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不是「痛苦」本身,而是痛苦的「因 」—— 無明、我執。