問其親疏,此非分也。神已記之,人不知也。
 
屋宇之非分者,人不多,構其廣廈;價不厚,而罰其工人。以不義之財葺其無端之舍,功必至,飾必明,斤斧血力,木石勞神,不知環堵之貧,蓬戶之陋,此非分也。神已記之,人不知也。
 
粟帛之非分者,其植也廣,其獲也勞,其農也負,其利也倍。蓄乎巨廩,動餘歲年,盜賊之羈縻,雀鼠之巢穴,及乎群農負債,利陷深冤,此非分也。神已記之,人不知也。
 
衣食之非分者,紋采有餘,餘而更制箱篋之無限,貧寒之 不施,不念裸露之淩,布素之不足,以致度魚鼠口,香眼腐爛,此非分也。神已記之,人不知也。
 
飲食之非分者,一食而其水陸,一飲而取其絃歌。其食也寡,其費也多。世之糠糲不充,此以羶膩有棄,縱其僕妾,委擲半塗。此非分也,神已記之,人不知也。
 
 
 
 
福壽論
(白話譯文)
 
聖人體會到福壽之道而不去有意作為,賢人懂得福壽的禍害而不自欺欺人,達人能夠判斷自己的命運而不去強求,信人堅信福壽來去有時而靜靜等待,仁者保持著仁德而廉謹,士人謹慎行事而謙虛恭敬,凡人不懂得福壽的道理而胡作非為,遇人因執他的愚蠢而無所懼怕,小人所其道而終日妄為。
 
福運是做善事日積月累而得到的;禍害是行不善之事日積月累而千百萬的。鬼神不能給人帶來災禍,也不能給人帶來福運,只不過是人多行不善之事而結束他的性命。富貴的人憑藉權勢索取是過份,貧賤的人利用謅媚和偷盜索取是過分。(這些事情,)神都記下了,而人卻不知道。神記下的,英明而且有陰間的福凹作為憑據。又按『黃庭內景經』上所說:「一個人身上有一萬多個神,主管身內的三屍、九蟲、善惡,五方童子把這些記下,向上帝彙報,更何況還有陰間地府的登記簿?」愚呆痴笨的人神靈的數目不足,神靈數目有餘的就是聖人了。也不可因為一兩個過失就奪去人的性命。也有任職高官的被讒言誹謗或突然遭到降職罷免,或被除去名冊戶籍,或得了意外的疾病,這些大多是因為輔助帝王治理國家不得法所招致的。輔助帝王治理不正當但卻不死的,是他剩餘的壽數和福祿還沒有享盡;輔助帝王治理正當卻早死的,是他的壽數已盡。貧窮的人多長壽,富貴的人多短命:貧窮的人多長壽,是因為貧窮已使他的自身困厄,生活上常得不到滿足,所以不能再罰他的壽數;富貴的人多短命,因為他揮霍浪費多餘的東西,所以要損傷他的壽命(來相抵),這是老天在去多餘補不足。也有貧窮低賤、挨餓受凍,露屍荒野不得入葬的,都是心地不善良的人。道行不足,所以會窮;善心不足,所以會死。天雖然沒有殺他,他會自取其斃,因為他不該呆在人間,隨天地的養育包容,頭頂著日月光輝的照耀。這不是人力所能改變的。所以有官職上的過分、車馬上的過分、一如既往妾上的過分——以上叫做不仁之過分;有屋宇上的過分、衣食上的過分——以上叫做不仁之過分;有屋宇上的過分、衣食上的過分、經商上的過分——以上叫做不儉的過份。這些,神都記錄下來,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不要超過了這個界限,超過了神要追查起來,人就會死掉。
 
作官上的過分,通過不正當的手段而居官位,通過賄賂而得到爵位,德行淺薄而執掌高位,狡詐謀求而竊得厚祿。用狡詐的手段求得的必然勉強,勉強求得的就是過分,所以就會有災啊,病啊,死啊。神已記下,人不知道罷了。
 
車以上過分的人,買馬時極吝嗇價錢怎麼能想得到的馬健壯?飲水添料不及時,還揮鞭勒韁,讓馬過度的奔跑而不節制,不顧馬受驚驅馳的疲憊,不顧馬行程遙遠的睏乏,不顧道路艱險陰塞。畜物不會說話,老天可憐它的氣力用盡。這就是過分之處,神已記下,人卻不知道。
 
妻妾上過分的人,所喜歡的人多,開支費用必然大,荒淫之道一定要放縱驕奢,金珠翠玉富富有餘,脂粉香草隨便遺棄,綾羅綢緞受到討厭,飽食山珍海味,人做起來難,你做起來卻很輕易;人為之痛苦,你卻為之高興。這些就是過分之處,神已記下,人自己卻不知道。
 
童僕上過分的人,把良家子弟當成下賤之人,認是為非,僕人受苦毫不憐憫,有一點享樂難以相容,無論冬寒夏暑,不看在僕人勤勞的份上給予關懷,年老多病也不可憐僕人的困窘和疲憊,鞭打僕人不管是否已經屈服,侮辱僕人不問親疏遠近。這就是過份之處,神已記下了,人自己還不知道。
 
屋宇上的過分,人口不多,卻造大房子;工價不足,卻罰勞工匠。用不義之財,沒完沒了的修葺房子,而且要精美到極至,裝飾還必須明亮,刀斧耗費血氣,木石勞頓精神,卻不知道四周方丈土牆的貧窮和蓬草為戶的簡陋。這些就是過分之處,神已記下,人不知道。
 
糧棉上過分的人,種植的土地寬廣,收割起來很費力,耕種的農民負債,他們自己卻成倍獲利。把糧食儲藏在大他中,年復一年,成為盜賊凱覦的對象,雀鳥和老鼠的巢穴,直到儲糧的農民欠債,誘使農民陷入深深的冤枉中。這些就是過分之處,神已記下,人卻不知道。
 
衣食上過分的人,綾羅綢緞穿不完,穿不完也還要做新衣衫,大箱小箱數不盡,卻不去給貧寒的人施捨一件,不想想那些衣不蔽體幾近裸露和衣衫簡陋的人,卻滿足了蛀蟲和老鼠的口福,放在黑漆的樟木箱中腐爛變質。這就是過分之處,神記下了,人自已卻不知道。
 
飲食上過分的人,每一餐要吃到水、陸特產,每次飲酒都要有琴瑟歌聲伴奏。吃的少,浪費的多。世上有人穀皮粗米還填不飽肚子,這些人卻因脂膏油膩而拋棄,任憑僕人、妻妾把它們扔在料泥中。這就是過分之處,神已經記下,人不知道。
 
經商獲得豐厚的利潤並不過分;在利潤以外剋扣別人就是過分。接連得到非同尋常的利潤,是兇惡的預兆,見識淺薄的人不可以輕易地接受。他所賣的東西價值很賤,而賣出的價錢卻很高。他人愚蠢,而我狡猾得到的,是禍;僥倖得到的,是災;分內得到的,是吉;屈就得到的,是福。
 
人的死不是因為偶然的機緣,也不是因為疾病,是因為做不仁之事過多,行不善之事太廣,天神追究起來(就結束了生命)。人如果能襝過失,悔改罪責,佈施仁受恩惠,生出憐恤之心,道德通達地下陰間,就可以活下來,但還不能逃脫以往背負的災禍。不這樣,災禍一天天增多,壽命一天天減少,黃金有餘,福份已盡。且不義之財,有血緣的親屬共同使用,前輩人(忍愛)貧困(積累起來),後輩人可能失去。這些對我如同浮支,不值得當作富貴。如果奉行陰德而不去欺詐,聖人瞭解你,賢人庇護你,上天愛憐你,周圍人喜歡你,鬼神敬畏你。擁有財富而不失(善待財富的心態),身處顯貴而不失(慎待顯貴的風範),災禍不靠近,壽命不折損,被傷和被搶的禍患都遠離,水災和火災都免除,必須能保全性命,離心應得壽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