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我們萬分疲憊的抵達终點,却忘記了行走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