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實現夢想固然好,不能實現也不可惜。最怕是一直叫囂著要做什麼,卻從未真正開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